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感染1400例,老人太寂寞,还是新冠太狡猾?
资讯

唐驳虎:感染1400例,老人太寂寞,还是新冠太狡猾?

2021年01月17日 21:18:58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 东北望奎疫情在吉林出现了“1传102”的超级传播事件,其中的关键人“培训讲师”林某广暴露出针对老年人群体的保健品传销网络。防疫工作也是一次基层社会状况梳理,可能成为整治乱象从生的保健品传销的契机。

2. 新冠感染者年龄越大,感染后的风险乃至死亡率也越大。近期冬季的疫情传播,老年人成了最容易突破的群体。从成都捡垃圾的老太太、沈阳从韩国回来的尹老太、石家庄聚集性疫情,到此次“1传102”,都体现老年人太寂寞而喜欢扎堆。

3. 大连疫情出现了强感染和超级传播现象,新冠优势新毒株有更强的感染能力和更快的传播速度。但在疫情发生后,东北各地快速进行流调和密接、次密接管理及全民核酸采样,全力做好应急处置工作,疫情没有在社区扩散传播。

4. 做好从常态化向“紧急状态”及时转换的准备,是防疫第二年合适的状态。最近的聚集性疫情迅速细致的溯源工作,就是疫情防控组织能力强大的标志。而这背后,是无数工作人员夜以继日的努力。我们也应注意防护,对自己和他人负责。

可能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了,东北望奎疫情在吉林出现了“1传98”的超级传播事件——

截至1月16日24点,1名从哈尔滨乘火车过来,实际上已经是“二传”的感染者,已导致99人感染,分布在通化(78例)、公主岭(19例)和松原(1例)。

(编者注:截至1月17日14时,感染者增至102人)

而且要命的是,这102人里大多数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年纪最大的老太太已有88岁(1933年生)。

这起起始于黑龙江绥化市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李景华屯的疫情,发现后最初5天的主要信息,都已集中在上一篇。

而导致“1传102”的关键人、44岁的哈尔滨“培训讲师”林某广,这里再以他为主线视角概述一下。

疫情追溯

1月5日中午11∶22左右,他从黑龙江南岔县乘佳木斯-北京K350次列车(11车13号)返回哈尔滨。

而当列车14∶33左右开到绥化,此前元旦期间回家乡望奎、绥棱参加婚礼,顺带探亲访友的一对夫妇(57、56岁),也上了这列火车,座位号是(11车27、28号)。

他们当然不知道,此前在望奎的活动,自己已经沾染上了病毒。

三人的车票座位号,理论上还有一排的间距,而且理论上坐火车都要求戴口罩。然而,在2个小时内,病毒还是跳跃到了林某广的身上。

尽管按列车时刻表,16时28分林某广就已经在哈尔滨西站下车回家,但他也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

接下来,在哈尔滨上车的另一对夫妇(长春8、9号感染者,53、48岁,座位号19、20号),与这对望奎夫妇一起坐回了长春(时刻表19∶42到站),也成了新冠病毒的无症感染者。

大家都继续渡过了不知不觉的5天。

9日晚上,在望奎县医院就诊的“1号患者”王某鹤意外验出了新冠,随后长子张某宇、弟弟王某生、父亲王某龙、母亲陈某云乃至邻居等等先后一并验出,拉响了望奎疫情的警报。

而在12月29日,王某龙曾经和老友——那对已随儿子居住在长春的望奎夫妇,一同到80公里外的绥棱县双岔河镇富民村下庙子屯参加后辈的婚礼,结束后又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把老友夫妇一起捎回了望奎。

10日,当王某龙通知老友夫妇这个消息,他们立刻去做核酸检测,晚上也得到了阳性结果,成为长春1、2号感染者。

11日,长春疾控部门立刻展开轨迹调查,关联到了他们此前返长时乘坐的K350次列车11车厢。黑龙江省有关部门也即时回应了协查,推送了相关信息。

12日,作为理论上密接者的林某广,已经身处比长春还要往南240公里的通化。但当地还是立即找到了他,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很意外,也是阳性。

对林某广的轨迹调查迅即开始。倒推到5日哈尔滨下车回家后,他已经连着跑了2次长春:

7日,中午13点从哈尔滨双城区乘Z174次列车15点抵达长春站,从火车站对面的客运站乘车到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在疫情前公主岭市已经从四平交由长春代管,而范家屯镇(红框内)实际上就在长春边上

8日,上午在范家屯镇富旺居小区艾尚瀚邦养生馆“授课”,约11点乘客车返回长春,中午12点乘坐K1383次列车返回双城;

