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12
No.312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俄罗斯敢于庇护斯诺登
真正底气在哪里

作者:千里岩 时间:2017年6月2日
诺登让美国情报界颜面尽失,但俄罗斯得到的相反。

至今,斯诺登还留在俄罗斯,并且,普京也不会把他交出去。在近年俄罗斯面对的重大危机中,其情报机构不退反进,真正的底气是什么?

在解体最惨的时候 也没有真的瘫痪

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还没进驻克里姆林宫时就发布命令,在原有的苏联“跨共和国安全局”和内务部,以及俄罗斯联邦的安全局和内务部基础上,成立“俄罗斯联邦安全和内务部”,并任命原苏联内务部长巴兰尼科夫为部长,新的部门接管了“跨共和国安全局”的一切人员、财产和档案。

实际上,俄罗斯的情报机关在苏联解体最惨的时候,也没有真的瘫痪。这是其厉害之处。

当然,除此之外,苏联中央情报局直接过渡为俄联邦对外情报局,其他几个克格勃拆分出去的结构,也直接被接管为俄联邦相对应的机构。不过“俄罗斯联邦安全和内务部”本身并没有存在多久,因为议会和宪法法院的反对,很快就被再次拆分成内务部和俄国家安全部。

1990年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前)发言,在他的身后为叶利钦(左)、戈尔巴乔夫(右)。

冷战刚刚结束后的俄罗斯主要情报和安全机关,受当时政治气氛影响,坚决奉行“非政治化和专业化”原则,尽可能与国内政治纷争保持距离;坚持接受议会监督,明确情报机构必须在法律范围内开展活动,从制度上确保法院和检察机关有制约和监督权。

在学者型总理普里马科夫领导下,俄联邦对外情报局设定工作对象和范围主要在国外;对内,只为社会安全服务,不为任何个人和政党服务,也禁止情报人员参加党派活动。

对外方面,鉴于当时俄罗斯坚持奉行与西方接近的路线,对外情报局大幅度调整工作重点方向,关闭了海外30多个情报站,驻外机构的人员也减少了近一半;还停止了在非洲和远东地区大多数国家的情报活动,认为工作重点是可能对俄罗斯有威胁的国家。

相对于较为稳定的对外情报局,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部变动较大。在巴兰尼科夫担任部长期间,也谨慎的没有卷入1993年叶利钦与议会之间的“宪政冲突”,他明确主张,国家安全机构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维护国家的基本利益和保障宪法的执行,设定部门主要职责为:反间谍及破坏活动、搜集分析可威胁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有关的情报,并向立法、执法和政府职能部门提供、预防和打击有组织犯罪、营私舞弊、走私、贩毒等恶性社会犯罪、反恐,配合其他国家机关保护俄罗斯联邦边境的安全、保密行政管理等职能。

由于苏联解体不可避免的带来经济崩溃和社会混乱,俄罗斯当时面临着外国情报机关在及其境内加紧扩张活动大批流散到社会的前情报人员生活无着、落叛逃西方的局面。为应对这个局面,1994年俄国家安全部内部单独设立了俄联邦反间谍局,作为加强反间谍工作力量的手段。

1995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法令,将俄罗斯联邦安全部改建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就此大致固定了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安全组织的名称和结构。

普京执政后 被拆分的机构又重新拼接

普京在1998年短暂担任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后转任总理,稍后成为俄罗斯总统。

前克格勃领导马特韦耶夫90大寿,普京亲自登门祝贺。

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国内车臣问题愈演愈烈,颇有蔓延至国内其他地方的趋势,俄联邦有再次分裂的危险。为了有效应对危局,普京执政后不断强化俄联邦安全局的职能和地位:首先将其列为直属总统管理的部门,除了维持叶利钦时代原有的职能之外,2003年再次将当初从克格勃分离出去的政府通讯和信息委员会,及边防军管理均并入。

俄联邦安全局被明确规定,负责统一协调其他国内执法机关和军事机关进行反间谍工作、重要目标安全保卫工作、打击犯罪和反恐工作、保卫俄罗斯经济安全、承担针对原苏联国家进行情报工作(对外情报局不得在这个范围内活动)、协调对外情报局进行情报搜集汇总和分析、保密行政管理工作等等。

