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前苏联地区频频出事,都是这个原则惹的祸!
资讯

唐驳虎:前苏联地区频频出事,都是这个原则惹的祸!

2020年10月09日 18:43:47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 吉尔吉斯斯坦国土面积20万平方公里,是一个高山之国。因为地理位置和环境的原因,吉尔吉斯斯坦难以富裕。在亚洲和全世界的人均GDP排名中,都是垫底的。

2、就地理条件和生产方式来说,吉尔吉斯斯坦也长期存在着“北方”与“南方”之间的纷争。 每当以奥什为中心的南方地区,因不满北方地区的统治而产生动荡时,南方的乌兹别克人就会生发出加入乌兹别克的想法。

3、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政权一直由南北轮桩掌控。2017年10月,前总理索隆拜·热恩别科夫当选总统。他上任后,与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发生激烈的军事冲突,后阿坦巴耶夫缴械投降并被定罪关押。

4、今年10月4日的议会选举之后,阿坦巴耶夫的儿子塞伊特贝克·阿坦巴耶夫举行抗议,成功攻占“白宫”并释放了阿坦巴耶夫。目前反对派控制了吉尔吉斯首都中心地带。随后政府发布公告称将在两周内确定议会重新选举的日期。

5、吉尔吉斯斯坦政治传统完全仍停留在部族分野时代,家族、裙带和利益集团在吉内政中扮演重要角色。基于族群心理、地缘结构,而引发的结构性矛盾,应该都很难解决。

| 10月8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宣布,他准备在执行权力机构的合法领导人获得批准且该国走上法制之路后辞去国家元首职务。

10月8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下落不明” 政府决定关闭边境》这则新闻出乎意料地登上了中国新闻热榜的头条。这也是这个国家很少几次被中国人关注到的时刻。

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和7个海上邻国。而在这21个国家中,吉尔吉斯斯坦,这个有着拗口名字的国度,无疑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

能指出它位于与新疆接壤的中亚,就已经算是地理达人了。

至于这么一个国家内部是什么样,有什么样的矛盾与纷争,想必绝大多数一有国际政治热点就侃侃而谈的自媒体,张口结舌也说不出两个字。强行顺口胡诌,必然都是胡说八道。

吉尔吉斯的又一次总统大战,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再一次纳卡冲突,也是中国人认知极其陌生的中亚-高加索历史地理,乃至俄罗斯周边国家存在的根本性结构问题的一次时机。

地理与山地环境

首先分辨一下中亚的五个斯坦:

哈萨克斯坦 面积最大,是世界最大的内陆国;位置最北,北方与俄罗斯西伯利亚接壤,东边与中国新疆的大伊犁州(副省级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辖塔城、阿勒泰2个地区,并直辖11个县级单位)接壤。

哈萨克斯坦故都是东南的阿拉木图,新都是中北部的阿斯塔纳。

哈东南方向就是吉尔吉斯斯坦,隔着高山与新疆的阿克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接壤,中国的柯尔克孜族就是吉尔吉斯的另一种译音。

吉尔吉斯斯坦再往南就是塔吉克斯坦,是名副其实的高山之国,首都杜尚别。与新疆的克州、塔什库尔干塔吉克县接壤。

| 乌兹、吉尔、塔吉三国互相咬合纠缠在一起的国土,是费尔干纳盆地划分的奇特结果。

哈萨克族、柯尔克孜(吉尔吉斯)族、塔吉克族还有乌孜别克(乌兹别克)族都是跨境民族,生活在新疆的这几个民族中国籍公民也是56个民族的一部分。

吉、塔西边,是中亚人口第一大国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

乌兹别克斯坦 占据了中亚传统农耕区中的最好的几个:

占有了费尔干纳最富饶的盆地核心区域,周围山区归吉塔国,占有了河中地区的撒马尔罕和布哈拉绿洲,占有了花剌子模的绿洲希瓦。

| 中亚几大农业区及首都划分,红为乌兹,黄为塔吉,紫为吉尔,蓝为哈萨,青为土库。

因此,乌兹的人口数量和人口密度远超其他4个斯坦,位于中亚第一。

乌兹西南方,是神秘封闭的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接近伊朗边境。乌兹、土库,都不与中国接壤。

