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69人感染丙肝背后:“不规范”的血透室
资讯

东台69人感染丙肝背后:“不规范”的血透室

2019年05月31日 19:12: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 5月28日,家属到病区给感染住院老人送衣物

60岁的东台人陈芳(化名)患尿毒症已10年,一直在东台市人民医院做血透治疗。每半年体检一次,除了肾,她的身体没有别的毛病。

上次检查是12月份,按计划,6月份她将再次体检。

5月中旬,在医院突然安排的一次抽血检查后,陈芳得知自己感染了丙肝病毒。 

5月27日,当地政府通报,5月13日,东台卫健委接到市人民医院报告,该院血液净化中心血透患者中新发生丙肝抗体阳性,经对所有血透患者的筛查检测,共诊断确认丙肝病毒感染69例。专家组调查认定,这是一起因医院院内感染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等原因造成的院内感染事件。

经专家组成员会诊,在5月17日,确定了对69名感染者的治疗方案。具体措施是,对感染者使用“择必达”药物进行抗病毒治疗。其中,11名转氨酶高于200的病人,入院治疗。另外58人进行门诊治疗。在此期间所产生的费用由院方承担。

对于如此大规模的感染,东台市卫健委医政科科长曹国平在28日对媒体表示,目前专家组依然没有找到准确的感染原因,“只能说知道是哪几个环节出了问题,具体是哪个原因专家也不能锁定。”

陈芳的亲属很焦虑,“单单尿毒症,已经将家庭压得喘不过气了,现在还要治丙肝,生活不敢想象。现在治好了,以后再复发怎么办?”

▷5月27日,东台市人民医院血透室

3月下旬被确诊丙肝

5月28日,深一度记者在东台人民医院三楼的血透室候诊区看到,10余名家属在此等候,半小时内有几名患者先后走出血透室,其中就有此次的丙肝感染者。

在感染科一病区,转氨酶高于200的11名感染丙肝的血透患者在此住院治疗。一病区有一名保安看守,感染者被两两安置在各个病房,有护工专门照料,医院提供免费三餐。

唐明(化名)回忆,他在3月下旬就被确诊丙肝,没想到后来竟然会爆发疫情。

当时,唐明觉得身体不舒服,饮食不好,后查出丙肝,转氨酶达到800,住院治疗半个月后降了下来。

十几年前,唐明是一名挖掘机操作工,2003年左右身体不适,查出肾炎。继续工作到2010年前后,病情转化为尿毒症。他选择了“东台最好的人民医院”,自此开始了十多年的透析治疗。

患病后,唐明仅能在家帮忙简单做个饭,靠着妻子和七旬老父的照料,儿子的收入只能维持自家的开支。

唐明的病友们大多身体弱,干不了重活,此前为治病普遍都花了不少钱。“后来那么多人确诊了,病上加病,大家普遍精神压力很大,心情差”。

3月下旬身体出现异常的不止唐明一个。有患者告诉深一度,当时他觉得肚子疼、全身瘙痒,申请检查、住院没被同意,就去别的医院开了一些抗过敏的药,几天就不痒了,“当时也没想到会是感染丙肝,要不我也是3月份就查出来了。”

接近医院内部人士的信源透露,5月发现疫情后,医院各级领导很紧张,“加班很晚才回家,连家人都不透露。”据通报,东台市卫健委于5月13日接到医院报告。

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相关规定,责任疫情报告人发现乙类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城镇于12小时内,农村于24小时内向发病地的卫生防疫机构报出传染病报告卡。

此前,唐明还是乙肝携带者,一直在血透室的乙肝病区透析。多名患者向深一度介绍,大部分普通患者在血透室的开放区域透析,尽头处是隔离区,分隔出丙肝、乙肝两个小房间,通过玻璃门出入,两房间各4台机器。

唐明称,多年前,医院就有丙肝患者在此透析,乙肝区也有多名患者,长期治疗的患者最多时4人固定共用一台透析机。3月下旬查出丙肝后,他并未被安排调整机器,后来同机器上另有至少1人被查出感染。

根据2016年新编的《医疗机构血液透析室管理规范》,乙肝、丙肝等病毒感染患者,应当隔离治疗,即分别在各自隔离透析治疗间或隔离透析治疗区,进行专机血液透析,治疗间或者治疗区、血液透析机相互不能混用。血液透析室应当建立严格的接诊制度,对所有初次透析的患者进行丙型肝炎病毒等病毒感染的相关检查,每半年复查一次。

▷5月28日,在血透室候诊区等待的患者及家属

“不规范”的血透室

丙肝病毒究竟在哪个环节失控?对于此次院内感染事故的原因,东台市卫健委医政科科长曹国平解释说,一是由于医护人员手部卫生消毒、透析时所使用的相关设备消毒以及透析区域的消毒措施执行不规范;二是人力不足,按规定,每名护理人员一般负责6台透析机器的操作,但在该院,一名护理人员要负责9台机器;三是该院血透室丙肝病人血透隔离区与正常透析区存在通道共用的问题。

