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周弘:很多学者太看重美国,却忽视了不断扩张凝聚的它!| 风向
资讯

社科院周弘:很多学者太看重美国,却忽视了不断扩张凝聚的它!| 风向

2020年11月21日 21:03:58
来源:风向

编者按:11月20-22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在广州召开,本届主题为“大变局、大考验、大合作——中国现代化新征程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委员周弘在接受凤凰网《风向》专访时表示,中欧双边关系一直处在双方剧烈变化的时期,许多学者用传统的观念去认知,其实做出了错误判断。欧洲在强化、凝聚自身的同时,中国也在经历高速发展;欧盟自身的强化,其实对中国而言,是新机遇、新挑战。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风向》:今年被认为是中国与欧盟双边关系的决定性之年,《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中欧CAI)谈判正在稳步推行,您在会上提到欧盟在不断强化其所谓的“欧盟主权”,这会对国际格局和中欧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 11月19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中欧双方正在举行第34轮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双方聚焦遗留问题继续深入磋商,有望取得积极进展。

周弘:我觉得中国和欧洲这个合作伙伴,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这对关系是处于一个双方都在剧烈变化,都在快速发展的状态。中国在过去这几十年里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这对于欧洲来说,我们必须站在他们那个角度看问题。对于欧洲来说,他们觉得简直是这是一个需要好好去理解的一个现象,因为原来是一个那么贫穷的国家,突然一下就变得强大了。

对我们来说,欧洲也在变化,而且这个变化也是超出人们想象的。1975年,欧共体一开始我们建交的时候,9个国家加进来了,一开始6个国家,后来就12个,然后25个,然后呼啦一下就20几个,对于欧洲内部是怎么样形成了这样一个区域集团,它的规律,特别是它权能的分配,对于我们很多专业人士都是一个挑战。我们都不知道,什么问题该去找谁问。所以在这样一个挑战面前,他们觉得我们成长太快,我们觉得他们变化太快。所以中欧关系确实要时时跟踪,而且不能想当然。

所以你刚才问那个问题,就是说它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首先,就是认知上的影响。我们认识欧盟和欧盟认识我们,都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我现在听到了无数国际关系学者说,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他们那里好像摆定了美国,欧洲就不在话下。其实他们没有看到欧洲不仅在扩张,而是快速地扩张,曾经在一年之内10个国家,再过2年又加2个国家。它不仅在扩张,而且还在凝聚,所以很多学者用传统的这种观念去认知,做出错误判断。

凤凰网《风向》:那您觉得它凝聚力是加强了吗?

周弘:我认为凝聚力是在加强,而且自身的规律是使得它越来越加强。但是我们学者一再二再去做出错误判断,比如说,在欧债危机的时候认为,希腊要退出,要开除什么的,当然英国是一个例外,但是英国又很多学者预言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没有出现。不仅没有出现,欧洲这些国家更加团结了,觉得你这英国人玩了这么一出以后你自己受罪。

| 作为目前价值占欧盟预算的三分之一的欧盟凝聚力”政策,它缩小了地区差距,创造了就业机会,带来了新的商机,并解决了诸如气候变化和移民等重大全球性问题。

所以按照我刚才讲按照这个世界发展的规律,就是经济全球化从长远来讲不可逆转,因为它确实带给人类很多福利。经济全球化它本身是有问题的,就是经济全球化的机制和理论,这个华盛顿共识是有缺陷的。区域化,欧洲区域化,弥补了这些,所以我们看到它越来越倾向保护主义了,它门槛越来越高。为什么要这样做?它在保护它自己的市场。那回过头来,将心比心,我们自己在参与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也有适当的保护。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和欧洲之间是产生过各种各样的矛盾,而且也非常自然的矛盾。

因为有了这些矛盾,由于中国强大,由于美国仍然强大,所以欧洲人就提出来,他们要更加凝聚,要一个主权欧洲,特别是在安全领域他需要主权。你看看欧洲的地理位置,看看移民,你看看它这个离空隙有多么近,它的内部多元化。所以欧洲人提出来这些,都不是民族国家自身能解决的。法国单独是解决不了的,意大利单独是解决不了的,需要靠整个欧洲,否则它就要把它自己内部市场打破了。

你说地中海那么有利于航行,所以无论是经济难民也好,还是政治难民也好,踏上意大利土地就等于踏上了申根国家的整个市场。但是如果你要是把这个壁垒再在各个国家竖起来,那它就变成了整个全球化趋势中,那些特别小的和中小型实体根本应对不了来的竞争。

所以从各领域来看,欧洲要强化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它强了我们应该希望它强;如果我们觉得它强了就对我们是威胁,那我们是太没有自信了。我们一直都在讲自信,但是有的时候碰到具体问题时,好像觉得,它对我们要价高了,它对于我们竞争性强了,对我们很不利了,等等。但是没有看到,这是对我们的新的要求和挑战,也是我们进一步强化自己,使得我们能够站到更高的竞争标准上去的机遇。

凤凰网《风向》:谢谢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