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举报背后:河北邢台和陕西彬州百亿矿产争夺案
资讯

跨省举报背后:河北邢台和陕西彬州百亿矿产争夺案

2019年05月28日 19:43:38
来源:上游新闻

5月27日,河北省邢台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举报陕西省彬县(现为彬州市)县委、县政府多年来在当地一家酒店消费,累计欠下890余万元。

5月28日,上游新闻记者获悉,陕西省纪委监委已成立调查组进行核查。记者发现,这起举报案背后是河北和陕西两地争夺的是百亿矿产的归属权。

b66eda748b9566e7067426954ed4a3ef.jpg

▲邢台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红头文件。

一起跨省举报酒店消费打白条案

5月27日,媒体刊发了邢台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红头文件,举报2013年初至2018年2月,彬县(彬州市)政府接待办(彬县机关事务管理局)拖欠该委下属企业彬州国际花园酒店850多万元账款。彬县(彬州市)县委、县政府严重违背中央八项规定,大吃大喝,顶风作案,违规招待,超标接待所积累形成的账款。

该举报信所附的《2013年以来彬县县委县政府接待办欠条清单》中提到,2012年7月至2018年2月26日,彬县(彬州市)政府合计欠条225张,欠款总额为8912857.2元。

报道称,邢台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彬州国际花园酒店相关人员确认了举报信的真实性,并表示向陕西省纪委、省监察委举报后,彬州市政府已向彬州国际花园酒店结算欠款一部分,目前还欠600余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从陕西省纪委官网“秦风网”获悉,针对媒体反映的“签单5年,陕西彬州市委市府被指欠邢台国资委下属酒店八百万”的问题,陕西省纪委监委已成立调查组进行核查。

b010bcdffa6f55af8694d8c113567f27.png

▲彬州国际花园酒店。

政府“三公”经费总额仅为欠款1/10

该举报称,彬县(彬州市)政府合计欠条225张,欠款总额为8912857.2元,主要发生时间为2012年7月至2018年2月26日。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彬县(彬州市)县(市)委(政府)办公室披露的3至4年“三公”经费决算金额总和,仅仅是举报者所说800余万欠款的十分之一。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从2014年起,彬州市(彬县)对外披露当年度预算与决算。

除2018年和2019年,仅披露预算外。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彬县政府办披露该政府办2014年度“三公”经费决算支出55.94万元,其中,公务接待费11.3万元。

2015年,彬县政府办公务接待费支出9.8万元,2016年,彬县政府办公务接待费支出9.6万元,2017年,彬县政府办公务接待费支出9.3万元。2018年和2019年尚未披露公务接待费的决算情况。也就是说,从2014年至2017年末,彬县政府办公务接待费总计共支出40万。

而2015年度彬县县委办公室“三公”经费决算支出公务接待费为12万元;2016年度公务接待费支出12万元;2017年度公务接待费支出19万元。从2015年至2017年末,彬县县委办公室接待费总计共支出43万。

2018年,彬县县委办公室未披露公务接待费的预算数字。2019年,彬州市委办公室披露,公务接待费预算为5万元,与上年持平。2018年,彬县政府办公室未披露公务接待费的预算数字,但2019年,彬州市政府办公室披露,公务接待费预算为6.8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彬州市政府办公室披露该数据时,曾指出公务接待费预算为6.8万元,较上年减少17.2万元,其主要原因是公务接待大部分转由机关事务局负责,办公室公务接待次数减少,费用减少。

上游新闻记者反复查询,未发现“机关事务局”对外披露年度预算或决算,无法获知其“三公”消费情况。

bd1f1aba03d3f92eaa69b59ed8f0ba29.png

▲2015年度彬县“三公”经费预算。

背后的邢台与彬县百亿矿产争夺案

彬州国际花园酒店位于彬州市西大街,投资3.5亿元兴建,酒店主体楼高23层,建筑面积约4万平方米。是陕西咸阳地区目前设施最全、最时尚、最豪华的综合性准五星级现代化酒店。

据媒体报道,举报信所提到的欠款,是时任彬县县委书记在任彬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主管接待)、县长、书记期间,违规招待,恶意拖欠所造成的。为了掩盖政府欠款的真相,他们指使接待办主任李彬,强迫酒店将欠款转移至办事人员张佳、姚园园等个人名下。

上游新闻记者检索发现,这名被指的领导确实曾担任过彬县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2018年4月已调往陕西另一城市工作。该领导在职时间与举报欠款的时间基本重合。

