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韩国流感疫苗致死百余人,我还能不能打?
资讯

中国台湾、韩国流感疫苗致死百余人,我还能不能打?

2020年11月11日 19:12:29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一节生姜 特约撰谢员

核心提要

1.韩国调查发现,“流感疫苗致死”事件中,87人的死亡与注射疫苗无直接关系,政府仍在强力推广疫苗接种。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地区在研判形势后也得出相同结论,决定恢复涉事疫苗的接种。

2.多个地区的研究数据显示,流感和新冠的共感染会导致严重的症状,病死率大大高于新冠病毒单独感染。为了防止共感染的情况发生,最好提前接种流感疫苗。

3.尽管有人认为,流感疫苗能提高接种者的“先天免疫力”,从而达到“减少新冠感染/死亡”的效果,但是这只能说明二者之间有相关性,明确的结论仍需通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得出。

4.中国流感疫苗接种率不到2%。不接种流感疫苗的医务人员感染率更高,且传播风险更大。因此,首先在医务工作人员中普及流感疫苗,是减少流感病例最有效的手段。

5.凡疫苗必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新冠疫苗获得正式批准,并在全国大范围推广后,必定会出现不少人自然死亡的情况。为了减少恐慌,政府应让民众对疫苗的实际影响有正确的认知。

韩国爆发史上罕有流感疫苗致死百人,台湾地区致死七人,新加坡马来西亚暂停接种,韩国政府为何仍强推全民接种?

流感疫苗接种正在韩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截止11月11日,韩国公共卫生机构通告,目前在接种季节性流感病毒疫苗之后,韩国的死亡人数已达到了近100人。这些死亡大多数涉及70和80多岁的人,但首次致死事件涉及的则是一名17岁的青少年。

这起大规模的流感疫苗致死事件,在韩国国内引发了大面积的恐慌与对该疫苗安全性的担忧。甚至有人造谣认为,这些“疫苗失效”、“质量不过关”等。有媒体甚至称其为近十年来最大的流感疫苗致死事件。

据韩联社报道,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1,960万韩国人免费接种了疫苗。有卫生专家警告,死亡事件可能在接下来还会发生,并且数字可能更为惊人。

韩国的疫苗致死风波迅速波及东南亚地区。根据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数据,截至10月30号,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的案例达205例,创下有通报以来的纪录。而其中接种疫苗后死亡的案例累计已达七人。

韩国与中国台湾地区相继由流感疫苗引发的重大死亡事件,迅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警觉。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预防起见,立即暂停了涉事的两种疫苗。

风暴中心的韩国遭遇了巨大的压力,迅速成立了调查组,并对所有的死亡人员进行了尸检。他们发布的调查报告认为,其中87人的死亡都与注射疫苗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目前的健康状况”都可能导致死亡。

值得注意的是,据KDCA,到目前为止,在报告的总死亡人数中,死亡原因与过敏性休克没有关联,过敏性休克是可以在免疫后发生的严重过敏反应。

面对巨大压力,文在寅总统敦促韩国人信任卫生当局,呼吁广泛接种疫苗以避免流感和Covid-19的“双大流行”。同时,韩国政府不但没有暂停接种流感疫苗的计划,政府官员还带头高调接种疫苗。韩国希望今年的弱势人群如老年人必须接种流感疫苗。据韩联社报道,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1,960万韩国人免费接种了疫苗。韩国人口目前约有近5200多万人。这意味着,至少有将近2500万人,会得到国家的免费流感疫苗。

而台湾地区,也在研判形势后得出与韩国相同的结论,决定继续推广疫苗接种。

| 10月19日,一名男子在首尔韩国健康促进协会的一幢大楼内感染了流感,当时韩国各地的医疗机构都开始为70岁以上的老年人提供免费疫苗接种计划

韩国为何要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坚持全民接种流感疫苗?死亡近百人,为何仍没有引起韩国政府警惕?

为什么那么多的死亡病例并没有引起韩国政府警惕呢?韩国政府为何会把接种流感疫苗当成防止新冠发生的重大防火墙呢?

