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75
No.375

昂山素季缘何当政后“三顾中国”?

作者:宋清润 时间:2017年12月7日
甸人曾对西方民主崇拜有加,但在2017年,却是极大失望的。

在困境中,西方不仅没有将助力送到缅甸面前,傲慢却更胜以往。

中国则相反,在昂山素季当政后最艰难的时刻,安全与经济的双重协助,及时到位。

昂山素季今年对美国“过门而不入”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2016年3月30日执政,总统吴廷觉曾是昂山素季助手,昂山素季出任国务资政(也译为国家顾问)、总统府部长、外长等要职,是政府实际最高领导人。其无法出任总统,是因亡夫和儿子是英国人。

中国曾有人担心,信奉西方民主理念、曾受西方长期支持的民盟执政后会“亲西疏华”。西方舆论则欣喜有加,幻想着缅甸“倒向西方怀抱”,成为西方制衡中国崛起的“前沿棋子”。

“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昂山素季着靓丽服装出席。

去年,昂山素季还多次访问美欧。如她9月访美,因为当时奥巴马政府与缅甸民盟政府关系尚好。但今年形势骤变,缅甸与西方因为罗兴亚人问题争吵不断,关系遇冷。特朗普今年1月执政后,忽视并施压缅甸,导致昂山素季今年5月并未出席第30届美国东盟对话会议,以及第二次美国东盟外长特别会议;而她6月访问加拿大,却对美国“过家门而不入”。

下半年,昂山素季很少去西方访问,西方对其表现有些“失望”,也感到失落。相反,昂山素季除2015年6月作为在野党主席访华之外,在民盟执政后,她又访华三次,一次是正式双边访问,一次是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近日又参加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

缅甸民盟执政至今,昂山素季访华三次、总统吴廷觉访华一次、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访华两次,中国成为缅甸军政高层出访次数最多的国家。

拍照时就站在习近平身旁

东方人崇尚礼尚往来。中缅“胞波”(兄弟)情谊源远流长,而今,两国高层均给予对方高规格礼遇,这是彼此密集互动的“润滑剂”,也是两国关系蒸蒸日上的“助推器”。

其实,昂山素季儿时,其母杜庆芝女士就和中国老一辈领导人有着深厚友谊,多次带昂山素季到中国驻缅使馆做客。昂山素季说,她至今仍保存着使馆当时送她的儿童唐装旗袍。而今,昂山素季每次访华,都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见,12月1日,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全球有200多个政党和组织领导人出席)开幕式前,习近平与外方主要嘉宾合影留念时,昂山素季就站在习近平身旁,这说明中方给予她极大礼遇。而中方高级官员访缅时,昂山素季、总统吴廷觉、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等军政高层也是经常接见。

而这与今年西方国家对昂山素季和缅甸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特朗普政府一改前奥巴马政府重视缅甸的政策,冷落缅甸。

昂山素季站在习近平身旁合影。

美国国会和舆论均不满昂山素季和民盟政府,认为其在削弱军方权力和推动民主前进方面动作缓慢。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今年6月才与昂山素季通了个电话,却不是特朗普与昂山素季通话。今年以来,西方在缅甸罗兴亚人问题上,劈头盖脸地批评昂山素季、缅甸政府和军方,指责缅甸进行“种族清洗”,这是西方经常对“敌国”才使用的激烈词汇和举措。蒂勒森11月份才首次访缅,但他不是去拓展美缅合作的,而是去施压缅甸。这令缅甸从官到民,反击西方干涉内政。双方关系难怪跌入低谷。

大国中只有中国有真诚意愿和足够能力帮助缅甸

中国和西方对缅甸的态度形成鲜明反差,缅甸自然深有感受。当然,缅甸外交上更加倚重中国,还因为其对华存在巨大利益需求。

昂山素季领导民盟政府正带领缅甸进入新发展时代,但其面临施政困境:要推动国内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解决罗兴亚人问题和稳定若开邦局势,加快发展、消除贫困。民盟政府希望中国协助解决部分难题。而中国作为友好邻邦,给予缅甸及时、真诚而慷慨的帮助,可谓帮到了缅甸“心坎上”。

目前看,大国中只有中国有真诚意愿和足够能力帮助缅甸,其他国家在此方面发挥的作用比中国逊色得多。

在民族和解、和平进程方面,缅甸政府、政府军与国内20多支多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缺乏互信,矛盾尖锐。当局与缅北七支“民地武”的矛盾尤为复杂难解。中国应缅邀请,积极斡旋,与缅甸政府、军方、“民地武”共同努力,实现缅北七支“民地武”同时首次出席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使会议在参与代表方面实现“更大包容性”。否则,会议可能开得尴尬。

船上挤满了罗兴亚人难民。

中国还与缅磋商共建跨境经济合作区,以发展消除缅北贫困,铲除冲突根源。

在令缅甸政府和昂山素季焦头烂额的若开邦罗兴亚人难民危机问题上,如前文所述,西方一边倒地压缅,乱上添乱。缅对西方粗暴干涉内政强烈不满。中国则雪中送炭,对症下药,斡旋与危机直接相关的缅甸和孟加拉,提出分三阶段解决问题的建议:实现停火与稳定;国际社会鼓励缅孟加强沟通,解决问题;中方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若开邦以发展实现稳定,消除冲突根源。

