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病亡,但还有个很大的遗憾!
资讯

李登辉病亡,但还有个很大的遗憾!

2020年07月30日 20:21:49
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李登辉终于死了,但还有个很大的遗憾!

执笔/李小飞刀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在台北荣总医院咽下了他的最后一口气,得年98岁

许多评论说,这样的死法是便宜他了,他应该亲眼看到两岸统一的一天。

历史毕竟不似武侠小说般快意恩仇,比如秦桧就是善终。

余下的问题是,该怎么给他盖棺定论。

01

多年以后,你会不会记得一只你踩死过小强的名字?

李登辉和他的“台独”,就是东亚地缘政治夹缝中的一只小强。

中国在近代的衰落,是东亚乃至整个亚洲最大的地缘政治悲剧。

过去长期由一个中央王朝主导的天下秩序崩塌,“十五不征”让位于欧洲式的弱肉强食逻辑,令军国主义的日本产生了有可能主导亚洲秩序的幻觉,大批国家和民族痛失独立同时,也鼓动起一些本在地缘政治夹缝中不见阳光的小强,产生出可以借助某个域内(如日本)或者域外(如美国)大国之力到阳光底下爬一爬的愿望。

李登辉就是其中一只。

1923年1月15日,李登辉出生于台北州淡水郡三芝庄,父亲是警察。岛内一度怀疑,他从血统上就是一个日本人。李敖就曾在文章中揶揄,“李金龙(李登辉父亲)矮矮的,李登辉高高的,两个人除了都是一样上男厕之外,其他没有一点相像。”

在淡水公学校高等科、私立淡水中学就学时,李登辉就对日语《古事记》《源氏物语》《平家物语》耳熟能详,他的“国语”(日文)考试能得满分。

1941年,李登辉考上台北高等学校,同学40人中仅有三四个是台湾人,台湾人明显受歧视,但李登辉的感觉不一样,“我并没有曾遭受什么歧视,反而感觉老师比较疼我,我同学中也没有人公开对我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在自由的校风下,我乐于和同学讨论,努力用功读书”。

1943年6月,因为受到战争影响,李登辉从高等学校提前半年毕业,因为衷心佩服日本的农业经济学专家新渡户稻造,他选择进入京都帝国大学农学部农林经济学科学习,这对李登辉是莫大的“恩典”,在准备进入大学的过程中,李登辉详细阅读了新渡户稻造所有的论文与著作,尤其对《武士道》一书佩服得五体投地。

后来在他的《新·台湾的主张》当中,李登辉总结心目当中的“日本精神”,说这是“台湾人在接受日本统治时学到的,也是日本战败后从中国大陆过来的中国人身上看不到的,台湾人引以为傲的精神,日本精神代表勇气、诚实、勤勉、奉公、自我牺牲、责任感、守法以及清洁的精神”。

在京都帝国大学仅仅学习了一年零两个月,因日本本土形势紧张,李登辉进入陆军大阪第四师团当兵,任职帝国陆军少尉,正逢日本战败,因为武士道的影响,李登辉参加日军是高度自觉与自愿的,他说,武士道的真谛就是发现死是什么,为了自己的国家,就算战斗到死也无怨无悔”。

1944年,李登辉的哥哥李登钦战死在马尼拉,后来以岩里武则这个名字进入靖国神社,李登辉曾说,“那时我和哥哥都很年轻,一心怀抱着为国家挺身作战,光荣赴死的理想。

1945年3月,美军B-29轰炸机大队轰炸东京,李登辉所在的日军高射炮部队不断猛烈回击,李登辉说,在日本干部候补兵一片慌乱之际,我这早已习惯防空实战的台湾人显得骁勇善战,小队长阵亡了,李登辉立刻挺身而出,代替他扛起指挥工作,之后李登辉被分发到名古屋部队,那里也是受到美军猛烈轰击的地区,日本投降后,李登辉乘船返回台湾,当他在基隆上岸后,目睹市容一片荒凉的景象,他说,“那是日本战败之后台湾人被迫面对的新的悲哀”。

台湾光复后,国民党采取去日本化政策,李登辉说,长期接受日本式教育,对我的人格养成具有莫大意义。令我感到气愤的是再也不能使用日语,我习惯用日语写作思考,这让我吃尽苦头,忽然被要求讲北京话,也讲不出口,国民党在台湾灌输中国观点的历史文化,企图把台湾人变成中国人。

1971年10月,李登辉加入国民党,1972年,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院长”职务,大力培养“本省人”,李登辉以“政务委员”入阁,成为最年轻的阁员,时年49岁,自此之后的六年之间,他担任农业专长的“政务委员”。

蒋经国开始了对李登辉的考察,他认为可以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让李登辉逐渐摆脱日本“皇民化”的影响,李登辉当时也刻意装作老实可靠,在蒋经国面前椅子只敢坐三分之一,得到了蒋经国的信任。