其实了解一下韩国流感疫苗接种的规模,就会恍然大悟。

每年的秋冬季节是流感季,韩国今年流感疫苗的接种从9月8日开始。到目前为止,韩国已经有1700万韩国人接种了疫苗,达到韩国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不仅如此,韩国的流感疫苗接种计划主要是为了保护老年人的,所以接种者实际上主要是老年人。根据报道,在目前的流感疫苗接种者中,有400万都是70岁以上,占韩国该年龄段人口的70%!

像其他的所有国家一样,韩国人每年都会有一定比例的人自然死亡。有数据表明,70岁以上的韩国人,每年的自然死亡有20万。折算一下,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是随机选择的,那仅仅是这些70岁以上的疫苗接种者,每一周之内的自然死亡人数就应该达到2500人。

去年有1500多名老年人在接种流感疫苗后7天内死亡,但这些死亡与疫苗接种无关。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每年记录约3,000例与流感相关的死亡。

所以,韩国人接种流感疫苗后发生的死亡事件,其实绝大多数都属于自然死亡。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数基数比较大,自然死亡数也就会比较高。接种疫苗和死亡在时间上有先后关系,并不表示两者之间就有必然的联系。比如某一国的人在死亡前都吃过米饭,并不表示吃米饭会导致死亡。

还可以从历史数据的角度来看一下这个问题。2019年,韩国数据表明,在65岁以上的流感疫苗接种者中,在一周内出现自然死亡的比例是0.023%。以1300万人为基数,也应该有3000人左右。

所以,如果只是看死亡的绝对数字,近100人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真正与流感疫苗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是格林-巴利综合征,出现的概率是百万分之1~2。

引发死亡的是哪几款流感疫苗?新加坡暂停接种的是哪两款?中国是否有售?

韩国的疫苗死亡事件所引发的震动,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引发恐慌。

据报道,至少有7家公司的疫苗产品在韩国进行接种,包括法国的赛诺菲(Sanofi)和6家国内公司-SK Bioscience,Shinsung Pharm,韩国疫苗,GC Pharma,Boryung Biopharma和LG Chem。赛诺菲在韩国疫苗死亡事件发生后,至今没有进行公开的回应。

10月25日,新加坡、马来西亚先后宣布在没有查明死亡原因前,暂停两种流感疫苗– SKYCellflu Quadrivalent和VaxigripTetra,在国内进行接种。

新加坡卫生部还发布两份报告,称涉及在接受SkyCellflu四价疫苗接种后出现喉咙不适,恶心或皮疹症状的患者。自2019年以来接受过VaxigripTetra疫苗的几名患者,还报告了注射部位周围出现皮疹等反应。到目前为止,HSA已收到7例出现副作用的患者的报告。 但在日前,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分别在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后,宣布重新恢复使用这两款疫苗在国内的接种。他们的理由是韩国的调查表明,流感疫苗接种后发生的死亡,与疫苗本身无关。

| 11月3日,马来西亚卫生总监Tan Sri Noor Hisham Abdullah宣布,恢复使用之前停用的两种流感疫苗产品Vaxigrip Tetra和SKYCellflu Quadrivalent。

流感+新冠双感染病情会更严重,韩国疫苗死亡事件后,国内到底该不该继续打流感疫苗?

每年有5%-10%的成年人会遭遇流感,在儿童中,比例更高,可达20%左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估计,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流感季节性流行可导致65万例死亡。

流感的致死率不算太高,但是因为感染人数的基数比较大,所以有接种疫苗预防的必要。今年由于流感和新冠同时在冬季流行,很有可能导致双感染,这也是各国的公共卫生部门目前特别建议接种流感疫苗的原因。但是,有迹象表明,由于之前的抗疫措施,有可能今年的流感不会那么严重。在南半球的新西兰,目前已经结束了流感季节。根据新西兰广播电台(RNZ)的报道,今年的流感比往年减少了99.8%。

但是,在10月31日“中美健康峰会”主办的《全球抗疫系列讲座》上,上海健康医学院教授许洋表明了这样一个观点:流感和新冠的共感染会导致严重的症状,病死率大大高于新冠病毒单独感染。

目前的一些研究数据,也支持这个观点。

一份广州第八人民医院的数据表明,与H1N1流感病毒相比,虽然新冠病毒感染者更有可能入住重症监护病房(ICU),但差别并不明显。可是,如果出现H1N1和新冠的共感染,则进入ICU的比例明显增加,是H1N1单独感染的3.78倍 (1)。