中方斡旋缅孟11月23日签署谅解备忘录,同意两个月内启动把罗兴亚难民遣返回缅的程序。这实现了西方施压无法达到的解决问题效果。

中国投资额约为美国的72倍

民盟政府经济团队能力不高,国内部分地区动荡,与西方关系搞僵,外资流入受阻,经济发展的政绩不尽如人意。据IMF数据,缅甸2017年GDP仅670亿美元,人均GDP才1300美元左右,经常项目逆差近44亿美元。

目前,政府总债务200多亿美元,常年赤字高企,缅币持续贬值,缺电、基础设施差、通胀率高、失业率高、民生艰难等问题在民盟执政后并未明显缓解,令百姓不太满意。

2017年4月初的议会补选,民盟在19个补选议席中赢得9个席位,比2015年11月大选时得票率低了很多。缅甸发展诉求迫切,中国是缅最大外资来源国和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资金对缅甸基础设施改善、经济增长、就业和民生改善等均有重要作用。而且,缅甸要把地缘政治优势、资源优势等变为发展优势,也需要与中国倡导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一带一路”倡议等区域合作规划搞好对接,提升缅甸的地区地位。

西方不愿投资改善缅甸基础设施,因为投资周期长,收效少。目前,据缅甸公司与投资管理局数据,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国(含大陆、香港、澳门)对缅协议投资额近272亿美元,多年来一直是缅甸最大外资来源国,占缅甸吸引外资总额的40%以上。(当然有些投资落实不畅,实际到位资金与协议投资额有差距),而美国对缅投资仅3.8亿多美元,对缅发展作用有限。

“人字形”的中缅经济走廊。

王毅外长提出,中方针对缅发展需求,愿与缅探讨建设“北起中国云南,经中缅边境南下至曼德勒,再分别向东西延伸到仰光和若开邦皎漂经济特区”的“人字形”中缅经济走廊,形成三端支撑的大合作格局。

昂山素季赞赏倡议,因为这既会助推曼德勒至仰光这个核心经济带发展,也会提振西部贫穷的若开邦发展,缩小地区差距,缓解若开邦佛教徒和穆斯林的矛盾和冲突,有利于缅甸及地区稳定。

中国帮助缅甸实现稳定和发展,也有利于稳定中缅边境,有利于维护中缅油气管道等既有大型合作项目的安全运营,有利于两国合作推进皎漂经济特区等大型合作项目早日开工,有利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中缅拓展合作面临他国挤压

缅甸是东南亚第二大国土面积国家,陆海兼备,地缘位置非常重要。

缅甸连接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也连接中国和印度,资源丰富,发展前景看好。美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正在炒热的“印太战略”中,缅甸的地位将更重要,四国力图将缅甸打造成为制衡中国崛起的前沿国家之一。

尽管特朗普政府有些忽视缅甸,澳大利亚对缅投入有限,但日本、印度出于各自利益需要,强化对缅甸的投入。

日本对缅投入非常多。日缅合作建设的仰光迪洛瓦经济特区,成为了缅甸经济特区“样板”,日、缅、泰还合建缅泰边境的土瓦经济特区。日本予缅的贷款利率比中国予缅贷款利率低,还是二战以来缅甸最大的外援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6年11月宣布,今后5年日本向缅提供8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20亿元)规模的国家发展援助,以及400亿日元对缅甸少数民族的援助。

而印度作为缅甸邻国,将缅作为其“东向行动政策”的关键一环,去年底和缅甸已经合作建成加拉丹联运过境运输项目,将印度东部的加尔各答港,与缅甸若开邦实兑港连接起来,促进缅印两国之间的贸易,还利于推动区域国家间的贸易。

9月6日,印度总理莫迪和昂山素季进行会谈。

去年8月,缅甸总统吴廷觉访印,缅印加强在传统医药、可再生能源领域、高速公路等领域的合作。今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访缅,双方加强边境地区安全力度、航海安全、人力资源、旅游、卫生、文化等众多领域的全方位合作。此外,在多边层面,印度强化与缅甸在“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等组织内的合作,挤压缅中合作。

因为西方并未充分尊重和帮助缅甸,且粗暴干涉缅甸内政,更多缅甸人认识到中国才是真正的朋友,因为中国真心助缅解决难题,实现发展。但中缅合作要缓解日本、印度等方面的挤压,也要注意到缅甸长期奉行中立主义外交原则,中缅合作项目要尽力与他国形成多边合作格局,多方共赢,减少阻力。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宋清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研究领域泰国、缅甸、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东南亚问题以及美国与东南亚关系。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长寿日企经营秘诀系列二:日本如何做到街道也吸引人

日本人到底会在一件商品上花去多少心思? 小布施堂第17代接班人市村次夫,详细描述祖辈们如何生产出独特的商品,又如何衍生出对城市容貌的改造。 而在积累财富后,他们又如何将文人、商业、企业浑然一体,打造着长久的文化传承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