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74
No.374

长寿日企经营秘诀系列二:
日本如何做到街道也吸引人

作者:市村次夫 林宇新 时间:2017年12月4日
本人到底会在一件商品上花去多少心思?

小布施堂第17代接班人市村次夫,详细描述祖辈们如何生产出独特的商品,又如何衍生出对城市容貌的改造。

而在积累财富后,他们又如何将文人、商业、企业浑然一体,打造着长久的文化传承与生活。

积累财富后聚集文人墨客,创“小布施文化”

市村次夫。

提到葛饰北斋,全球艺术界估计是无人不知的,他是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一百位名人”中唯一一位日本人。而小布施堂的传承者们,在北斋的创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当年,市村次夫的先辈们经过多年苦心经营,积累财富之后,便将一众文人墨客请到当地,由此形成富有本地色彩的“小布施文化”,并蓬勃发展起来。

其中,最大名鼎鼎的名人,要数江户时代著名画家葛饰北斋。

美国的《生活》杂志评出了过去一千年里对世界带来最大影响的人物中,在日本所选出的只有北斋这一位浮世绘画家。晚年的北斋曾经分4次在小布施町生活了三年左右,留下了大批的宝贵艺术作品。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德加、马奈、梵高等许多绘画大师,都临摹过他的作品。

市村次夫介绍说,当地天井画,或者是屋内公共空间,都是先辈请葛饰北斋来画的。“大家从中可以看出来,我们并不是让他画一幅小画自己收藏就完了,而是让他在公共场所创作,让大家都能欣赏到。”

如今,葛饰北斋留存最大尺寸的画作不是在京都,也不在东京,而是在小布施町。如曹洞宗岩松院正殿的顶棚上有北斋绘制的《八方睨凤凰图》,使用的是从中国购买的矿物颜料,迄今从未修补过。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色泽仍然鲜艳。

葛饰北斋的著名画作《神奈川冲浪里》。

坚持原产地的霸道与至纯,维护高档形象

小布施堂所在的小布施町是日本长野县内最小的城镇,名声却享誉海外,素有“栗子和北斋之城”的美誉。而这两大“金字招牌”,都离不开百年老店小布施堂的悉心经营。

在市村次夫看来,一个企业长寿的秘诀在于,充分利用当地的资源,满足人们现实的需求,同时适应时代的变化。过去几百年来,这一理念在他的家族中传承至今。如果完整地算下来,这个家族企业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

市村次夫的先辈曾是依附于小田原北条家族的家臣。日本战国时代末期,北条家族灭亡后,其麾下为数众多的武士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乡,放弃武士身份另求生计。1630年,市村次夫的先辈搬到了现在的小布施町,这个家族的到来就此改变了这座小城未来几百的命运。

当时的小布施町农业发达,当地种植了很多油菜。市村次夫的先辈最初经营的业务范围很广,涉及榨油、采茶、贩盐等……

其中菜籽油的经营是独居特色的一项业务,直到150年前,日本进入明治时代之后,菜籽油失去了市场,于是这个家族企业放弃了榨油业。在江户中期1755年,他们创建了桝一市村造酒厂。酿酒成为家族的核心业务。与此同时,因为当地盛产美味的板栗,市村家族开始尝试边造酒边做板栗点心。

小布施堂总店。

就地取材,顺应时代,是市村家族成功最大的法宝。家族居住地的西侧生长着一大片栗树林。有一种说法是,早在1367年,从京都丹波国移居过来的“丹波栗子”十分适应小布施的酸性土壤,质量优良,味道好,得到了人们的好评,每年秋天都会向将军家进贡栗子。“小布施栗子”的美名从此享誉天下。

后来,当地村庄开始把板栗用糖做成糕点,由于日本的糖非常珍贵,那时的栗子点心与其说是食品,不如说是珍贵药品,一直以高档产品的形象出现。

正因为如此珍贵,小布施作为幕府直属地,这里的板栗一直专供幕府,当时非常罕见。而且在江户时期,只允许这里种植板栗,因为其他地方种植出来的板栗味道并不好,这也是幕府保护板栗的做法。打造高档产品的形象,原产地到底是哪儿非常重要。

因为有人排队,想让街道也变得更加清洁

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美味的栗子,市村家族开始经营栗子点心。明治30年代(1897-1906),他们引入当时的罐装技术,让栗子点心成为一整年都可以吃到的产品。这也成为小布施堂(1923年创立股份公司)的前身。用心制作的产品风靡日本全国。

