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17
No.317

专访欧洲学者
欧洲前景系于两人

作者:侯逸超 易心 时间:2017年6月6日
日,《凤凰大参考》与卡内基欧洲中心主任托马斯.维拉瑟克,及卡内基欧洲中心访问学者斯特芬.雷纳,在北京瑞吉酒店进行了一场有关欧洲前景的对话。

完成对话后,我们很清晰的看出,马克龙对欧盟的重要性;同时,他还需要另一个人。

此外,这篇专访完成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两周前,欧洲学者的预见能力也再次让我们钦佩。

马克龙对欧盟太关键了 等看其联手默克尔

凤凰大参考:法国大选刚刚结束,对于马克龙的胜利,您如何评价?

托马斯.维拉瑟克:普遍来看,我认为法国大选的结果在欧洲是受欢迎的。在英国公投退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一个接一个的国家成为民粹浪潮的受害者。马克龙在法国的胜利表明,传统政治力量仍然在欧洲占主导地位。

但是,来自民粹的威胁并没有结束,接下来将举行的意大利大选中,两个民粹政党都很强势;法国也不应忽视民粹势力的影响,如果马克龙的表现令人失望的话,5年后他可能面临麻烦。

凤凰大参考与托马斯.维拉瑟克,斯特芬.雷纳访谈现场。

凤凰大参考:法国对整个欧盟的影响力,目前主要体现在哪个方面?

托马斯.维拉瑟克:总体而言,欧洲对于马克龙的当选是满意和欢迎的,这也传递了一个完整欧洲的信息。当然,也存有一些疑虑,如马克龙自己的政党成立只有一年,为了准备议会选举,他的政党还在互联网上寻找候选人。因此外界还无法确定这个政党将如何表现,马克龙上任后可能需要依靠联合执政。同时,在法国国内,对于改革的抵制力量很强大,很多任法国总统都希望能推动一系列改革,如就业法,但这常常遭遇强烈的抵制,如大规模的抗议示威、罢工,改革只得作罢。而现在马克龙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因此,这或许意味着法国还难以变得强大和积极。

过去十年来,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的核心力量已经比之前减弱很多。这其中的因素包括,两国之间意识形态的差异;两国领导人的个性难以相处更融洽;而且德国的实力显著提升的同时,法国的影响力在减弱。这对于维持平衡的关系也有负面影响。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只有法国和德国通力合作,欧盟才能实现有意义的改革。因此我们期望,如果默克尔赢得德国大选,她和马克龙能够合力推动欧盟的改革,尤其是在欧元区、移民、安全事务这些方面。在这些重要的领域,欧盟正面临非常困难的局面,但如果没有法国和德国,欧盟无法取得任何进步。

欧盟里面剩下的,都不希望英国脱得容易

凤凰大参考:英国脱离欧盟的程序即将开始,整个过程会一帆风顺吗?您主要对这个过程中的什么问题最为关注?为什么?

斯特芬.雷纳:没有人知道英国脱欧的进程走向。对此,英国和剩下的27个欧盟成员国,各自都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5月29日强调,即使无法与欧盟在谈判中达成协议,英国也将“脱欧”,不会将“达成协议”作为退出欧盟的前提。

理想状态下,我们希望避免硬退欧,因为这会带来负面的经济影响。但现实是,剩下的27个欧盟成员国中的大多数,都不希望英国的脱欧变得很容易,因为他们不想设立这样的先例——让脱离欧盟很简单,也可控。因此,英国和欧盟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并没有太多共同的目标。

但是,英国似乎并未意识到脱欧的困难程度,有很多迹象表明,现在的英国政府对于顺利达成脱欧协议还抱有幻想,或者说过于乐观。

外界期待的是,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能获得更强有力的授权,来争取让英国满意的脱欧协议,但这期间也可能出现各种变数。对此我本人并不是特别乐观。我认为硬脱欧的可能性也很大,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协议,在两年的时限内脱离欧盟的程序有可能在没有过渡的情况下执行。这显然是个糟糕的状况。

凤凰大参考:那么英国脱欧对世界经济可能带来负面影响吗?

