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王家二儿子:死有余辜
资讯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王家二儿子:死有余辜

2019年07月18日 00:28:36
来源:潇湘晨报

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陕西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扣扣执行了死刑。

执行死刑前,汉中市中级法院依法安排张扣扣会见了其近亲属。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王正军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的行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张扣扣却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报复王正军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划犯罪,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蒙面持刀行凶,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杀王校军和二次加害王正军的情节,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

今年4月,杨斌律师说她曾经到汉中探访过被害人王家家属。

“他们说,曾经提起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但开庭时,张扣扣父子不仅明确表态不赔,还在庭上指着他们破口大骂,还说算你好运,本来连你要一起杀的,把他们骂哭了,一气之下撤回了附带民事诉讼。”

7月17日晚上,潇湘晨报联系了王家二儿子王富军,他表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没有赢家。

对于有人指称张扣扣是英雄一说,他说,舆论终究不能代替法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

对于孩子教育,王富军说,“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学习,以后走上社会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1】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张扣扣17日被执行死刑了,你知道这个事情吗?

王富军: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

潇湘晨报:怎么看待这个结果?

王富军:说不出来,反正已经判刑了,死有余辜,但是我心里一点都不高兴。

潇湘晨报:为什么是高兴不起来?

王富军:他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你认为弥补不了他当年犯下的错。

王富军:对。

【2】我父亲是劝架,没参与

潇湘晨报:为什么张家人一直认为是你导致了张母的死?

王富军:哎,那个时候纯属意外,搞的今天这个结果,是始料不及的,本来之前的事情已经过了,没想过现在会这样,真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潇湘晨报: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你说完全可以避免,又是什么情况,可以说一下吗?

王富军:96年那个事,我母亲和张家母亲有纠纷,发展到打架,当时是因为抢救不及时,拖了两个多小时,当时(96年)农村的医疗环境很差。

潇湘晨报:那个过程到底是怎样的?是张母向你吐口水吗?

王富军:当时是我在路边乘凉,他母亲就朝我吐口水,当时年轻气盛就气不过,走的时候吐的,没吐上,我就没在意,就骂了一句,就几个小朋友在那,过了十几分钟她又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我真的是忍无可忍,就给了她一巴掌。

潇湘晨报:之后呢?

王富军:(汪秀萍)抓着我的衣领不松手,就耍赖,抓着我衣领就说我打她,我都没动手,后来就叫家里人过来了,离着不远。

潇湘晨报: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王富军:我母亲说你回去别在这,就在这个时候我三弟才(打了汪秀萍),我都没看见。

潇湘晨报:武器是什么?一根棒子吗?

王富军:就是那个,一米多长的木棒,劈柴用的,就挥了一下,没想到会打到头部。她那个人平时也耍赖,当时打了也没在意,她就倒在地上了,后来她自己爬起来了,就没在意,当时来了一辆车,一叫她她自己就起来了,后来找了个架子车给她拉到医院去了,就看伤,没想到有这么严重,当时我兄弟也在流血,就各看各的伤。当年的时候有些细节问题都没写上,(后来)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我父亲是劝架,根本就(没参与),对一些报道真的是很无语,就乱说。

【3】我们两家没有赢家

潇湘晨报:你觉得去年的事,你是怪张扣扣,还是怪他的家人?

王富军:怪他父亲。

潇湘晨报:你觉得他父亲责任重大?

王富军:就是因为他父亲给他灌输复仇思想。

潇湘晨报:你说这个话有事实依据吗?

王富军:因为他时常,村民跟我说,他父亲时常扬言要报仇之类的。

潇湘晨报:那你有同情过张扣扣吗?你觉得他是个可怜的人吗?

王富军:我觉得是一种悲哀,这件事情我们两家没有赢家,就是造了个孽。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们两家搞成这个样子,这个事其实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4】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张福如现在跟媒体讲,你不死他就不服,这个事你怎么看?

王富军: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当时他觉得冤他为什么不上诉,现在他上诉,纯粹是没事找事,他这个用心啊,现在我们家就剩我一个。我就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这都是有证可查的,时隔这么多年又翻出来。

潇湘晨报:那你可以跟我把这个事情的真相讲清楚啊。

王富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凶手已经毙了,我现在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解释,没意义。

潇湘晨报:但是现在张扣扣的父亲对这个判决不服,他说儿子是冤枉的。

王富军:他不服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不去招惹他,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他一直说,他老婆的事你打了她。

王富军: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他想把我搞下去。

潇湘晨报:你家里还剩你一个。

王富军:弟弟,大哥都在18年遇害了,连我父亲。我们三个兄弟就剩我一个了。

【5】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你现在回想当年,有没有觉得自己不对,或者你的家人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王富军:当时太冲动了,年轻气盛,如果不是我当时那么冲动,就没后边的事了。

潇湘晨报:你对你弟弟的死惋惜吗?

