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谈| “花总”吴东:我一路挺过来 只是因为无路可退

七日谈| “花总”吴东:我一路挺过来 只是因为无路可退

2019年05月13日 20:08:33
来源:可燃冰工作室

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在酒店里住了六年?

这一定是个怪物,就算他有再多的优点,再多的东西你都无法掩盖。


“过去一年,您给自己的一个关键词是什么?”

“作死。”

“为什么是这两个字?”

“我觉得我肯定什么地方错了,什么地方有问题,就是过几年就作死一次,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最近十年。”

一般采访地点我们都会选择在被采访对象相对熟悉的地方,比如他们的家里或者工作的地方。我本以为和花总的访谈,百之百会在酒店里拍摄,没想到,他竟一口回绝了。

住了五年酒店的人,现在对于这个空间的感受,竟一言难尽。

“酒店拍摄需要申请,我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于是,我们急匆匆地预约了演播室,没有任何布景。

采访这样一个多次做过暗访卧底的人,我很忐忑。

2018年11月14日晚8点,电视台的黄金档时间,花总在微博上发布视频《杯子的秘密》,一下登上热搜,网友哗然,“原来那些五星级奢华酒店,也那么脏!”

视频刚刚播出的那个星期,很多媒体来问花总相似的问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让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演员,他并不享受这个过程。

“很多人问我说你下一次暗访是什么时候?我说我不是一个职业调查记者,也不以暗访为生。实际上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暗访是一个风险很高的事情,大家认为说你是一个暗访的英雄,我觉得这是一个角色上的错位。”

当然,困扰他的事情还不止于此。

“今天又有一篇写我的公众号刷屏了,作者非常认真地把所有媒体上能找到的关于我的消息都拼在了一起,还原度非常高。但我看到这个其实心情是很复杂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公众人物,或者说我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公众人物,突然有一天你的整个成长历程,都被别人用放大镜摆在公众面前,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

视频发出后不久,花总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就在酒店圈传开了,这让花总非常生气,“对于是泄露信息源头的人来讲,我是不会原谅的。”

当微博ID@花总丢了金箍棒、孙悟空的头像和花总本人在现实当中重叠起来之后,他压力倍增,自己并没有做好社交身份和现实生活之间被打穿的准备。虽然之前经历过风险更高的事情,但从视频发布以来,两个月的时间,是他这40年来最紧绷的时候。

为什么不回家呢?

六年前,花总开始在上海创业,为了加班方便就在公司旁边的汉庭酒店长包了一个房间,图个方便。后来他从创业的团队里边退出来,经济条件比以前好一些,周末的时间就会去五星级酒店休息一下。

2012年5月19日,继“表叔”事件之后,花总随手吐槽“世奢会”太假,就惹了三年的官司,甚至一次出庭后,在法院外被打。基于安全上的考虑,必须每隔几天换一个地方,而五星级酒店对他来说是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一两年之后,虽然没有黑社会再来骚然他,但他也逐渐习惯了酒店的生活。

“酒店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不是家。除了情感联系之外,它是一个可以给你提供所有便利的地方。对于我来讲,需要的就是能够有一个职业化的照顾,我也没有奢求特别多的东西,我能够习惯独处。”

结婚吗?

年过四十,婚姻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当你在合适的时候没有去做这件事情的话,等你过了40岁这个门槛之后,其实,你会发现这个东西是很难的。”

2014年之前,花总还会去相亲,也曾离婚姻很近。现在,微博上经常有“小姑娘”主动私信花总,但他却主动包裹自己,“她们喜欢我在小号上表现出来的幽默风趣善解人意,虽然我可以善解人意,但是我在现实生活中,不是一个柔软的人。”前同事说他像冰,包着火的冰。

花总找另一伴有一个 “八字原则” ——知冷知热,知进知退。他发现, “知热知进”的人很多,但“知冷知退”的人凤毛麟角。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我?