斯特芬.雷纳:我不是经济学家,我对世界经济无法做出预测,但很显然,如果英国突然脱离欧洲共同市场,而没有任何替代或过渡。这对英国经济和相关的经济体会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如果马克龙执政不利 欧盟会很受伤

凤凰大参考:英国脱离欧盟后,您预测德国在欧盟的地位会上升吗?您对此欢迎吗?

托马斯.维拉瑟克:过去十年来,德国在欧盟的地位已经呈上升趋势。德国经济的表现非常优秀,德国的失业率只有4%,法国则高达10%。但德国可以说是一个“不情愿的领袖”,因为德国不愿,也不可能单独领导欧盟。德国需要法国。德法两国的合作也是欧盟的基础。现在,法国面临一个机遇,有望回到和德国的合作关系中。因此如果马克龙执政不利,那么欧盟会很受伤。

凤凰大参考:所以您认为欧盟需要法国,但并不需要英国?

托马斯.维拉瑟克:是的,英国一直被视为超脱于欧盟之外。其不是申根国家,也不是欧元国家。英国一直也明确自己是否是欧盟一份子。而且英国一直和美国保持着特殊关系。所以英国似乎总是处在边缘地带。我认为,欧盟能承受住英国退欧的后果,尽管这的确很糟糕。但是,如果没有法国积极参与欧盟事物,欧盟就难以维持了。

全世界面临的最大安全问题是气候变化

凤凰大参考:欧洲走向:现在的欧洲您喜欢吗?如果用一个形容词,您愿意把它比喻成什么样子?

斯特芬.雷纳:这个问题像是一个心理学测试题。在奥地利、荷兰和法国的大选结束后,目前欧洲普遍的情绪是:“我们已经度过了危机。”两年前,所有人都在担心危机爆发。

2014年对欧洲而言是危机的开始,首先,各国政府经济政策的不利,导致公众信心大跌;2015年依然是糟糕的经济开局,还有上百万的难民涌入欧洲,同时民粹政党在欧洲各地兴起,这是一场全面的危机。现在情绪缓和多了。面对民粹政党的冲击,欧盟的理念依然受到支持,草根阶层也发起了反民粹的运动。

但是危机中的一些问题仍没有完全解决,如流离失所的难民问题,希腊债务问题等,依然存在。所以对现在欧洲而言,危机已经过去,但一些危险还没有完全结束。

凤凰大参考:您认为,当前世界面对的最大安全问题是什么?

托马斯.维拉瑟克:我认为,全世界面临的最大安全问题是气候变化,鉴于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长期影响,这可能引发各种地区冲突,经济灾难、大规模人口流动。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不再做出任何应对措施,那么欧洲和中国就必须承担起领导世界对抗气候变化的重任。

凤凰大参考: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还会持续吗?未来与俄罗斯的关系会如何变化?

斯特芬.雷纳:是的,几乎可以肯定,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短期内还将持续。而且俄罗斯显然没有给新一届法国政府留下好印象,因为有明显的证据表明,俄罗斯试图通过黑客干涉法国大选,来阻挠马卡龙当选。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未来会如何变化?它很难用零和博弈之外的状态来形容。这并不是欧盟所希望看到的。但是不幸的是,俄罗斯认为欧洲目前的安全秩序对其不公平,欧盟的团结被俄罗斯视为自己的麻烦,为此俄罗斯暗中支持欧洲的一些民粹政党。

所以,在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中,还存在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没有解决。与此同时,我们和俄罗斯也是邻居,俄罗斯是亚欧大陆上面积最大的国家,欧洲需要处理和俄罗斯的关系,但不会报以高的期望,而是会避免双方糟糕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凤凰网:侯逸超 易心)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托马斯·维拉瑟克

卡内基欧洲中心主任,研究集中在国防安全、大西洋关系和欧洲东邻国家等方面。维拉瑟克曾担任近四年的斯洛伐克驻北约常任代表。


斯特芬·雷纳

卡内基欧洲中心访问学者,他的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里斯本条约》后欧盟外交政策的发展,特别是欧盟与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他曾在奥地利外交部担任多项职务。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香格里拉对话小细节 看世界安全三大走向

2017年香格里拉对话峰会6月2-4日在新加坡举行。各种硬新闻已经被各媒体大幅报道,倒是有一些有意思的小细节,真正隐藏着国际关系和世界安全的大走向。凤凰大参考从三个方面的现场观察予以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