这次“重组”中,仅将克格勃当年承担职能中的两项留在俄联邦安全局之外,即要人警卫和军事机密工程建设,这两项另由俄联邦警卫局和特种建设总局承担。出于反恐和反间谍需要,俄联邦安全局再一次开始大面积加强国内监控监视能力,另外还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了其享有使用各种掩护措施,以及获得专门许可的特权(诸如单独批准出入境事务、特殊物品进出口等)。也正是因为这种举动招致了西方国家和俄国内部分人士质疑“克格勃又回来了”。

近年重大危机中 情报机构不退反进

可以看出,俄罗斯情报机构虽然经历破碎和重组,但整体实力和基础并未被大幅削弱。相反,撕裂又重组的磨炼让其变得更强。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实力下,2013年斯诺登事件爆发时,美国震怒到全球捉拿,但斯诺登在俄情报机构的帮助下,依然从容进入俄罗斯,并至今受到完美庇护,不给美国机会。

收获自是不必说,俄罗斯人可由斯诺登了解美国窃听的大致规模、手段,以及对窃听材料的处理流程、分析模型等等。而这次历练也让俄情报机构展现如下特点:一,勇猛,敢做;二,细节设计完美,斯诺登入俄行程的设计技巧有目共睹;三,能够对美国追杀目标进行长时间庇护。

另外,斯诺登之后的重大事件中,如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入俄、被爆对欧美大选干预等,都证明了俄罗斯情报机构对保障国家安全,战略进取,所发挥的极大作用。

以普京出手克里米业为例,促使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半岛计划的直接动因是,2014年基辅入欧游行集会期间,俄罗斯情报部门获悉,激进的亲欧派准备在夺取基辅政权后,立即把克里米亚交给北约。俄从战略利益分析:克里米亚绝不能落入北约之手,随后,无论是事先精准的风险判断,还是实施中漂亮的瞒天过海、步步为营,都让人为之惊艳。而克里米亚给普京的惊人回报,目前正在逐步显现中。

克格勃的训练课。

用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话说,西方希望面对一个虚弱的俄罗斯。然而,俄罗斯却用情报信息战证明了自己强大的一面。2016年9月,俄罗斯斯一家商业媒体《生意人报》引用多方未署名的信息源称,俄罗斯正在计划改革执法机构,将联邦安全局与联邦保卫局以及对外情报局合并,成立一个类似克格勃的机构即国家安全部。而《今日俄罗斯》则称,预计在2018年总统大选开始前初步建成新的国家安全部,而新成立的国家安全部将负责刑事调查以及监督其他执法机构。

美国媒体认为,改革后,俄罗斯将会出现一个单一的强大的安全机构,处于整个国家执行机构的核心。

应当说,情报和安全保卫工作始终存在着两对矛盾,克格勃当年的“尾大不掉”和恶名昭彰,正是因为没有处理好这两对矛盾的平衡。9.11之前的美国情报体系,同样也没有处理好上述问题,结果造成了严重后果,事件之后美国专门设立了“国家情报总管”职位,正是试图强调“集中统一”。

实际上,普京对于克格勃的教训并非没有体会,他虽然一方面在加强俄联邦安全局的职能和地位,另一方面也在努力推行各种法制保障,并且强调合理的“公开”,为此专门设立了媒体联络部门。但是今天的俄罗斯是否能走出新路,仍然有待观察。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普京在拼接克格勃的碎片吗

不久前,俄罗斯第一大城市圣彼得堡发生爆炸案,当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但因前期俄罗斯恰好发生了一系列抗议现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因此有“阴谋论”认为,这次爆炸案背后很可能有联邦安全局“自导自演”的成分。这种论调的根源,可以上溯至当年苏联安全情报机构克格勃留下的糟糕社会形象。另外,则是当今的俄联邦安全局重组背景。凤凰大参考“冷战后的大国情报机构都忙什么”系列,继第一章美国中情局专辑后,第二章进入“克格勃能再次重临俄罗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