1978年,蒋经国任命李登辉为“台北市市长”。1981年,李登辉被任命为“台湾省主席”,1984年经选举当选台湾地区副领导人,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去世,李登辉继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职位。

02

李登辉上台之时的台湾是个什么概念呢?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后,台湾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高度发展,社会相对富裕,中产阶级壮大。1989年,台湾GDP增长率超过12%,达到1527亿美元,经济总量已相当于大陆的43%,人均GDP约9000美元,在世界居于前列,是大陆的30多倍。整个岛内有工厂近6万家,当年进出口贸易额为1190亿美元,比大陆多74亿美元。

政治上,上世纪80年代末台湾开始民主化转型,作为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组成部分,写入亨廷顿的研究中。

军事上,1988年,台湾军费为56.05亿美元,GDP占比4.46%,同年大陆军费218亿人民币,GDP占比1.45%。台军在从西方大量购置军事准备的基础上,其自行研制的第三代战机“经国号”也已完成试飞。

李登辉的“祖国”日本则更加强势。1985年,日本GDP总量达1.3万亿美元,同时期英法两国的GDP总量加起来才勉强接近日本。到1990年,日本GDP总量突破3万亿美元,已占美国的近七成。

1987年,日本的人均GDP超过美国,随后二者差距越拉越大。同年年底,日本股票市值占到全球股市总市值的41.7%,一举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1986年到1988年,日本东京地价涨了2.7倍,整个日本的房地产价值是美国房地产价值的5倍,全球股市市值的两倍,东京GDP总量是纽约的3倍,当时有一种说法,卖掉一个东京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

这是高峰,却也是最后的辉煌。

1989年,日本房市、股市、债市泡沫破裂,进入“失去的二十年”。

1995年,台湾经济总量相对大陆达到峰顶的45.11%,随后开始不断下降。1998年在亚洲金融危机打击下,台湾相对于大陆的比重降到27.1%,从此再也没能望见大陆尾灯。

到2019年,中国GDP为14.34万亿美元,日本为5.08万亿美元,大致相当于广东+江苏+浙江+河南。

台湾GDP为6114亿美元,已经被它隔海峡相望的福建甩在了后面。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今天的中国,前所未有地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站在这个高点俯视李登辉,能看到什么?

03

1996年,日本出版了李登辉和日本“外交评论家”加濑英明合著的《今后的亚洲》一书。

在书中的第二章,李登辉说,在日本统治时代,“日本为奠定台湾经济发展的基础做出了巨大贡献,提到为台湾做出贡献的日本人,恐怕现在很多的日本朋友都不清楚”,难怪好朋友加濑也不仅吃惊并深有感慨地称赞说,“我见过世界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却没有人像李‘总统’这样与日本心心相映,李‘总统’的这种姿态不能不令我肃然起敬”,“还看世界,除了台湾,再没有第二个‘国家’的人民对日本持有如此浓厚的感情了”。

李光耀曾说,李登辉在台湾的日本学校受教育,然后到很少台湾人能够进入的京都帝国大学去,因此他是用日本人的眼睛看世界。

在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李登辉先后于2001年4月,2004年9月,2004年6月,2008年9月,2009年9月,2014年9月,2015年7月访问日本,重温他当年作为日本人的“光荣与骄傲”,鼓吹日本人重拾二战时期的武士道精神,探求“台日合并”的可能性。

他吹捧日本要“领导世界”,攻击南京大屠杀问题是中国人在刺激日本赎罪,妄言“台湾抗日不是事实”。

以上所有这些荒诞不经,连日本人自己恐怕也不相信的话语,可笑、可鄙,又有点可怜,不过是蟑螂抱在一块取暖罢了。

近代中国的衰落是东亚地缘政治最大的悲剧,李登辉和他的“台独”是这一震荡激起的灰尘,又随着地缘政治秩序的重塑而尘埃落定。

如果说中国作为亚洲地缘政治中心的位置暂时偏移,给了李登辉们一丝幻觉,中国不变的体量则始终是套在幻觉之上的绳索,而中国的复兴又让绳索不断勒紧。

李登辉对此又何尝不心知肚明,以致于他和他的日本“恩师”不得不拿出把中国分成“十六块”“七块”这样的异想天开,以试图消解中国庞大的地缘政治体量。

历史上的那些大奸大恶之徒,之所以也能被人记住,是因为他们至少给历史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比如,秦桧早死10年,岳飞有没有可能成功直捣黄龙?

而李登辉太“小”了,他连掀起这种可能性的机会都没有。我们的孩子就会记不起来他。

这实在是正常不过的事,正如多年以后,你不会记得一只你踩死过小强的名字。

参考文献:

李跃乾:李登辉的“日本精神”与他的“台湾国”,《统一论坛》

吴陈耿 袁书琪:李登辉祖籍地和宗族渊源关系考证,《两岸关注》

张文生:李登辉分裂主义路线的社会与政治根源,《台湾研究》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