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62
No.262

俄罗斯不动声色
让CIA甘拜下风

Intelligence war between Russia and US

作者:侯逸超 2017年2月20日
罗斯与美欧的信息战越来越激烈了。法力强大,可以绊倒对手,但反噬同样厉害:希拉里陨落了,弗林却得陪葬。

从西方媒体报道归纳,旁观者会看到这样一个互伤套路:俄罗斯正在西方大面积寻找类似特朗普这样的竞选人,想支持谁,就对谁的对手放出负面信息;西方媒体晚到一步,通过反俄力量获取信息,曝光黑幕,阻止俄罗斯在北约后方获胜的策略。

冷战后美国借反俄团结欧洲的大战略,正被挑战吗?一个令人惊讶的画面是,在欧洲多达10国,亲俄已成流行。

西方媒体眼中的俄罗斯大战略:到北约的后方去

俄罗斯历来是知名的情报大国,美国虽鲜少落得下风,但两年来却远不如前者一般大显身手。

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主义风行全球,曾引发美欧对于俄罗斯渗透的“红色恐慌”(Red Scare)。冷战里的麦卡锡主义便是以麦卡锡声称国务院里有苏联间谍开端。历史总是在重复自己,在全球化和民粹的时代,俄罗斯又一次成为西方抱怨的对象。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引发“新冷战”的联想后,北约的调兵遣将格外引人注意,但俄罗斯不动声色地(利用信息战)开辟了第二战场——到北约的后方去,在他们国内实施行动。

按照西方媒体的说法,俄罗斯有预谋地干扰美国大选,令希拉里败选,并且让特朗普陷入“通俄”泥潭,致使主掌对外布局的重要阁员弗林辞职。而在当下的欧洲,俄罗斯成功的宣传和黑客技巧也被大篇幅报道,众多民粹政党更是以“亲俄”面目登上政治舞台,甚至背上“通俄”的“嫌疑”。

除弗林外,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蒂勒森也被认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

2017年是美国总统的实习期,也是欧洲大选的密集期,可以预见,谋求影响的竞争还将继续。

特朗普淡定回答:“你以为我们就有多清白么?”

对于2016美国大选与俄罗斯黑客之间的故事,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这样描述:俄情报机构从2014年初就对美国总统选举进程做了研究。

这年夏季,俄罗斯举行了首次网络战演习。2015年7月,俄黑客成功侵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脑系统。此外,可能影响美国政策的智库、游说团体的电脑系统,也遭到侵入。希拉里认为,俄黑客行为是普京对她个人的打击报复。2011年,普京所属政党在俄杜马选举中大获全胜,当时身为国务卿的希拉里直接出面呼吁,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主张对选举展开调查。这样的公开叫板,不在万分推崇普京的俄罗斯人心里留下阴影才怪。

传言中CIA擅长颜色革命,而今俄罗斯影响别国大选的本领正备受瞩目。今年1月,美国情报机构(CIA)发布的调查报告称,普京总统亲自下令俄罗斯黑客进行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网络攻击活动。该报告明确写道:“俄罗斯的目的是破坏公众对美国民主选举的信任,抹黑希拉里……我们进一步认为,普京及俄罗斯政府表现出对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明显偏爱。”

普京否认了上述指控。但为了表示愤怒,奥巴马还是在12月29日离任之际,驱逐了35名俄罗斯外交官。但事后普京出人意料地没有采取报复行动。因为他拿到了特朗普团队的保证——正是在这一天,弗林与俄罗斯大使通话。弗林据信在通话中暗示,特朗普就任后,将停止对俄制裁。如果此事属实,弗林已经触犯了法律。美国有一条陈旧的、几乎从未被搬用过的《罗根法》,禁止“普通公民”未经授权与外国政府谈判。

白宫发言人也承认,实际上特朗普很清楚弗林做了什么。于是,很快酿成了一场波及面更广的丑闻,上任还不到一个月的弗林闪电辞职,舆论哗然。

特朗普本欲改善美俄关系,但障碍似乎难以跨越,这从他与媒体的互动中就可看出。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特朗普提到自己尊重普京,主持人说“他可是个杀手啊。”特朗普淡定回应“你以为我们就有多清白么?”这一表态前所未有,令美国人感到震惊。

