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76
No.376

东盟已全面倒向中国?

作者:陈庆鸿 时间:2017年12月8日
西
方权力哲学信奉:国强必霸,弱肉强食。而这一信奉对今日中国周边外交,正产生微妙的影响。

过去一年,中国在东南亚的努力与投入带来了收获。但是,日本侵略的记忆,以及对美国并未摆脱的依赖,都是东盟转爱中国的重要障碍。

日本当年的侵略影响波及中国崛起

年终岁尾,正是回顾与前瞻、沉淀与反思之际。过去一年,中菲关系不仅出现转圜,还取得重大进展。而其他东南亚国家似乎也有意效仿,出现了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积极改善或进一步强化与中国关系的态势。

这种态势的发展让人颇感局势向好,出现了诸如“大多东南亚国家倒向中国”的印象。不过,如果能够深究或体会东南亚国家心态,结论并不确定。

东南亚地处亚洲边缘,正是美国战略学家斯皮克曼所指的战略要地,历来为大国所觊觎。

1967年以来,部分东南亚国家开始联合自强,建立东盟,寻求增强国家和地区抵御内外挑战的“抵抗力(Resilience)”,以维护国家和地区的政治自主与经济发展。而为了这一目标,东盟在冷战结束后逐渐构筑起以其为中心的一系列政治、经济与安全合作机制。

然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开始“又喜又惧”。“喜”的是,中国不仅拥有庞大的市场、日益富裕且出手阔绰的游客,还开始积极向外投资,其“一带一路”倡议符合地区国家谋求发展的根本心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坦言,“来自中国的资金、贸易以及计划中的项目和融资计划,给相关的国家带来了许多机会”。

中国共享单车进军新加坡市场。

但东南亚国家“惧”的是,西方强权政治的战略逻辑告诉他们:弱肉强食,国强必霸。而且,近代史上的痛苦经历,至今没忘。

当初,亚洲另一强国日本的崛起,及其对亚洲的疯狂侵略印证了这一逻辑,这致使深受日本蹂躏的东南亚国家也对中国的崛起持警惕心理。他们担心,中国的崛起会重蹈日本的覆辙。而这也是美国极力挑动南海争端、鼓动菲律宾与华对抗、渲染南海“军事化”进而坐实“中国威胁论”的心理凭据所在。

过去一年的努力收到了成效

幸运的是,过去一年中菲关系的转圜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地区国家对中国的忧惧心理。

在这一年多里,中菲两国领导人多次会面,互动良好。中国总理还在中共十九大结束后首访菲律宾,展现了对菲律宾的高度重视。两国还深化并拓展了多个领域的务实合作。在此过程中,中菲两国始终平等互利、合作共赢。

目前,中国不仅已成为菲律宾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四大出口目的地,以及第二大外国游客来源国,还在积极拓展与菲律宾的更多合作领域,尤其是开启了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和海警联委会等安全层面的合作。

当地时间2017年7月25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马尼拉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中国外长王毅指出,中菲关系“已经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黄金期”。而菲律宾也因此获益不少,不仅可以将精力聚焦于国内建设与发展,还在国际上成为了各大国竞相交往甚至是拉拢的对象。正如杜特尔特总统所说的,菲律宾走出了“正确的一步”。

不过,“正确的一步”并非是“倒向”中国的一步,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疑惧心理短期内难变。

连续4位美国总统持续损害东盟利益

需要看到事情的另一方面,东盟国家目前对美国“又恨又爱”,这使双方的关系变得微妙复杂。

东盟“恨”的是,美国常常为维护自身的亚太霸权,从而无视或损害东盟的利益。

例如,克林顿政府推行“扩展民主”政策,大肆干涉东盟国家内政,还在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就曾乱开药方、落井下石。

9•11后,小布什政府则奉行单边主义,经常无视东盟的存在,甚至借反恐强化以其为轴心的亚太同盟体系、弱化以东盟为主导的地区安全机制;而宣称“重返亚太”的奥巴马政府虽然重视东盟、重视多边主义,但其不仅挑动南海争端搅乱地区稳定,还试图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分化瓦解东盟苦心构筑的地区经济合作秩序。

目前,特朗普政府更是继续摆出霸道总裁的做法,鼓吹“美国优先”,打着贸易平等的旗号与东盟国家争利,还试图以“美日澳印”四方机制架空东盟主导的、以其为中心的地区秩序安排,这让东盟国家颇感不满。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3日,菲律宾马尼拉,东盟峰会开幕式上,特朗普与各国领导人手牵手拍全家福。

而东盟国家“爱”的是,美国不仅仍然是东盟国家的重要出口市场,以及资金技术的来源地,还是东盟国家谋求平衡亚洲潜在“霸权”的战略力量

总之,尽管在菲律宾的带动下,东南亚国家似乎出现一股向华靠拢的潮流,但对华“又喜又惧”、对美“又恨又爱”的交杂和迷茫心理仍将长期存在,这也决定东盟仍会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策略。东盟向华靠拢,固然出于利害得失的算计,但也不排除是对美国发出的一种警示。未来,在破除对华疑惧心理之前,中国的外交工作量仍将不小。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陈庆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与安全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领域主要涉及菲律宾、南海争端及东南亚地区安全,在《中国党政干部论坛》、《国际研究参考》、《当代亚太》等学术期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并在《瞭望》、文汇报、大众日报、中国网等媒体撰写数十篇时评文章。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昂山素季缘何当政后“三顾中国”?

缅甸人曾对西方民主崇拜有加,但在2017年,却是极大失望的。 在困境中,西方不仅没有将助力送到缅甸面前,傲慢却更胜以往。 中国则相反,在昂山素季当政后最艰难的时刻,安全与经济的双重协助,及时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