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确认!英国死亡货车39名遇难者全为越南公民
资讯

正式确认!英国死亡货车39名遇难者全为越南公民

2019年11月07日 21:45:22
来源:环球网

路透社刚刚消息,越南和英国警方均已确认,英国“死亡货车”39名遇难者全为越南公民。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路透社报道,越南公安部在一份声明中说:“截至11月7日20时(当时时间),越南公安部和英国有关部门已经能够确认,10月23日在埃塞克斯郡发现的39名遇难者都是越南人。

路透社援引越南公安部的声明还称,遇难者来自海防、海阳、乂安、河静、广平和顺化六个省。

英国警方也表示,已经正式确认39具遗体的身份。英国警方还称,确认身份有助于其与越南警方合作,协助遇难者家庭(认领遗体)。“这是调查过程重要一步,让我们能与越南警察同事一起为这些遇难者家属提供支持。”埃塞克斯负责调查的高级警官蒂姆·史密斯说。

根据英国埃塞克斯警察局网站消息,英国高级法医卡罗琳·比斯利·默里女士已经确认了所有遇难者身份,并已通知其家属。

英国埃塞克斯警察局网站截图

相关报道:

越南籍偷渡者自述:“我以为终点是粉色的,结果是黑色的。”

(2019年10月28日)39人的遗体,被发现在英国一辆卡车的集装箱里,霎时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震惊、伤心、悲戚……他们的国籍认定几经反转,更是拨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无论最后归属何方,我们都必须承认:他们的生命已经消逝。

面对如此悲剧,有些人却冷漠到近乎冷血:25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竟有美国CNN记者提问,为何在新中国成立70年的情况下,还会有人逃往海外?

不放过每一个“攻击”中国的点,哪怕是利用这39条已逝去的鲜活生命!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反问:你刚才把它先入为主设定为中国,把它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系在一起,这个出发点很有问题。你到底希望得到什么答案?

正如发言人所说,当务之急是查明事情真相,想办法解决问题。随着事情的进展,一道黑暗的口子正被撕开——

集装箱中的情况

据外媒报道,装有39名死者的集装箱被打开时,里面的门上到处都是血手印,死者生前曾拼命拍打求救。

集装箱中的人都衣着单薄,有些甚至没穿衣服。他们身上和周围地上都有血迹,可能是在疯狂想要逃命中,弄伤了自己和他人。最靠近门口的人,被发现时口吐白沫。救援人员打开门时,被里面层层叠叠的尸体震惊。

消息源表示,根据死者的身体表现,初步推测他们可能在司机在港口接上集装箱时就已经死亡了。

死者国籍

“死亡货车”的集装箱中发现39具尸体,其中31人为男性,8人为女性。

刚开始,警方认为这些死者都为中国籍。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这些遇难者身上可能带着假的中国护照,并且很多是从中国出发的。

据越南公安部门消息,截至27日,一共接到24户越南家庭报案,称家人在欧洲失踪。当地公安正在调查相关情况,但并不能肯定这些报案与英国埃塞克斯集装箱39具遗体事件有关联。

据越南外交部28日最新消息,英国已向越南公安部转交4名埃塞克斯集装箱事故遇难者的材料,用于遇难者身份的进一步调查工作。越南外交部称,28日,英方会继续和越南驻英大使馆会面以交换相关信息。

真相正慢慢浮出水面。

疑似遇难者亲属发声

Anna Bui Thi Nhung

Anna Bui Thi Nhung,19岁,来自越南,亲人表示,她付给“蛇头”1万多英镑,想要偷渡到英国当美甲师。

她同样来自越南 Yen Thanh区域,这里的人偷渡出国主要是为了赚在本国赚不到的“大钱”,然后把钱寄回家盖大房子。

家人从一名住在英国的朋友处获悉,“Nhung是其中一个遇难者。”在跟家人失联之前,10月21日,Nhung曾经在脸书上发帖:“长大,意味着你要在黑暗中掩盖悲伤,脸上永远挂着微笑。”