9日,上午10点再次从哈尔滨西站乘D124次列车11点半到长春站,随后乘坐地铁1号线到达长春市高速客运站,12点35分乘客车从长春到通化。

10日全天、11日上午,在源升品质生活坊“授课”。

12日,还未离开的林某广与源升品质生活坊的老板和员工都接受了核酸检测。1个老板(36岁男)4个女员工(32~64岁)也全都检出了阳性。

13日,通化给公主岭发了协查函,公主岭又即时追到松原,范家屯镇养生馆的1名相关工作人员(30岁男),在11日回到松原后也被迅速追踪管控,核酸检测结果同为阳性。注意,他的妻子,也在松原的一家“养生馆”上班。

到这时,官方发布中林某广“培训讲师”的身份,感染工作人员的情况,都还让人以为,这只是正常的商业培训,大概是给店员们教授沟通推销技巧的正常活动。

然而,到14日,新检出人员的身份顿时突变。在通化、在公主岭,通报检出阳性的7位、6位“听课者”,都是65岁以上甚至80岁的老人。

这显然已经不是店铺员工,而是“顾客”、“受众”。

15日,公主岭范家屯镇又检出了13位感染者。在公主岭范家屯镇,有10名“听课”的老人,最大的82岁,连她的儿子、儿媳也都55岁了。

16日,通化才是彻底“爆炸”的一天,一共新增检出了67名感染者!

最大的88岁,1933年生人,还有1935、1936年的。80岁以上老人多达9名!这些老人都是生于日寇侵占的伪满洲国时期了。

另外还有众多的中年人--他们的儿子儿媳、以及90后、00后--他们的孙子孙女。

还有3个不到10岁的孩子,最小的还不到2岁。

如果长春1、2号夫妇算是望奎疫情外流的“一接”,那么林某广就是“二接”,“听课”的老人就是“三接”,被老人感染的亲属就是“四接”了。

所幸流调有力迅速,跟踪及时,绝大部分人都还是未发症的早期,为干预治疗提供了宝贵的时机,也说明这次病毒的侵袭力多强多迅速!

但因为去产检而引发警报拉响的王女士,已经上了ECMO抢救——除了11岁的儿子在县城上学,她还是怀孕3个月的孕妇,因为处于妊娠期,身体状况不太好,病情进展非常迅速。

这里要为她——两条生命祈祷,一定要渡过难关。

占据老人精神世界的保健品推销

那么这么一群老人去培训什么?他们有什么课需要听?

了解社会的人都知道,就是保健品推销。

商家先是以发鸡蛋大米等东西为诱饵,宣布免费量血压测血糖,讲解养生保健知识,骗诱老人们来听讲课。

然后再用各种话术,向老人们推销自己的“保健品”,耳根子软的老人把自己的退休金、养老钱拿出来买保健品,越买越多,越买越贵。

最后他们还要忽悠老人们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拉过来,一传十十传百之后,这样一个层层发展起来的保健品传销网络,就形成了。

据调查,超过65%的老年人使用过保健品/器材,其中又有超过40%的老年人是通过公司推销购买的保健品。

也就是说,在中国有近一半的老人都是这些保健品推销公司的客户,如果老人有退休金等稳定收入来源,那被保健品公司盯上的概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

这些保健品,不是伪科学,就是吃不死人也无效的安慰剂,价格却非常贵,压着极限掏空老人的钱包——

而这些老人平日却是绞尽脑汁、精打细算,过着一个钢镚恨不得掰成两瓣花的生活。

辛辛苦苦省下来的钱,儿女孝敬送来的钱,都这样进了营销的渠道。

有些中毒很深、买保健品上瘾的老人,去世之后还留下了满柜子的“保健品”,一辈子几十万积蓄和退休金就这样花没了。

为什么这样的渠道如此行之有效?除了老人对死亡的本能恐惧,更因为他们闲得无聊,闷得发慌。电视、麻将、扑克都腻了,老哥俩老姐们能聊的也都聊完了,更没有人来跟他们讲一些新鲜话题。

营销渠道就这样如鱼得水,占据了老人的精神世界。

还有不少老人一开始就明白他们的意图,最后还是不好意思或者意思意思,买了一些货,当成满足精神寄托的“陪聊费”“打赏”。

回到这次疫情中的案例,“源升品质生活馆”,网上爆出来了一张图片,就是这样一个简陋的门脸。

可以预料,这种讲座一般都是一排一排的小椅子,乌泱乌泱的人挨着人,全是老头老太太,戴口罩?不存在的。

这几十个人老人,有人想去领鸡蛋大米,有人想去领保健品养生。可最后领来的却是新冠病毒。

老年人成疫情传播易突破群体

新冠感染者年龄越大,感染后的风险乃至死亡率也越大。

但近期冬季的疫情传播,老年人成了最容易突破的群体,至少是第四次了:

