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亿万富翁杀人案:被判死刑的凶手和他隐藏秘密的20年
资讯

河南亿万富翁杀人案:被判死刑的凶手和他隐藏秘密的20年

2019年09月18日 22:44:46
来源:每日人物

文|每日人物李涵沁 编辑钟十五

据红星新闻报道,9月16日“河南亿万富商杀人案”经由安徽省阜阳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杨志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另一被告王夫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判决书 | 图源网络

今年8月29日,河南亿万富翁杀人案在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上,检方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杨志才、王夫伟刑事责任,涉嫌在1999年3月杀害一名叫梅丽的女子。据媒体报道,在庭上,杨志才翻供称所作口供系遭威胁引诱作出的虚假口供,而王夫伟则认罪认罚。

早在2012年9月首次被批捕时,杨志才在接受界首警方审讯时先后4次作了有罪供述,事后因“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获释。在第一次获释后,杨志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自身无罪。

直到2018年10月14日,界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工作人员将案发地泥土中的血液送检,经DNA对比,证实无名女尸就是失踪多年的梅丽,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的杨、王二人也再次被批捕。

梅丽生前照 | 图源网络

从“1999.03.12无名女被杀案”发生至今日正式开庭审理此案,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而身怀惊天秘密的杨志才早已不再是当年在赵集镇上开诊所的眼科大夫,他与前妻刘金侠携手打造的“金霞美容院”俨然成为信阳当地医美业的龙头老大,仅有大专文化的他早已身家上亿。

从小小的眼科大夫到今日的亿万富翁,杨志才在这二十年间的经历,就和二十年前的真相一般如薄纱蔓笼,引人遐思。

赶上医美行业风口的杨志才

亿万富翁杨志才,不是河南信阳本地人,其实际是邻省安徽省临泉县的外乡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杨志才在河南省淮滨县赵集镇开了一间眼科诊所,风评颇好,左右邻居都记得这位杨大夫“眼科医术高超,收费还不高”。

之后杨志才决定到西安学习整形美容,并在1999年与前妻刘金侠开办了第一家“信阳金霞美容医院”(后简称“金霞美容”)。就在这一年,梅丽被杨志才以“进药材”的名义带往安徽省阜阳市,并在即将返程前一晚随其外出“要账”后失踪,自此便杳无音讯,直到尸首在当地的一处麦地里被发现。

这家工商注册号为411596000000249的信阳伟凤实业有限公司金霞美容院发展至2009年时,旗下已经拥有3家医疗美容机构、30家美容养生会所(包括1家上海旗舰店)、联营店100多家。

金霞美容院所获成就 | 图源网络

据早期在金霞美容工作的前员工说,杨志才夫妻二人在信阳医美行业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当地最早开设美容院的。彼时,整形美容刚刚兴起但还不流行,生意并不好。当时,在金霞美容工作的员工必须到街头巷尾发布传单、招揽客人。

很快医美迎来了爆炸式发展。1999年前后,医美正式商业化和市场化,民间资本开始建立独立医美机构,而不再选择承包医院科室的方式,这恰恰也就是杨刘夫妇二人的经营模式。

2000至2009年间,医美“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环境决定了医院一开业,通过简单推广,就能获得大量客户。这也为金霞美容的扎根与壮大提供了合适的土壤。

除了大环境的适宜,杨志才夫妇二人的经营手段也使得金霞美容在一干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美容院中拔得头筹。

这与金霞医美重点明确突出的营销不无关系。据相关资料显示,金霞美容主打杨志才和刘金侠这两张牌,以“重塑面部轮廓”与“面部年轻化”为服务要点,在信阳当地牢牢扎根于医美行业的第一梯队。

期间,2012年9月被批捕,也未阻挡金霞美容在信阳当地的规模扩张。在早年的商业发展基础之上,杨志才进一步将金霞美容的服务定位明确为“经济型医美”,主要目标受众也进一步精确为中年群体。得益于对市场情况的良好把握,金霞美容的运营发展一直保持着良好势头,在当地的口碑也一直不错。

金霞医美的发展,也给杨志才带来了不少名头。它们出现在宣传文案中,也为杨志才的公司带来了影响力。

杨志才身份介绍 | 图源网络

杨志才的头衔,有第四军医大学整形美容特级教授、中华医学会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信阳市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会长等,这些名头更大程度地让金霞美容在信阳这座三线地级市打响了名声。

一起不了了之的医疗事故

在金霞美容发展趋势良好之际,一起医疗事故揭开了这家企业欣欣向荣的完美面具之下潜藏多时的隐患。

2018年8月24日,信阳市一网友发帖,称当地一女子在金霞美容院进行丰胸手术时,因麻醉意外死亡。该发帖者还表示,金霞美容院承诺对家属予以金额赔偿,但事后因当时未立下凭据而矢口否认。

据信阳网报道,信阳金霞美容院长期聘用信阳市某公立医院马某为手术麻醉师,而马某在未向医院上级申报的前提下接受金霞美容聘用,违背了当地的卫生管理条例。除此,金霞美容作为美容院,并无相关证明佐证其拥有进行高级医美操作的医疗资质。

网友的质疑还不止于此:金霞美容院方和麻醉师马某又是如何达成利益链的?金霞美容院在此事发生后,可曾向主管卫生行政部门报告?这一系列的行为是否构成非法行医?

