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谈| 信小呆:成为中国锦鲤女孩的270天

七日谈| 信小呆:成为中国锦鲤女孩的270天

2019年07月19日 22:23:38
来源:可燃冰工作室

李文豪:小呆你好,我是文豪。

信小呆:你好,我是小呆。

李文豪:初次见面。

信小呆:请多指教。

解说:在这个“焦虑高点”的时代,“拜锦鲤”是一种当下年轻人自我暗示的精神胜利法,被支付宝亿元大礼包砸中的信小呆也一夜之间成为中国锦鲤,微博粉丝瞬间过百万,这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对她来说,到底滋味如何?

(前往机场酒店路上)

李文豪:为什么今天这么着急提前一天就要出发,去机场那边住酒店?

信小呆:因为早晨6点半的飞机。

信小呆:明天估计可能一点钟睡的时候,设一个两点半的闹钟。

李文豪:不能买稍微晚一点的机票?

信小呆:就这一趟

李文豪:所以飞来飞去的感觉怎么样?

信小呆:就很绝望。不是很喜欢坐飞机。

李文豪:为什么啊?

信小呆:事故率很低,但是只要一事故……

李文豪:每一次都被大家知道,就是害怕呗。

信小呆:对,那之前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大概到河南上空的时候不知道那块是有什么强气流,就是飞机失重了两次。

信小呆:不是颠簸,是颠簸的特别严重之后失重了两次。

李文豪:不过你这也没得选是吧?好多地你要出国什么的必须得坐飞机。

信小呆:对,就别的方式就没的可去了。

李文豪:有的时候也挺身不由己的。

2019年春节前

李文豪:其实很多人关心说你中了奖之后,中了这么大的一个奖,是不是下半辈子就不用工作了?

信小呆:也没有吧,就是我反正现在想的就是,这一年肯定可以先出去玩一下。

李文豪:你当时是怎么决定,下了这个决心要去辞职的呢?

信小呆:这个其实深思熟虑了很久,然后也跟父母那边谈了很久,就是到底要不要辞职,因为本身这个要是不辞职的话,可能就是它所有这些玩的地方,可能我顶多就去一个,因为就是用我的年假去一个地方就完了,这件事情到此结束,所以说就是觉得,就是你说全世界有这么多人,然后能有多少人有机会全世界玩一下,然后觉得挺好的,还是工作先算了吧。

李文豪:想了三周?

信小呆:一个月。

李文豪:后来是你去向老板提出的辞职吗?

信小呆:对,我给老板发微信,我跟老板说,就是我有事想和您商量一下。

李文豪:说得很怯怯的。

信小呆:对,然后老板回我说,就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李文豪:他有预感。

信小呆:因为我们老板就是年纪不大,非常好的一个人。

李文豪:后来就去当面说这件事。

信小呆:对,然后他就是先恭喜我嘛,然后就是说能不能申请那个停薪留职类似那种,不过时间他看太久了,我也觉得可能不太合适,因为毕竟国企嘛,现在也有大好几千人那种,你说为了一个这种事情,我觉得不太合适可能。所以就说还是先辞职吧,如果以后想回去工作的话然后再回去。

李文豪:那你一年之后会考虑再回去吗?

信小呆:现在没有想过,因为我觉得就是,我连明天的事都想不好要做什么,就一年之后的事一年之后再说。

李文豪:你没有一个长期的这种规划是吧?

信小呆:本来有,现在没了。

李文豪:你原来想象的,就是中奖之前想象的自己毕了业之后的这个生活的长期规划是什么样子?

信小呆:就其实挺平淡的,就是工作加生活,然后加上,其实去年上半年就一直被家里逼着相亲,就差不多嘛,普通人生活。

李文豪:去了吗?

信小呆:去过。

李文豪:现在跟那些相亲对象还有联系吗?

