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持基层政权20年 西安水磨村干部集体涉黑
资讯

把持基层政权20年 西安水磨村干部集体涉黑

2019年06月12日 18:17:11
来源:上游新闻

6月9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水磨村(现水磨社区),街道和墙壁点缀着条幅与公告:条幅上写着“扫黑除恶”,公告上注明“选举主任”。

此前的6月1日,西安警方发布了一份悬赏通告,让这个不知名的水磨村震惊全国——村干部集体涉黑:包括村支书、村主任、妇女主任、小组组长等。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显示,此涉黑团伙是以原村支书高建民为首的,20年前做过杀猪匠的高建民被选为村主任和村支书,为村民办过事实,也曾荣誉加身,但在此过程中逐渐有了自己的团伙,把持基层政权20年,直至此次因涉黑被抓。

8f1e3a418c91299361ff191cdea8d07b.jpg

▲涉黑的高建民在2015年被评为西安市劳动模范。

村委会班子成员集体涉黑,已有16人被刑拘

6月1日,西安警方发布通告征集以高建民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犯罪线索。其组织成员包括:西安市长安区韦曲水磨村党支部书记高建民、村主任高选民、二组组长高建宁、村民高志友、妇女主任杨黎。

西安警方同时悬赏2000元到2万元,缉拿该组织在逃涉案人员惠菊玲(女)、倪元超、高乐、高平、王佳和丁佳等6人。

水磨村多名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除原监委主任以外,原村民委员会干部均被警方带走。

此前,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称,水磨村党支部原书记高建民为从某企业在该村地域内承建的项目中承揽工程,指使本村村民高建宁、倪建存纠集十余名村民携带机械设备,从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围堵施工现场,并索要由此产生的费用17.5万元。

西安警方通报称,西安市公安局扫黑办联合长安分局一举打掉了一个以原韦曲街办水磨村村支书高建民为首的,以封门堵路、阻拦施工为手段谋取不当利益的团伙,刑拘16人。

微信图.jpg

水磨社区悬挂的扫黑除恶条幅。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贾晨

从杀猪匠到村支书,高建民曾为村里办过不少事

水磨村位于长安区韦曲附近,属该区核心地带,紧靠长安大学城。

水磨村有四个村民小组,六成以上村民姓高,倪姓也较多。

经多名水磨村村民反复辨认,涉案者中,31岁的高志友是村支书高建民的儿子,46岁的妇女主任杨黎是高建民的表妹,其余人员皆为该村村民及高志友的朋友。

多位村民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没当村支书以前,高建民曾是村里的杀猪匠,还做过电工,虽然仅读过高中,但其为人圆滑、善于处理人际关系。2000年前后,因村支书和村主任关系紧张,二人的对峙耽误了村民很多事。在村民推荐下,高建民成为了水磨村的村主任,后来又接替成为村支书,此后该村班子主要成员未曾有过大的变动。

对于高建民成为村支书的前十年,多数受访者几乎一致肯定,“他确实为村民办过不少好事”。

上任之初,高建民发动村民集资硬化村路面、重新盖了小学、在村里搞绿化,将村民从土梁上整体搬迁至平地……特别是重盖小学校舍,其设施一度超过周边多所学校。在高建民的带领下,水磨村先后被市、区、街办评为文明示范村等优秀称号。

高建民集资修路、盖校舍并非没有反对者。

有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高建民为人深沉、霸道,如果有人反对,他也不纠缠,但反对者或反对者的亲戚想在村里开证明等,高建民会想出各种方法刁难。

随着一件件事得到推进和落实,高建民在村里的影响力和动员力逐年增强。上游新闻记者拿到一份文件显示,2017年9月16日,水磨村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仅四个月,90%的村民便签订了搬离协议。

对于高建民的工作,上级也曾十分认可,他当选为长安区人大代表,2015年被评为西安市劳动模范。

微信图片_20190612174720.jpg

▲曾经的水磨村已完成征地拆迁,留下的一片等待开发的荒地。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贾晨

父子齐上阵,为拿工程项目围堵施工现场

1999年,西安市提出建设西部大学城的构想,2001年,这项工程逐步开工建设,如今该工程早已落成——26所高校云集在长安大学城。

水磨村与大学城紧邻,距离该村最近的是西北政法大学,约有2公里。

由于周边缺乏商业设施,学生们需要乘坐将公交车前往市中心购物、消费。周围的村民看到了商机:4块钱穿梭于各高校之间的摩的、夜晚校门口的夜市、村里100元一个月的出租房、村口3元钱一小时的网吧……村民们发现,业余时间从事的副业要比种地更来钱。

开发商也瞄准了学校周边的土地。仅以商品房价格为例,从2003年至今,大学城周边的房价至少翻了十几倍。

村民们发现了商机,高建民也不例外。

村民已经记不清高建民从何时起开始涉足建筑领域,只知道高建民和他儿子除了不建楼,建筑领域其余环节均有涉及:从建筑初期的挖土方、运渣土,到中期为施工方提供建筑材料、设备、搞运输,再到后期小区装修的沙子、装修材料等。