相比于邢台国资委“跨省举报”彬县县委、政府领导吃喝相比,多年来,两地还因为一起价值百万元的矿产争夺始终在持续。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咸阳彬县国际花园酒店为陕西火石咀煤矿有限责任公司全资投资建设,该公司曾卷入一场邢台市与彬县(彬州市)关于矿产权的股权诉讼。

陕西火石咀煤矿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股东河北中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彬县(市)时任领导曾经矛盾颇深,甚至县委工作组曾扣下该矿的企业公章。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邢台和咸阳围绕这起总资产约为100亿元“三矿一公司”(陕西火石咀煤矿、旬邑县中达燕家河煤矿、旬邑县荀东煤矿以及陕西彬长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权属争论可谓旷日已久,至今没有结束。

2015年,南方都市报曾报道,2002年,国有企业河北中达集团陷入发展困境,董事长吴振清等通过内部筹资等方式,在陕投资煤矿。三年内,该集团获得了陕西彬县、旬邑县的陕西火石咀煤矿、燕家河煤矿、旬东煤矿三家煤矿的经营权。2002年,中达集团依托陕西火石咀煤矿、燕家河煤矿、旬东煤矿三个煤矿,成立了陕西彬长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代表为吴振清。彬长煤业后发展成为一家大型综合性公司。

但截至2005年5月,中达集团净资产负债6840万元。邢台市委、市政府、国资委决定将国营中达集团打包改制,企业被转让给中达集团工会和吴振清等7名自然人。至今,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河北中达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占股81%。

改制后不久,吴振清遭举报。2009年9月18日,河北省内丘县检察院称,吴振清在2005年改制期间,将原国有中达集团在陕西的三家煤矿隐匿,归其个人所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涉嫌贪污。

2013年8月19日,邢台市中院一审宣判,吴振清因犯贪污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被判处死缓。判决书称,“河北中达集团在改制方案中未将陕西企业列入改制范围,故河北中达集团在陕西企业的性质依然为国有,其资产为国有资产。”

2014年底,彬县城关镇34个行政村39066名群众集体签字申诉,要求对吴振清案的刑事判决进行监督调查,督促撤销该判决对陕西火石咀煤矿有限公司系国有企业的认定。

2014年10月30日,河北省高院对该案二审宣判,吴振清被判无期徒刑。该判决维持了一审对民营中达集团获得的陕西资产收益系国有资产的认定。

这也是邢台市国资委认定“河北中达集团是邢台市国有企业”的原因。

因吴振清早年在陕投资的煤矿日后价值大增,截至2012年7月31日,民营中达集团在陕西最初的三家煤矿价值52亿元。

吴振清案判决书中对实际民营中达集团获得的陕西资产收益认定为国有资产的表述,使得河北邢台与陕西彬县、旬邑县针对中达集团陕西资产的争夺升级。

6371851b41393c8d5eb7416c0a4f9ea9.png

▲争议中的煤矿。

百亿矿产到底算谁的?

邢台官方认为,国有中达集团取得陕西彬县、旬邑3座煤矿的经营权,2005年中达集团改制时,未将陕西资产纳入改制范围,上述煤矿仍属该市国有性质的资产。

彬县方面则认为,当年签订承包合同时,约定在不变更企业资产所有权、不变更隶属关系等基础上达成合同。中达改制后上述煤矿变更为民营性质,走司法渠道要求终止合同。

吴振清案二审判决出台前,邢台市政府曾三次由一副市长或国资委主任组团带队来彬县,拟接管中达集团陕西资产,但最终无功而返。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陕西彬县和旬邑县地方财政大部分来自于煤炭资源,当地人称,行情好时,这部分资产每年给彬县和旬邑县带来10亿元的税收,行情不好时,也有3亿多元。

吴振清案二审判决出台后,邢台方面还曾两次来到彬县,双方接触的结果是,“搁置判决书中的表述,共同商讨百亿资产的归属”。

经济观察报报道显示,2018年5月24日,在河北、陕西两省高级人民法院主持下,进行了“三矿一公司” 的总资产约为100亿元产权纠纷的谈判,自河北省、邢台市,陕西省、咸阳市的两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政府官员进行了参与。

经谈判,双方拟定了一份《会议纪要》,约定双方“停下诉讼,协商解决”,双方各自成立由副市长担任组长的谈判小组,形成稳定的联络和谈判机制,以一年作为期限,通过“协商”来作为解决“三矿一公司”产权问题的第一选择。在此期间,停止一切与“三矿一公司”相关的诉讼、仲裁及执行,与此同时停止一切影响企业正常经营的行为,并不得转移或处分与“三矿一公司”相关的资产。如果协商不成,届时再寻求其他的解决方案。根据该报道,今年5月,该约定期限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