信小呆:当时就也没有联系了,这种不都是嘛。

李文豪:斩草除根。

信小呆:对,互相斩草除根。

李文豪:那你现在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信小呆:现在可能没有时间考虑吧,其实按照这个年龄来说的话,是应该考虑的。

2019年年中

李文豪:你最近思考的比较多的问题是什么呢?

信小呆:就是过完半年之后我该何去何从这件事情。

李文豪:目前有一些方向选择吗?

信小呆:目前可能最大的方向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自去找工作。

李文豪:现在其实是目标感比较缺失的时候。

信小呆:现在比较茫然。

李文豪:茫然就是因为可能马上今年兑换完了,就结束了这段旅程。

信小呆:对,其实就是以现在来说就是可以去做一个博主的,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外行,就是真的不太了解,如果真的,就即使我们想做,现在根本不知道,无从下手,包括去运营我的微博,怎而定义运营这两个字我都不太清楚,我发微博都不算运营,可能不算,什么算叫运营,那就是我不太清楚,因为真的不是做这个的。

李文豪:你希望去找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或者说找这么一个人去了解吗?或者说让他给你去运营。

信小呆:那就可能不太愿意,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来很善意的跟我说,就是我帮你去运营这些东西,我可能会拒绝的。

李文豪:你真的会拒绝。

信小呆:不受管教。

李文豪:当时就觉得是被一个大馅饼给砸到了那种感觉吗?

信小呆:有,而且就是觉得不该砸我。

李文豪:为什么觉得不该砸你呢?

信小呆:因为以前我也转过,就是抽电影票,其实几率很高的,然后就也没中过呀。

李文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个事确实是我?

信小呆:半个月吧。

李文豪:啊?这么久啊?

信小呆:差不多吧。

李文豪:反射弧这么长,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

信小呆:那时候就比较淡定,因为我本身平时就比较淡定,就还好。

李文豪:我看微博底下有很多人管你叫妈妈。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信小呆: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喊我叫妈妈,然后我突然心态变老。

信小呆:因为本身就是在工作的地方可能就是比我年长的人会比较多,然后一直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然后突然有这么一个事,然后大家喊我妈妈的,姐姐的,突然心态变老。

李文豪:对呀,不止喊你妈妈、姐姐,还有喊你老婆的。

信小呆:我现在都坦然接受了。

李文豪:那你会享受被大家关注的这种目光吗?

信小呆:其实谈不上享受吧,我本身可能不太喜欢被关注吧,也不太习惯被当做焦点那种,我以前向来都是默默地坐在角落的那种人。

李文豪:成为锦鲤之后有变化吗?这种心态?

信小呆:硬着头皮上吧。

李文豪: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如果用一个词或者是用几句话来形容的话,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就是你当下的状态。

信小呆:我觉得还是能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

字幕: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洋里。-----村上春树《舞!舞!舞!》

李文豪:上次我们聊到你说中奖之后心态突然变老,你最近这段时间心态怎么样?

信小呆:心态好像依旧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吧。还是比较平静,但是就是比较担忧未来的事情。

因为经常有人在评论的里面问我,说再过半年你要去干嘛。比较近期的念念不忘就是刚去了一趟阿拉斯加,对那边的雪山念念不忘。

李文豪:为什么对雪山念念不忘呢?

信小呆:我就觉得这种地方可能这辈子也就来这一次,而且是因为这种机会。要是没有这种机会的话,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这一次,是那种未曾见过的景色。那种自然感,原始感。因为那边的话你包括路边的树木的什么的,就是他死去了就这么死去了。然后他横向生长就这么横向生长了,就没有人去管他。

李文豪:你希望自己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去生长呢?

信小呆:野蛮生长。

李文豪:真的吗?

信小呆:就是基本上,从小到大也算是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

李文豪:就不喜欢别人去拘束你?

信小呆:我不需要别人去管束我。

李文豪:有人管你吗?

信小呆:没人管我,我不听管。

李文豪:你不听管?

