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面前不平等 纽约市非裔西裔和低收入社区感染率高
资讯

病毒面前不平等 纽约市非裔西裔和低收入社区感染率高

2020年04月13日 04:18:56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导语

纽约市长白思豪周日说道,冠状病毒“伤害了世界各地的人”,但“我们看到了影响上的明显差异”,有色人种社区、低收入社区和移民社区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纽约市感染率与教育程度有关

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继续在美国疫情的中心纽约市蔓延,研究人员正在寻找线索,以了解哪些社区受到该疾病的打击最严重,以及这些社区的哪些特征使居民处于危险之中。

据abcnews报道,纽约大学弗曼中心的研究人员对住房、街区和城市政策进行了新的分析,发现与高新冠发病率相关街区因素中,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比例很高,拥挤的公寓比例很高,并且没有大学学位的居民比例很高。

对于必要工作者来说,出来工作就是经济保障和生命安全的一场交易。

呆在家里是公共卫生官员应对新冠大流行的最强有力的方法之一,因为新冠肺炎目前无法靠药物治愈或接种疫苗,致死率和感染率似乎比季节性流感更高。专家说,对某些人来说,执行“居家令”比其他人容易,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确是一种奢侈。

弗曼中心(Furman Center)的教授英格丽·古尔德艾伦(Ingrid Gould Ellen)说:“具有大学学历的工人能够远程工作,因此可以更安全呆在家中。”

除了没有在家工作的可能性外,没有大学学位的居民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可能更依赖公共交通工具,这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暴露在病毒中的风险。

分析结果显示,在新冠病毒感染率最高的纽约社区,平均只有28.7%的居民拥有大学学历,而在感染率最低的社区,则有47.3%的居民具有大学学历。

艾伦说,其中一些没有大学学历的人是一些必要行业的人,例如公共交通系统的从业人员和杂货店工作人员,他们“可能不得不在是否要权衡人身安全与经济生活保障之间做出更加困难的选择。

尽管存在风险,但白宫和其他政府官员仍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继续工作。副总裁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必要工作的员工们说:“您至关重要!您正在为美利坚合众国人民提供出色的服务,作为我们所谓的关键基础架构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您继续表现出来并做好自己的工作。”

必要岗位的工人们冒着健康和安全上班的风险,为许多下订单的白领工人提供了支持,这些白领工人可以安全的呆在家里领着外卖和薪水。

艾伦说:“必要行业工人的问题确实很棘手,但是如果我们要让他们去上班,就需要找出保护他们的方法。

纽约市感染率与种族有关

随着美国疫情的爆发,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因素暴露出来,那就是新冠感染和死亡率方面的种族差异。

研究人员在分析中写道:“ 新冠病毒似乎对不同肤色的社区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与新冠病毒病例低的社区相比,新冠感染率最高的社区中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的比例更高。较白的社区往往新冠病毒病例的感染率较低,这种现象反映了全国远程办公趋势中的种族差异。

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数据,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黑人工人和六分之一的西班牙裔工人能够远程工作。

虽然尚无关于新冠肺炎死亡率的邮政编码数据,这使得无法按地域计算死亡率,但纽约州4月9日发布的初步数据发现,纽约市34%的死亡病例是西班牙裔居民(占人口的22%)和黑人居民(占人口的29%),而白人居民(占人口的32%)和亚洲居民(占人口的14%)的死亡分别占27%和7%

布朗克斯区遭受冠状病毒死亡的打击比其他任何地区都重——死亡人数占总人数的20%和人口占总人口17%。

布朗克斯市议员里奇·托雷斯(Ritchie Torres)说:“布朗克斯的民众不仅更容易患病,而且在必要工作的劳动力中占比也最大 。”他补充说:“经常有来自布朗克斯区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出来工作,以便我们其余的人可以享受在家工作的奢侈。”

更残酷的现实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各司法管辖区的早期数据显示,随着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席卷美国,美国黑人的感染和死亡比例高得超乎想象。美国非裔染新冠数量约为白人3倍,死亡人数接近6倍。

