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资讯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13:19:17
来源:在人间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高风

坐标:武汉&武汉

肺炎与爱情有2个相似之处:一是身体会有征兆,让人呼吸紧张、情绪不稳;二是无可幸免,稍没注意便会染上,但也让人更懂得生命珍贵。在这两点上,肺炎和爱情的作用相近。

我们是2020年元旦那天才正式确立关系的,我们都在武汉,我遇到了她,武汉遇到了新冠肺炎。

正是热恋阶段,疫情扩散,武汉封城了,为了最好地保护好彼此,我不敢轻易去探望她,自1月22日到2月4日,我们未再见面。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1月22日凌晨,我去接她下班,这是封城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在车上,她握着我的手很快睡着了。路灯从侧后方将她的发丝打亮,一头短发似乎也陷入了极度的疲倦,紧贴着她的脸颊休憩。看着眼前的她,我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武汉封城前,为了家中老人的身体健康,她放弃了回家探亲的计划,选择独自在武汉隔离。

自封城以来,我们每天从早到晚通过微信聊天,打字、语音、视频轮换着来。彼此每天睁眼后与闭眼前对话的最后一个人,都是对方。我俩互相加油打气,躺在各自家里的床上互相回答心理学家阿瑟·阿伦的关于爱情的36个问题;交替为对方朗读王海桑的诗歌《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互相分享各类美食动图,相约疫情结束后放开肚皮去吃个遍……

她总在白天通过理智拒绝我前往探望,又在深夜的语音里问我何时才能相见。

其实我们住处离得不远,都在江岸区——根据武汉现有的规定,如果我们住不同区,要见面就更艰难了。我家到她家,开车只需要15分钟,而这15分钟的车程,花了我15天时间才下定决心。

2月5日,她14天隔离期已满,我知道她在家已经连续吃了15天泡面了。我想给她送点新鲜的瓜果蔬菜,又怕把病毒带到她这来,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见她一面。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2月5日,我在她家门口,她拍下这张照片,这是我们武汉封城后的第一次见面。

我在超市慌乱地买了些东西,骑上电瓶车动身去她家。

“我真以为,你准备放下东西就走了。”她说。

我握住她的手,眼睛却不敢看她,视线转向客厅中央那副唐卡佛像,嘴里胡乱念叨着:菩萨,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次冒险出门只是想给她送点吃的,你可千万保佑我们啊,别让我把病毒带到她这来,也别带回家。

念叨的间隙,“你看我嘴唇都起溃疡了”她说。

“嗯?“处于高度紧张中的我一时没听清,她便顺手从耳畔摘下口罩,用手指着嘴巴。

“你干嘛?”这时我才下意识地惊呼,一边赶紧将她的手拉开,一边开始飞速回忆起我进门后的一系列动作:鞋脱在门外,外套挂在隔间,送来的物资放在厨房,手已洗过三遍,脸也洗过一遍,现在脸上仍戴着口罩。

在排除各类潜在的危险后,我才对她说:“我是从外面进来的,可能沾有病毒,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你太紧张了,不会有事的。”她笑道。

是的,我从一小时前走进超市的那一刻起,每一根神经就紧绷了起来。这是我封城后第一次去超市,在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告肺炎“人传人”后我就没去过了。看到超市小小的密闭空间内,有近10人摩肩接踵的排着队,还有10多人在超市各处选购着商品,我瞬间觉得脊背发凉。

在她家坐了半小时,内心的种种慌乱慢慢平复了下来,这时理智告诉我“应该走了”。我起身向她告别,情感战胜了理智,拥抱,从未想到一个拥抱也有共赴生死的意味。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骑车返程的路上,我全身一扫来时的紧张与慌乱,迎面而来的春风让我胸中凭添起几分豪气,想到她终可以吃上几顿好的,顿感自己像个火线驰援的英雄。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隔天,她在朋友圈一反常态地发了自己做饭的照片,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心安。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这是1月1日那天夜里赠与她的贺卡,我在信封上贴了一枝她喜欢的腊梅,里面装着我手抄给她的里尔克的诗句:

一切寻找你的人

都想试探你

那些找到你的人

将会束缚你

用图画,用姿势

我却愿理解你

像大地理解你

随着我成熟

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我不想从你那儿获得

证明你存在的虚荣

我知道

时光有自己的名姓

你有你的姓名

时至今日,我实在不知道这次疫情何时才能结束。但是想着能与她肩并肩一直走下去——生命与勇气就因爱变得充盈,没有止境。

等回武汉见到她,我想我会紧紧地抱住她,

亲吻她,像战争过后返乡的战士见到妻子那样。

@闻一冬

坐标:武汉&萍乡

我女朋友住在武昌洪山区,虽然疫情不如汉口和汉阳严重,但是她家的小区已经确诊了20多例,也出现了死亡病例,她有些担心。目前她所在的小区要求住户每日监测体温情况,她几乎不出门。偶尔外出,会做好充分的消毒和隔离工作。

我在江西萍乡,疫情较轻,目前心态平和。

我和她都身体无恙。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们都是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她是小我两级的学妹。这次武汉封城开学推迟,也意味着我们会经历长达2-3个月的异地恋。平常我们在学校经常见面,一起自习吃饭,所以如今的异地恋也算是一个小磨砺。

从1月20日感染确诊人数爆炸增长以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低落且易怒。她妈妈出现了疑似新冠症状,她时常担惊受怕,好在无大碍。那段时间里,我尽力通过言语安慰她,并利用身边朋友的医疗资源帮助她妈妈做线上诊断等,但时常感到无力。她也说她身在武汉,不能奢求别人感同身受。