信小呆:对,我不听管。

李文豪:这是你平时会带的行李箱吗?

信小呆:平时会带的之一。

李文豪:我们看看里面都有什么。先是最外面这层。

信小呆:其实没有,我都是放一起的,这里面,这个小袋子我还蛮喜欢的。这里面放的一些数据线,还有充电的插头什么的。

李文豪:一个单独的小袋子。

信小呆:对,这个其实一般会放那个书包里面,就是飞机上直接就用了。

李文豪:好整齐啊这个箱子,里面都分门别类的,你真是这样带的吗?

信小呆:就是,像这个小的可以,如果大的话,如果不装满的话,我不会就是整个都塞里面,确实会这样。

李文豪:有点像处女座的感觉。

信小呆:没有。然后这个的话就是这个袋子还是酒店的洗衣袋,特别喜欢拿它装衣服。

李文豪:这是衣服是吧?

信小呆:对,衣服。

李文豪:然后下面都是衣服?

信小呆:下面的话,这个是包一个。

李文豪:一个包。

信小呆:很适合东南亚风,就之前买的。

李文豪:要不拆开看一下吧。

信小呆:好。

李文豪:可以吧?

信小呆:拆。

李文豪:适合东南亚风。

信小呆:你看适合夏天,多适合夏天。

李文豪:对,sunny的颜色。

信小呆:对。

李文豪:这是买的吗?还是锦鲤里面的?

信小呆:这个是之前就是去苏州的时候,就是去兑的奖。

李文豪:去兑的奖,这也是奖品之一是吧?

信小呆:它也是给的就是一个券,然后自己去买的

李文豪:然后这个是药,这两个都是化妆包吗?这是什么?

信小呆:充电必备。

李文豪:这么多头?

信小呆:对,就因为它头多,充电必备。然后还会带一些药。

李文豪:随时应付这个不备之需。

信小呆:要带好多药,突然发现。

李文豪:那平时身体弱吗?就经常会生病吗?

信小呆:可能嗓子会经常发炎,因为有慢性咽炎。

李文豪:那个锦鲤的女儿们儿子们都听好了啊,有慢性咽炎知道该送什么了吧。

李文豪:你所有去游玩的这些地方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信小呆:是根据奖品清单选择的。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因为都是一些比较大的蛮官方的那种大的地方。

李文豪:那怎么会想到先去我们目前看到的这些地方?

信小呆:一方面是因为一些奖品的限制,就比如说香港、澳门可能有一些奖品是到年底的,就去年的年底。

李文豪:就失效了。

信小呆:对,就失效了。

李文豪:这么快?

信小呆: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样,然后还有一方面也是因为很多东西需要提前预约,比如说很多酒店可能需要提前一到三个月去预约,所以其实有很多客观的因素限制了你。

李文豪:你每一次出去旅行的时候,必做的事情都有哪些?

信小呆:寄明信片吧我觉得,虽然说寄明信片这件事其实挺让我苦恼的,因为太容易丢了。

李文豪:你都会给他们写一些什么呢?

信小呆:就是会写,我会私信问他们,你们想要我写什么。

李文豪:这些让你写明信片的人,有没有当中有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些话?

信小呆:去日本的时候有一个,就是他刚好和我私信,然后我们俩聊《情书》就聊了很久,然后他很喜欢那部电影,就是写在里面的一句台词。

“我一面佯装平静,一面想把卡片揣到兜里。然而不凑巧,我喜欢的围裙,上下没有一个兜。”

李文豪: 实际上去兑奖这个行程无形之中对你也是一种禁锢,如果抛开这个禁锢之后,你真实想做成什么样子的旅游博主?

信小呆:可能去当地体验的东西会跟食物的稍微多一点,关于食物,关于动物,就是我自己有兴趣的地方可能会更多一点。

李文豪:为什么会对动物感兴趣?

