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77
No.277

五位中外观察家
为何给特朗普“差评”?

A heated Debate About Trump

作者:杨锐
任两个多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观察家和思考者的眼中,形成了怎样的形象?

对此,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前主席、前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于2017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期间,在中国国际电视台《对话思想者》电视论坛展开一场激烈辩论。

结果,五位著名评价者,无一人欣赏特朗普。

“这些都不像总统应该做的事”

“特朗普不具备美国总统应有的智慧和领导力。他更像是一个谈判者。”

在谈及对特朗普的评价时,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直言不讳。他说,“不跟德国总理握手,羞辱刺激墨西哥,这些都不像总统应该做的事,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并不希望有一个像总统一样的人,他们希望看到一个非主流的总统形象。”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一个人像不像总统,并不在于他的外表,而是在于他的想法和行为,比如邓小平,个子不高,但是邓小平是个非常伟大的领袖,对于中国,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都是伟大的领袖。

“特朗普的想法本身就是支离破碎的。” 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眼里,这个美国总统是喜欢夸大其辞的,“他喜欢在特推上发表信息,但是他的认知是有问题的。

鲍勃卡尔认为,特朗普的这些想法会在危机当中被得到测试。这些危机有时候只能在白宫的情报室里面去解决。他的很多想法是令人非常不适应的。”

杨锐(左)与博卡斯。

作为一个中国通,前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也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他认为特朗普放弃TPP是个巨大的地缘政治上的错误。“诚实地说,可能有一部分美国人不喜欢TPP,因为TPP导致了国内一些岗位流失。但是从贸易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还会重新引入像TPP这样的协定,重新进行谈判,也许会拿出来一个特朗普版的TPP。我觉得我们应当回到TPP框架里,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多边贸易伙伴关系。”

“美国应当成为一个全球秩序的建立者,而不应该是秩序的破坏者。”新加坡知名学者黄靖也表示,特朗普的当选反映出另一个严重的美国社会问题:非常分化的国家。这种分化不仅来自于民众,也来自于执政者内部。反映到国际社会中,则是主要问题国际问题及冲突上的战略性无法达到共识,这会影响到美国和全球利益。

他建议,特朗普和他的反对者包括共和党内的反对者,必须要通过妥协来制定未来政策的框架,这是美国社会所需要的,也是有美国参与的国际战略、经济、社会组织所需要的。

中美关系的根基不可能被特朗普一人改变

中美两国的关系被看做决定世界未来稳定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但这一关系随着特朗普的当选而充满许多不确定性。一个反对全球化、提倡贸易保护主义的超级大国,与一个被给予领导全球化的信心的新兴领导力之间,是选择合作还是对抗?是接受对话还是推行零和游戏,将决定着中美两国与世界的政治、经济秩序。

“中美不合作将两败俱伤。”林毅夫表示,“中国是全球贸易政策和自由贸易政策的支持者,但并非领导者。林毅夫还提到,美联储增加利率可能会导致美国被孤立,中美之间在许多领域是相互补充和依赖的。”

黄靖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大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应该讨论怎么样促进全球治理,因为这是领导力最重要的体现。根据习近平提到的,全球治理首先要讨论全球化,其他国家是支持还是反对。其次,全球秩序依赖于多边协定。

但他依旧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不论特朗普政权多么强硬,它没有办法推翻中美双边关系的根基。因为我们两国是互相依赖的关系。中美两国的关系会影响到全世界,会影响到世界的每一个人,如果没有磋商合作。我们就不能够解决好现在的问题,包括环境问题,安全方面等。

“中美两国唯一的选择就是必须要找到合作的途径。对抗是行不通的。因为中美两国关系的根基是不会变的。不可能被特朗普一个人改变,也不可能被习近平一个人改变。” 他补充道。

五位著名观察者于2017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期间,在《对话思想者》电视论坛展开激烈辩论。

至今,特朗普带给外界的是失望和不满

在谈到中美关系中不容忽视的南海问题时,鲍勃卡尔说,美国曾希望通过澳大利亚对中国进行挑战,澳大利亚明确表示不会参与南中国海事务。美国想要同盟对中国进行施压的做法,不符合同盟利益,同盟会明确说出不。

古铁雷斯离场时笑言,今天在电视论坛各位嘉宾针对特朗普的不满和批评,他会在之后的会面中一五一十全部转告总统先生本人,至于特朗普先生能否听得进去,他则不敢保证,此话引发全场观众一片欢笑。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他被寄予期望为美国和许多国际社会带来许多需要的变化,然而他所极力推行的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反移民政策,却使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当前,特朗普当选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正由政治领域不断向经济领域蔓延,外界频频发出特朗普对全球经济政治秩序的威胁不可低估的警告,反全球化思潮顺势升温,后美国大选时代的中美关系、大国外交、地区安全及全球贸易格局都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

不过,美国后大选时代才刚刚开始,世界秩序是否在被重建,依旧需要进一步观察。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杨锐

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今日话题》节目主持人和制片人,英语频道“时事评论工作室”总制片人。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赵全敏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美国外交到底谁说了算

白宫的两套人马,即机制性的国安会和非制度性的“皇亲外戚外交”,搅得太近了。留意伊万卡与库什纳近期一系列新闻照片,很多人都会感觉到,美国正出现前所有的罕见景象:公主政治、驸马外交,皇亲外戚在本届美国政府正发挥极大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