大参考 No.344
No.344

哈佛学者:
俄罗斯被压得死死的感觉

作者:凤凰网特派哈萨克斯坦报道组 时间2017年9月6日
中亚,世界三个大国中美俄的博弈表面波澜不惊,但实力碰撞并不温和。其实,美俄和中国一样,都有丝路计划,但中国资金最充裕,投资力度最大,而美国目前更偏重本土;虽然俄罗斯在中亚历史优势得天独厚,但被低油价、制裁和美国天然气出口掣肘。

这种制裁真的对俄罗斯致命吗,它的真正的作用是什么,对中亚格局又如何影响?中国在其中占据怎样的位置?《凤凰大参考》与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余家豪博士(Dr Kaho Yu),在阿拉木图进行对话。

一带一路需要强化多边保护机制

凤凰大参考:您现在主要的研究方向跟“一带一路”比较契合的内容是什么呢?

余家豪:我目前研究方向是“一带一路” 里的地缘政治和能源合作,以及沿线国家的国别研究。我本身研究的是中国在欧亚尤其是前苏联地区的外交政策和能源投资,所以在地域上跟“一带一路”的确是重合的。中国“一带一路”里面有五通,大家都知道,基建、金融、贸易、政策、人文,而这五通里至少四通都与能源有关,尤其是基建。因为能源项目大部分的投入都是有基建在里面的,管线、太阳能板、发电厂都是,能源可以让中国与相关国家在“一带一路”达成他们的目标。从这个角度来看,能源就变成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凤凰大参考:首先请您帮我们总结在此次郑和论坛发表的观察与观点。

余家豪: 这次会议主题是中亚,而中国在欧亚大陆国家中,与中亚的经济与大型基建合作比较悠久,油气合作已有二十多年。所以中国和中亚的合作可以成为“一带一路”其他地区如何发展的参考。

很多当地专家均认为“一带一路”是在做美俄想做的事,但只有中国有资金能力去做。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 ,中国以往对外合作大多是双边模式,可以靠政府间的双边协议来保障,然后由公司直接去沟通和处理。然而,中国与中亚的跨境管线,涵盖土库曼、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还有中国,四个国家绑在一起,出问题的时候,不是单单一个国家说了算,也不是一个双边协议能处理好的。以2006和2009年俄乌天然气争端为例,乌克兰是俄气出口欧洲的转口国,当转口国出了问题,那就是三个国家的问题了。这对中国和中亚的管线合作也是一样。当然现在中国跟中亚的关系稳定,没有危机征象,所以双方也不需紧迫处理上述问题。可是从长远来说,地区安全问题,比如在中东或者南亚,还是有机会把中国拉进去。所以中国将来需要多考虑多边合作机制的问题。中国可以参考现有多边机制,摸索自己的一套办法,亚上合组织、投行就都是很好的开始,但需要发展更完善保护投资的机制 。

中亚地区风险一环扣一环

凤凰大参考:外界目前对“一带一路”的风险防范讨论很多,中亚目前很平稳,是否也存在某些风险?

余家豪:“一带一路”的风险很多,例如沿线国家稳定与否,它们与中国的关系如何,或者当地民众排华与否等 。至于中亚,石油价格大跌对它们影响很大。中亚国家经济依赖油气收入,以支持社会福利以及国防开支。油价跌了,国家收入少了, 社会福利与国防的预算也减少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这些国家在处理一些区域安全问题时,例如反恐,可以派多少部队过去,有多少物资可以调动,都会直接减少。第二,与中东、拉美很多国家都一样,中亚居民享受的社会福利都来自油气收入。油价大跌后,福利减少,他们当然会不满,情况严重时老百姓就会起来反对政府,能源设施如汽车加油站、石油管线,暴露在他们面前都会成为风险。因此,投资风险,并不单是该地区安全与否,政经风险很多都是一环扣一环的。

中亚的地区问题我认为会越来越困难,这个问题跟中东、拉美地区是一样的,在石油变为夕阳产业的时候,他们都来不及把本身油气经济转型,开拓其他收入来源,此消彼长。“一带一路”的这一块区域,中东跟中亚、西亚这一片,都是比较不稳定的。

凤凰大参考:所以这应该是我们提前防御的?

余家豪:当然要,因为没有投资还好,越投越多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就是当地出问题的时候,中国应该怎么去处理,态度是什么。首先是不干扰,这是通常的说法。可是问题真的很大的时候,你应该怎样去面对?