信小呆:天生的,我天生就喜欢动物,就什么都喜欢,来者不拒,就有毛的那种。

李文豪:如果让你把自己比喻成一种动物,你觉得你最像哪种动物?

信小呆:可能说比较像猫。

李文豪:你觉得自己像一个什么种类?什么品种的猫?

信小呆:我对猫的品种没有很大的研究,

李文豪:你想化身为什么样的猫?

信小呆:流浪猫。

李文豪:为什么?

信小呆:流浪猫就不受管教。(前面找)懒惰,而且又不受管教。

李文豪:但猫也有非常温和的一面。

信小呆:那是因为懒惰造成的。

李文豪:你觉得你是个懒惰的人?

信小呆:就是精神上我不懒惰,但是肉体上非常懒惰。

李文豪:如果精神上不懒惰,肉体上懒惰,好像精神也没有办法支配肉体。

信小呆:对,就是管不了我的肉体。

李文豪:那你做vlog,尤其是做旅游博主也是蛮累的。

信小呆:出行还是挺累的,但是我和那些真正的旅游博主,高频率的辗转于各个国家之间的真的没法比。

=

李文豪:我看到你拍了一些vlog,刚开始做这件事情?

信小呆:对,其实我本身对这方面接触其实蛮少的,因为平时爱好的话,看电影类的东西比较多,对这个看的其实不是很多,然后也没什么经验,感觉拍出来的东西就希望大家不觉得无聊吧。

李文豪:我看到你的这个记录和分享,感觉你在镜头前的这个表现都特别自然。

信小呆:你不觉得很羞涩吗?

李文豪:我以为你又要说羞耻。

信小呆:我本来是要说的。

李文豪:没有,我真的觉得很自然,就感觉你以前应该是个挺爱拍照的人吧?

信小呆:我一张照片都不拍,就是除非那种被押上刑场,就比如说我们要拍工卡了,拍一寸照,就除非这种,否则我一张照片都不拍。

李文豪:就是你成为锦鲤之前你不拍照。

信小呆:对,我不拍照,我一张照片都不拍。

李文豪:但是你成为锦鲤之后,马上就要接受在各个镜头,这么镜头怼着你的这种情况。

信小呆:对,所以说就是这些东西,我自己也没看过。

李文豪:你自己不会去看你拍的东西。

信小呆:就不太敢看,就是有被我同学逼着说,你一定要看看,你要看了之后你才能知道你下次怎么才能拍的更好一点。

李文豪:为什么呢?

信小呆:就蛮羞耻的。因为我爸妈还有我朋友的爸妈,都会一遍遍看我的视频,然后我在家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听力比较好,耳朵比较尖,就是我会听见我爸在看,我就告诉他,小点声,好不好,我还在家呢。

李文豪:他们有对你的视频和评论有过一些评价吗?

信小呆:对视频有,会觉得有时候我话太多。

李文豪:这个也是我觉得你在镜头前表现很自如的一个点吧,因为不仅话多,而且还经常能出什么四字的金句。

李文豪:感觉是一种天赋是吧?

信小呆:倒也不是天赋,因为本身天津人嘛,自带搞笑天分嘛。

李文豪:这么多的旅途当中,有没有让你感觉印象特别深刻的经历?

信小呆:这个得让我想一想, 就刚刚你一问我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我都去过哪,我都干过什么呀,因为每天发生的事太多了。

李文豪:我能理解你这种感觉。

信小呆:因为一天大概,尤其去东京的时候,一天要去三个地方左右。(插入日本Vlog)

信小呆:在日本那个,回忆起来了,本来其实在我印象中,日本的较应该是挺发达的那种,然后我们去的第一天吧,就前两天,基本上每天都要坐错十趟车左右。就是第一天想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就赶上末班车了嘛,然后我们也不太敢上,因为不知道那个车会带我们去哪。

李文豪:你怎么看待旅行这件事情?你觉得旅行能带给你什么?