王富军:惋惜,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为什么?

王富军:当时的事,他根本都不知情,说我们兄弟三个都参与了当年的事纯粹是胡扯。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到现在这个位置。

潇湘晨报:你大哥当年什么职位?

王富军:当年刚入职两年,就是个办公室文员,他们说我大哥当时说是科级干部,科级干部都是十多年后的事了,干了将近三年怎么可能是科级干部,这些事我现在不想说了,说了心里难受。

【6】舆论不能代替法律

潇湘晨报:你父亲经常说张扣扣的坏话,有这个事吗?

王富军:那是他们胡扯,对方发生这个事情之后,两家连话都不说。

潇湘晨报:96年事情发生之后赔了9639.3元?钱给张家了吗?

王富军:这些还不算丧葬费,丧葬加上判的一共花了一万多,当时96年一万多。(给张家了没)这个我不清楚,出事之后两年多我都没回家。

潇湘晨报:张家说赔偿没有给。

王富军:他胡说啊,乱说能有什么办法。

潇湘晨报:现在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现在会不会感觉轻松一点?

王富军:轻松一点了,终于可以放下了。

潇湘晨报:虽然张扣扣被执行了死刑,但他爸爸态度这样,有想过反抗这些不实的说法吗?

王富军:那就已经这样了,该枪毙也枪毙了,舆论终究不能代替法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

【7】有些事我不想辩解什么

潇湘晨报:张母以前和你母亲一直闹不和吗?村里人都知道吗?

王富军:也不是一直不和,农村嘛,发生口角很正常。

潇湘晨报:主要是因为哪些小事呢?

王富军:这些事我不想提,反正已经枪毙了,说这些现在没有任何意义,说了我亲人也活不过来,已经发生了。

潇湘晨报:不少网友说张扣扣是英雄,为了母亲。

王富军:那些人纯粹是不了解事实,所以我不想辩解什么,事实就是事实,那些人就是就是看热闹的心态,事情又没发生在他们自己头上。

潇湘晨报:现在说起什么事情,能让你感到高兴呢?在生活中,会不会从96年经历了这个事之后,感觉人生都是灰暗的?

王富军:也不是,就家里很多变故之后就看开了,对啥都无所谓了,得过且过吧。

【8】不可能回村了,那地方难受

潇湘晨报:你们现在没有住在原来的地方了吧,从三门村里搬出来?

王富军:我十年前就没在老家住了。是我爸妈一直在那里住,我们是放假回去抽空看一下。

潇湘晨报:你有想过再回三门村吗?

王富军: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了,那地方,太难受了。

潇湘晨报:你的父亲和兄弟呢?

王富军:葬在老家了。哥哥和弟弟没有葬在老家,不是一个方向。

潇湘晨报:家里还有一些东西呀,真的就一直不打算回去了看看吗?

王富军:其实也没什么,就家具,有人要就联系处理,没人要就放着吧。

【9】离婚后自己带孩子

潇湘晨报: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王富军:林业工人。

潇湘晨报:你今年多大了,成家了吗?

王富军:六年前离婚了,有一个孩子。

潇湘晨报:你老婆当时因为什么跟你离婚啊?

王富军:当时是因为性格不合,跟家里的事没关系。

潇湘晨报:你们有因为当年的这些事情吵过架吗?

王富军:当年那个是我说的很清楚,当年结婚的时候,他们都知道。

潇湘晨报:你以后还打算再找一个伴吗?还是说就一个人带孩子?

王富军:说实话18年家里出事之前谈了一个,但后来家里出事之后就有意见了,虽然还在联系着,但态度就有变化了,我也无所谓不能成也无所谓,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有小孩。

潇湘晨报:女方家当时怎么跟你说的?

王富军:啥也没说,随着周围人议论,就态度就明显有变化了,后来我就没去了,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多事我也看淡了,就看开了。

【10】我不给孩子讲复仇

潇湘晨报:那你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带啊?

王富军:现在上技校,家里的事对他影响也比较大,原来学习挺好,打算上高中考大学,现在就报技校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他今后有什么期望吗?

王富军: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别的我现在不想。

潇湘晨报:他有没有跟你讲过他在学校跟人闹过纠纷啊,你一般都怎么跟他讲?

王富军:没有,我跟他讲到任何地方到学校,都尽量别和别人发生摩擦。

潇湘晨报:他现在是多大了?

王富军:马上16岁。

潇湘晨报:你会跟你小孩讲将来要报仇什么的吗?

王富军:我从来不跟他讲那些,尽管他也试图跟我聊,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学习,以后走上社会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潇湘晨报:会不会因为这个事,导致他在学校有点自卑啊?

王富军:不会,我经常给他老师打电话,他在学校挺正常的。

潇湘晨报记者 温艳丽 肖洁 实习生 郑壹 邓知凡 陈佳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