家人表示,Nhung的出国之行从8月份开始,她先去了中国,随后去了德国,然后去了比利时。之后,可能就登上了那个“死亡集装箱”。

Nhung的父亲因为癌症在几年前去世,她母亲身体不好无法工作,为了让Nhung出国发展,亲人们好不容易才凑足了她偷渡的费用。

“她15岁辍学,没什么特殊才能,在这里没办法找到一个工资高的好工作。”“出国,然后寄钱回来是唯一的出路。” Nhung的叔叔说。

离开越南之后几天,Nhung在脸书上说:“我只想要平静的人生。”

9月初,她发了一张一个孩子在夕阳下放风筝的图片,配文:“长大后才发现,成年人的生活并不容易。长大了,反倒想回到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

9月25日,她说:“在这个我曾经每天梦想的地方,感觉好孤单。”几天后,Nhung拿着奶茶在柏林大教堂外拍了张照片。

她在柏林的一位朋友说,“Nhung在柏林的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了好几次,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很开心。但自从她出发去英国之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10月末,Nhung晒了几张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的照片。在比利时的Zeebrugge港口,她最终出发前往英国。在柏林时,Nhung写了一句话:

“在越南时,我以为欧洲是粉色的,现在发现它是黑色的。

周六晚上,Nhung的亲人已经失去希望,在家里为她设置了灵堂。

现在他们只希望她的遗体能尽快“回家”,入土为安。

Pham Thi Tra My

Pham Thi Tra My,26岁,来自越南。

周二晚上,Pham Thi Tra My给妈妈发了诀别短信:“对不起妈妈,我的出国之行没有成功。妈妈我很爱你。我不能呼吸,我要死了。”

短信发送的时间为英国夏令时周二晚上10点28分,当时集装箱疑似已从比利时出发,距离抵达英国还有两个小时。

收到短信后,My的父母痛不欲生,

“她发信息的时候,肯定意识到自己即将死去。”她的父亲说:“现在,我最爱的女儿没了,钱也没了。”

“‘蛇头’跟我们说是坐飞机和汽车去的。是安全的,如果知道是这种路线,我是不可能让她去的。”

My的父母两人加起来一个月的收入只有400美元。

为了让女儿能平安到达英国,夫妻俩抵押房子凑了3万英镑给她买了一张偷渡的VIP票,比便宜的偷渡票贵了两三倍。但没想到竟然也是这样的偷渡方式。

亲人表示,My冒险偷渡出国是为了赚钱帮家里还债,虽然债务并不是她欠下的,但她急于帮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她刚从日本回来,但赚的钱还不够,所以就想着去更能赚钱的地方。

“蛇头”告诉她,去英国可以赚很多钱。

偷渡的路上,My让家人不要联系她,因为偷渡组织不让她接电话。她先去了中国,然后去了法国,10月19日第一次尝试进入英国,但被抓了。

之后她又进行了一次尝试,可能就进入了那个“死亡集装箱”。

Nguyen Dinh Luong

Nguyen Dinh Luong,20岁。

Luong的父亲表示,儿子2017年离家去俄罗斯打工,之后去了乌克兰。

2018年4月到达德国,之后又去了法国,之后一直在那里非法居留。两周之前,Luong打电话给父亲说,他打算去英国,将付1.4万英镑的偷渡费,到英国之后想做美甲师。

但在几天前,Luong父亲接到一个越南人打来的电话说:“请节哀,发生了出乎预料的事情。”从上周开始,Luong的父亲就再也联系不上儿子。

“他经常打电话回家,但上周之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他。我告诉过他,他想去哪都可以,但必须要保证安全。他不应该担心钱的,我会处理的。”

Nguyen Dinh Tu

几个月前,Nguyen Dinh Tu让妻子帮他凑一笔从德国偷渡到英国的费用,大概是1.1万英镑。

在此之前,他一直在罗马尼亚和德国非法打工。

Tu的妻子说:“10月21日之后,我就跟他失联了,现在我要一个人承担一笔巨大的债务,已经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情了。”