中亚西边是里海,哈萨、土库濒海;南边是伊朗、阿富汗,土库与伊朗接壤,土库、乌兹、塔吉与阿富汗接壤。

国土面积20万平方公里的吉尔吉斯斯坦也是一个高山之国。整个国境都处于天山山脉西段阿拉套山和帕米尔-阿赖山系之中。

全境海拔大都在500米之上,而1/3的地区在海拔3000~4000米之间。

而吉尔吉斯斯坦最著名的地理标志,是被雪山环绕的伊塞克湖,湛蓝的像“上帝遗落的明珠”。

| 贫瘠深处的蔚蓝“大海”- 伊塞克湖

伊塞克湖 面积6300平方公里,远大于中国最大的湖泊-青海湖。 大致是鄱阳湖+太湖的面积总和。

湖的北岸是连绵的雪山和楚河平原。这里因为水草丰美,较为平缓,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

而玄奘西行前往天竺,也经过了伊塞克湖,不过他走的是荒凉的南岸,把这个湖叫做“大清池”。

除了玄奘,这里还走过张骞、李白还有高仙芝。可以说,伊塞克湖见证了中国和西方的两千年交往历史。

托克马克就是曾经的碎叶城,曾经是唐朝鼎盛时期的安西四镇之一。大诗人李白的出生地便在此地。六岁之后的李白才跟随家人回到了大唐。

现在名叫奥什的城市,在汉代被译为贰师。最早出自《史记·大宛列传》。

而《汉书》里的《张骞李广利列传·李广利》里也记载到:汉武帝想要大宛的良驹,就命李广利率军去抢夺。因为此行的目的地是贰师城,所以李广利被称为“贰师将军”。

| 比什凯克的阿拉太广场,兼具苏联和伊斯兰的影响

比什凯克 倒是自古以来的名字,意思是“搅拌马奶的棒子”。 在苏联时期,被以名人命名为“伏龙芝”。

它同样是因为丝绸之路而兴起,有着曾经的繁华。而现在却是亚洲最贫穷的首都之一,仅仅好于隔壁的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

因为地理位置和环境的原因,吉尔吉斯斯坦确实难以富裕。人均GDP仅在1200美元量级,还不如印度的2000美元。

在亚洲人均GDP排名上,47个国家里,吉国排名是43名,在全世界也是垫底的一批国家。

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土中,适于人口集中居住的区域被天山等几条山脉分隔,形成以楚河谷地为中心的北方地区和以费尔干纳谷地边缘的南方地区:

天山北麓则是北方四州——楚河州、塔拉斯州、纳伦州、伊塞克湖州,区域中心城市是首都比什凯克市(直辖市)。

天山南麓是南方三州——奥什州、巴特肯州和贾拉拉巴德州,区域中心城市为奥什市(直辖市),也被称为“南都”。

地缘与族群纷争

就地理条件和生产方式来说,中亚被“北牧南农”分为两块。同样,吉尔吉斯斯坦也长期存在着“北方”与“南方”之间的纷争。

其中,中亚最大的绿洲——费尔干纳盆地,拥有几千年的农业传统。

不过,现在生存在中亚各绿洲的农业民族,本身都曾带有游牧基因。他们都是从四处游牧到此的欧、亚部落,不断的与原住民融合而形成的。

尽管农耕文明比游牧文化更为先进,但这并不影响游牧民族为自己拥有更大的生存空间、更贴近自然的生存状态而感到自豪。

由于生活习性和文化不同,在游牧民族眼里,农耕民族狡诈、唯利是图,而农耕民族则认为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民族好斗、懒惰。这是世界历史的常态。

几乎每一个曾在类似费尔干纳盆地这样的绿洲附近游牧的部落,都会为自己的游牧文化感到骄傲,并鄙视那些定居农耕者。

| 帕米尔的胡秃鹫是吉国的精神象征

在突厥语中,这类定居农耕者通常被称为“撒尔塔人”(sart,也译为萨尔特人)。

问题是,每一个曾经鄙视过定居农耕者的游牧部落,一旦自己入主这些绿洲,也都会受客观环境影响定居下来。

一个民族必须适应一片土地的生产方式,才能够真正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否则即使在军事上取得一时的胜利,最终也不过是历史的过客。

