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命案原始卷宗疑丢失:开棺验尸无法确定死者身份
资讯

27年前命案原始卷宗疑丢失:开棺验尸无法确定死者身份

2020年10月28日 07:30:00
来源:海报新闻

今年2月,涉嫌杀害一人、砍伤一人的吴某长,在潜逃27年后被广东省雷州警方抓获。被抓时,吴某长已经改名换姓,在距离雷州不到100公里的临县结婚生子。10月27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从被害人吴某芳的弟弟吴华(化名)处获悉,他日前拿到雷州市公安局出具的3份鉴定意见通知书,被告知无法进行DNA鉴定,吴某长有可能逃脱法律的惩罚。因此,他于27日上午向公安部递交了对被害人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

“从6月28日开棺验尸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吴华告诉记者,开棺当天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凶手都被抓到已经8个多月了,案件仍然没有进展。因为没法确认DNA,有可能凶手会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吴华告诉记者,6月28日,雷州警方进行了开棺验尸,家属在现场看到吴某芳头骨有明显刀砍的痕迹。“开棺那天,我73岁的母亲晕倒了,27年前的伤害再一次打击了她老人家。”吴华告诉记者,“工作人员将我哥的骸骨移出棺木,进行尸骨检查。因已经过了27年之久,当时下葬的条件有限,很多地方的骨头差不多都腐化掉了,但是头骨上的刀痕还是特别清晰。”

“我母亲现在每天以泪洗面,尤其是对我哥的骸骨到现在还没有下葬这件事。因为公安部门的原因,把当时的卷宗搞丢了,因为什么原因丢失的,我们不知道。但是警方劝说我们开棺验尸固定证据,我们同意了,现在又鉴定不了,这不是折腾我们吗?这给了我们家属再一次打击。”吴华告诉记者,由于当年卷宗丢失,雷州警方为了搜集吴某长的定案证据,在今年6月劝说他们家属开棺验尸。

据雷州市公安局今年9月16日出具的3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警方聘请有关人员对吴某芳的相当于胃的位置提取的泥土进行了定性分析鉴定,未检出鼠药成分;对吴某芳的尸骨进行死因鉴定,鉴定意见是吴某芳不排除锐器砍击全身多处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对吴某芳的牙齿和右胫骨进行了DNA鉴定,但检材中未检出有效STR分型。

鉴定意见通知书

“3月5号,吴某长被雷州市检察院批捕之后,我们就从承办我们案件的警官那里了解到,当时的案卷已经丢失,包括当时吴某长使用的凶器、作案的衣服,还有当时法院、公安、检察院三个部门到现场拍照取证的记录等材料,都没有了。”吴华说,此后,他们曾提出书面申请,要求追回案卷卷宗,追究丢失定案证据的责任。

据雷州市公安局信访专用章的雷公(信访)告字 [2020] 77号处理意见告知书显示,雷州警方答复吴华称,凶手吴某长于2020年2月19日被抓捕归案,吴某某对持刀砍死吴某芳、砍伤吴某尾后化名苏某潜逃到徐闻县一事供认不讳。4月5日,吴某长被执行逮捕,吴某长最终是否被判处死刑由法院判决,原始卷宗中已找到现场遗留刀具沾有的血液、吴某尾的血液血型鉴定书,以及吴某芳的解剖记录,下一步刑侦大队将继续查找其他目击证人,固定相关证据。

处理意见告知书

10月27日,吴华代理律师周兆成律师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证实,当天已递交请求对被害人DNA重新鉴定的申请书,恳请公安部依法介入此案,请求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二所对被害人吴某芳遗骸DNA进行重新鉴定,以确定被害人身份。

“该案的原始卷宗对于下一步法院在认定案件事实时所依据的定案证据至关重要。在公安机关丢失卷宗后,法院只能根据现有证据对案件事实进行证明。如果丢失的是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那么没有该项卷宗将无法认定被告人有罪,公诉机关将会承担举证不能的严重后果。”周兆成律师说,目前被害人吴某芳尸体早已腐化,只剩下一堆白骨;而早前案卷卷宗又意外遗失,目前嫌疑人的供述存在避重就轻,没有如实交代作案过程。加之现在雷州公安机关就被害人吴某芳的遗骸进行鉴定,无法进行DNA鉴定,不能确定死者吴某芳的身份。

“所以尽管犯罪嫌疑人吴某长已经归案,但是现有取得的证据,没有形成闭合的证据锁链。在未来庭审中将会存在极大的风险。因此,我们恳请公安部依法介入,利用其技术优势对被害人吴某芳的遗骸进行DNA鉴定,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该案证据起到 ‘一锤定音’的作用。”周兆成律师告诉记者。

吴华说,吴某长的家人到现在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他们家属从未有一人和我们受害者家属取得联系,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有,甚至还特别强硬,扬言说他们请了很厉害的律师去给他们辩护。”

“我们也不需要他们的同情,现在我们唯一的诉求就是希望司法机关可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吴某长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能够严惩凶手。”吴华说。

文 | 张稳 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