1、 12月上旬,成都郫都区爆发聚集性疫情,起因是郫都区太平村某个入境人员隔离点没有做好垃圾处理。

而太平村的一位69岁老太太有捡垃圾的习惯,她就去捡了隔离点倒出来的有毒垃圾,结果就被传染了,成为郫都区首例患者,并传及了家人、邻居。

当然,这位老太全不知情,是无辜受害者,而且及早就诊,较快地拉响了警报。疫情责任都是隔离点的工作人员违规失职。

2、 12月中旬,沈阳一位从韩国回来的67岁尹老太,在集中隔离14天回家之后,没有遵守继续在家隔离观察7天的防疫措施,回家第二天,就开始外出。

而且是撒了欢一样,跑遍了全沈阳,归家第四天开始发热,不按要求报告、就诊,还自行连去四家医院。

近7天以后,才在大医院核酸确诊。结果在全沈阳造成了1传27的超级传播事件。

“落网”后的尹老太还不配合流调,故意隐瞒了一家民营医院的行程——

而这家谱康医院她在接连2天的上午、下午都去了这4次,绝不是没记清楚或者漏记了,这就是瞒报。

就这样,谱康医院的传染链条又要到6天后才浮现,这里的排查由于尹老太的隐瞒,被彻底耽误了。

谱康医院也被牵连吊销医疗机构许可证

谱康医院成了疫情的重灾区,感染的关联病例中,8例是年过60岁的老人,最大的已经87岁。

而这位87岁的老太太,连同三个女儿(65岁、62岁、58岁)和大女婿二女婿(67岁、64岁),全家都被感染。

另外还有1例95岁高龄患者,脑干梗塞,长期卧床,无自主能力。

结果导致沈阳出现了10余例重症,其中3例危重,为救治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

这就是真正的“一个人瘫痪一座城”。

3、 河北石家庄爆发的聚集性疫情,最早的感染者大部分为村里老人。村民除了没做防护,而且扎堆参加婚宴,还有就是从事宗教活动。

4、 最后就是吉林出现的“1传99”。老人在家里待不住,喜欢扎堆,基本都是这个问题。

防疫工作也是一次基层社会状况梳理,把问题暴露出来才能够引起足够重视得以解决。 也许这会是整治乱象从生的保健品传销的一个契机吧。

紧急应对

当然,这既是老年人太寂寞,也因为新冠太狡猾。

上一篇说过了,万物天择、适者生存,这就是大自然生物演化的最基本规律。更具备繁衍传播优势、更适应环境的基因突变,最终会占据种群优势。

无论是英国、南非、巴西都出现了类似的优势新毒株,有更强的感染能力,更快地传播速度。很快在本区域的疫情中占据了优势。

这些新毒株的突变特征,在关键点——S蛋白亲和力上的突变都比较类似,这就是生物学上的“趋同进化”。

俄罗斯的病毒演化也不会例外。此前,大连疫情就出现了强感染和超级传播现象。

俄罗斯货轮上新冠病毒阳性的散装货品,造成码头工人感染。其中一位工人袁某,到金座商厦逛街时上厕所,就导致商厦内11名商户和9名顾客感染。

而其中一名商户金某(病例35)通过一次家庭聚会造成其他10人全部感染,之后又传播到所居住的楼道单元住户(9人)及其他社会接触人员,共造成33人感染。

经对病毒基因测序,望奎疫情的病毒基因组,和12月份大连金州疫情高度同源,但还不能证明病毒是由大连传入的。

不过在很多人望奎人看来,这并不奇怪,望奎当地就有很多人在大连落脚务工。

2005年一则政府通稿《黑龙江省望奎人兴起大连打工热潮》透露,当时在大连务工的望奎人就有近7000人。

当然,究竟是物传还是人传,或者是同源、但相对独立的两个路径,具体病毒来源还需进一步溯源。

无论病毒如何凶猛演化,在疫情发生后,东北各地采取超常规措施,争分夺秒,连续奋战,全力做好应急处置工作。

首要的就是快速进行流调和密接、次密接管理。像通化全市范围内已排查出密切接触者438人、次密切接触者752人,已全部实施隔离管控。

其次是全民核酸采样,疫情风暴中心的望奎县,已于13日完成第一轮全员核酸采样,完成检测24.8万人。15日又全面启动第二轮全民核酸检测。

绥化其他县市区也在全力以赴开展核酸采样和检测,充分考虑冬季气候因素,划小单位,以自然屯为基本单元进行采样,尽力方便民众。

通化、公主岭也第一时间分别完成了市区、范家屯镇20多万人检测,接下来计划要做全市域检测。