这一规律在东亚农耕核心区的历史中,也已经无数次的得到验证。

| 中亚的核心精华地带——费尔干纳盆地,汇聚了乌兹、吉尔、塔吉三国的精华

费尔干纳盆地的农业已经开发了二千多年,每一个时代都有新的游牧基因加入。

然后,这些定居下来的农耕者、前游牧部落,也同样会被其他仍坚持游牧的部落所鄙视,并称之为“撒尔塔人”。

在历史上,曾经有非常多的民族,被游牧者叫过“撒尔塔人”。所以撒尔塔之名,与其说是民族之名,倒不如说是指定居者。

| 奥什城的苏莱曼清真寺

像现在费尔干纳盆地最主要的主人——乌兹别克族,原来也是游牧民族,源于14世纪时蒙古四大汗国之一的金帐(钦察)汗国的乌孜别克汗。

15世纪金帐汗国瓦解后。部分乌孜别克游牧部落南下,进入了费尔干纳农耕区,占领了布哈拉、撒马尔罕、希瓦、乌尔根奇和塔什干等城市,和当地从事农业的居民相互融合,最终成为占据了中亚大部分农业用地、人口最多的民族。

以这个规律来说,一部分曾在山地游牧的吉尔吉斯人,向西进入费尔干纳盆地边缘,并最终转型,也会与比他们早一步定居于此的农耕民族——乌兹别克人融合。

那么他们也同样会被北方仍在游牧的(前)同胞,称之为撒尔塔人。这就是费尔干纳盆地边缘的吉尔吉斯斯坦南方三州——奥什州、巴特肯州和贾拉拉巴德州。

这里包括更正统的乌兹别克人,也包括正在逐渐乌兹别克化的吉尔吉斯人。

可以大致统称为吉尔吉斯斯坦的乌兹别克人,或者南方人。

民族与国界划分

其实古典时期的中亚各部,民族界限还是很模糊的,以血源、语言为纽带的部族标签,通常会更容易成为身份的证明。

行政区划也是如此。在帝俄时期,中亚分别统属于“突厥斯坦总督区”(主要是今天的乌兹、土库、吉尔、塔吉)和“草原总督区”(主要是今天的哈萨东部),并没有今天五个斯坦这样细致的划分。

但自从苏联实施民族甄别,将中亚地区划分为哈、吉、乌、塔、土五族之后,中亚各部之间原本并不太明确的民族、地区界限,开始变得清晰。

然而在身份证明上,为每一个人划定民族身份是一回事,为各民族国家划定行政边界又是一回事。

因为在游牧与农耕文化交织的中亚,尤其是各民族汇聚的费尔干纳盆地,无论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划分民族,本来都不可避免地出现犬牙交错的杂居情况。

| 中亚卫星图,大部分为干旱地区,只有费尔干纳盆地(红框内)、七河绿洲、花剌子模绿洲、南哈草原,以及中国新疆的伊犁河谷等少数地区,降水量较大且平坦,适合农耕,也就成为多民族争夺的目标。

而且鉴于乌兹别克在费尔干纳盆地的强势地位,苏联并没有把整个费尔干纳盆地都划给乌兹别克斯坦。

而是把盆地东部、南部边缘的丘陵地带,奥什这些民族相杂的区域,交给了吉尔吉斯斯坦

盆地西部关口的苦盏,则交给了塔吉克斯坦

| 中亚人口密度图

从种族上看,现在被迫退守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一带的塔吉克人,才是当年那些最早开拓中亚之地的欧洲游牧民族的后裔。