中亚在中俄之间有小国的盘算

凤凰大参考:中国在中亚影响力能与俄罗斯相比吗?

余家豪:中国是中亚国家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哈萨克斯坦的发展计划也是按“一带一路”思路来制定的,但不能直观地说中国投多少钱就有多少影响力,当中有很多抵消因素。比如,去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公司和工人愈来愈多,当地社会或多或少都想法,也要看他们的接班安排。而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属于同一个系统,虽然受油价影响经济影响力下降,但中亚国家大多觉得如果当地出现安全问题,俄罗斯比中国更有能力提供军事支援。

不过小国有小国的盘算, 反过来他们也不想被周边大国影响,跟俄罗斯或者中国走太近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好事。目前来说,他们也有借中国平衡俄罗斯影响力的意图,往后跟中国走近了也估计会出现再平衡表现。

举个例子,目前,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出口大量天然气,达到年均300亿至450亿立方米,天然气合作关系一直稳定,土库曼当初决定向中国出口天然气,其中一个重要考虑就是想摆脱只有俄罗斯单一买家的情况,十多年过后,俄罗斯已经不进口土库曼的天然气,中国变成了土库曼单一买家,土库曼又遇到当初单一买家的困境。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很可能有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只能出口到中国一个国家。尽管双方关系稳定,并且计划提升出口气量,但土库曼斯坦当初修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也是为了出口多元化和减低对俄依赖,现在又变回依赖单一进口方的话,长远来说有违原意,所以它现在积极向南亚和欧洲靠拢,开发TAPI管线和通往欧洲的管线。

有一种将俄罗斯压得死死的感觉

凤凰大参考:结合现在的这种大势,我们上升到国际关系。这种趋势会不会决定中俄越走越近很难改变。而美国跟俄罗斯的关系也很难改善?

余家豪:在美国,无论政圈或者民间,大部分的人都不太喜欢俄罗斯,这是一个历史问题,就是前苏联的问题,而且都很表面化,例如好莱坞电影很多都直接嘲笑俄罗斯,里面的坏蛋角色,很多都有苏联背景。所以美国跟俄罗斯的关系改善是很困难的。同时,美国也不希望中国跟俄罗斯走得太近。

因为,如果中俄联合起来,对美国来说就很头痛。至于中俄关系,我们需要了解一个形势,就是俄罗斯开始向中国靠拢。油价大跌前,俄罗斯有欧洲大客户,不太重视中国,可是乌克兰危机后, 俄罗斯渐渐失去了欧洲这个最大的客户,加上美国开始出口天然气,俄罗斯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它急需另一客户来填补,所以就向中国靠拢,但俄罗斯的战略并不是只看中国,而是看整个亚洲。乌克兰危机之前一年左右,他们出了一个国家文件,表明能源战略要东移亚洲,而中国是重要窗口,他们在向中国靠拢的同时,也跟其他亚洲国家走近,以取平衡。

凤凰大参考: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俄罗斯来说很致命吗?

余家豪:长远有影响,但不致命,因为美国对俄制裁并不完整,它制裁俄罗斯能源领域的投资,可是无论欧洲、美国、日本的公司,他们仍然认为俄罗斯是他们一个很重要的长远投资伙伴,所以即便制裁以后,他们也没有放弃俄罗斯。当然,这些公司会避免投资受制裁的部分,但会专挑制裁的漏洞去继续投资。

美国制裁主要针对的是跟高端能源技术有关的,比如说LNG以及北极开发,可是公司层面来说,他们干不了高端的,就去做普通的例如油气田。所以制裁是不会影响能源公司对俄罗斯的投资欲望,不过它会拖慢俄罗斯长远的油气开发的能力,因为俄罗斯缺乏高端能源技术,比如说LNG、北极开发的技术, 需要依赖日本和西方国家。另外,美国现在的出口天然气到亚洲的能力越来越强大,有一种将俄罗斯转到亚洲的能源战略压得死死的感觉。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余家豪(Kaho Yu)

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特朗普不惜身陷阿富汗背后原因惊人

特朗普多处“抽身”,唯有阿富汗一处不收手,到底盯上了什么?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两个月前曾在中国公开指责美国增兵“另有目的”,但却没有说明这个“目的”是什么。外界除了困惑,至今仍看不清楚美国究竟要在阿富汗下一盘怎样的棋局。 这还要从人们总结的一句话说起:西部的国家看似光秃秃的,但财富都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