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97
No.297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走上一带一路(三):
德国盼一带一路除难民根源

作者:孙莹 时间:2017年5月9日
欧洲国家中,恐怕没有谁比德国更期盼一带一路的成果。为什么这样评论?

在凤凰大参考特别策划“走上一带一路”系列中,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向我们揭示一带一路与缓解难民问题之间的关联,以及德国企业期待参与的原因。

56岁的柯慕贤,曾在德国外交部海湾战争危机处理小组、德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德国驻欧盟代表处工作,一度担任德国国务秘书办公室主任、德国外交部欧洲司司长,2013年8月起任德国驻华大使,是最资深驻华大使之一。

为何要寄望于一带一路来消除难民根源

凤凰大参考:我们知道默克尔总理非常重视一带一路峰会,派出了能源和经济大臣参会。能不能谈谈这次德国代表团参加峰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柯慕贤:我们支持一带一路的倡议,觉得它非常重要。一带一路会促进沿线国家,包括非洲、亚洲国家的发展。这些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巨大,一带一路正好意在促进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且基础设施的发展会推动经济发展,经济的发展会有助于政治上的稳定,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重要目的。所以我们觉得很重要。

还有一个是消除导致难民问题的根源。你也知道,难民问题,德国首当其冲。目前德国的移民、难民大多来自中东地区、阿富汗,以及非洲国家等等。所以我觉得,推动经济发展和促使政治稳定有助于缓解、或者说根除这些导致难民背井离乡的原因。

默克尔因对难民实施“打开大门”政策,在国内受到批评和责难。

此外,当然还有德国自己的经济利益。不少德国企业希望能够参与这些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的建设。所以我们也希望不仅是中国企业会参与项目建设,而是其他国家的企业都能有公正、平等的参与机会。

德国企业也想参与 以专业化提供支持

凤凰大参考:德国企业希望怎样参与到这个项目里来呢?

柯慕贤: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一些德国企业能提供非常专业化的知识和技术,有些可能是中国企业还未具备的。另外,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很多政治和经济的风险,如果在那里投资,必须做一些专业的风险评估,德国企业或其他国家的企业在风险评估方面有很专业的经验,可以提供支持。这是两个比较显而易见的例子。

还有,一带一路的目标之一是开放市场,我们对此也给予厚望,希望市场开放,也包括中国市场。

凤凰大参考:是指希望中国的市场向德国企业开放?

柯慕贤:不仅是德国,还有其他国家。还包括外国投资方面。因为现在贸易上还不够平衡。

2017年4月11日在德国西部城市杜伊斯堡DIT货运场站拍摄的中欧班列车厢。

凤凰大参考:刚才你说,一带一路可以帮助缓解难民潮。但中东问题现在西方国家都很头疼,中国会有更好的办法吗?

柯慕贤:我们非常欢迎中国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比如在伊朗核问题的谈判中,中国扮演了非常有建设性的角色。我们也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能有中国的积极参与。我们非常欢迎中国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

凤凰大参考:你希望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怎样发挥作用?

柯慕贤:希望能做某一些人、某一些国家的工作,给他们施加压力。我们要齐心协力往同一个方向努力,正如在伊朗核问题谈判当中那样。我觉得叙利亚问题可能比伊朗问题还更加错综复杂。

凤凰大参考:你说的某些国家,是指俄罗斯?

柯慕贤:叙利亚战争被广泛称为“代理人战争”,伊朗、俄罗斯、土耳其、沙特等国都在里面有扮演角色。所涉及的国家特别多,整个局面很复杂。交战各方只要还能借助外部的力量,冲突就难以降温。

我之所以希望中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也是因为中国跟冲突各方都有比较好的关系,跟大家都可以交流,都可以说话。

在政治经济风险太大的地方 德国怎样做

凤凰大参考:一带一路很多国家不太稳定,如何在这样的国家安全投资,你有什么建议?

柯慕贤:风险的确是有的,譬如先说经济方面的问题。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中大概有三分之二国家的信用评级是比较差的,也就是说,评级机构建议不要在这里投资,因为政治和经济的风险太大。

如果要进行投资,一方面要分析好这种风险,要评估好,但是另一方面也要想办法把这些风险控制在最低程度。虽然有风险,但还是要进行投资。因为如果三分之二的沿线国家都拿不到什么投资,那么一带一路倡议的价值就会打折扣。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其办公室。孙莹摄。

凤凰大参考:所以应该怎样控制这种风险?德国有没有在这类国家投资的经验?

柯慕贤:好像没有万能药,必须因地制宜,看看每个国家、每个地方的具体情况。

倒是有一些原则,譬如说你需要“善政”,就是良好治国理政的理念。还有合作,让当地居民能够参与进去,赢得他们的支持和认同,这样能降低风险。

还有一些其他风险,比如某些国家有恐怖主义袭击的可能性,那也要看具体情况,想办法做好安保工作。

凤凰大参考:德国有没有在这类国家投资的经验?