有村民认为,从那时起,高建民开始给自己牟利,在村里说一不二。

对于警方通报的“以封门堵路、阻拦施工为手段谋取工程”一事。多名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高建民不止一次使用类似方法拿到工程项目。

不止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种事不止高建民做过,他们也曾有过类似经历,“涉及到乡土民情的事,只有这些村上的领导能搞定”。

b9b4b5947d625e18a507fe0cfbe42dea.png

▲当地媒体对高建民之子驾驶路虎车拖行环卫工的报道。

听话的村干部,嚣张的村支书之子

在村里,包括建筑领域在内,挣钱的生意有很多,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只要高建民等人涉及,其他村民便很难再参与。

对于水磨村,并非只有高建民一位“能人”。早年间在外打工、做生意的人也看到了村子周边的商机,有富裕的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仅以“缺乏群众基础”一条,让他放弃了与高建民竞争的想法,“搞定上面的事和下面的事,都没高建民有基础,也没他有手腕。”

村民常用“他们”来代指高建民及其身边人,话语间吐露的情感复杂,有诅咒、鄙视、嫉妒、羡慕……在这些村民看来,想把“我们”变成“他们”是件难事。

有了工程项目,能挣到钱,村主任、组长、村领导成员以及他们的亲戚或多或少能有机会染指。

在一些村民看来,村主任和一些村干部是高建民的“人”,根本谈不上监督。高建民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村民们没见过其他干部跟高建民红过脸,有过顶撞。

对于普通村民,不跟高建民对着干也是有好处。比如村里缺环卫、治安、物业、看门等工作岗位,高建民一句话,村民便能在家门口找份工作。

至今,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还是很认可高建民。从2008年前后,高建民等人开始给村民发放各种钱款,仅以过节费为例,自2011年11月至2015年8月,每人累计得到了2950元。

多年来,水磨村除一名组长“做的太过”曾被村民罢免过,其余村组织成员未曾更换。

微信图片_20190612174705.jpg

水磨社区换届选举的公告和选民登记册。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贾晨

此前换届选举的时候,多名村民承认,存在不正常等现象。投票常在宽敞的房间内进行,投票虽是不记名,但投了谁,没投谁,一目了然。甚至有一年选举还出现有专人拿着票箱,挨家挨户强迫投票的现象。

高建民的儿子高志友在村里打人早已不是新闻,其身边常有几个“五大三粗”、会“功夫”的朋友。在此次西安警方通缉的涉案在逃人员中,有高志友花钱雇来“撑场子”的人。如果有人公开反对高建民,他便会指挥高志友等人便出来“教训”一下。

长安警方通报称,高志友因殴打他人和携带管制刀具被警方处理过。

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每次高志友被“打击处理”回来后,又跟没事人一样,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嚣张。

2012年4月2日,《华商报》头版刊登一则消息,4月1日清晨7时许,在长安区韦曲长安饭店门前的闹市区,高志友和朋友殴打了一名环卫工,并驾驶他的红色路虎汽车将该环卫工拖行数十米远。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警方对高志友等人采取的并非刑事拘留,而是治安拘留。据知晓此事的人透露,事后高建民赔了涉事环卫工一大笔钱,并取得涉事环卫工及其家属谅解。

但在村里,村民看到回到家的高志友并未有所收敛,而是继续“横行霸道”。多名村民相互佐证称,高志友回村后又打了一名村妇。该村妇负责村道保洁,高建民的拉土车抛洒砖石和尘土影响了路面整洁,村妇气愤的当街咒骂,随后便遭到高志友的殴打,但村民不敢吭声,之后此事也不了了之。

微信图片_20190612173756.png

“长安区2019年软弱涣散整顿驻水磨社区工作组”已进驻。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贾晨

组织部长率队进驻整顿,村民票选社区主任

如今,水磨村早已完成整体拆迁,当年的村已改为社区,2018年初,高建民等涉案人员就被警方刑拘。

截止6月10日,以高建民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在逃人员惠菊玲(女)和倪元超已主动归案,仍有高乐、高平、王佳和丁佳等4人在逃。

6月5日,韦曲街道组织召开软弱涣散党组织整顿工作推进会,水磨社区被定性为“软弱涣散党组织”。

长安区成立了“长安区2019年软弱涣散整顿驻水磨社区工作组”,组长由区委组织部部长担任,副组长为街道办和检察院的负责人,该工作组早已入驻社区。

在高建民等人出事后,韦曲街道还成立了党小组,组成临时组织给村民解决实际困难。4月底,水磨社区选出了新的党支部书记。

6月9日,水磨社区准备重新选举社区主任,与以往不同,选民在单独隔间内填写了选票,长安区委领导前来帮忙协调,按照《选举法》保护选民的权利,一批新的选民和候选人进入了组织候选名单。

有候选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目前他的工作重点是要恢复村民的信心。

但更多村民想知道,如何防范再选出一个“高建民”。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贾晨发自陕西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