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担任外交部发言人 “暖男”陆慷会去哪?
资讯

不再担任外交部发言人 “暖男”陆慷会去哪?

2019年07月19日 09:45:01
来源:直新闻

2019年7月18日15时23分,北京,中国外交部蓝厅。

“还有问题吗?”陆慷环顾一周,见没有记者举手,他点点头,“如果没有问题,借这个场合再跟大家说几句话。”

我的心突然加速跳起来,没想到他的“最后发布”竟然直接发布了自己离任的消息:

“因为工作安排的原因,今天应该是我作为外交部发言人最后一次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

陆慷在两分钟的“离任官宣”里回顾了自己在发言人岗位的工作感受,随后挥手告别。平日里见惯了你来我往、各种交锋的蓝厅,非常罕见地全场响起了掌声,我看见,不同肤色、不同媒体、不同立场的各国记者在鼓掌这件事上竟然空前一致。

许多关心中国外交的朋友还记得陆慷第一次作为发言人亮相的场景。2015年4月17日,陆慷以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发言人身份第一次对外发布了消息,距离此时他亲自宣布自己即将离任,正好4年又3个月。

首次作为发言人亮相后两个月,陆慷在2015年6月15日第一次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

其实,陆慷即将履新的消息在媒体同业中传闻已有小半个月。大约一周前,有消息灵通的外媒记者发文指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将发生人事变化,久未露面的另一位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被媒体发现以中央党校中青班学员的名义在《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不过,外界也留意到,7月15日外交部官网曾发布一则简短消息:“2019年7月10日至13日,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司长陆慷应朝鲜外务省邀请率团赴朝鲜举行中朝外交部新闻司局磋商。访朝期间,代表团参加了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举行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58周年纪念活动。中国有关媒体负责人和记者随行,同朝鲜主要媒体负责人进行交流。”当时,外界就有预期,这很可能是陆慷作为新闻司司长最后一次参加外访活动。

根据公开信息,陆慷生于1968年,在2015开始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之前,于2012-2015年之间担任驻美国大使馆公使,在崔天凯大使直接领导下工作。

论行政级别,新闻司司长和驻美公使都是正厅级,陆慷已在这一级别干满了7年。此前有外媒报道,陆慷极有可能接替现任北美大洋洲司司长丛培武,而丛培武将接替已经离任的卢沙野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如果该报道属实,陆慷将在时隔9年之后,重返美大司担任一把手。

陆慷的履历可谓比较完整,他曾在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在国际司、军控司,驻爱尔兰使馆、美大司、驻美使馆都工作过。此次如赴美大司任司长,将是陆慷第三个正厅局级职务。而美大司的工作方向除了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还包括为数不少的一批太平洋岛国。考虑到近一段时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几个国家和中国的关系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这对负责具体业务对接司局的掌门人而言,不会是一个轻松的工作。但是凭我这两年多在蓝厅对他面对面的观察,我相信他绝对能够胜任。

陆慷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布的最后消息是他将不再担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并将离任新闻司司长。在这段两分钟的“最后发布”里,陆慷可以说是对自己四年多来的发言人工作做了一个非常扼要的总结。

陆慷说,希望大家通过我和同事们过去四年多的努力,对中国的政策有一个很好的了解,对我们努力同大家沟通,倾听大家的、新时代中国外交官的这么一个开放的态度有个更好的了解。

陆慷和外交部其他发言人在记者会上的表现,相信关注中国外交的朋友多少都有了解,不少媒体也都总结了陆慷担任新闻发言人四年多来的刷屏金句。

而说到“开放”,不得不提的是,在陆慷担任新闻司司长及发言人期间,原本只接纳外国媒体与央媒采访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陆续向包括深圳卫视、澎湃新闻、湖北卫视等国内地方媒体开放,并在其他一些新闻发布方面面对国内媒体有创新、有尝试。陆慷曾经一次在和记者私下聊天时提到,向一些地方媒体开放,其实刚开始还是有一些担心的声音,不过从最终反馈来看,正面肯定的声音是绝大多数的。这项创新尝试也得到了外交部领导的肯定支持。

或许,正是因为形成了这种正向的激励效应,外界也注意到,在最近几年全国两会期间举行的外长记者会上,虽然是地方媒体,但深圳卫视、澎湃新闻都获得了向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提问机会。

除了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司长等职务,陆慷还有一个职务,那就是外交部公共外交办公室主任。如果细究陆慷参加的一些外事活动就会发现,其中一些活动可能就和陆慷这个身份有关。

比如暖男陆慷的来历。

2018年12月,陆慷率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媒体智库代表团到访大阪,期间赴国立大阪大学与关西地区中日大学生座谈交流。好不容易获得一个提问机会的关西外国语大学女生久保面对陆慷司长,眼巴巴地问出了如何看待日本女生和中国男生谈恋爱的问题。

