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11
No.311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普京在拼接克格勃的碎片吗

作者:千里岩 时间:2017年6月1日
久前,俄罗斯第一大城市圣彼得堡发生爆炸案,当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但因前期俄罗斯恰好发生了一系列抗议现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因此有“阴谋论”认为,这次爆炸案背后很可能有联邦安全局“自导自演”的成分。

这种论调的根源,可以上溯至当年苏联安全情报机构克格勃留下的糟糕社会形象。另外,则是当今的俄联邦安全局重组背景。

凤凰大参考“冷战后的大国情报机构都忙什么”系列,继第一章美国中情局专辑后,第二章进入“克格勃能再次重临俄罗斯么?”

碎片前世:强大到匪夷所思

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出身于苏联的克格勃,从担任总统以来坚持了加强联邦中央权力,重整武装力量和政府机构,使得苏联解体后一直混乱不止的俄罗斯社会逐渐稳定下来,但是,他的一些言行却经常让其政敌和西方一些国家,指责其内心对于依靠秘密安全机关把持权力、掌握国家抱有浓厚兴趣。

尤其是普京在2005年重组俄联邦安全局过程中,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将苏联末年从克格勃拆分出来的若干部门,重新归并到一起,那么这种“重组”努力是否能让克格勃这个“恐龙”再次复活呢?

要想弄清这一切,就必须回顾一下苏联克格勃的历史,尤其是他如何被“埋葬”的那段历史,毕竟今天的俄联邦安全局就是在克格勃的若干碎片上重新建立起来的,甚至不妨说,普京对于俄联邦安全局的“重组”在某种程度上“开了倒车”。

苏联解体前的莫斯科街头。

苏联时期,封闭的经济处于自循环模式,对外关系又始终与西方国家高度对立,能够以相对劣势的国力维持83年政权,并且还曾经在相当长时间内维持主导地位,除了因国土广袤资源丰富、计划经济的某些优势和强大军事力量之外,苏联的情报与安全机构的作用是不能被忽视的。这些安全机构一直保持灵活有效的运转。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正是它们的某些弊端,也让苏联从其建立之初就注定了最终走向。

苏联最重要的情报安全机关克格勃,发源于苏俄国内战争时期建立的临时性保卫机构“契卡”,原本职能主要限于镇压针对苏维埃政权的破坏和怠工活动。国内战争结束后,苏联政府也曾经尝试将其纳入正常的法律轨道之中,对其不断进行改组,并与内务部分分合合数次,但是,由于苏联执政集团内部的需要,几经反复始终没有成功,反而对其更加倚重,最终使其成为超越法律的存在。

在此背景之下,克格勃高度卷入苏联内部政治斗争,成为“大肃反”事件中的主力,这不仅令其背上不光彩的包袱,也形成了一个直到最后瓦解都没有跳出的怪圈。克格勃及其前身,高度卷入苏联国内甚至苏共党内部政治斗争,始终成为最高层政治斗争的焦点之一,18位克格勃首脑人物(或其前身机构的掌门人)中,除了安德罗波夫当上了苏共总书记,以及最后一任巴卡京埋葬了克格勃之外,其余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轻则贬黜,重则丧命。

克格勃时期的普京(左)。

在当时而言,苏共对于克格勃的倚重,对于这个部门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克格勃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不断膨胀,最后成了一个拥有30个总局、局和处的庞然大物,掌管着从对外情报工作到反间谍工作,另外还包括指挥边防军、打击经济犯罪、警卫重要人物和设施、营建秘密军事设施等等庞杂职能,可以说渗透到了苏联社会各个领域。

最高峰时,还负责管理劳改营,甚至出现了在劳改营中利用被捕的科学家囚犯,设立飞机设计局等匪夷所思的现象,堪称一个拥有无边权力的国中之国。

与之相比,苏军自己专属的情报组织“格鲁乌”,因为只专注于进行军事侦察和对外情报工作,反而显得超然世外。即便是苏联解体巨大的冲击波将克格勃打得粉碎时候,格鲁乌组织也没有受到太多干扰,甚至还“坐收渔利”:再也不用看克格勃的脸色。毕竟,苏联时代经常出现克格勃副主席转任格鲁乌首脑的现象。

