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67
No.367

美国最倚重盟友换人:
日本取代英国

作者:苗吉 时间:2017年11月4日
11
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抵达东京,拉开其上任后的首次亚洲之行序幕。

自上任一开始,特朗普就给美国带来众多改变。此次日本之行,也将同样意义非凡:此行很可能将成为一个标志,美国最倚重的盟友将由英国转变为日本。

特朗普在日本同安倍吃四次饭

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先后5次会面,并建立起友好的私人关系。11月5日,特朗普抵达日本之际,将同安倍共同聚餐达4次之多,且将一同打高尔夫球,作为今年2月安倍受邀在弗罗里达与特朗普打球的回礼。

特朗普的亚洲之行首访日本,这是对选举中大胜的安倍所展示的足够敬意。此外,全球人气极高的特朗普长女伊万卡,在父亲抵达前两天到达日本,并出席国际女性会议(女性版达沃斯论坛)的相关活动,该论坛邀请全球女性领袖探讨有关于女性的政策。伊万卡在当今美国外交中发挥重要影响,这无疑使美日全方位亲密关系更加凸显。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3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偕夫人梅拉尼娅启程前往夏威夷。

特朗普此次访日,还将同天皇夫妇会见,以及会见被朝鲜绑架人质的家属。此前,美国对日朝人质问题曾一度表现出态度冷淡,因而令日本人不快。此次特朗普同家属们的会见,则有助于扭转这一形象。日本媒体多用“展示美日关系的蜜月”来形容特朗普访日。稳定的日美关系,十分符合日本民众的预期。

对日本民众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当前朝鲜屡次进行核导试验,特朗普的访问将展示美日同盟“坚若磐石”,“最大程度地对朝鲜施加压力”,这为日本民众带来安全感。

特朗普还将表明日美努力“促进印度洋及太平洋地区自由与开放”,并很可能在一些官方公报中纳入此种说法,这被视为是美日同盟针对中国海洋领域积极作为的回应。日本媒体预测,特朗普访日后,有关日美对立的言论将销声匿迹。

美国学者认为,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的首次亚洲行,将使其“亚洲政策”初见端倪。至少,特朗普将强调太平洋、亚太、印太事务的重要性,并展示其对日、韩等亚洲盟友的重视,这无疑是对其此前的孤立主义姿态,以及“美国第一”主张的重大修正。对亚洲盟友而言,这无疑十分乐见。

此行是对日美“特殊伙伴关系”的确认

首先,安倍外交符合民众对稳定日美同盟的预期,“给民众以放心之感”。

安倍在对美外交上的第一大“成就”,是通过不懈的外交努力,促使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里,以及前总统奥巴马从“对钓鱼岛主权问题不持立场”的“中立政策”,转向“美日同盟适用于钓鱼岛”的公开表态,并通过美国参议院全体会议表决,在201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加入补充条款,明确规定钓鱼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

此外,安倍对美外交的另一个重大动作,是设法获得了美国在历史问题上的谅解。2015年,安倍成为战后首个获准在美国参众两院演讲的日本首相,其精心炮制的“终战70周年讲话”,也在美国蒙混过关。对此,中韩虽有不满,却难制止。

伊万卡穿日系和风裙亮相。

安倍对美外交的巅峰之作,莫过于2015年成功邀请奥巴马和克里,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广岛访问,安倍也顺理成章地于次年访问珍珠港。这似乎表明,美日就困扰已久的历史问题达成某种谅解,这无疑也是日本对美外交的巨大进展。

特朗普当选之初,押错宝的安倍政府曾紧张不已,于是迫不及待于2016年11月访问美国,成为会见美国侯任总统的第一个日本首相,并“建立起私人信赖关系”。迄今,安倍已与特朗普会晤5次,而特朗普对日本也无任何发难。美日同盟保持稳定的迹象十分明显。

当前,随着亚太逐步成长为世界政治经济中心,日本的战略存在感增强;而英国因不顾美国劝阻加入亚投行引起西方世界多米诺骨效应,加上英国退欧致使其在欧陆事务中的发言权下降,日本已基本取代英国,成为美国在全球事务中最为倚重的盟友。

此次亚洲之行,将是特朗普首次正式宣示其亚洲政策。对日本同样意义非凡,当前日本已实质性地享受着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英国所专享的“美英特殊伙伴关系”的地位,此次特朗普的日本行,几乎可以视为对这种“特殊伙伴关系”的确认。

日本为何能获得如此地位?

