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07
No.307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冷战后的大国情报系统都忙什么:CIA

作者:侯逸超 时间:2017年5月23日
战后的大国情报系统都忙什么?在大国情报系列的策略中,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当仁不让排在首位。

“它很龌龊,也很危险,往往玩火自焚。”一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人员这样形容他的工作。神密、肮脏、危险是我们对CIA的第一印象。

毕竟,从冷战时“丑态百出的叙利亚政变”和“遗臭万年的猪湾登陆”,再到新世纪为迎合总统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再近一些,还有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曝出“棱镜门”监听丑闻,CIA成立70年以来,黑材料从来不断。美苏谍战的故事太过遥远,而且多有艺术加工,难免渲染过度。而现在的CIA又太过低调,看起来仅仅是一个专司反恐的纯文职机构。一亮一暗之间,CIA还有很多面需要揭开。

苏联解体了,中情局最初有点没法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苏联日趋式微,中情局却漏掉了主要敌人正在衰亡的事实,反而报称“苏联经济日日增长”,实际上他们中并没有人去过苏联,他们的分析也不过是把苏联的官方数据扣掉一个百分点就发布。

事实上,冷战期间,中情局掌握的可以提供恒久价值的苏联军事威胁相关情报的苏联特工,全部被捕和处决。

图为克格勃时期的普京(左)。

直到柏林墙倒塌,中情局接到白宫的问询电话,“莫斯科怎么了,我们的特工怎么说?”他们也无言以对,事实上,缺乏优秀的对苏特工存在,中情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知道的,甚至还不如CNN多。

没有苏联和其强大的情报机关作为对手,中情局可怎么活?

中情局苏联科科长毕尔登说:“中情局的独树一帜和隐秘行事,本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这个任务就是十字军东征,一把苏联拿掉就没别的东西。我们没有历史,没有英雄,甚至连我们的勋章都秘而不宣。现在任务结束,完了。”

主要对手突然消失,中情局的工作显得疲软而力不从心。根据当时主管国家安全委员会预算的中情局退休人员唐纳修的说法,每次碰到索马里、巴尔干半岛或世界各地发生危机,白宫要“10或15名地下秘密工作人员到现场查清情况”时,就会问:“有人可以派上用场吗?”回答始终是:“绝对没有。”

随后的局长盖茨上任后立即召开会议,“外面是个崭新的世界,不调整就是死路一条。”随后根据总统的要求,盖茨向各个政府部门发出请求:请告诉我们,你们需要什么?

有了世界新计划 面向十大目标

现在,中情局是专注于地球破坏,还是全球市场的新奇问题?到底是恐怖主义还是科技更具威胁性呢?

1995年,中情局秘密行动处各个领导人提交了一份名为《新局长,新未来》的报告,内容是他们的十大目标:核扩散、恐怖主义、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支持军事活动、宏观经济、伊朗、伊拉克、朝鲜、俄罗斯和中国。

这样的涵盖面明显太广,这也难怪中情局会对法国贸易谈判立场这种情报感兴趣了,为了窃取这一情报,中情局巴黎工作站长等五人被法国政府驱逐出境。

而目前,在中情局官网上,他们的优先目标在于——解决诸如防扩散、反恐、反间谍、国际有组织犯罪和毒品贩运、环境、军控等情报的问题。

世界计划运行如何?并不那么顺利

2013年5月,中情局特工(明面身份是美驻俄使馆政治处三秘)福格尔,用百万年薪招募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成员时,被尴尬地抓了现行。在FSB公布的视频上,身材削瘦、身穿蓝格子衬衫的福格尔,脸朝下被俄特工按倒在地,双手被反扣到身后,头上金色的假发已经歪了。

FSB还公布了从他背包中缴获的装备,包括:棕色假发、指南针、莫斯科地图、一把折叠刀、两副眼镜、手电筒、打火机、胡椒粉、一些装满欧元的信封,以及一个保护套,其作用是屏蔽电子芯片上的信息,就是通常印在护照、过境通行证和身份证上的那种芯片。

“棱镜门”事件叛逃的美国特工斯诺登。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还公布了间谍被抓时携带的一份文件,文件名为《征募俄罗斯公民指南》。文件写道,“有人对你的职业水准印象深刻,高度重视你和我们的合作,这是预付款。”文件称,预付款是10万美元,“如果你准备好解答具体问题,酬劳将高出很多”。长期合作的话,年薪可达100万美元,并且文件承诺将在获得有用信息后支付额外酬劳。

俄罗斯情报部门高官对中情局使用如此“落后”的方法表示不屑——“从被抓特工身上查获专门的技术装备、被招募俄公民书面指南、大笔钱款和易容技术说明,中情局仍然使用二三十年前对付苏联的间谍手法。”

同样,对于近期的主要对手朝鲜,中情局的工作同样乏善可陈。2013年《纽约时报》报道曾提到,中情局对朝鲜年轻领导人金正恩的最初判断出现失误,CIA曾认为,金正恩对经济改革更有兴趣,而不是遵从其祖父及父亲的“先军”政策,加强朝鲜的导弹和核武器力量,并以威胁使用这些武器迫使世界向其屈服。

有一支秘密部队 保护高风险特工

当然,除了以上的文职情报人员。中情局目前仍有一支秘密部队。根据《华盛顿邮报》2012年报道,中情局下称为“全球反应人员”的安全部队在“9·11”事件后成立,成员数以百计,旨在藏身暗处、低调地向执行高风险任务的中情局特工提供安全保护。

在任何特定时间,“全球反应人员”都保持大约125人在海外执行任务,这支部队的人选主要是新近退休的美军特种部队成员,或特警队精英。多数成员熟练掌握各种枪械,包括“格洛克”式手枪和M4步枪。只是,他们仍需接受额外培训,学会“低调”行事,以免让保护对象曝光。

另一名前情报部门官员说,“他们不学语言,不与外国人碰面,不用撰写情报报告”,主要任务是绘制从会场的逃跑路线,提供“一揽子”安全措施,“如果事态紧急,将不得不开枪。

2011年,“全球反应人员”成员雷蒙德·戴维斯在巴基斯坦枪杀两名男子,遭巴方拘押,引发美巴外交风波。

塞尔维亚民众纪念北约轰炸南联盟九周年。

更多时候,中情局配合军方行动,但中情局往往犯一些低级错误,比如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作为轰炸目标。

1999年,北约轰炸南联盟,中情局应邀为美国战机挑选轰炸目标。这个任务落在反扩散课,也就是分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相关情报的小组。分析人员确认最佳标靶是位于贝尔格莱德市乌美诺斯提达到2号的“南斯拉夫军需处”。他们以观光地图锁定地点,定标运作从中情局上行到五角大楼,协调运作则输入到B-2隐形轰炸机的电路板上,目标是回了,但中情局看错地图:那栋大楼不是南斯拉夫军需处,而是中国大使馆。

这起“误炸”事件在中国激起很大反应,美国总统克林顿被迫就此事向中国道歉。根据描述,这次失误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之后很长时间中情局所提到的任何人任何事,凡是要动用美国导弹的,白宫和五角大楼都不会相信。

(侯逸超 凤凰大参考主笔)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520台海报告II:蔡英文高度依赖日本的后果

如果说,李登辉亲日,蔡英文则是媚日。当前,蔡英文对日本高度依赖,导致台湾对日正不断矮化。在日本朝野眼中,李登辉比蔡英文“高贵”的多,对二人的态度也不同:对李登辉是敬重,而对蔡英文是一种命令式的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