金霞美容院 | 图源网络

事后,当地媒体曾多次联系信阳市卫生计生监督部门,对方表示此类情况应交由浉河区卫生行政部门监管,与市卫生计生监督部门无关。

除官方态度含糊不明外,金霞美容成立并行医期间,《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相关证明从未被公开展示,而且金霞美容也对外作正式的说明。

面对媒体时,杨志才笑称一切都是莫须有的流言。事件最后不了了之,金霞美容最终也没有给出正式的说明或是致歉。而“金霞美容院是否具有行医的正式资格证明”也没有一个最终的答案。

评价两极分化,性格扑朔不清

早在杨志才、王夫伟二人在2018年被捕之前,金霞美容院的实际掌权人已经变成了杨志才与前妻刘金侠的儿子杨涛。

据官方信息显示,当前位于信阳市浉河区步行街、信阳市浉河区文化宫、信阳市浉河区东方红大道、信阳市平桥区等多地的金霞美容院分店均已处于注销状态,目前还处于存续状态的仅剩开设于信阳市浉河区胜利北路的分店。

该分店的的前台人员告诉每日人物,店内依然提供正常服务,但生意的确出现了明显波动。“虽然(那件事)和我们现在的老板没什么关系,但还是会让人产生不好的情绪吧。”

刚来金霞美容院工作不足三个月的小莫,对前院长杨志才并不熟悉。被问及涉嫌杀人事,这位姑娘也仅表达了一丝平淡的惊讶。但对熟悉的人来说,怎么也无法把“杀人凶手”和印象里总是乐呵呵的老好人联系在一起。

杨志才与母亲 | 图源网络

“他们夫妻俩人真的特别好,”曾经住在杨志才诊所最近附近位邻居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曾如此说道。如他所言,杨志才的诊所里总是人很多,几个小辈,当时帮工的梅丽,再加上来来往往的病人,平时总是热热闹闹的。而且这对夫妻情商很高,留得住人,左右邻里都喜欢他们,“而且那时候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我们私底下还很羡慕”。

人好、有亲和力,这似乎是信阳市赵集镇当地大多数人对于眼科大夫时期的杨志才的最直观感受。哪怕后来从事医美业发家致富后,杨氏夫妻二人似乎也并未就此脾性大变。

翻看信阳当地的新闻,还能找到不少杨志才和妻子捐资助学、看望孤寡老人、帮扶贫困户的信息,其中2015年6月,杨志才在“信阳视窗”发表口述文《请花一分钟看看我们的父母》,呼吁青年人更多地关怀老龄群体。在当地,杨志才大众呈现的是一个热心公益、心怀全社会的商人形象。

金霞美容院活动图 | 图源网络

但也有人对杨志才有着截然不同的印象。

“他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一位自称2002年左右上过杨志才的整容课程的郭女士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彼时,杨志才已经顶着教授头衔行走在医美界,常常受邀在各地讲学,也会接受不同美容院的邀请去进行手术。

在她的记忆中,杨志才并不如传闻那般忠于家庭。相反,他的男女关系复杂,甚至会同时跟好几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而妻子刘金侠或许也知道这些。矛盾的是,他依然会“惧内”。据郭女士回忆,一旦杨志才突然对一个原本关系暧昧的异性疏远冷淡了,多半是被夫人刘金侠“警告”了。

郭女士提到了一件与杨志才有关的事情。在当时的培训课程期间,杨志才时常会讲述自己当年在赵集镇的经历,而且内容最终总是逃不开“武力冲突”。“他说有一次和别人发生口角还是怎么了,跑到摩托车维修站抢一瓶硫酸,然后和人打架,硫酸泼到地上还引起了火”,郭女士回忆,“所以真正和他比较熟悉的人吧,听到他做出了这种事,不会特别惊讶,记忆里总是能找到些对照的事。”

据封面新闻报道,杨志才曾经怂恿自己的一位情妇给其丈夫注射大剂量盐酸肾上腺素以“杀人无形”、夺取财产。那位女士吓坏了,就此开始疏远杨志才。

一切仿佛都得到了解释。警方当年在审讯过中,也曾质疑杨志才,如果梅丽的作风不好,大可以赶走她,而没必要打死。对此,杨志才回应称,“我跟她谈过她不走,就想了这个办法”。

直至20年后,杨志才最终绳之以法,经法院审判,被判死刑。

在判决书里,“杨志才策划杀人,预谋精密,杀人意图坚决,杀人手段残忍,当庭翻供、拒不认罪,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严惩。”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杨志才的罪行如此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