Tu的父亲表示,他们家有亲戚住在英国,本来是要去接他的,结果没有接到人。他们告诉他,Tu很可能就在那个集装箱里。

Vo Ngoc Nam

Nam 28岁,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Nam的妻子告诉媒体,他在上周二下午曾经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他已经进入了前往英国的集装箱。

他还让她打电话给她父母,一起为他祈祷,但之后就音讯全无了。

Le Van Ha

前几天, Le Van Ha给家人发了条信息说:“我要坐上去英国的车了,到了英国,我会联系家里的。”收到这个消息两天后,“死亡货车”案就发生了。

“我们再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

Ha有个两岁的儿子。他在今年6月离开妻子孩子去土耳其,然后去了希腊,德国,最终目的地是英国。

他希望尽快赚钱还清因为偷渡欠下的3万美元,以及家里盖房子欠下的8500美元债务。

“他想还债… 把钱寄回家,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Hung Nguyen和 Hoang Van Tiep

两人是表兄弟,家人担心,他们可能也在那辆“死亡货车”上。现在,两个的姑姑已经把他们的照片放到社交网站上,祈祷他们还活着。

“那39人的死是中头奖的运气”

近日,《每日邮报》有一名卧底记者假装成需要偷渡到英国的人,希望可以了解到“蛇头集团”是如何进行人口贩运的。

于是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位自称可以帮助其他国家的人偷渡到英国的“蛇头”。

卧底记者在脸书上找到一名疑似“蛇头”的男子,而他实际的名字叫Kastrijot,来自阿尔巴尼亚,在脸书上宣传着自己的“服务”。

看着他在脸书上发布的照片,他穿着整齐,喝着Costa的咖啡,在人群中就像一个生活在伦敦的普通人。

他自称自己曾经就是搭乘货车来到英国的,

“花了14000英镑(大约人民币12万元),过程相当顺利”。

他熟络地为记者介绍了两种方案。 贵的有贵的做法,便宜的也有便宜的操作。

要么,记者可以支付17000英镑(大约15万人民币),他可以帮助记者伪造“假证件”,让其从阿尔巴尼亚的首都——地拉那搭乘飞机来到英国。

又或者,支付14000英镑然后和其他偷渡者一起挤在集装箱里从比利时出发。

而从比利时出发的话,去到英国需要花12到16个小时,而且时间还可能会取决于轮船会不会延迟出发。

卧底记者不断试探其口风,称自己很害怕,时间那么长,担心途中会发生事故。

还向他提出上周39人冻死在集装箱的案件,而Kastrijot却给出了一个惊人的回答。

他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那39人会死几乎是中了头奖的运气,放心吧,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卧底记者随后说:“我们会死的。而他只是笑而不语。

最后他撂下一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是给你指明一条来到英国最快最短的路线。”

而当《每日邮报》联系他让他接受采访时,他接了电话承认自己本人在英国,但是他否认自己是“蛇头”,并且说在网上和电话中所说的话一直都是“开玩笑”。

很快,他就把脸书的账号删除了。为了让移民者买单,他们的话术都是:

“英国是一个充满希望和财富的地方。

案件进展

集装箱中的遇难者都带了包,衣服和其他随身行李,目前警方已经有500多件物证,其中包括手机。

据中国新闻网27日消息,现在警方已经逮捕了4人。 另外,货车上的39名死者现已从蒂尔伯里码头转移到切姆斯福德的布鲁姆菲尔德医院,死者身份识别仍在进行中。

运载“死亡集装箱”那名司机,他被控39项罪名,包括过失杀人罪、串谋贩卖人口罪、串谋协助非法移民罪和洗钱罪。将于今天在切姆斯福德地方法院出庭。

据外媒消息,另外两名被逮捕的是货车公司老板Thomas Maher和他的妻子Joanna,这对夫妇为涉事货车目前已知的最后拥有者。

到目前为止,受害者身份和遇难原因还没有完全确定。越南大使馆已经与当地警方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