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海鲜市场商户口述:这些举动救了全家人的命
资讯

华南海鲜市场商户口述:这些举动救了全家人的命

2020年02月23日 08:38:32
来源:新华社

现在回头想想,我当时的很多举动,其实救了全家人的命。

我是温州瑞安人,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楼上做眼镜生意。说起来,也算不幸中的大幸。我们警觉地比较早,刚有风声时就开始戴口罩防护。

后来听说,市场里有几位轻度感染的温州老乡,都及时去医院救治,现在也都痊愈了。

2004年,华南眼镜城开张。我是第一批入驻市场的商户。与华南海鲜市场一样,华南眼镜城也隶属于华南集团。

海鲜市场在一楼,分为东西两区,中间隔着新华路。眼镜市场在二楼,面积1万多平方米,商户一百多家,也分为东西两区。

在眼镜城100多家商户中,大概有20多户温州人。

我们温州人喜欢海鲜,偶尔会去楼下海鲜市场,买点螃蟹、基围虾之类的。但不会去买那些野味吃。

我最早开始戴口罩,是12月31日。这天,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看到,“武汉出现类似SARS感染病例”。

毕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我当时就紧张起来了,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对。

结果,第二天有关部门出来辟谣——“不是SARS,专家说暂时没有人传人”。我们老百姓哪里懂得这么多,就认为可能是一般肺炎。

紧接着,元旦那天,楼下海鲜市场就整顿休市了。当时,我们还正常营业,大家偶尔还下楼去,围观如何整治卫生,打探疫情方面的情况。

已被封闭的华南海鲜市场。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当时很多人还想,这得整治多长时间,不知年前能不能重新开业。

直到我们接到通知,二楼眼镜城也要提前休市,这才感到大事不妙。正常情况,眼镜城一般是在1月20日左右休市。

市场管理人员通知我们,准备提前一周休市。1月6日前后,又通知1月11日休市。

6日左右,听市场里的人说,有几家商户感染,已经在住院。这时,一些小道消息越来越多,恐惧感也慢慢加剧。

华南海鲜市场周边有三家医院。听一些医生朋友说,每天有不少人感染了,但与官方公布的情况不太一样。

我感觉疫情不会那么轻描淡写的,开始高度警惕起来——反正那几天也没有顾客,1月10日我就提前关门了。

当时,儿子读书的中学15日才放假,课外培训班要等到20日结束。除了送儿子上学,我和老婆就不太出门了。

由于我们所处的区域位置敏感,脑袋里就要比别人多一根弦儿。当时,我已能明显感觉到,华南海鲜市场周边几个社区,出来的人相对少一点,走在路上也神色紧张。

大多武汉人还没什么感觉。送孩子上学时,我也在观察,地铁、公交、街上、超市里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人戴口罩。

孩子回家还说,“为什么要戴口罩,班上其他同学都没戴,很奇怪。”

“你别管别人了,自己戴好口罩!”我说。现在回想,这真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本来1月22日,我们回老家要办乔迁宴。15日的时候,我就打电话提前取消了,通知了一圈亲戚朋友。

早办晚办都一样,不要担那么大风险!一方面我担心万一身体出状况回不了家,另一方面担心人太多,万一感染怎么办。

11日,市场停业后,又听说有几位轻度感染,好在医疗资源还没这么紧张,去了还能就诊。这是事后听别人说的,当时谁也不会把隐私告诉别人。

我回温州是临时决定的。19日晚上9点多,我们睡前打开手机,查了下回温州的机票,看到20日航班还有票。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明天给老师打个电话给孩子请假。”我和老婆商量。就这样,我们晚上10点多开始收拾行李,第二天飞回温州。

20日,一个亲戚送我们去机场。我们全程戴着口罩。当时,听说机场管制比较严格了。

不过,去到机场我们发现,和平常也差不多。偶尔看到几个人戴口罩,感到纳闷儿,好像大家对疫情很放松,没有什么感觉。

登机后,空姐看到我们,悄悄地说:“你们一家防护措施做得真好,我也想戴口罩,现在上面不允许。”

从空姐的眼神里可以看到,她其实挺担心的。因为是公共场合的服务人员,佩戴口罩要有统一安排。

当时,很多乘客、机场工作人员,都没有戴口罩,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可见,疫情并没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回头想想,幸亏自己口罩戴得早,走在路上刻意与别人保持距离,市场关门之后就居家,也不出去吃饭。

飞机抵达温州后,我们提前约好车,直接回老家瑞安马屿镇儒阳村。当时,从武汉回来还没有要求隔离呢。

不过,我还是比较谨慎,取消了所有应酬,也不让亲戚来上门走动。

印象中,瑞安市政府21日左右正式发通知,提醒不要接触武汉回来的人。

说实话,当时并没想到武汉以外还会这么严重,我们也曾外出上街准备年货。就算去市场采购,在外面待的时间也很短,从不主动和别人接触。

回家后两天,亲戚朋友还办了几场乔迁的喜宴,我们也没有去。

我是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去的,其他人可能没有我想得复杂。我对这个会敏感一点。

相比之下,浙江的防控措施比较早。很快,村里就不让办红事了,大部分农村的酒席都取消了。

23日武汉“封城”,全国对疫情的重视程度都高了。我回家才两三天,浙江马上就启动一级响应了,管制措施非常严格。

大年初一开始,文化礼堂就关闭了。往年,村里人都会聚在一起热闹热闹,现在这些活动也都取消了。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尽量不要聚集。

接下来每个村开始封路。虽然给生活带来不便,非常时期也没办法。

我们安心在家里隔离。有时待的时间太长了,晚上看没人了,去自己家楼下散个步。农村9点之后,外面就没什么人。

我们村有30多位从武汉回来的,现在都没有被感染。眼镜城里有几个温州人,过年没赶回来。有的封了想走走不了,轻度感染的也不能回来了。

现在就等着疫情过去,孩子开学才能回去。我们眼镜市场这么敏感的区域,能不能正常开门营业也是未知数。

管理方说,要根据政府发布的信息最后确定。后来,我们得到消息,不会早于2月21日开门。

现在主要关心孩子上学问题。生意上的事情也没办法,累了大半辈子了,就当歇一歇吧。

今年生意肯定会比较难做,大家心情都是一样的,希望疫情早点控制住,市场能慢慢回到正轨。

现在苦的是武汉那些被感染的患者,还有一线医务人员。我每天看新闻,想想都特别难受。(应受访者要求,王力丰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