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山又出登山事故,登山探险商业化有多“致命”?
资讯

喜马拉雅山又出登山事故,登山探险商业化有多“致命”?

2019年06月03日 17:36:12
来源:外事儿

今年的登山事故频频登上头条。

尼泊尔境内珠穆朗玛峰春季登山季因“堵车”等因素致11人死亡的消息还未散去,印度境内喜马拉雅山一个8人登山小组失踪的消息又登上了头条。

据CNN报道,印度北阿坎德邦国家灾害响应部队5月31日接报,有8名攀登印度境内喜马拉雅山脉楠达德维山东峰的登山者未按计划返回基地,自25日起就处于失联状态。失踪的8人中有4名英国人、2名美国人、1名澳大利亚人以及1名印度籍联络员。印度空军出动了两架直升机协助搜救,但目前为止并未有任何发现。印度官员6月2日称,找到幸存者几率渺茫。

当地时间6月2日,印度新德里,负责安排登山行程机构的总经理展示登山者出发前的合照。/视觉中国

面对“致命”的登山季,欧洲最高峰——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勃朗峰首先出台了新规定。据报道,法国上萨瓦省5月31日出台一项法令,自6月1日起,勃朗峰登山者必须在其规定的三个酒店中预订房间,违者或将面临2年监禁及高达3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1万元)的罚款。法国当局称,这一新规是为了防止勃朗峰出现“拥堵”。

对于许多登山探险爱好者而言,成为“七峰俱乐部”(Seven Summit Club)成员是至上的荣耀和毕生的追求。所谓“七峰俱乐部”成员指的是那些登顶世界七大洲七座最高峰的人,目前该俱乐部仅有约500人。然而, 今年登山季,已有许多曾登顶其他高峰的登山者陨落在了喜马拉雅,这使得攀登世界高峰逐渐引发大众忧虑。

勃朗峰的日出。/视觉中国

“致命”登山季

5月末,一张珠穆朗玛峰8000米以上的“堵车”照火爆网络。在这世界第一高峰的“死亡区”内,众多登山者身穿鲜艳的登山服在排队等待通过这段崎岖险峻的陡坡,从而登顶珠峰。然而,许多人没能登顶珠峰就意外遇难了,还有许多人则是在登顶珠峰后的下山过程中意外死亡。

据《卫报》5月28日报道,62岁的美国律师克里斯托弗·库里什是今年珠峰登山季的第11位遇难者,他成功登顶珠峰,却在回到大本营帐篷中后心脏骤停离开了人世。在登顶珠峰后,库里什成功加入“七峰俱乐部”,然而留给家人的却只有泪水与心痛。

当地时间5月22日,尼泊尔,珠穆朗玛峰迎来数百名希望爬上珠峰顶部的登山者。/视觉中国

除2015年因雪崩致十余人死亡外,今年的珠峰登山季死亡人数已经直逼2006年的最高值。据此前报道,尼泊尔今年发放了381张登山许可证,但由于最佳登山天气窗口仅有5月中下旬这短短的时间,众多登山者集中在这一时间登山,导致珠峰也拥堵了起来。

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端,印度境内的第二高峰楠达德维山东峰也发生了一起严重事故。据报道,一个12人的登山小组5月13日从印度一个小镇出发开始攀登海拔7434米的楠达维德山东峰,但到了5月25日,仅有4人回到了基地帐篷,其余8人试图攀登其他山峰。26日,8人并未按原计划返回基地,其他人在等了几天后终于确认他们失联并上报。

CNN今日(3日)报道称,一个直升机搜救小组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峰附近发现了一个背包,但目前还未有失踪8人的身影。印度官员称,他们还存活的几率已经很小了。

当地时间6月2日,登山队其他4名队员登山归来,返回宾馆。/视觉中国

登山探险商业化引忧虑

据今日美国报道,对于今年“拥堵而致命”的登山季,尼泊尔政府并无计划限制登山人数,不过他们也承认,许多登山者经验不足可能是导致致命事故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在一些险峻的山峰上,每年都有登山者和向导死亡,原因包括高原反应、并发症、意外摔倒及自然灾害如雪崩等。但今年的“拥堵”无疑使得问题更为严峻。

近些年,由于登山者越来越多,登山旅游业已经成为尼泊尔一项快速发展的产业,每年可为其带来近3亿美元的收入。据报道,今年的珠峰登山许可证每张约为11000美元,381张许可证总价值超400万美元。除许可证外,攀登珠峰耗时一般非常久,各类设备、向导费用也是一大笔资金。福克斯新闻称,攀登一次珠穆朗玛峰耗资大约为3.5万美元至10万美元。

珠穆朗玛峰。/视觉中国

高额的利润“诱使”许多登山企业把这项原本非常专业又冒险的运动引向了一些登山新手。一些人并未做好充分的心理与生理准备,就贸然加入了攀登行列,这使得登山过程易出现一些不可控风险。除此外,为满足顾客需求,一些登山企业也并未严格筛选向导人选,许多并未有足够经验的当地人也加入向导行列,使得登山活动“危机重重”。

一位登山向导对CNN表示,许多人视登顶珠穆朗玛为“终极挑战”,但“登山者和向导缺乏经验正在导致出现不必要的死亡”。

文/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