信小呆:旅行带给我一个让我看世界的机会吧,在旅行中,其实旅行是一件很累的事情,然后就是痛并快乐着,你想,平时的话,每天不会走那么多的路,旅行的话基本上就是睁开眼睛,然后收拾一下,出门,然后可能晚上甚至半夜才回来,然后每天就是这样。

李文豪:作为一个旅游博主,你最希望听到的评价是什么?

信小呆:我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李文豪:不会说看完视频好想去这个地方。

信小呆:这个我不是很追求这个事情,因为就是我觉得大家都有想去和不想去的地方,就是大家自己跟随自己的心理就好,我觉得还是关注人。

(车上采访)

李文豪:对,你这样短期的这种,其实也经常要倒(时差)是不是?

信小呆:不是要倒,是根本倒不了。

然后就每天很崩溃,精神很崩溃,因为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李文豪:然后回来就瘫了是吧?

信小呆:回来也还好,就不定时的困。

李文豪:那你体能还挺好的,在那边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回来还没瘫。

信小呆:没有,但是我状态不好,就情绪特别不好。

李文豪:经常到时差你觉得自己身体会变弱,抵抗力什么的?

信小呆:我最近这半年,比我以前去的医院加起来次数都多。

李文豪:去医院是看什么病?

信小呆:就是身体一直不舒服,但是一直没看出来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

李文豪:什么地方不舒服?

信小呆:就已经变了好几个地方了。

信小呆:之前胸闷过,然后去那边的时候是这边,感觉被掐着一样。然后现在是侧面,我也不知道是哪。

李文豪:你特别喜欢五月天是吧?如果用他的一首歌来形容自己当下的状态呢?

信小呆:倒也不是一个当下的状态,可能是一个一直的状态,就是前年出的那个《自传》,那张专辑之后,然后一直在单曲循环的<转眼>吧。就是每次听完那首歌,感觉都把人生过了一遍的感觉。

李文豪:有没有哪句话特别触动你?

信小呆:惶惶不安,念念不忘。每个人的生活,我觉得可能都是这样吧。……可能大学毕业过了三年、五年,可能渐渐地会被工作压力,会磨平掉很多东西,会麻木很多。

李文豪:成为锦鲤之后,你觉得自己发生了哪些变化吗?

信小呆:要习惯很多以前我不习惯的事情,就比如说拍照,拍东西这种。

李文豪:你的性格上,或者是说你看待事物的方式有发生变化吗?

信小呆:这个我不会发生变化,我也不会让它发生变化。

李文豪:那你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你的性格?

信小呆:就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吧。

李文豪:稳。

信小呆:对。

李文豪:我发现你的形容词都很奇特。

信小呆:嗯,差不多,有话直说,就一直给自己封的就是钢铁直男。

李文豪:你觉得中奖之前和中奖之后,哪一个时间段更开心?

信小呆:其实我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开心的点,就是我觉得只要我的生活能是一个平衡点,我就很开心。

李文豪:这个平衡意味着是?

信小呆:这个平衡是很缥缈的一个点,就基本上不太可能能达到的一个点。

李文豪:其实你现在相当于一个旅游博主,你去走这些路线也是支付宝给你可以去兑换的一些,大但是其还是有一些要自己去花钱的,你上次跟我说到你特别希望你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一个平衡点,你觉得你的收入支出方面达到这个平衡点了吗?

信小呆:就是我赚到的钱现在目前来看是够我们两个人出行的路费的,因为就是除去提供的那些奖品之外,就是需要去自费的东西真的很多,没有一夜暴富。比如邮轮那一趟就花了蛮多钱,但是对于生活的一些其他支出,现在好像就已经不像工作的时候,就是有一些很强烈的需求,比如说过一段时间想买衣服,现在就可能大部分时间就会回家看素材写攻略,就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购物,所以说就对钱这个好像也没有那么大需求了感觉反而。

我也不断地寻找我的生命之所,每个人都一样,不是只有你为此痛苦而已。不过,就算再怎么寻找、追求,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的生命之所。不管跟什么人交往,没有人可以给你你想要的地方。——白石一文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李文豪:你如何看待现在年轻人的这种锦鲤心态?