也正基于此,塔吉克人所操持的语言,与伊朗高原上同样保持欧洲基因的波斯人更为接近。

这也使得它们在黄白混种、突厥族系的中亚显得更为独特。

不仅如此,苏联对中亚其他几个绿洲农耕区的划分,还把塔什干绿洲的西部划给了哈萨,把花剌子模绿洲的西部划给了土库,北部给了哈萨。

| 中亚几大农业区及首都划分,红为乌兹,黄为塔吉,紫为吉尔,蓝为哈萨,青为土库。

苏联在划分边界时,专门避免了这几块绿洲同属一国(人口最多的乌兹),以及其中大面积的绿洲完整的归属一个加盟国。

苏联搞中亚民族划分、费尔干纳分界,首要目的是为了消除一些人建立“中亚联邦”“突厥斯坦”等“大突厥”民族国家的幻想。

从平衡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做法也很有道理。毕竟境内山地比例过大的吉尔、塔吉,旱地太多耕地不足的哈萨、土库,都需要一个自己的粮仓和补充人口。

但更本质的原因还是制衡与切割。

这就是1924年中亚工作组塔什干会议确定和实际实施的民族识别、行政边界划分原则——犬牙交错、互相牵制。

| 费尔干纳盆地形成了犬牙交错、互相嵌套的国界与飞地

同样,各斯坦国的边界也没有按“识别”的族群划分,每个国家都有20~30%的隔壁国家民族:

哈萨克斯坦 北部划入了俄罗斯族居多的南西伯利亚,南部划入乌兹别克族居多的南哈农耕区。

乌兹别克斯坦 东南部划入塔吉克族的聚居区苏尔汉河州,而这里与塔吉首都杜尚别同属一条河谷。

费尔干纳盆地的划分如上所述,东、南边缘的奥什等地划归吉尔吉斯斯坦,西部的山口苦盏划归塔吉克斯坦,而这都是乌兹别克人或者乌兹别克化人口占多数的地区。

土库曼斯坦 在得到一大半花刺子模绿洲的同时,也接收了同样比例的乌兹别克人口。

而在地理上,受高山阻碍,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

乌兹 首都在内的大部分地区进入费尔干纳,需要过塔吉的苦盏山口(上图红线);

塔吉 的苦盏和南边的首府杜尚别之间,需要借道乌兹(上图黄线);

吉尔 的奥什和北边的首府比什凯克之间,更是需要借道乌兹、哈萨,绕道上千公里(上图紫线)。

另外,塔吉、乌兹在吉尔还有多块飞地(上图底部中间位置,黑色封闭小圈)。

这么一搞,中亚几国的国土可以说是先天性粉碎性骨折。本国之间的来往,还必须借道他国通过。

同样,现在燃起战火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之间的纳卡地区争端,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多数为亚美尼亚人,然而苏联却将这里划归阿塞拜疆管辖。

对此亚美尼亚一直十分不满,一有机会就要求联盟中央“纠正”。为此亚美尼亚不少领导人在斯大林时期被作为“民族主义分子”惨遭压迫。

可以说,苏联把“犬牙交错”的制衡原则,在中亚、高加索等民族地区玩到了极致。但最终还是未能阻挡各国独立、分崩离析。

而这也为苏联解体后各国之间与内部的稳定,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各国民族、地理、资源的纷争不断,内部也一直都有巨大的矛盾。

苏联时期,为平衡吉尔吉斯南北势力,共和国书记采取了南北轮流坐庄的方式,缓解了双方的矛盾。

而且各加盟共和国并不是具有独立主权的主体,所以族群地区矛盾可以在苏联中央的协调和管理下解决。

但是,当这些国家独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当然,真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俄罗斯还是可以当老大出面调解。这就是“巧妙”的制衡。

| 此图资料较旧,1999年10月奥什州的西部,分析出巴特肯州

吉国人口650万,南、北方各占一半。 吉尔吉斯族是主体民族,占总人口的65%。 排在第二的是乌兹别克族。

但在南方三州,两族所占人口比例非常接近,特别是在奥什,几乎是一半对一半。

| 吉尔吉斯坦的国旗和国境轮廓

另外,在苏联时期,南方继续发展农业。 北方则得到中央援助,因此工业发展较为成熟。 这样就形成了“工业北方”和“农业南方”的格局。

曾经以游牧为主的北方,一步跳到了工业化时代,变得更加世俗化、苏联化,讲俄语,也就继续扩大了与南方的文化差异。

| 吉尔吉斯的国徽是雪山和鹰

也正因在山川相隔、族群分割、文化差异之下,以奥什为中心的南方地区,常常因为不满北方地区的统治而产生动荡。

早在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6月,奥什的乌兹别克族和吉尔吉斯族之间就爆发了残酷的民族杀戮,至少300~500人死亡。2010~2011年的南部抗议骚乱中,又有约400人死亡,10万乌兹别克族逃往乌、吉边境。

