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日报社原总编辑逃亡8年 :靠卖画、设计鸡血石为生
资讯

湘潭日报社原总编辑逃亡8年 :靠卖画、设计鸡血石为生

2019年06月15日 19:58:59
来源:澎湃新闻网

5月28日,广西桂林,王荃被民警抓获。图片来源:潇湘晨报

5月28日,湘潭市追逃办消息:外逃8年的湘潭日报社原党组副书记、总编辑王荃在广西桂林被抓捕归案。至此,湘潭在省追逃办“挂号”的10名境内外逃人员全部劝返或抓捕归案。

6月5日,湘潭市看守所。

百余米长的走廊尽头,慢慢移过来三个小点。押解归案一个多星期的湘潭日报社原总编辑王荃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名管教民警。

王荃脚上是一双码子偏小的蓝色塑料拖鞋,脚后掌露出小一截在外面。上身是有“湘潭看守”字样的蓝色马甲,扣子没扣齐。他没戴那副被抓捕时戴着的高度近视眼镜,所以,走近时,他眯着眼睛仔细打量我们,好像对面站着的是一排太阳。

收监执行却找不到人

王荃案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09年11月。据潇湘晨报等媒体当年的报道称:(2009年)11月10日,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湘潭日报社原党组副书记、总编辑王荃受贿一案。公诉机关湘潭市雨湖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荃在2003年至2009年3月担任湘潭日报社副社长、党组副书记、总编辑期间,利用分管基建、广告业务等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用于个人消费或买卖股票,数额特别巨大,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2010年1月,王荃被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

王荃说,他患有病态窦房结综合征。在王荃看来,这个遗传自母亲的顽固病症,是导致他此后八年漂泊命运的药引子。

“我是脱管,不是出逃。脱管完全是因为我要治病。”但是,一份发自湘潭市雨湖区综治办、落款时间为2012年9月24日的文件,对此则有另一番描述:2010年1月5日,雨湖区法院以(2009)雨法刑初字2号刑事判决书,判处罪犯王荃犯受贿罪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2010月3月8日,罪犯王荃因患病态窦房结综合征,雨湖区法院以(2009)刑初字第214号暂予监外决定书对其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并交雨湖路派出所执行。

2012年2月27日,雨湖路派出所称,王荃2011年12月份以来就不见其人,电话也无法联系,脱管已达三个月。2012年3月13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向雨湖区法院发出“关于对罪犯王荃收监执行的建议函”。2012年4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收到雨湖区法院对罪犯王荃作出的收监执行决定书。在此期间,公安部门也一直未能找到王荃。

靠卖画养活自己

要描述王荃的外逃生活,“治病”或许并非值得大费周章。事实上,当时王荃的全部身心几乎都在一件事情上——绘画。

到了广州,有书法功底的王荃跟人学绘画,两个月之后,他的绘画水平突飞猛进。王荃自己很得意——“我临摹齐白石的画惟妙惟肖”。他说,花鸟虫尤其画得栩栩如生,蚱蜢、螳螂、蝉,个个生猛。

王荃说:在外面没有生活来源,靠卖画养活自己。他的画多在朋友介绍的画廊出售,底价800元每张,有时候一张能卖到一万元。

凭借绘画,他结交了更多朋友,圈里的人称他“齐总”。王荃说,朋友们经常一起去全国各地写生,安徽、云南、贵州等,因为王荃清楚自己的逃犯身份不敢使用身份证,“大家从不坐公共交通,都是自己开车”。

王荃出身湘潭县的知识分子家庭,受过高等教育,有一定艺术修养。在外漂泊的日子,绘画一方面“拯救”了王荃,但同时,也成为警方摸排的重要线索。

大约在2012年,在广州的出租屋里,王荃在电视里看到“所有保外人员全部收监”的消息,内心纠结。“我每天都在做选择,到底是联系湘潭那边,还是选择逃避?”王荃说。

他说:佛家讲慈悲,慈是说让人快乐,悲是悲悯,“我既不能让家人快乐,也不能让他们悲悯我,我不能回去”。

总戴着鸭舌帽背个背包

在王荃做出选择,背着行囊踏上广西桂林的土地时,已是2013年。

在这个山水甲天下的旅游城市,王荃依然“如鱼得水”。他“想赚钱”,“赚个1000万”。当地有种叫鸡血石的石头,王荃找到了“发财之道”。

他给这些鸡血石做设计——办案民警说,同样的珠子,经王荃的手穿起来,立马变得富有文化艺术气息,“他把珠子的蓝本卖给鸡血石老板,老板再找人批量生产,每条珠子的收益王荃能拿三到五个点的提成。”直到王荃被抓捕,他设计的鸡血石依然在阳朔西街上销售红火。