在伊朗,有一份对105个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的患者调查,发现有22.3%的病例存在流感病毒的共感染,其中三分之二为男性 (2)。

在沙特阿拉伯进行的研究,同样发现病毒共感染可能是患者从轻症转为重症的重要原因,不但在ICU新冠患者中更常见,在三分之二的病亡危重症患者中,也都发现了共感染。在所有的共感染中,H1N1是唯一与死亡有相关性的。当然,也不是说只要有H1N1共感染,新冠患者就会死亡,因为在非ICU患者中,也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出现了H1N1共感染,但是都没有出现死亡。但是,从研究的数据看,如果新冠患者有H1N1共感染,又因病情进入了ICU病房,那情况就会非常危险。在沙特的这个研究中,6个ICU患者有H1N1共感染,其中5人最后都去世了 (3)。

所以,为了防止发生流感病毒和新冠共感染的情况,最好还是提前接种流感疫苗。

“接种流感疫苗的人,新冠感染率只有1.33%,”流感疫苗有助于抵抗新冠吗?

流感疫苗,激活的是针对流感病毒的特异性免疫反应,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对“先天免疫力”有所激活。这个“先天免疫力”,就是广谱性的免疫力。由于“先天免疫力”有差别,不同的人对病毒感染就可能会有不同的反应。就像从来没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有的感染后啥事没有,只是无症状感染者,但有的却会出现严重的病症,甚至死亡。

但是,现在有这样一种可能性:流感疫苗不但能激活对流感病毒的特异性免疫反应,也能促进“先天免疫力”,从而增强人体对新冠病毒的抵抗力。

荷兰拉德布德大学医学中心的传染病免疫学家,对该医院员工的数据进行过分析,发现去年流感季节未接种流感疫苗的员工,今年感染新冠的比例为2.23%,而接种流感疫苗的员工,新冠感染率却只有1.33%。所以,与没有接种流感疫苗的人相比,接种流感疫苗的人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降低了39% (4)。

| 10月底,巴西一名医生在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后死亡。这也是目前首例新冠疫苗试验中的死亡事件。这增加了人们对于未来大面积接种新冠疫苗安全的担忧。

在意大利,也有一份对5月之前的疫情研究,比较不同地区流感疫苗的接种率和新冠的死亡率,结果发现在65岁以上的人群中,如果接种流感疫苗的比例较高,则新冠感染死亡的比例就降低:在接种率为40%的地区,新冠死亡率约为15%;而在接种率为66%的地区,新冠死亡率下降到了7% ~8% (3)。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这些研究,只是回顾性的研究,只能表明“接种流感疫苗”与“减少新冠感染/死亡”之间有相关性,并不能确定这两者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比如说,也许打流感疫苗的人,正好都是比较重视卫生、注意防护的人群,而这些行为才可能是减少新冠感染的真正原因。

到底流感疫苗是否能减少新冠的感染、死亡?要获得明确的答案,需要严格的临床试验来验证。在没有临床试验数据之前,上述的研究仅仅表明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当然,要真正预防新冠,还是需要新冠疫苗,特异性的免疫反应肯定比非特异的更有效。在没有新冠疫苗之前,如果本来就要打流感疫苗,现在发现这疫苗还多了一个预防新冠的可能性,那也是蛮不错的。

中国流感疫苗接种比例太低,我们实际接种人数竟然少于韩国?

中国医护人员应强制接种流感疫苗

韩国报道的疫苗接种后死亡事件,其实给中国敲响了警钟。

大家其实不应该惊讶于接种流感疫苗后韩国的死亡绝对数,而是应该惊讶于韩国的流感疫苗接种规模。这一点,可以说韩国做得非常好,应该是各国的榜样。韩国这次的事件,其实给中国敲响了警钟。

中国流感疫苗接种比例太低!

有数据表明,中国流感疫苗接种率不足2% (5)。中国人口是韩国的27倍,接种流感疫苗的总人数却只与韩国大致相当。不仅如此,对中国医务人员调查发现,流感疫苗接种率也非常低,只有5.4% ~ 15%,远远低于其他国家46.7%的平均接种率(6)。在欧美国等强制要求医务人员接种疫苗的国家,医务人员接种率甚至高达78% ~86%。

不接种流感疫苗的医务人员,每年流感发病率为18.7%,是一般健康成人的3.4倍,而且因为带病坚持工作,会增加医院院内和社区传播流感的风险。首先在医务工作人员中普及流感疫苗,是减少流感的最有效手段。

所以,中国要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健康大国,如果从流感疫苗这件事来看,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面积接种流感疫苗后,会出现类似的死亡事件吗?