每到深夜,是她最感性的时候,但我却经常睡得很早。1月29日是我们恋爱1周年纪念日,大概半夜零点40分左右,她打来电话。我们开始视频聊天,最后哄她入睡。

我们开始避免谈到疫情,转而像过去那样聊些情侣间正常的话题。她很喜欢化妆品,估计是受了网课影响,有一天晚上她心血来潮给我开了个化妆品的讲座,我就耐心听她讲,还做好了笔记。因为封城,她很久都没有吃到美味的东西了,我就说我可以做她的专属吃播。有天晚上我点来炸鸡外卖,开着视频直播吃给她看。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给她直播吃炸鸡

这段时间,我还在家开始学做菜,和女朋友比拼厨艺。她家因为疫情,伙食没有平时好,但她也会给我看每天做的食物。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左右分别是我女朋友和我做的西红柿炒蛋

我觉得两个人相爱,包容和接纳很重要。我在萍乡小城长大,她在武汉长大,我们获得的信息和成长环境都不一样。疫情期间,有时我不能完全理解她的感受。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会怼人,也让我不好受。这种时候,我们会尽量避免正面交锋。更多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关心她,这时候可能就需要她的包容了。她也很能够理解我,没有过多责怪。

我们聊过疫情过后的打算。谈谈那些我们要一起去的地方、一起做的事情……这些盼望都让我们感到幸福。

等回武汉见到她,我想我会紧紧地抱住她,亲吻她,像战争过后返乡的战士见到妻子那样。

我想,或许等他回来我们会考虑结婚吧

@丸子

坐标:黄冈&约旦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是一名自媒体工作者,中国人;亚赞是留学生,约旦人,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半了。由于新冠肺炎,我被封印在老家黄冈,而亚赞在31日由约旦政府统一安排回到了约旦。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在老家,村里也开始喷洒消毒水

年前,我于1月20日离开武汉回到老家黄冈。走之前,武汉还没有封城,也没听说要封城。本来亚赞要和我一起回去,但是他1月18日感冒了,有发热、咳嗽症状,担心去医院会交叉感染,于是选择留在武汉,在家休息、吃药,等待自愈(那时,我们对新冠的传染性还不是特别了解)。

1月23日武汉封城,对亚赞的生活影响很大。那段时间,市内超市人满为患,亚赞买不到食物,靠着家里仅剩的面条、米饭度过了几天。后来家里没有食物,他住回了学校,结果情况也很糟,没有吃的,经常晚上饿醒了只能喝水。万幸的是,三四天后,他不发烧、不头疼了。

我本来计划回了老家再回武汉陪他,然后在武汉一起过年。随着封城范围越来越大,我们放弃了幻想,每天就在微信上聊天。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亚赞在约旦

23日以后,陆续听到消息说约旦要派飞机接本国公民回国,但一直没有敲定确切的日期。直到1月31 日晚上,一切确定,亚赞离开武汉,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回到约旦。

到达约旦后,亚赞和其他80多个约旦公民直接被送去当地医院隔离。后来经过测试确定他没有染上新冠,3天后才让他回家。

说实话,他决定回去时,我很生气。我觉得疫情之下人人自危,他竟然抛弃我回国,因此对他产生了一点隔阂,觉得我们始终是两国人,不同心。但生气归生气,我心里也希望他能搭上回国的飞机,平安回家。

年后,国内从小学到大学都开始上网课,亚赞修的是工科专业,他也要上网课,并且要在约旦过着中国时间:国内早上8点开始上课的时候,当地时间才凌晨2点。网课的课表也和平时正常上课的量差不多,有时两三节、有时七八节,出勤和作业都算入学分。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和亚赞在武汉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会和他一起窝在武汉的小家里,拍拍视频、健健身,一起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他回国以后,因为时差原因,我们联系变少、误会增多,吵架有时吵到分手。虽然吵架不断,但我们感情很好,我也趁此重新思考这段恋爱关系。

疫情期间,我想了很多,以后还是要好好珍惜身边人,珍惜自由自在的每一天。他和我说,等约旦到中国的航线恢复,他就立马回武汉。

我想,或许等他回来我们会考虑结婚吧。

外面理发店都关门了,只好用我家狗狗的理毛机给他理发

坐标:武汉&武汉

@Ariel

我和男友在武汉筹备一家新公司,目前还在装修阶段。本来预计年初八完工,但现在因为疫情,所有工程都停下来了,可能开业又得延期。我们是医疗行业,把年前准备的用得上的医疗用品都让朋友送去了当地医院。

1月时,对于新冠肺炎我们的警惕性不高,家人都没当回事,直到除夕前一天宣告封城,我们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除夕的年夜饭也取消了。

现在我和男友都挺好的,没有任何身体不适。父母提前回老家准备过年,路封了回不来,我们也回不去,只剩下我和男友还有狗狗在家。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家狗狗

我们平日在外工作忙,经常都在外面吃或者点外卖,这次封城逼得我们只能自己做饭。两个人都不想做,做得也难吃,别人都因为在家闭关长胖,我和男友反而瘦了8斤。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

我给男友理发

按照惯例,我男友每个月都会理发两次。现在外面理发店都关门了,只好让我给他理。我们没有理发工具,最后只好用狗狗的理毛机,结果可想而知。

我和男友认识9年了,本来计划今年结婚,但公司进程因疫情推后了,婚期可能也会延后。作为90后,创业真的很不容易,之前一直给自己很大压力,我们基本上一年到头也不会休息几天。但这次疫情封城,我们关在家里不出门,也算是给自己放了个假。争取今年下半年事业进步的同时,也给多年的感情一个完美的交代吧。

在人间| 肺炎时期的爱情:15分钟的路程,我花了15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