感染人群的种族差异,导致非裔美国人要求医生公开更多关于种族感染的数据。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司法管辖区公开报告冠状病毒病例和种族死亡。

一项对现有数据和人口普查统计资料的事后分析显示,以黑人为主的县的感染率是白人占多数的县的3倍,死亡率几乎是白人占多数的县的6倍。

在威斯康星州最大城市密尔沃基县,非裔美国人占死亡人数的70%,但只占总人口的26%。这种差异在路易斯安那州也存在,那里70%的死亡人口是黑人,尽管非裔美国人只占该州人口的32%。

密歇根州报告了845例死亡人数,仅次于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占所有死亡人数的33%,尽管非裔美国人仅占总人口的14%。州 、县、市也没有提供种族分类,但超过四分之一的死亡发生在底特律,那里的非裔美国人占总人口的79%。

伊利诺斯州存在着与密歇根几乎相同的差异,但仅从芝加哥的数据来看,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芝加哥黑人居民的死亡率是白人居民的6倍。据报道,芝加哥有118人死亡,其中近70%是黑人,比居住在芝加哥的非裔美国人多出40个百分点。

周二,川普总统在白宫特别工作组的新闻发布会上首次公开承认种族差异。

川普说:“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应对这一挑战,这是可怕的。” “为什么黑人社区的死亡率是其他社区的三到四倍?这没有道理,我也不喜欢这样,我们可能会在未来两到三天内公布统计数据。”

目前,仅有 不到 12个州和几个县公开报道 了 关于冠状病毒患者种族的详细数据。

非裔美国人患糖尿病、心脏病和肺病的比例较高,这是有据可循的。 路易斯安那州州长约翰·贝尔·爱德华兹(John Bel Edwards, D)指出,这些健康问题使人们更容易感染这种新的呼吸道疾病,但从来没有哪次大流行如此鲜明地突出了这种差异。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场危机“让人们看到”这些差距是“多么不可接受”,“我们现在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尽力为非洲裔美国人提供最好的治疗,以避免并发症。”

卫生部长杰罗姆·亚当斯说:“我分享我个人的情况: 45岁,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哮喘和前驱糖尿病,我曾由于心脏病住了一个星期的重症监护病房。我 就是在美国长大的穷人和黑人的代表。”

亚当斯补充说,听到黑人社区的新冠病毒死亡率上升的消息,“我很伤心”,他再次建议大家呆在家里,以减缓病毒的传播。

公布种族确诊信息争议

迄今为止,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只公布了按年龄和性别划分的数据。

立法人员、公民权益倡导者和医疗专业人士表示, 他们需要种族信息,以确保非裔美国人和其他有色人种有平等的检测和治疗机会,并帮助制定一项公共卫生战略,保护那些更脆弱的人。

律师委员会在给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的信中表示,川普政府“缺乏透明度和数据,令人担忧,这让公共卫生官员无法全面了解这场流行病对黑人社区和其他有色人种社区的影响。”

尽管这些差异在最近几天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但在过去几周内,一些以黑人为主的社区受到了疫情的冲击。 民选官员和公共卫生专家指出, 几代人以来,黑人社区和医疗体系之间存在歧视和不信任。非洲裔美国人也更有可能没有医疗保险,生活在医疗设施不足的社区。

因此,非裔美国人历来被诊断出患有哮喘、高血压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比例过高。专家说,这些潜在的疾病使得新冠更加致命。

一些活动人士认为,即便如此,黑人可能也会受到更多的影响,因为许多人从事的是 低工资或基本工作,比如食品服务、公共交通和医疗保健,这些工作要求他们继续与公众互动。

美国国家妇女法律中心(National Women 's Law Center)的卫生公平性主任多里安·梅森(Dorianne Mason)在一份声明中说:

“这次疫情暴露了深层次的结构性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使处于边缘的社区在健康危机面前更加脆弱,无论在好时期还是坏时期。我们卫生保健系统中的这些结构性不平等并没有忽视种族和性别差异,我们对这一流行病的反应也不应该忽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