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回澳”的中国留学生:曾因购买体温计惊动公寓管理员
资讯

“曲线回澳”的中国留学生:曾因购买体温计惊动公寓管理员

2020年03月27日 08:42:41
来源:新京报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根据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26日最新统计,截至当地时间26日15时,澳大利亚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达2799例,单日新增376例。目前,新南威尔士州确诊人数最多,为1219例。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边界附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太平洋公路上,排长龙等待通行的车辆。提示牌上写有“新冠肺炎 昆士兰边境管控 预计延迟”字样。

据《卫报》报道,当地时间3月19日下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将禁止所有非澳大利亚籍公民或非澳大利亚永久居民进入澳大利亚,时间自3月20日晚9点开始。这是澳大利亚史上首次发布全球范围内的禁令。

莫里森当天还宣布禁止超过100人的不必要室内活动,包括婚礼及宗教活动。

当地时间3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包括从3月23日中午开始关闭电影院、酒吧、赌场、室内体育馆、礼拜场所等公共设施,餐厅和咖啡馆仅限外卖,不允许堂食。

△ 当地时间3月17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超市内,因为民众的恐慌性囤货,卫生纸被抢购一空,买不到纸的男子沮丧地趴在货架旁。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街头,送货员戴着口罩疾驰而过。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国际机场,戴口罩的夫妇。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悉尼一中心商务区的十字路口,过街提示按钮上贴有“不要触摸按钮”的提示语,减少公众接触。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邦迪海滩海滨长廊,一名艺术家给自己的壁画主角画上了口罩。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清洁小组成员在消毒电车站台栏杆。墨尔本市议会发起了一场清理突击行动,以帮助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 当地时间3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行人通过中央车站,自动保持安全距离。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空荡荡的维多利亚女王市场。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前人烟稀少,只有一名女士在拍照。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暂停对公众开放的邦迪海滩上,两位冲浪救生员互相保持安全距离。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今年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进入澳大利亚。许多春节期间回国过年的中国留学生不得不到其他国家中转14天再返回澳大利亚上学。在墨尔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柯伟林便是“曲线回澳”群体中的一员。

以下为

柯伟林的自述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上课。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学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从下周开始,墨尔本大学所有课程将转为网课教学。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在家做好自我防护。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校园内显得很冷清。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现在却少有顾客。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现在却十分冷清。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0日,暂时关闭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健身房。摄影:柯伟林

回想这一次的返校经历,充满了太多意想不到。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腊月二十八,几番纠结过后,我取消了原定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腊月二十九,取消了安排在本地的同学聚会;进入正月后,每天起床关心的,只有疫情……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第一批“曲线返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捷报,我也开始打算前往第三国进行中转。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 当地时间2月24日,曼谷的地铁电视上,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2月29日,曼谷街头,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疫情变化很快。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留学圈中开始议论: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症状,便托付朋友购买体温计,并叮嘱他不要送上楼,放在公寓接待处就好。检测过后,体温正常,所幸是虚惊一场。但这阵仗惊动了公寓管理员,在和经理沟通过后,我决定居家隔离一段时间。这一天,澳大利亚累计确诊人数破百。当时在泰国普吉岛中转的一位同学转而选择订回国的机票。

△ 当地时间3月21日,因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社交距离”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1.5米,墨尔本大学附近餐厅内,顾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0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柯伟林本学期的最后一节线下课,当天仅有五个学生出席。摄影:柯伟林

自我隔离的最后几天,虽有一些咳嗽,但自行服药后就痊愈了。为保险起见,我还是预约了GP(澳洲全科医生)进行检测。当地时间3月19日,因检测结果为阴性,我便解除了隔离。据worldometer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19日中午,澳大利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36例,死亡病例6例。

3月20日中午,下课前,老师对着出席的为数不多的学生说:“这节奇怪的课终于结束了,回去吧,保护自己,保持健康,这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