我们要学会理性应对疫苗的副作用

凡疫苗,必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XX万人接种,无一不良反应”,国家应对类似宣传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与韩国的流感疫苗计划不同,中国的流感疫苗并不是主要针对老年人,所以接种者相对出现的自然死亡数会低很多。中国也不会突然增加全国性的流感疫苗计划,大幅提高老年人的接种比例。所以,大家一时半会不太会在中国看到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大量自然死亡的现象。

但是,面对着全球难以控制的新冠疫情,如果新冠疫苗获得正式批准的话,中国肯定会大面积地推广新冠疫苗。要获得比较好的群体免疫效果,接种率需要达到70% ~80%。那么多人同时接种一种疫苗,在接种后肯定会有不少人出现自然死亡。

根据2019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2018年的自然死亡率为千分之7.13,这就意味着全国每天会有2.7万自然死亡事件。如果四分之一的人口接种疫苗,那在一星期之内会发生的自然死亡事件为4.7万。即便这些事件跟接种疫苗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吃瓜群众根本不了解自然死亡和因为严重不良反应出现的死亡,恐慌是否会经过互联网发酵呢?甚至会引起混乱呢?

韩国出现的“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事件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即便没有证据表明流感疫苗与死亡有直接关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分别在25日和28日停用了两款相关的流感疫苗。但是,随后又分别在11月2日和 3日恢复了接种。

相比之下,韩国的公共卫生部门表现的非常专业,不但及时对死亡事件做出透明的解读,也抗住了压力,继续执行疫苗接种计划。为了让民众对疫苗放心,韩国总理丁世均还前往世宗市保健所接种流感疫苗。

韩国的流感疫苗事件,应该给中国的公共卫生部门敲响一个警钟。首先,不能再为了迎合吃瓜群众的口味,让媒体上充斥着所谓的“XX万人接种,无一不良反应”这样不切实际的宣传,必须要让民众对不良反应有正确的认识

其次,也必须对接种疫苗者可能出现的自然死亡有所准备,让民众对此有正确的了解。在出现死亡事件之后,有及时的排查机制,判断到底是自然死亡还是与注射疫苗后产生的严重不良反应有关,同时也要有畅通的公共信息渠道。

参考文献:

1. Zheng J, Huang S, Chen F, Wu K, Li F, Lu J, Liu H, Zhou R, Huang Z, Meng B. Clinical features, severity and outcome of adult inpatients with single and dual infections with influenza A (H1N1) and SARS-CoV-2: a retrospective study in China. Authorea Preprints. 2020.

2. Hashemi SA, Safamanesh S, Ghasemzadeh-moghaddam H, Ghafouri M, Azimian A. High prevalence of SARS-CoV-2 and influenza A virus (H1N1) coinfection in dead patients in Northeastern Iran.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2020;n/a(n/a). doi: 10.1002/jmv.26364.

3. Marín-Hernández D, Schwartz RE, Nixon DF. Epidemiological evidence for association between higher influenza vaccine uptake in the elderly and lower COVID-19 deaths in Italy.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2020;n/a(n/a). doi: 10.1002/jmv.26120.

4. Debisarun PA, Struycken P, Domínguez-Andrés J, Moorlag SJCFM, Taks E, Gössling KL, Ostermann PN, Müller L, Schaal H, Oever Jt, van Crevel R, Netea MG. The effect of influenza vaccination on trained immunity: impact on COVID-19. medRxiv. 2020:2020.10.14.20212498. doi: 10.1101/2020.10.14.20212498.

5. Yang J, Atkins KE, Feng L, Pang M, Zheng Y, Liu X, Cowling BJ, Yu H. Seasonal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China: Landscape of diverse regional reimbursement policy, and budget impact analysis. Vaccine. 2016;34(47):5724-35. doi: https://doi.org/10.1016/j.vaccine.2016.10.013.

6. 宋小磊, 张丽杰, 申涛, 罗会明. 医务人员接种流感疫苗及影响因素综述.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6;22(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