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不忘催票,揭秘特朗普“信心之源”|风向
资讯

感染新冠不忘催票,揭秘特朗普“信心之源”|风向

2020年10月10日 19:26:28
来源:风向

文/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者 胡毓堃

编者按: 10月2日,特朗普感染新冠入院,成为其防疫政策的受害者。其后特朗普一直急于表现自己情况好转,先是4日不负责任地乘车“溜出”医疗中心,不断“刷存在感”。5日早上又连续发布18条推特催票,言语之间透露出对自己“丰功伟绩”的强烈自满。特朗普哪里来的信心?他为什么在采取“荒腔走板”的政策后,还能够获得选民的支持?

我们在美国大选中不持立场,但同样有义务帮助读者了解美国大选的重要方面:其真谛是,特朗普只需要迎合部分美国选民,只要获得50%以上的选举人票就可以成功,就此前的盖洛普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分裂”美国的同时,也充分拿捏了各类政策对票仓的影响。因此,实事求是地复盘特朗普执政留下的印象,将有助于我们理解近日美国大选的另一面——特朗普的“面子工程”有多大吸引力?

疫情防控重创特朗普了吗?

| 在将于10月19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杂志封面上,白宫被描绘成了一个可怕的新冠病毒热点。

自3月26日以来,美国的感染病例冠绝全球,死亡人数更是自4月上旬以来居高不下,而2月7日特朗普的采访录音证明,他已知晓新冠病毒的致命性却隐瞒国人,难怪大选对手拜登和其他民主党政客第一时间发声指责总统,众多国际媒体纷纷预测这可能给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带来致命一击。疫情防控不力,或许是特朗普的现任执政包袱。

然而,从社会对其执政满意度来看,疫情似乎尚未对特朗普构成致命重创:据盖洛普9月16日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执政满意度为42%,自2020年初至今的满意度基本介于在40%-50%之间,目前已从最低谷回升。

就连任之年的同期民调而言,明显逊于奥巴马(49%)、小布什(52%)、克林顿(60%)和里根(57%),略高于连任失败的老布什(39%)和卡特(37%)。值得注意的是,在共和党支持者对特朗普的满意度稳中有升、高达92%,表明特朗普的执政依然得以稳守基本盘。

|2020年1-9月特朗普执政满意度,来源:Gallup

|六位美国前总统在连任之年的同期执政满意度与各自选前最后一次民调满意度对比,来源:Gallup

此外,据拉斯穆森报道同一天发布的“白宫调查”最新选民支持率显示,特朗普以1%的微弱优势首次反超拜登(47%比46%)。由此可见,至少在一部分美国选民眼中,特朗普过去三年半的执政也非一无是处。

靓丽经济数据及背后的隐忧

在 盖洛普同一份民调报告中,当前特朗普的经济工作满意度达到48%,高于不满意度(44%),而在疫情之前满意度更是高达63%。 在“美国优先”的响亮口号下,特朗普政府以增加联邦财政赤字为代价,通过减税和扩大支出维系了奥巴马卸任时的经济增长态势,就业人数、工资、家庭财政收入保持增长。

诚然,2020年的疫情令美国连续128个月的经济增长态势戛然而止,据《纽约时报》描述,第二季度美国经济衰退程度已两倍于大萧条时期。但这也是全球多数国家的普遍现象,疫情之下其它国家鲜有更好的经济表现。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出的2万亿美元救助计划让3000万民众获得了失业救助。其极具争议的淡化疫情、消极应对政策,客观来讲,也是基于最大限度避免经济衰退的出发点。

( 当然,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2020年财年美国债务总量已经达到经济体的98%,为二战以来最高水平;在10月1日开始的下一个财年中,美国债务总额将超过国内生产总值。为了获得漂亮的股市数据,美国政府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无异于透支美国经济的未来,或将埋下宏观经济严重失衡的祸根,随时都有可能跌入深不见底的财政悬崖。——编者注 )

至于特朗普长期鼓吹的“制造业回流”政策,则是短期内在税收改革政策促进下达到了一定效果,尤其是2018年新增就业人数26.4万人达到21世纪最佳水平。

|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时期(2009年-2019年)美国GDP增长情况,来源:世界银行

但其实美国的社会状况自2015年以来其实一直呈现向好态势,失业人数不断减少,消费支出相应地连年攀升。根据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介绍,与此同时美国劳动参与率的下降,这意味着美国永久性失业人数正在增加。——编者注

但全球化时代美国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低位占比的现状并未实质改变,随之而来的贸易战和疫情更是加剧了制造业新增失业人口,令特朗普的承诺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

|2010年-2020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变化,来源: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

当然,基于选民关注当下自身利益的心态,特朗普曾在短期内带给制造业工人就业机会的“成功案例”的确更加让普通人有感,毕竟相比于为十年后的美好图景“画大饼”,或者抽象描述宏观国民经济的增量(特朗普执政前三年的GDP增量和奥巴马第二任期同比相差无几),大家更关注今天自己的饭碗能否拿得稳。

种族政策的意外后果

除了疫情之外,“种族歧视及打压移民”也是令特朗普备受争议的话题,尤其是大选年非裔美国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和雅各布·布莱克事件引发的全国性“黑命攸关”抗议运动达到顶峰。