湖南方面,对于王荃的追逃一直没有放弃。早在2011年年底,王荃就被列为网上逃犯。2015年,王荃被列为省市追逃办“挂号”追逃对象。

好像敏锐的山中兽,王荃嗅到了千里之外的抓捕气息。最开始,王荃住的是高档小区,但有一天,他发现小区到处都是摄像头,“很惊慌”。有次看电视,他看到很多地方都有“人脸识别”系统,更加坐立不安。

王荃从高档小区搬了出来,开始住不用登记身份证的小旅馆,或者去农村住便宜民宿——房租只需480元一个月。

在当地,细心的人们很快发现了一个“怪人”——桂林这样气候炎热的南方城市,正常人都是短衣短裤,有个人却总是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这人无论出门干什么,总是背着一个背包,步履匆忙,也不跟人打招呼。

侦办王荃案主力民警、湘潭市公安局刑侦四大队大队长丁旻昊说:背包里都是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方便他随时出逃”。

2018年10月18日,王荃家族有一件喜事,会在湘潭办酒。民警兵分几路蹲守现场,但是狡猾的王荃并未出现。这年腊月二十七,民警再次蹲点在王荃父母家附近,一直守到大年初六,依然没有等到王荃。

抓捕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外出办事被民警抓获

经上两役,警方对于王荃的抓捕行动却越挫越勇。

2019年1月30日,湘潭市追逃办组织市中院、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对王荃的追逃情况,决定由市公安局选派精干力量深入排查王荃的社会关系,市中院指令原办案单位雨湖区法院给予配合,尽快将其抓捕归案。

2月份,由湘潭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杨笠新挂帅,抽调精干力量组成追逃工作小组。民警丁旻昊等人兵分几路,从王荃的出生、入学一直到参加工作,重新逐一摸排,从亲属、同学等社会关系入手,每一个重要信息都不放过。

逐一排查后,有两个人进入办案民警的视野,他们是王荃的大学同学,这两人都爱好书法绘画,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桂林。

此后,追逃民警三赴广州,蹲守在这人的住地周围。虽然没有发现王荃的踪影,却也从相关人士处得到重要信息:王荃从2011年至2012年间,藏匿在广州某出租屋内。而且,他现在已经离开广州。

办案民警将目标锁定在桂林。湘潭市追逃办工作人员肖文灿介绍:追逃民警通过大量走访王荃的关系人及知情人,得到其在桂林从事鸡血石生意的信息。此后,民警迅速赶赴桂林就鸡血石行业进行摸排,逐步锁定王荃的藏匿地点。

经过两天一夜蹲守,民警成功识别出王荃。5月28日上午10时许,王荃步行外出办事,在一家包子铺门口被民警抓获。

民警丁旻昊说:王荃的表情很惊讶,好像在说,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在押解车上,追逃民警问王荃:怎么不主动投案?王荃说:我宁愿逃亡,我不愿意回来,因为我不想坐牢,不想失去自由。

民警在心里算了一下:当年如果王荃没有出逃,依法服完刑期,那么今年年底,他将重获自由。

后记

看得出,他依然保持着某种骄傲,腰板笔直,喉结耸动。作为媒体后辈,我们也心怀恻隐:那些问题,他自己娓娓道来就好了,不要我们追着问。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接下来两个小时,客观来说,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两个小时。我们隐隐感觉到:王荃内心有一头兽。它算不上凶猛,但是,诡辩、狡猾,还有些不甘和愤怒。

“狡猾、诡辩”之类的评价后来在办案民警那里得到证实。王荃对自己漂泊生涯以及出逃、归案心理的描述,也只能采信可以佐证的那一部分了。

追逃办民警说:王荃作为一名负案的逃犯,即便用更多的借口、理由来解释出逃原因,用看似华美、精彩的辞藻试图掩盖内心的恐惧,也只能用“困兽犹斗”来表述其万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