10国选举遭渗透,欧洲震惊亲俄已流行

按照西方媒体的报道,俄罗斯在信息战正大获丰收:黑客、假新闻和民粹政党开路,俄罗斯在欧洲多达10国渗透选举。

2017年是欧洲大选密集的年份,三月荷兰大选、五月法国、九月德国,近期均密集曝出受俄罗斯影响的消息。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消息,欧盟提出警告称:“俄罗斯正在用假新闻瞄准法国、荷兰和德国大选。”据称,俄罗斯的头号目标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在对俄制裁方面态度强硬,而且对普京的核心圈子造成很大伤害。因此成了假新闻“轰炸”的目标。

德国情报机关证实,去年底一些德国议会材料被泄露到维基解密,这被证明是一伙俄罗斯黑客所为。他们之前还曾经窃取民主全国委员会的材料。同时,网络间谍行动也日益增多,相关的活动并不意在窃取防卫和商贸信息,而是“引发政治混乱”。

西方媒体报道,多达10个欧洲国家“亲俄”流行。

此外,《华盛顿邮报》指出,俄罗斯还在为德国极左和极右政党提供经济和道义上的支持,就像他们在法国、意大利所做的一样。报道认为,俄罗斯此类行动的目标主要是抹黑民主制度、削弱欧盟以及使北约陷入混乱。比如,未来的法国总统要么成为俄罗斯攻击的目标,要么已经收了俄罗斯的钱。比如最近独立参选人埃曼努尔•马克龙迅速崛起,有望挑战极右派“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

马克龙去年还表示要与俄罗斯发展更亲密的关系,但后来因为坚持欧洲加强团结抵抗俄罗斯干涉而遭到攻击。最近他在法国媒体表示,俄罗斯黑客在不停的黑他的竞选网站,甚至造成了长达九分钟的崩溃。另外,他还指责俄罗斯国营媒体制造假新闻抹黑他本人,比如俄罗斯新闻网就曾采访一位保守的法国议员,指责马克龙是美国银行系统的代理人。

与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不同,目前领先的极右派领导人勒庞受到的指控则是——与俄罗斯关系过密。去年她曾向一家与俄罗斯关系颇近的银行贷款3000万美元用于竞选活动,虽然勒庞否认从俄罗斯银行贷款会影响自己的决策,似乎是为了提供例证,她还表示在贷款前就很青睐普京,勒庞女士还认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是合法的。

如此大规模的影响,俄罗斯只是顺水推舟

根据西方媒体报道,自从2014年遭到制裁之后,俄罗斯开始积极介入欧洲政坛,拉拢疑欧政党。其中的成功案例要数希腊总理齐普拉斯。

2015年初,齐普拉斯领导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一上台,就向欧盟表示“我们反对(欧盟)施加于俄罗斯的禁运措施。”甚至有半官方的通讯社称“我们和俄罗斯人民没有区别。”

根据当时欧盟和北约的情报人员分析,齐普拉斯的政党与俄罗斯的有密切联系。在他早前赴莫斯科的竞选旅行中,曾经指控乌克兰政府包庇“新纳粹”并谴责对俄罗斯的制裁,而齐普拉斯内阁中不少成员都与俄罗斯政要和学者保持着相当紧密的联系。齐普拉斯任命的新外长首次到欧盟之外的国家首都访问,就选择了莫斯科,可见其亲俄立场。

再看向英国。独树一帜的是主张脱欧的英国独立党,该党前党魁法拉奇曾公开表示:普京是他最崇拜的世界领袖,他也赞同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姿态。2014年11月英国独立党在选举中影响增大,俄罗斯RT新闻网还专门刊文讨论——《英国独立党的崛起会给英俄关系翻开新篇章么》,从之后的剧情看,法拉奇成功折腾了脱欧,还和特朗普打得火热。有网友甚至形容他是“俄罗斯派来的卧底”……

相似的还有力挺俄罗斯的西班牙左派政党“我们能”(Podemos),这一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政党目前是西班牙第三大党。他们的领袖曾经批评西方在对待俄罗斯时采取的双重标准。