而要让吉尔吉斯斯坦放弃这条国境线,也是不可能的。双方接近1:1的人口比例,只会让博弈的局面变得更复杂。

南北轮桩的政治

1991年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政权一直控制在以阿卡耶夫总统为代表的北方势力手中。这让南方势力极为不满。

阿卡耶夫执政时期,由于各级官员贪污腐败现象严重,官僚作风横行,再加上没有及时调整产业结构以及失去了传统出口市场,导致十几年里,吉尔吉斯斯坦经济严重衰退。

1990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均GDP约1220美元,在中亚五国中仅次于哈萨克斯坦。然而到了2004年,人均GDP已降至不足200美元,而同期哈萨克斯坦人均GDP已接近8000美元。

| 北方人阿卡耶夫(左)和南方人巴基耶夫

这种情况下,南方势力于2005年春天赶走了阿卡耶夫。阿卡耶夫回到莫斯科,重新成为莫斯科大学一名给学生上课的教授、俄罗斯科学院院士。

带头造反的南方贾拉拉巴德州的反对派领导人、前总理巴基耶夫同年7月当选新一届总统。

问题是,巴基耶夫出任总统后的几年,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并没有好转。相反,这位总统同样贪污腐败、任人唯亲。

在他的老家,巴基耶夫的住所宛如行宫,里面甚至还建有私人动物园。五年下来,吉尔吉斯人对巴基耶夫逐渐失望。

2010年4月7日,北方几个州率先起事,很快吉军方和俄罗斯政府也都宣布支持反对派,巴基耶夫不得不先逃到奥什,然后出奔白俄罗斯,寻求政治避难。

在贾拉拉巴德,愤怒的居民也把他的行宫付之一炬。2014年,吉尔吉斯斯坦军事法庭缺席判处其无期徒刑。

6月27日,吉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国家政体改为总统-总理-议会制,奥通巴耶娃出任过渡时期总统。

2011年10月30日,吉举行总统大选,过渡时期政府总理阿尔马兹别克·阿塔姆巴耶夫(一般也译为阿坦巴耶夫)在首轮投票中以62.52%的得票率当选总统,任期六年。

阿坦巴耶夫来自北方楚河州,被认为是北方势力“复归”的代表。也一度引发了南方的不满、抗议和骚乱。

| 热恩别科夫(左)与阿坦巴耶夫在权力交接仪式上

2017年10月15日,吉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11位候选人参选,全国登记选民300万,约169万参加投票。

前总理索隆拜·热恩别科夫在首轮投票中以54.77%的得票率获胜,当选新一届总统,任期六年。

| 热恩别科夫(左)与阿坦巴耶夫在权力交接仪式上

热恩别科夫虽然是南方人,但却是阿坦巴耶夫精心安排的接班人。 似乎吉尔吉斯斯坦也完成了第一次非暴力的最高权力平稳交接。

然而,南北力量失衡的作用力最终仍然对国家权力结构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一任总统,一次动荡