目前的各地感染者都是在密接人群中发现的,没有在社区扩散传播。

上左起:李景华屯、金六屯、刘玉屯;下左起:洪家屯、刘洪江屯、惠七镇

最后是隔离管控。早在14日,望奎县已对这轮疫情源头惠七村的李景华屯、洪家屯采取了异地集中隔离,将村民悉数转移,切断屯内、家庭传染,进行环境消杀。

另外,15日哈尔滨的1例无症状感染者一度引发警惕和议论,在16日公布的这位道外区的无症者初步情况,除了刚去过一次天津,轨迹和香坊区一家人似乎没有交集。

是公共交通感染,还是另一起疫情的端倪?

17日随着详细流调轨迹的公布,原来她曾于1月7日乘私家车去接过望奎来哈的朋友(已返奎,当地检测阳性)。这下也对上形成闭环了。

强大疫情防控组织能力的背后

这两天,有媒体指责一些地方政府“滥用战时状态”,这个问题必须分两面说。

仔细了解最新演化的病毒侵袭力,就会了解,在发现疫情、发现感染者、接到密接者通报的地方,都必须高度重视,快速查清可能的感染途径,彻底清除病毒。

但在没有疫情的地方,就该继续保持常态化防控,尽量保持基本、必须的生产生活。

如果全国都像去年春节一样闭门闭户,那谁来生产抗疫所用的物资,谁来支撑国家运转所需经济、财政、税收?

只要做好从常态化向“紧急状态”及时转换的准备,从临床救治到隔离观察,从全员检测到环境消杀,提高应急处置的效率与速度,同时防止处置措施简单化、一刀切,就是疫情第2年合适的状态。

现在,在1月初爆发,源自河北石家庄、黑龙江绥化的2波疫情,感染总数已经接近1400人。

但这里边绝大多数都是确诊者的密接者,是在主动追踪、隔离、检测中提前捕捉到的,这几天河北新增的病例,大都是很早就已经隔离人群中,新检测出来的。

未来几天,隔离中的密接者还会陆续显现症状,数字还会有所增长。但社会面上是安全的,在当下的中国,疫情一露头、警报一拉响,就是安全的。

仔细观察最近的聚集性疫情,能把溯源工作做得如此迅速细致,这就是疫情防控组织能力强大的标志。

当然,疫情风暴中心的藁城区增村镇,还需要村民大规模单独隔离,彻底离开有病毒感染的环境。

从13日开始,石家庄在正定县城附近的一处荒地,开建了占地500亩、3000个单间的隔离点,一夜之间,土坡推平、杂草清除干净、地面硬化、板房到位开始吊卸。

石家庄惊人创举的背后,是无数人夜以继日的工作。已经有3名工作人员,殉职牺牲在抗疫前线。

李瑞芝女士生前在组织核酸检测

1月7日,新华区西苑街道国泰街社区居委会委员李瑞芝,在连续组织进行全员核酸检测工作当中,突感身体不适晕倒。

两个小时后,李瑞芝因抢救无效去世,享年55岁。

李献忠院长(中)带领医护人员连续奋战

11日深夜,跃进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冀中装备石煤机职工医院)院长李献忠因连续奋战,劳累过度,不幸去世,享年55岁。

三天前他母亲才刚刚去世,当时他正连夜组织人员布置隔离酒店。母亲出殡时,他都没来得及赶回去见上老人最后一面。

结果没想到在母亲出殡后的第二天,他也因劳累过度,牺牲在抗疫前线。

14日23时,裕华区方村镇方村村支书张吉强在抗疫一线布置防疫点值班人员安排时,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去世。

他从1月5日,一直奋战在抗疫前线,从未回家。

还有在13日,石家庄社区抗疫工作者潘某到核酸采集点时,心跳呼吸骤停。

所幸河北省中医院核酸采集队的医护人员闻讯赶来,紧急做心肺复苏,抢救回了生命。

向奋战在疫情一线的所有人员致敬,他们不愧是中国的脊梁。

这个世界的美好,很多时候都是得益于少数人的牺牲,还有绝大多数人的坚持。

纪念和缅怀在抗疫中逝去的英雄,最好方式就是平安与健康的生活,活得更好更尽责。

提醒自己和自家的老人,冬天病毒更容易传播,不要参加聚集性的活动,一定要注意防护。

对自己尽责,也对他人负责。戴口罩、不扎堆、不聚餐、不乱跑……

英雄牺牲是为了守护众生;作为被保卫的生者,负责任的生活,就成了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