现在的美日关系类似之前美英特殊伙伴关系的地位,这不能不说是安倍对美外交的巨大成功。

日本这种地位的获得,主要得益于如下因素。第一,随着中国和亚洲势不可遏的双重崛起,世界政治经济中心正加速向亚洲转移。显然,在亚洲事务成为优先事项的情况下,日本将在美国战略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为迎接特朗普访日,日本首都圈采取严格的安保措施。图为迎宾馆前工作的警犬。

第二,日本新安保法的出台,已经实质性解除了日本在安全领域的法律与技术制约。美日新的防卫合作指针,则进一步解除了日本“集体自卫权”的地理与情势限制,将美日同盟涵盖范围拓展至“全球”,而日本具备同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共同行动的实力和意愿。

第三,特朗普政府虽然增加对亚太事务的关注,但很可能不会进行同等程度实质性的资源和政策投入。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更为依赖日本在亚太事务中的责任分担。美国多次促使日本“承担起南海安全责任”,是其明证。

英国不顾美国劝阻加入亚投行,并引起西方世界多米诺骨效应,已使美英关系陡生罅隙。加上英国近年经济不景,退欧致使其在欧陆事务中的发言权下降,美英特殊伙伴关系业已名存实亡,日本取代英国这一地位,时机刚刚好。

这一地位的获得,无疑将再度提升日本的全球事务中的话语权,而美日在全球事务中的战略谅解和密切合作,将毫无疑问促使美国在安倍念念不忘的修宪事务上展示出谅解姿态。这不能不说是安倍对美外交的巨大成功。

过去十年东亚合作大为逊色

相比对美外交的成功,过去5年日本同中、韩关系的紧张又形成另一大特点。2013年底,安倍在执政一周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使中日关系坠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谷底。但是自2014中期开始,随着全球大势转圜,安倍开始寻求同中国改善关系。在安倍的一再要求下,分别于2014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期间,以及2017年7月德国汉堡峰会期间,实现了与习近平主席的三次会见。

7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在汉堡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韩关系因慰安妇等问题僵持不下,中韩因萨德问题结束了短暂的蜜月而龌龊不断。三组关系的内在联动进一步传导至三国合作领域,使自2008年来进展迅速而被寄予厚望的中日韩合作陷入停滞。三国领导人会议自2012之后中断三年之后,才于2015年艰难重启,但之后又再次中断两年。

三国原设想于2013年达成的自贸区谈判,至今仍处于初期的模式谈判阶段;三国共同参与,且一度预定于2014年达成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协定进展缓慢,其最新的目标,即于2017年底完成谈判的新日程难以期待。

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十年相比,东亚合作在2007全球金融危机后的这十年,成绩单大为逊色。作为东亚地区公共产品的主要供给方,中日韩合作的式微与东亚合作的失速有着直接的关联。

纵观日本历史,一些评论人士给出的是“有战术、无战略”的评价。那么,被评价为战后最厉害首相的安倍,会让这一评价翻转吗?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苗吉

外交学院中日韩合作研究中心。日本早稻田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科博士。研究领域集中于日本政治与外交、中日关系、亚洲地区主义等。凤凰大参考首个研究报告《未来冲突因子——对比70年亚太安全环境变化》青年精英研究团队成员之一。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美国会接纳中国崛起吗

《凤凰大参考》特别策划中国崛起系列,从所需的三个条件(美国接纳、国家统一、人民币国际化)予以展望。本文为第一个条件:美国的接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