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55
No.355

半岛临界点评估系列一:
十年谋略助朝鲜武功大增

作者:鹿音 时间:2017年9月28日
当前,朝鲜半岛安全格局正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任何偶发事件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影响半岛战略形势走向。

在此重要时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推出《国际战略形势与中国国家安全2016-2017》。经独家授权《凤凰大参考》,同步刊出“朝鲜半岛战略形势评估”专题。

专题从朝鲜核导能力评估、奥巴马政府“战略忍耐”政策失效、制裁难达目标,以及中国的作用与半岛出路四个方面进行解读。本文为第一章:朝鲜核导能力评估.

2016年是其突飞猛进的一年

2016年,距离朝鲜进行第一次地下核试验,已经过去10年整。

在这10年里,朝鲜的核导能力发展一直受到国际社会一致反对与持续制裁。虽然多边谈判曾一度推动朝鲜暂缓其核导能力发展。在六方会谈框架下,朝鲜不仅一度暂停核导试验,按照协议认真落实宁边核反应堆的去功能化,甚至炸毁宁边核反应堆的冷却塔使其停止工作,不再继续生产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钚材料,并取出该反应堆已经生产的8000根乏燃料棒等。但遗憾的是,随着六方会谈停滞,朝鲜核导发展再次返回既定轨道,并不断取得进步。

1朝鲜于2009年和2013年分别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地下核试验。朝鲜新领导人金正恩执政后,于2012年将朝鲜拥有核武器写入宪法,并在2016年集中展示了其核导能力发展水平。

2016年1月6日和9月9日,朝鲜分别进行了第四次和第五次地下核试验,并在一年内发射了20多枚不同型号导弹或火箭,充分显示朝鲜的核武器综合研发与生产能力都在提高。

对于朝鲜核武综合研发与生产能力的提高,从两个方面予以总结。

一是有能力持续生产核武器材料

朝鲜的核武能力要发展,生产核武器的核材料是根本保障。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朝鲜宁边已去功能化的核反应堆于2013年开始重启。目前,包括宁边的铀浓缩厂与五兆瓦核反应堆,均处于启动状态。2尽管重启宁边核反应堆有很大困难,甚至存在发生核安全事故的巨大隐患,但其五兆瓦核反应堆如果重启成功,每年就能生产制造一枚核弹的武器级钚材料。朝鲜在宁边核反应堆去功能化之前,已经生产出可制造10枚核弹头的武器级钚材料。

在六方会谈停滞阶段,在国际社会很难阻止或管控朝鲜核力量发展的条件下,朝鲜各个核项目均持续发展。近期综合评估认为,朝鲜已经积累了大约可以生产12枚核弹头的武器级核材料。

3 同时,尽管难以获取公开数据,但朝鲜连续进行的地下核试验表明,朝鲜试图将浓缩铀用于弹头小型化试验,这也反证朝鲜的浓缩铀技术进步与材料生产在持续进行。4 一方面,朝鲜具备持续生产武器级核材料的能力,另一方面,随着朝鲜在弹头小型化上取得进步,制造一枚核弹头需要的核武材料会更少,同样数量的核武材料将生产出更多核弹头,核武材料使用效率将明显提高。

二是弹头小型化与投送能力共同进步

实际上早在2010年左右,美国就有多份评估报告显示,朝鲜核能力将持续发展至武器化。以当年出版的美国《弹道导弹评估报告》为例,报告认为:“朝鲜的核导计划将按其轨迹持续发展,最终获得核弹能力,并有能力将安装了核弹头的导弹投送到朝鲜的邻国及美国。”

5 具备这样的核打击能力需要核弹头的小型化,以及远程弹道导弹水平的提高。远程弹道导弹若能够搭载小型化的核弹头进行发射,核武器才算真正达到具备实战威慑能力的武器级水平。核弹头小型化离不开多次进行地下核试验,随着朝鲜地下核试验数量的增加和成功率的提高,其弹头小型化取得进展符合一般的技术规律。

另一方面,远程投送能力缓慢提高。虽然进行了多次试射,但朝鲜的导弹投送能力还有一定差距。除短程导弹外,无论中远程(IRBM intermediate-range ballistic missile)弹道导弹、洲际弹道导弹(ICBM),还是潜射弹道导弹(SLBM),其技术水平本身要求较高,获取技术突破的难度也比较大。在此领域,朝鲜取得了一定进展,比如搭载“光明星号”的“银河”火箭,被认为是“大浦洞-2”型(Taepodong-2)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朝鲜还展示了一些新型导弹模型,比如在阅兵式上展示的“KN08”型洲际弹道导弹等。以上两个型号的导弹都被认为是可以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

“大浦洞-2”洲际弹道导弹与“银河3号”运载火箭

6 2016年朝鲜继续进行火箭和导弹发射,但无论从发射成功率还是研发可靠性上看,其技术水平仍存在难以克服的障碍,未来能够达到什么水平尚有待观察。

综合考虑,朝鲜已经进行过的五次地下核试验,及取得过两次成功的火箭发射试验,无论从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展示了朝鲜核导能力取得的进展与继续发展的巨大潜力。

如果朝鲜核导能力不受谈判制约而持续发展,未来三到五年内,其武器级核材料会保持增长势头,核弹头数量和质量都会相应提升。同时,随着朝鲜导弹能力的发展,未来有可能实现搭载核弹头发射。

注:

1 Joel S. Wit, Sun Young Ahn: “North Korea’s Nuclear Futures: Technology and Strategy”, http://38north.org/wp-content/uploads/2015/02/NKNF-NK-Nuclear-Futures-Wit-0215.pdf. 2016年11月3日访问。

2 IAEA Report by the Director General,“Application of Safeguard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Korea”,GOV/2015/49-GC(59)/22, http://www.sss.tsinghua.edu.cn/publish/sss/8393/2016/20160918090509897120046/20160918090509897120046_.html,2016年12月5日访问。

3 同上。

4 李彬:《朝鲜第五次核试验评估》,《国关前沿通讯》,www.sss.tsinghua.edu.cn., 2016年12月1日访问。

5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Review Report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February 2010), www.defense.gov/bmdr/docs/BMDR_101_MASTER_2_Feb.pdf,2016年12月2日访问。

6 2016年2月朝鲜又进行了一次成功的火箭搭载人造卫星发射试验,此类试验至此已获两次成功,另一次是在2012年12月。由于火箭发射技术与远程弹道导弹发射技术的通用性,朝鲜于2012年连续进行了两次火箭发射,其中12月进行的第二次火箭发射被认为是成功的,表明朝鲜的远程和洲际导弹能力也有进展。参见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Report to Congress,”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January 2016, http://www.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Military_and_Security_Developments_Involving_the_Democratic_Peoples_Republic_of_Korea_2015.PDF,2016年12月10日访问。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鹿音

博士,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专长:军控与安全,东北亚安全,多边安全合作等。发表朝核问题及战略稳定等中英文相关专业论文多篇。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默克尔现在就需寻找接班人

9月24日大选之后,一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会更加凸显出来:默克尔之后会怎样? 就目前的德国政治格局看来,默克尔的接班人将是领导未来德国政府的首要人选。不管默克尔本人是否乐意,这一议题必然会摆上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