柯慕贤:德国企业家一般比较谨慎,不太愿意到一些政治经济不稳定的地区进行投资。在经济风险方面,我们联邦政府也提供了一些保障,像“赫尔墨斯出口保险”,德国企业在国外进行投资,可以得到一定保障。

将一带一路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 不太合适

凤凰大参考:现在很多人把中国的一带一路跟当年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相比。你怎么看?

柯慕贤:一带一路倡议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我觉得不太合适。“马歇尔计划”旨在帮助二战中受摧毁非常严重的欧洲地区实现经济复苏,但其经济实力这种前提条件已经具备了。一带一路倡议所涉及国家的前提条件跟当时欧洲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两者之间不好相提并论。

譬如德国在战前算是世界上领先的工业国家,战后好多工厂被摧毁了,工厂的设备都没了,但是它还有专业技术和人才,怎么操作、怎么经营的规则和法律等等都有,就是给点钱就可以恢复了。但某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像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他们不具备那些基本的条件。

特朗普上台 为何中德需要更多合作

凤凰大参考:您上次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中德之间应该有更多合作,能否详细说下?

柯慕贤:中国和德国的共同点越来越多。看G20的一些议题,我们两个国家都主张自由贸易,拥护气候保护,都希望看到一个强有力的世贸组织,强有力的联合国,强有力的欧盟等等,这是我们的共同点、共同利益。我们也看到,德国作为今年G20主席国,中国给予非常宝贵的、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很珍惜这点。中德合作已经比过去加强了很多。

凤凰大参考:能不能谈谈时代背景,为什么特朗普当了美国总统以后,中德需要更多合作?

柯慕贤:美国现在不愿意公开表示主张自由贸易,德国和中国反倒是主张的。还有气候保护,美国现在说要退出气候保护巴黎协定,而中国和德国要继续以前的路线。美国希望削弱联合国的作用,中国和德国反而想让它更强大。美国甚至有些人酝酿说要退出世贸组织,德国和中国则希望让世贸组织更强大。中国和德国走得越来越近。

国家主席习近平向潘基文交存中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批准文书。

当然,美国对德国来说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盟友,但是我们也看到中国和德国共同的利益越来越多。

还有一点,关于投资保护协定,德国和欧盟都希望在谈判方面取得进展,以便能够早日开展关于欧中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很重要的关键点是要取得其他国家的信任

凤凰大参考:您在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还称,要做好一带一路,很重要的关键点是要取得其他国家的信任。能否详细说下?

柯慕贤:首先我想说,我们德国联邦政府非常支持一带一路的倡议,尤其看重它在互连互通和自由贸易方面的潜力。下周末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不仅我们的经济能源部部长出席,德国的一些经济、能源界的重量级人物和一些经济专家也会参加。一带一路倡议总体上被接受、被肯定的关键因素就是,这个项目应该是中国跟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实施的,是平起平坐的安排,不应该是单纯的中国倡议,应该让别的国家有平等参与进来的机会,在发展和执行的阶段都能平等地参与进来。

凤凰大参考:那么您认为在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如何取得其他国家的信任?

柯慕贤:今后会有很多项目,包括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需要有一定的环境保护标准,还有社会方面的标准,应该让当地老百姓能参与进来,也要利用当地的产品和人力,确保当地居民也能从中受益,那么就会实现真正的双赢。

凤凰大参考:德国一直致力使欧盟更强大,你怎样看待一带一路与欧盟之间的关系?

柯慕贤:欧盟有很多职能,每个成员国将自己的一部分权利交付给欧盟。譬如说在贸易方面,欧盟对外贸易不是德国谈德国的对外贸易,法国谈法国的对外贸易,而是欧盟的欧委会总体负责谈判。所以我们本来觉得在一带一路峰会上,应该请欧盟委员会扮演一个更加重要的角色,也希望中国会在贸易问题上更多跟欧盟总部交流。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孙莹

资深撰稿人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中国在巴基斯坦大受欢迎究竟为何

缺电,对于巴基斯坦来说是这个国家一大痛楚。网络上曾有这样一段描述:由于天气炎热与长时间停电,夜里睡在室外的居民不计其数;连富人都抱怨,昂贵的备用发电机由于超负荷运转可能爆炸;政府大楼所有空调被关闭,公务员们只能过打赤脚防暑。两年前开始,中国的一带一路为巴基斯坦人对电的强烈需求带来了希望。近日,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中巴经济走廊特使扎法尔,带我们走进中国企业为点亮巴基斯坦的建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