相比于拜登和民主党其他政治人物对抗议运动的声援和族群平等的再次呼吁,特朗普从一开始便宣称抗议者为制造动乱的“暴徒”,扬言坚决镇压;9月17日在白宫“美国历史会议”上更是指责“数十年的左翼思想灌输”,宣布成立“1776委员会”、推广爱国主义教育。

从上任之初的“禁穆令”、美墨边境修墙,到废除DACA(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压缩移民签证和难民数量、扬言取消出生地公民权,特朗普执政以来的言行举止无不与歧视少数族裔、打压外族移民的“白人至上主义”挂钩,显然违反了主导话语权的“政治正确”。

然而美国至今仍以白人为多数族群,其中WASP(白人盎格鲁-萨克逊新教徒)群体更是从传统上至今仍构成美国主流文化、习俗和道德行为标准,尤其在美国南方。相比于在媒体发声的少数精英和走上街头抗议的相对少数群体(多为非白人),那些希望可以正常上班生活、但面对“政治正确”不好发声的沉默白人才是特朗普真正争取的目标。毕竟非裔从来都是民主党的票仓,而特朗普想要的是半数以上而非全部选票。

事实上特朗普的施政并非在所有移民和少数族裔群体中都不受欢迎。2018年特朗普废除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大学录取平权法案,呼吁各大学在录取时不再考虑种族因素,终结了非裔和拉丁裔学生在录取时享有的不公平优势,以及对白人和亚裔学生的“逆向歧视”(据普林斯顿大学相关量化研究显示,该政策下亚裔和白人学生需在SAT入学考试中分别比非裔学生高出450分和310分,方可获得与后者同等的录取机会),赢得了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选民欢迎。由于特定历史和意识形态原因,部分亚裔选民常年支持共和党;加上特朗普在移民和税收方面的政策迎合其既得利益,2016年大选支持共和党的华裔选民数量已经比2012年明显增加。

疯狂退群的特朗普,用“噱头”争取选民

同样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也充满争议与槽点:退群各大国际组织和国际协定、开展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战、触碰地区敏感议题(如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搬迁美国大使馆于此)、减少对北约盟国的义务(如减少德国驻军、削减美国承担的北约军费)、炒作意识形态对立、面对全球性问题极力“甩锅”……

盖洛普民调也显示三年半以来民众对特朗普处理外交事务的满意度也低于其整体满意度水平(目前为41%)。

然而,同样据盖洛普显示,在一些重要区域外交事务上,特朗普似乎得到了选民更高的认可度,包括对外贸易(50%)、巴以冲突(46%)、伊朗问题(48%)、朝鲜事务(51%)、反恐事务(52%),全面高于奥巴马同期的满意度。

与之相呼应,特朗普的某些外交活动要么是史无前例的突破、要么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但的确足以令美国乃至全世界瞩目,在短期内令选民十分“有感”

| 特朗普与奥巴马任期内处理相关国际问题的最新满意度对比,来源:Gallup

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率先迁往耶路撒冷,促成以色列与巴林、阿联酋签署和平协议并建交,足以令在美国政商和传媒界颇具影响力的犹太裔选民满意(该群体过去多支持民主党);

两次“特金会”成就第一位与朝鲜最高领导人会面、踏上朝鲜国土的在任美国总统,此后在朝核问题上的强硬姿态也迎合了多数民众的反朝心态;

| 两次特金会。来源:BBC

两次历史性的多哈谈判,分别标志着特朗普时代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历史性协议,在撤军问题迈出实质性步伐,以及历史性的阿富汗内部谈判;

|美国与塔利班多哈和平协议。图源:Getty Image

击毙伊斯兰国头号恐怖分子阿布·巴格达迪,攻克伊斯兰国最后的军事据点;

退出伊核协议,刺杀伊朗革命卫队将领、哈梅内伊的左膀右臂苏莱曼尼,加大制裁伊朗,但没有招致伊朗实质性报复。

|促成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两大阿拉伯国家缔约建立外交关系 图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加之一系列“退群”行动,特朗普“清晰地”向美国选民定义了他在外交事务中如何贯彻“美国优先”:不管国际观感或者声誉如何,美国绝不让其它国家占自己的便宜,绝不当“冤大头”,他所谓的逻辑是——对手占了便宜也不会变成美国的真朋友,而不当冤大头也不会失去铁杆盟友。

在此逻辑下,“退群”意味着不用再交全球最大头的会费(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界卫生组织),而重新强硬对待朝鲜、古巴、伊朗等“传统敌对国家”则是“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20年1-3月世界卫生组织八大捐赠国排行榜,来源:Statista

一般来讲,作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约占全美人口52%)的选民,希望维系收入稳定的工作、殷实的财产和安定的生活不会遭到抢夺和破坏,希望作为主流群体一份子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不会遭到外力改变,希望自己作为大国公民的自豪感和“荣光”得以延续,很可能并不认为特朗普的执政“疯狂”。

编后记:

从疫情应对、经济政策、种族政策以及外交政策的客观盘点,可以看出,特朗普真正把“政治真人秀”发挥到极致,以很多表面上光鲜亮丽的数据,稳定自己基本盘选民,这也成为特朗普在种种失误之后,“苟延残喘”的最大本钱。但正如自己感染新冠一样,特朗普最终被这些政策反噬,也有极大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