信小呆:就很正常啊,大家都想要在艰苦的生活中看到一丝希望,虽然希望很缥缈,但是总比没有好。

李文豪:锦鲤其实意味着是一点点阳光。

信小呆:对,因为大家现在生活都挺艰苦的。

李文豪:你用艰苦这个词啊。

信小呆:对,因为我生活也很艰苦。

李文豪:为什么这么说呢?

信小呆:因为本身就是,在国内的话,其实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尤其可能到我这个年龄,就是工作的压力一方面,家庭的压力,催婚的压力,双向的,其实压力会蛮大的,催婚的压力确实很大。

李文豪:天哪,催婚这个话题是绕不过了。

信小呆:因为本身就是,到这个年龄了,然后平时只能接触到工作上面的人,自己又挺宅的,又不是那么愿意地去认识,去新认识人,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然后之前不是有一个词叫自杀式单身吗,就差不多吧。

李文豪:你有想过说自己到了,比如说30岁的时候,要到达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吗

信小呆:独立女性。

李文豪:这四个字好沉重啊。在你眼中独立女性是什么样子的?

信小呆:就是不管生活还是工作方面,都能独自承担,能够自己去控制自己。

李文豪:你会期待一种独立的这种感觉吗?

信小呆:会,也不是期待,就是践行。

李文豪:你会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和目光吗?

信小呆:这个东西,我只能说我会克服,但是说不在意就是,每个人都不可能不在意。

李文豪:你会对什么样的留言特别在意呢?

信小呆:比如说,最轻的就是说我凉了,然后这也是事实,我也能接受这件事,因为这是很正常的,然后就是再有的话就是说我丑,然后可能再有的话就还好。

所以我就选择规避风险,就回避这件事情,所以说现在就不会看很多了。

李文豪:因为支付宝的这个活动每年都会做,那今年肯定到了,比如说双十一之前,他们也会有这样的活动,那就会产生新的锦鲤,那到时候有新的锦鲤,可能就会顶替掉你这个旧锦鲤了,到时候热度也可能会下降,到时候热度可能会下降,之后你会怎么办呢?

信小呆:其实现在热度就已经下降了呀。

李文豪:你能很确切地感受到吗?

信小呆:也不是很确切感受到,包括我在内也是,就是每个人对新鲜事物会有一定时间的热度,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因为毕竟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说就是没有兴趣是很正常的。

李文豪:你现在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热度在下降吗?

信小呆:那当然不能跟一开始,最最开始比吧。但是我觉得就是,喜欢的人自然会留下。

就是会希望有那么一批人能长长久久的待下来,至少他是喜欢我这个人的。

祝你成为2019年的锦鲤

李文豪:之后今年下半年还有什么地方要去?

信小呆:今年可能大家要看视频不要看腻,今年可能会去邮轮去的比较多,因为毕竟邮轮的刚真的很多,我邮轮的奖好像有五个,有一个已经过期了,另外几个可能会,之后可能会再去两到三个,除了这个之外可能会去一趟马来西亚,然后澳大利亚,然后新西兰,然后欧洲那边,国家没有选好,美国今年国家不让去了就不去。

李文豪:我看你发的微博上面说你在旅途当中也许下了特别美好的愿望,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可以能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寻找到新的自己。你希望寻找到一个怎样的自己?

信小呆:我觉得这个就是探索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不想要什么的一个过程吧,就是探求自己心之所向。

李文豪:以前也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吗?

信小呆:经常会,就是经常会探求自己的心之所向,否则的话就很容易被大时代淹没。

撰稿:李文豪 | 凤凰视频-可燃冰工作室负责人

本集编导:袁静新

本集摄像:袁静新 蓝榉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