当地一名内部知情者透露,血液透析室的确存在人手不足,超负荷工作的问题。“去年医院退休了几十个护士,现在还没有招满。”

今年春节期间,当地媒体发布的一篇《血透室里金猪年》报道称,早上6点,当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时,东台市人民医院B楼三楼血液透析室里已是灯火辉煌,工作人员开始为第—班透析患者治疗做准备。

报道提到,“为了缓解科室压力,许红梅春节期间放弃了和在外地工作女儿的团聚机会;焦娇即使爷爷过世,也没耽误工作;有十年经验的老护士侯晶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六,连续上了七个白班……七天的假期,血透室共透析650多人次,除常规透析外,血滤、血灌29人次,抢救3人次。”

公开信息显示,东台市人民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成立于1997年,现有5名医生,14名护士,年透析量接近2万例次。

血透病人李中军(化名)回忆,三个月前,医院进了20台新机器,新病人陆续多了起来,随后造成管理混乱等问题。“除了家属,送外卖的也能进血透室。”

多位患者介绍,每天早晨7点40左右,血透室开门让患者进入。为节省时间,7点之前就有护士进入,提前分发穿刺针,“直接放在透析机上”。李中军称,“有时血液会溅到机器上,也没有及时清理和消毒”。

有长期透析史的老患者告诉深一度,3年前,血透室搬到如今的新址后,“消毒就比较简单了”。

床边的垃圾桶汇集了各种垃圾,多位患者怀疑,透析管路可能接触了桶中残留的血迹,导致自己感染。“在动静脉穿刺时,护士会将管路丢入垃圾桶排出生理盐水,之后接入患者静脉一端,如果垃圾桶里有血,就很容易感染的。”

此外,一位接近医院内部的人士推测,该院有一名患者此前感染了丙肝,(可能)处于“窗口期”没有被及时发现。与他人共用透析机,加上消毒不过关等问题,成为“感染源”导致此次大规模感染。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肾内科医生称,做血液透析的人本身就是丙肝感染的高危人群,如果过程不规范,极易受到感染。“一两个被感染了可能还能理解,这种大规模的院内感染还是很难想象的”。

前述医生同时指出,这批丙肝感染者本身就有一个衰竭的肾,服药后,如果药物不能通过肾及时代谢掉,会增加其他的不良反应,造成头晕或者是肝损伤。

▷一名病人的血透治疗单

后续治疗怎么办?

熊林今年30多岁,他不愿意向记者透露自己的年龄和职业细节,“圈子这么小,怕被别人发现,毕竟我以后还要在这里做血透。”

在探访中,深一度记者发现,确诊尿毒症开始透析后,很多患者没办法进行较强的体力劳动,大部分放弃工作,缺少经济来源。

多位患者年近40岁仍然单身,家境好的靠父母照顾,条件差的,只能勉强寻找工作,维持生活。“患尿毒症虽然会被嫌弃,还能找到工作,现在感染丙肝,谁还敢用我们?”熊林说。

5月16日前后,熊林和焦虑的患者们保持着联系,希望一起努力维权,“我们希望医院能够明确答复,就算现在吃药好了,以后再复发怎么办,医院还管不管?”

5月28日下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东台市卫健委医政科科长曹国平称,(丙肝)规范的治疗是12周,如果12周全治好了,那就不谈后面一段的治疗和赔偿问题了,就这一段时间的损失来确定赔偿方案。“当然病人会有不同的诉求,那么我们就是依法依规。”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相关案例显示,在一起27人被确诊感染丙肝的案例中,2010年5月25日,睢宁市人民法院认定,经双方协商一致,睢宁县人民医院一次性赔偿患者庞某5万元,并按照协议约定,医院不仅需要保障患者丙肝的终身免费治疗,对于血液透析治疗经医保报销后的自费部分也由医院承担。

另一起案例中,患者王某在六安市人民医院进行血液透析治疗期间,确诊为慢性中度丙肝,后经两年的治疗,在另一家医院2010年3月的检测结果显示丙肝抗体为阴性(正常)。然而,第三家医院于2012年7月的报告单中显示王立国的丙肝仍为阳性。这表明,王某的丙肝是否真正治愈不能确定,也存在再次复发或再次感染的可能性。

多位相关医学人士称,对这批丙肝患者的负责和治疗,应该是终身的。

确诊丙肝后,陈芳主动和家里人分开吃饭,餐具也分开。孙子还在上幼儿园,平时由陈芳接送,现在她很少出门,尽量避免和孩子直接接触,甚至不敢碰孩子的玩具。

陈芳经常一个人坐在卧室生闷气,她想不通,在这个医院做血透十多年了,都没事,怎么现在突然被感染了。

(除曹国平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