而一贯以精炼扼要为鲜明特色的陆慷在回答这个日本女生的问题时,花费大量篇幅、并从代表团成员为例讲起了中日民间交往的生动案例,可谓十分亲切温暖。后来,旅日作家萨苏专门写了一篇报道《暖男陆慷》,获得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一众央媒转发。从此暖男陆慷就进入了公众视野。

对于暖男这两个字,参加外交部例行记者会的记者可能体会也颇深。从笔者的切身体会看,陆慷在发布会上反应敏捷、对答如流、语带机锋,甚至有时提问刁钻的老记也直呼“太犀利”。但在场下面对记者时,他是暖男无疑。比如陆慷有时会在记者会后,主动和记者聊对一些热点问题的看法,丰富大家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加深对一些问题的理解。我和其他一些媒体的记者,甚至有时候为了一些报道方面的事情,都有直接拦住陆慷求帮助的经历。

陆慷在两分钟的最后发布里还提到,曾走访不少中外媒体的总部,接受媒体的专访。此言亦非虚。前文提到的,在访日期间,除了因为回答日本女生有关恋爱的问题赢得暖男称号,陆慷还接受了NHK专访,谈到中日关系、中美贸易摩擦、“一带一路”等问题。笔者观摩了NHK对外释放的采访视频。对于记者提问时一些针对外界对中方一些政策的误解甚至扭曲,陆慷阐明了中方的主张,回答滴水不漏。

此外,2017年1月,陆慷还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采访,面对主持人Richard Engel涉及众多中美关系、特朗普新政的问题,陆慷全程英文流利应答,既不落对方设好的陷阱,又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中方的立场和关切,显示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深厚的功力。

而关于这些接受外媒专访,是否要按照被访者陆慷的要求剪辑、甚至“审稿”?真实答案是“不存在的”。陆慷有一次和记者谈起2018年接受NHK采访的一些经历。陆慷说,当NHK提出要专访他,他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了,同时提出一个要求,就是必须全程呈现,不要剪辑。对电视略有了解的朋友都会知道,陆慷提出的这个要求其实是给自己加压。从电视记者的角度考虑,提问者处于攻势,受访者处于守势,天生处于劣势。不过,看过NHK专访陆慷视频的人,往往可能会得出攻守易势的感受。

而据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实采访结束后,NHK曾经联系陆慷,希望能够删除采访中的一个片段。陆慷最后同意了。这样一个细节,或者更能说明陆慷作为发言人的底气所在吧。

陆慷在最后发布里多次提到的与中外记者努力沟通,我深有同感。今年农历新春,我们受邀参加外交部举行的中外记者新春联谊会。在国家大剧院二楼,陆慷和其他外交部新闻司工作人员和各位中外记者交流,但因为陆慷是主持人,时间很紧,记者又人数众多,不少记者慕名而来,但还没和陆慷聊够。所以,一待联谊会主持环节结束,不少中外记者都想拦住陆慷聊天,但却找不到陆慷的人了。后来,一众记者才发现,陆慷在舞台旁边一个狭窄的演员进出通道口,坐在一把折叠椅上批改厚厚一大沓急件。待到把事情处理完,他顾不上喝口水,又赶紧和围拢上来的各路记者聊起来。

陆慷“记者缘”很好。宣布离任后,陆慷还与参与记者会的部分记者合影留念。右一为本文作者深圳卫视&直新闻客户端记者魏国栋。

外交部发言人是目前各部委发言人中曝光率最高的,每周五个工作日,下午三点,几乎都要出来接受中外记者的提问。2017年2月,我作为深圳卫视记者,第一次踏进蓝厅做报道,两年多来,见惯了发言人应对记者尤其是外媒提问时的见招拆招,一个感受是,做发言人不但要有深厚的知识储备、敏捷稳妥的随机应变能力,如今也越来越强调议题设置能力。陆慷在这方面,绝对是一把好手。

大概一个月前,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三点过了一会儿,陆慷才匆匆而来。笔者惊讶地发现,他居然没打领带。一些外媒记者似乎也发现了,一贯讲究形象的外交部发言人怎么不打领带?不过,随后,大家就发现“上当了”。陆慷解释,之所以没有打领带,是因为蓝厅的空调特意调高了温度,冷气不像平时那么足。现场还为记者准备了一些有关节能减排公益宣传的小电扇和宣传手册。原来所有这些安排,与外交部作为中央国家机关积极参与“全国节能宣传周”有关。陆慷在巧妙地向中外记者介绍中国节能宣传周的时候,我注意到,现场一些外媒记者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随着陆慷最后两分钟发布,也意味着陆慷的外交部发言人生涯告一段落了。不过,截至目前,记者打开外交部官网,新闻发言人及新闻司司长一栏有关陆慷的简介尚未更改。陆慷的下一站将会去哪里,陆慷空出的新闻司司长一职将由谁接任,相信下一次官宣很快就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