2017年,热恩别科夫当选总统后,开始对安保部门进行人员调整,以削弱阿坦巴耶夫的影响力,随后更是对其提起腐败指控。

2019年8月7日晚上,热恩别科夫下令抓捕阿坦巴耶夫,遭到后者支持者及卫队暴力拒捕,两位总统之间的激烈军事冲突随即爆发。

阿坦巴耶夫 一方在住所别墅附近依赖地形,一度火力占优,迫使前来抓捕阿坦巴耶夫的吉尔吉斯斯坦特种部队撤退。

阿坦巴耶夫还在社交网络上公布了自己手持机关枪参与战斗的照片。

| 阿坦巴耶夫和时任内务部副部长阿萨诺夫谈判

8月8日,与特种部队僵持对峙了近二十小时后,阿坦巴耶夫意识到自己毫无胜算,在亲信、内务部副部长阿萨诺夫的劝降下,走出郊区别墅,缴械投降。

他随即被以包括腐败、非法占用土地、意图夺取国家政权和谋杀等多重罪名定罪并收押至国家安全委员会监狱。

2020年6月,他被法庭以第一项罪名——腐败和非法释放犯罪分子——判处有期徒刑11年零2个月,这次本可能引起动荡的庭审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下平静落幕。

但在10月4日(周日)的议会选举之后,形势再一次急剧改变。这次抗议的领导人之一,正是前总统阿坦巴耶夫的儿子塞伊特贝克·阿坦巴耶夫

由于议会选举结果激起多个党派普遍不满,10月5日晚上,集结在首都比什凯克中心的抗议者在冲破安全部队的阻挡后,开始冲击国会和总统府所在地、吉尔吉斯斯坦“白宫”,并成功攻进了楼内。

抗议人群抵达白宫前不久,多辆汽车从总统办公室所在的大楼开出,往比什凯克郊区驶去。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及时离开了现场。

在攻占白宫后,10月6日凌晨,人多势众的示威者乘卡车撞倒大门,闯入吉尔吉斯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在地。

他们释放了被关押在国安会拘留所内的阿坦巴耶夫和他在任时的总理伊萨科夫,阿坦巴耶夫的儿子与之热情拥抱,并将其引入到示威人群之中。

目前,比什凯克街头的动荡已逐渐平息,反对派控制了吉尔吉斯首都中心地带。

10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发布声明宣布本次议会选举的结果无效。

在声明发布前半小时,比什凯克市长宣布辞职。而此后几十分钟,抗议者又从监狱里“救”出了身陷囹圄的前市长。

此前曾担任内务部副部长的阿萨诺夫(2019年,阿坦巴耶夫被捕后,劝降有功的亲信阿萨诺夫也被撤职)坐到了内务部部长的位置上,他被联合反对派任命为“比什凯克卫戍司令”。

在抗议者走上街头的整个过程里,警方并未展现足够强硬的态度,内务部部长弃办公室而逃,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随车队离开,躲在比什凯克附近的某个地点。

但热恩别科夫仍在通过网络发声,他承认选举中的违规行为,希望与所有政治力量进行对话,呼吁抗议者不要使用暴力。

总统新闻秘书斯塔玛丽耶娃说,总统仍在比什凯克(未透露具体地点)。

| 引发纷争的此次议会选举投票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10月7日,67名议员(吉议会实行一院制,由120名议员组成)举行特别会议,选举了新议长。 还宣布了原总理库巴特别克·博罗诺夫卸任,并推选萨德尔·扎帕罗夫为代总理。

吉尔吉斯政府发布公告,称局势正逐步得到控制。吉中选委将在两周内确定议会重新选举的日期。

仍处于部族时代的国家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地区长期游牧社会传统保留得最充分的民族国家之一,苏联解体后,在土耳其、沙特的传教之下,宗教氛围浓厚,尤其是至今仍盛行“抢婚”习俗。

就在热恩别科夫当政后不久,吉政府出台法令严打“违背妇女意志的暴力婚姻”。据吉司法部门提供的数据,2018年里仍有3942名女青年被抢婚。

但以上还只是报案者的人数,实际受害者远高于此。女青年被抢婚后,受制于男方家庭的胁迫和自己娘家的劝说,基本束手就擒,被迫成婚,遭受性侵害。

在这样的民族心理、社会文化之下,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传统完全仍停留在部族分野时代。家族、裙带和地方集团在吉内政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吉尔吉斯这些基于族群心理、地缘结构,而引发的结构性矛盾 ,应该都很难解决。

这样分裂对峙的国家,无论采用什么样的体制,都不可能避免争斗的命运。

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做一个旁观者,静观其变了。

当然,作为中国邻国,历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都奉行对华友好政策。这一点倒是不会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