小布施堂的栗子点心。

不过,对于其“铁杆粉丝”而言,最正宗的栗子点心只有在原产地小布施町才能买到。例如,有一种栗子点心,只在板栗收获季节的一个月里才有销售,并且不允许外带。

“我们店前面会从凌晨一点就有人排队购买,非常受欢迎。”谈及如今店里络绎不绝的顾客,市村次夫仍倍骄傲。因此,不仅仅是在这家店上花心思,他们想让整个街道也变得更加干净,并对整个街道的清洁付出了很大努力。

其实,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小布施堂深度参与了所在城市的建设,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古民宅保护,以及市容的复原。1980年,继承了家业的市村次夫,将自家宅院向大众开放。在他的带动下,周边景观也开始了整顿。次夫先生等土地所有者,还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进行磋商,以不依赖行政的方式,设立了“修景地区”。如今,对传统的保护和传承,已经成为整个小布施町的一种习惯,即便是在建造新房子的时候,也尽量保留原有的建筑格式。

对于市村次夫而言,这样一种习惯“能够让我们更加骄傲地生活在这个地方,希望能够让文化的传承和生活得以兼顾。”市村次夫说,在经过了160年之后,我们成为小布施村吸引游客的重要名片,或者说我们160年之前的工作,今天真正发挥了作用。

小布施堂店外排队的人群,和干净整洁的街道。

如今,驾车进入小布施町,看不到大幅广告牌和霓虹灯的杂乱。不管是城镇中心,还是精心修剪的果园,都保留着古朴美丽的景观。现在每年有120万游客到访小布施,这背后离不开小布施堂对城市建设的深度参与。

容器也是产品的一部分,设计上大下工夫

从产品质量到街道环境,每个细节都离不开用心经营。对于小布施堂另一项目酿酒,亦是如此。

如今日本已经有几十年都不用木桶造酒,但市村次夫想恢复古老的酿酒工艺,重新沿用古老的生产方式。“当然从生产的效率来说,这是不合适的,但是我们还想复原古老的酿酒工艺或者是酒瓶。”

“不仅仅是装酒的容器,我们认为容器本身也是产品的一部分。所以在容器的设计上特别下工夫。”市村次夫这样说。例如,在市场上,日本酒大多是装在一升的瓶子中,是一百年前开始普及的。但是小布施堂尝试把酒瓶做成更小的封装。其中一个原因是,在日本,尤其是家庭主妇,她们都愿意把包括酒在内的所有食品放在冰箱里,但是一升的大瓶子放不到冰箱里,而且如果在家中开小型的聚会,一升的瓶子本身不会拿出来,而是倒在酒壶里,然后再拿出来。

小布施堂店内摆放着各种酒瓶。

考虑到饮酒的场合、习惯,小布施堂对于每一种酒瓶的设计都进行了周全的考量。他们还曾用陶器做酒瓶,把设计做得更绚,更符合时代的要求。甚至,为了体现高档酒“铂金”的地位,定制不锈钢的瓶子。期间,他们也遇到不少麻烦。“例如我们一年只需要两千瓶,但一般的制瓶厂不愿生产,因为他们至少要10万瓶才能做。好在长野冬奥会期间,很多日本大企业迁来,我们找到了三菱商事,对方答应做两千个不锈钢瓶子来装酒。”

容器是要特别关注的,它并不仅仅是用来装酒,本身也是产品的一部分。所以在容器的设计上特别下工夫。也正在那段时间,小布施堂以1998年长野冬奥会为契机,对酿酒业的商业模式进行了大幅度的变革。

小布施堂的成长和命运,不仅关乎17代家族传人的努力,更融入了其所在城市的历史命脉,推动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成为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名片”。今天,小布施堂仍保留几百年前先人们一手打造的建筑,如380年前的水渠,260年前的酒窖,都还在使用。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市村次夫

小布施堂第17代接班人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长寿日企经营秘诀系列一:为何能留下这么多数量

改革开放35年过去,中国出现许多很棒的企业,这些企业在经过蓬勃发展的第一阶段后,大多面临一个重要问题,即如何平稳传承? 在此背景下,近日一场讨论日本长寿企业经营秘诀的交流会,在清华大学进行。日本三位与这一话题密切关联的人物,道出他们的观察。《凤凰大参考》分三期推出。本文为天狼星研究公司的董事长船桥晴雄的分析,其中,他所指出的日本养子制度缓解人才不足,极具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