即将举行大选的荷兰,因为担心决策和舆论受到俄罗斯黑客影响,决定以人工方式计算选票。

即使在与俄罗斯宿怨很深的波兰,也活跃着一个名为“改变”(Zmiana)的反美亲俄政党,他们认为克里米亚公投入俄相当公平。为了表达对俄国的支持,党首皮斯科尔斯基还对克里米亚进行了访问。

还有去年底险些胜选奥地利自由党。这一政党是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长期持亲俄立场,该党总统参选人霍费尔曾表示要“清理铺满尘土的建制”,与俄罗斯发展更紧密的关系,与欧盟的“集中化权力”作斗争。这本是俄罗斯的一手好牌,但在去年12月的选举中,霍费尔以3万票之差惜败。

相似的情况发生在芬兰,虽然严守中立,但芬兰还是成为俄罗斯和北约拉锯的“战场”,在芬兰当地的博客论坛合评论区,频繁出现亲俄言论。根据调查,这是相互串通的社交媒体宣传写手在扭曲和操纵芬兰的公共舆论。一位当地的俄罗斯批评者称,“这些支持克里姆林宫的带有侵略性的网络用户,堪称俄罗斯的‘巨魔军队(troll army)’。”

欧洲媒体报道法国大选参选人马克龙。

一份名为“俄罗斯影响活动”的档案认为,俄罗斯在法国、荷兰、匈牙利、奥地利和捷克等国,均有经营影响力的活动,这些国家曾被认为是俄罗斯间谍进入申根区域的跳板。近几年来,伴随欧洲经济增长停滞,欧洲以及东欧多国民粹主义抬头。而俄罗斯也乐得顺水推舟。

在路透社引用的一份“克里姆林手册”中提到。俄罗斯的手段包括贿赂、宣传、歪曲,从达成“大交易”以122亿欧元在匈牙利修建两个核反应堆,到扶持亲俄商人上台以庇护俄罗斯的利益,都是俄罗斯扩大影响的努力。

西方媒体自嘲,“亲俄早已成为流行,而通俄的质疑也时有出现”。比如1月22日就职的保加利亚亲俄总统拉德夫,他曾表示希望欧盟能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以增强国家经济实力。而同期选出的摩尔多瓦总统多东也是亲俄政治家。

各国政治都有自己的运行逻辑和惯性

过去这几年,在外界眼中,俄罗斯的虚弱难以掩饰,但在世界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俄罗斯并未缺席。在中东过去长达近10年的战乱中,通过在ISIS身上的练兵,以及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上的应用,俄罗斯与美国同时完成了一项新的能力——网络空间战的提升,这不是删帖子那么简单,而是真正的互联网作战。

毫无疑问,俄罗斯不再对北约和欧洲的挤压忍气吞声,而采取的手段也颇让欧洲意外,通过诉诸民粹,亲俄作为一种心态已经在欧洲多国存活下来。再下一步,俄罗斯可能会运用类似的力量使欧洲中立化,如果这一趋势得以继续,欧盟可能会出现松弛,冷战后美国采取的借反俄团结欧洲的大战略也将失败。

西方评论认为,回望过去几年,俄罗斯搅乱美国,分化欧洲的行为已经初见成效,但这更可能是被孤立之后的突围部署,带有很强的自卫性质。

各个被“渗透”的国家实际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脆弱。各国政治都有自己的运行逻辑和惯性。比如齐普拉斯,更可能在欧俄之间保持平衡,以在欧盟中获得更大话语权。而频传“通俄”的特朗普,也在美国社会的各种压力下扭转了对俄政策,对俄妥协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赵全敏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追踪特朗普执政:朝鲜半岛这盘棋不排除任何手段

一个月前,著名学者时殷弘曾对《凤凰大参考》指出,最可能引起急剧恶性变化、且影响重大的几大热点地区的排序,有两个地方并列第一:朝鲜半岛和台海。2月14日,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长子金正男,在马来西亚遇害的消息传出,舆论惊爆,朝鲜半岛局势暗流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