碎片漫天:5天后帝国崩塌

当苏联终于走到自己终点的时候,时任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卷入了“8.19”事件,并于事件平息后被捕。其他大批克格勃高层官员,也因为参与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活动遭到逮捕和解职。很显然,对于戈尔巴乔夫来说,作为维护苏联最得力的工具克格勃,已经变得危险起来了,对其进行整治势在必行。戈尔巴乔夫重回总统岗位的第一时间,就任命了曾经担任苏联内务部长的苏共中央委员巴卡京,出任末代克格勃主席。

末代克格勃主席巴卡京。

巴卡京对于克格勃超然于法律、机构臃肿、作风官僚等现象早就深恶痛疾,加之他本人的政治态度坚信未来苏联应当突出“民主和人道”,以及他的祖父曾经被无端镇压的惨痛,更将这个机构的过分醉心“镇压职能”视为“民主社会”的大敌。

上任伊始,末代克格勃主席巴卡京就很明确的将自己的工作目标定位为“埋葬克格勃”,为此还提出“分权与均衡原则”,立意把克格勃依据职能部门进行拆分。

当然,巴卡京并不是一个仅凭着情绪行事的人,他深知对于情报机构来说维持稳定的重要性,此外,他对于未来情报机构会面临什么样的环境,也有着认真地思考。除了消除“镇压工具”复活的危险,他在“均衡和分权”原则之外,也追求日后安全情报机关运行法治化和适当的公开化,至于如何改进和提高这些部门的运转效率,他提出了改变克格勃“军事化”的传统,当时全部工作人员都具有军衔,在远期应改为实行“文职化”。为此在日后对克格勃进行拆分的过程中,他不断地引入学者作为未来独立部门的首长,后来担任过对外情报局局长的普里马科夫,就是这期间进入克格勃的。

在苏联苟延残喘的最后几天里,他首先将原本直属克格勃的数个师“归还”给国防部,其次认为,总统不能直接指挥自己的卫队既荒唐又危险,于是将原本负责要人要地警卫的部门划分出去,成为了直属苏联总统的“总统警卫局”,同时兼顾其他政府重要人士的警卫工作,负责密码、通讯和监听的部门归并成了另一个直属总统的政府通讯事务委员会。

在处理剩下的克格勃最主体的部门时,除了原本在克格勃内部也是自成一体的对外情报部门,被“升格”成了独立的苏联中央情报局,掌管边防军的机构也以此类推,成为了政府的一个部门——保卫边界委员会。这些部门都是分别直接作为苏联政府的组成部分,不再从属于原有的克格勃。

只是事已至此,苏联解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各个加盟共和国政府,纷纷将当地原先垂直指挥的的克格勃和边防军纳入自己管辖之下。不仅巴卡京无力阻止这一倾向,就是当时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也回天乏术。

苏联解体。

1990年5月叶利钦当选俄联邦总统之后,为改变以前俄联邦的所有州和自治共和国都直接归属苏联中央政府管理的情况,开始逐步将俄联邦政府实体化,其中就包括命令俄联邦建立自己的克格勃机构。巴卡京则顺势将原本直属克格勃总部的莫斯科州和市的克格勃分局,移交俄联邦克格勃管辖。只是因为还希望于重新成立的“主权国家联盟”,所以他维持了一个“跨共和国安全局”,不过这时候最后留下的仅剩负责反间谍的机构、在武装部队内履行反间谍职能的机构、承担案件侦办的机构、档案管理机构和一些秘密军事设施建设机构,还有两所特工学校。

1991年12月3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相关改组法律,克格勃正式不复存在,此后仅仅过了5天,苏联亦不复存在。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中情局将更直接介入世界军事行动

在距离华盛顿十里远的弗吉尼亚州兰雷镇,有一片青葱的树林。树林的后面隐藏着一座神秘的双层大楼。在大楼入口的墙上,显赫地镌刻着《圣经》上的一句话:“你们必须知道真理,而真理必将使你们获得自由”。这所神秘大楼的主人就是美国最大的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CIA)。当前,中情局正处在有史以来最大“历劫”之中,然而一切都还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