坚硬、勇敢、理性,卖萌、幽默、感性,都是花总,他最不愿意被人贴上标签。

有人说他——“我为众人开路,却困顿于荆棘”,他却说自己其实只是“困在了自己的困乱人设里面”。他努力尝试着看清自己在这个事件中间的处境,直面自己内心深处的惶恐,观察自我,试图把自我从自己的角色里面抽离出来,去适应这种被打穿之后失衡的感觉,然后再把支离破碎的“人设们”重新拼在一起。

他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很勇敢的人。“如果你是一个英雄,或者你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你就不能选择性的勇敢,你就不能偶然性的勇敢,你就不能暂时性的勇敢,你在每一次遇到不公的时候,你敢不敢站出来?在酒店的这个事情你敢站出来,在其他事情上你敢站出来吗?”

他不承认自己过得很高大上。“我其实过的非常非主流,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在酒店里住了六年?这一定是个怪物,就算他有再多的优点,这个人也一定是个怪物。”

他不承认自己是大家笔下的那个人。“如果你沉湎于一个人设,你就要知道这个人设是会崩塌的,还不如直接告诉大家说,其实你不是这么个人就好了。”

他说,“我们都是一路非常怂的走过来的,一直走到现在的原因是,因为你无路可退。”

他有自己的坚持与不放弃的价值观——是非黑白,邪不压正,积沙成塔,时间不会忘。

人间值得吗?

早年间花总曾在游戏公司工作,他经常从游戏系统设计的角度来理解生活。“我们其实占有不了什么东西,我们不是人生的占有者或者拥有者,你今天特别珍视的荣誉、爱情、感情,试图去牢牢抓住的东西很有可能其实就会飘走了,在无形中会飘走。但是每一个过程,你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情,不管好的坏的,其实都是一种体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人生是值得的。

恰恰因为你是一个体验者,你更应该让自己的人生过的更宽一些,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我觉得,说人生不值得的人,他可能没有尝试着把自己的生命过得更宽一些。值不值得这个东西是你在游戏结束的时候你才知道,你身在游戏中的时候怎么知道?”

做过公关、广告、游戏,写过装腔指南,甚至还去东莞做过卧底,花总体验过很多职业,而他最想做的,却是做一个东看看西看看、无所事事“”的人。

“我对人间还是有好奇心的,我很想看看说更多的人他们的生活的状态。”他不想活在自己的茧房,“如果我能够follow my heart,如果我能很怂的话,我就会去做更多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暗访之类的事情,我想去看更多人的生活,他们的人生。”

他马上去拍了一部纪录片,《我是我的光》。

成功吗?

“开公司没赚多少钱,无非就是运气好一点,买美股赚了一些。”赚多少钱对于花总来说并不是判断成功的标准, “舒服地做自己,把自己活开了”才是属于他真正的成功。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去世了,他才比我小一岁,非常努力的一个人,我很难过,我好几次跟这位好朋友说,跟我去越南玩一趟吧,他总说没空,还有那么多事要做。你做的过来吗?”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很多人说你要担心自己的安危,我说那属于意外,对不对?你走在路上,万一出个车祸,那也是意外,这些东西都不可预计,不可预计的事情你就不要纠缠了,不要把它变成自己的一个压力。在你还活着的时候,你不要去伤害别人,不要去做非常伤天害理的事情,尽量要让自己过的舒坦一些,比什么都重要。”

花总曾经以为自己很不在意父母亲对这件事情的评价,或者说装作很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父亲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替你感到骄傲。

在这以前,父亲总会跟他说,不要去惹那么多的事情,该躲躲一下。

《七日谈》是凤凰网视频原创的热点新闻当事人回访节目,期待用人人渴望光明与抵达真相的共通情感,来抵抗冰冷现实的恶意,连接一切善良。我们相信,乌云之上,总有阳光。

撰稿:李文豪|《七日谈》制片人、主持人

本集编导:李雪 赵伟杰

本集摄像:王帅 米杰刚 胡乃之

七日谈|花总:我一路挺过来 只是因为无路可退@��%։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