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评蓬佩奥:像个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长舌妇”
资讯

环球评蓬佩奥:像个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长舌妇”

2019年05月07日 07:37:37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蓬佩奥,没走出中情局阴影的“外交素人”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美国历任国务卿中,有的显得笨拙,比如约翰·克里;有的非常聪明,比如乔治·马歇尔;有的‘狡诈’,比如基辛格;有的在政治上极为活跃,比如希拉里·克林顿;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则是个‘问题’。”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于8日访问伦敦之际,英国《卫报》一篇报道开篇这样总结。从中情局局长转任国务卿,“外交素人”蓬佩奥主导美国外交这一年来,从朝鲜到委内瑞拉,从伊朗到俄罗斯,关心国际时事的人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的报道——看到他飞来飞去,看到他的蛮横无理,以及到处煽风点火,鼓吹“中国威胁”。也许,他那句“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就是他言行的鲜明注脚。用美国人自己的话来说,蓬佩奥并没有让美国外交“再次伟大”,反而是在全球留下话柄,连盟友都被他激怒。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资料图

对手评价:“不成熟、不专业”“半个宣传部长”

“我认为这是极其成功的一年。”4月26日,在美国国务院大厅的楼梯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一众美国外交人员发表讲话,称已重新恢复美国外交的“威望”。这一天,蓬佩奥就任国务卿整一年。为烘托气氛,在他讲话前后,大厅内的扬声器播放了《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等流行歌曲。

对于蓬佩奥所称的“成功”,美国媒体并不认可。“上任一年,蓬佩奥吹嘘成绩”,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当天刊文称,除曾与朝鲜进行对话(现已陷入停滞)以及进一步孤立伊朗外,蓬佩奥几乎没有取得多少切实成就。文章称,即便蓬佩奥在讲话中吹得天花乱坠,他仍然未能使美国国务院摆脱恐慌:数十个国务院高级职位依然空缺,其中一些在国会陷入党派之争的僵局。此外,五六位现任和前任外交官表示,美国外交正面临更多挑战,就连一些亲密盟友也被美国的傲慢蛮横激怒。

《外交政策》如此总结并非没有依据。前不久,在蓬佩奥对智利、秘鲁等拉美四国进行访问后,《环球时报》记者一位常驻拉美的同行朋友说,作为美国外交部门的最高首长,蓬佩奥没有一点外交官的样子,倒像是一个挑拨离间、到处搬弄是非的“长舌妇”。他的秘鲁朋友也有同感,并分析说,过去美国看中国是“居高临下”,现在要用平视的眼光,没有调整好心态,自然心理失衡,讲出失去理智的话来。

原来,这趟访问期间,蓬佩奥每到一处都会对中国的投资和贸易活动进行恶意中伤。比如,蓬佩奥对秘鲁《商报》称:“如果中国想在秘鲁或其他美洲国家进行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希望这些国家能睁大眼睛……”在智利,他声称:“中国的贸易活动往往与其国家安全使命、科研发展目标、窃取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从事非经济类活动紧密相连……”

蓬佩奥发表类似言论之频繁让人吃惊。5月2日,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竟称:“中国在世界各地撒网,盗取你的信息、我的信息,还有美国大学的信息,将这些信息传回中国。”4月初,他就“中国女子闯入海湖庄园”事件表示,此事向美国人民展示了“中国带来的威胁”。而美媒采访的匿名美国官员则表示,“这应该只代表他自己”。5月6日起,蓬佩奥欧洲之旅展开,中国及华为话题也都在他的议题之内。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去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有关中国的演讲前,蓬佩奥很少谈中国的事情,彭斯的讲话代表了美国政府内部的一个分工:一拨人负责跟中国谈判,另外一拨人直率一点讲就是“骂街”,特朗普偶尔会有相对友好的表态,扮“红脸”,而副总统和国务院负责扮“白脸”。“我觉得现在蓬佩奥负责外交事务,却也可以说是‘半个宣传部长’。”

除了中国,俄罗斯也常遭蓬佩奥抨击。今年2月,蓬佩奥出访欧洲五国时,在匈牙利批评该国依赖莫斯科的天然气以及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友谊。“我们一定不能让普京破坏北约盟友间的友谊。”蓬佩奥说。4月在南美,他也呼吁该地区人民抵制俄罗斯的投资和援助。

蓬佩奥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言论则透露着强硬、自私。在委内瑞拉政变失败后,他在美国媒体上称,美国总统拥有“全方位”的权力,“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这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话如出一辙:“这是我们的半球——俄罗斯不应该干涉这里。”

蛮横不一定有用。蓬佩奥就任国务卿前就参与朝鲜谈判事宜,之后数次访朝,但最近朝鲜却要求他“出局”。据报道,朝鲜指责蓬佩奥是“导致美朝关于朝鲜无核化谈判走入死胡同的主要原因”,认为他在谈判过程中制造了坏的气氛,“不成熟、不专业”,“换成别人带队,才能有新的格局”。

盟友眼中:“威胁”挂嘴边,“无知程度令人吃惊”

“传统的美国国务卿至少应该有一定的外交经验,或者像基辛格那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蓬佩奥在这两方面都有明显欠缺。”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蓬佩奥刚上任不久,他的一些美国学者朋友就评价说,“蓬佩奥看起来是国务卿,实际上干的是助理国务卿的事情”,因为他干的活儿很分散,不成系统,很多具体事务本应由助理国务卿(相当于我们国内的司长)来处理,但蓬佩奥没有这样的大局观。

一年前,当蓬佩奥在一片争议声中,以参议院支持率最低的结果就任国务卿时,舆论就总结过他的几大特点:“鹰派”身份——曾在对华、对俄、对朝议题上发出强硬言论;“外交素人”——对外交事务不熟悉;忠诚——“听特朗普的话”。如果说他四处奔走呼吁警惕中俄等国将这些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么他在欧洲的形象则进一步反映了他所领导的美国外交的真面目。

欧洲媒体报道蓬佩奥时,常将“威胁”一词与他联系起来。前文提到蓬佩奥2月访问欧洲,告诫匈牙利谨防俄、中,遭匈外长在记者会现场直接“反击”,连称“虚伪”。

德国是蓬佩奥攻击的重点国家,德俄等国合作的“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尤其是他的眼中钉。他多次要求德国放弃该项目,甚至威胁挥动制裁大棒。4月10日,蓬佩奥承认欧洲国家不买账。

法国也不受蓬佩奥待见。4月初,他警告法国不要引入数字税,因为这对美国科技巨头会有“负面后果”。没过几天,法国国民议会以压倒性投票结果批准了新的“数字税”法案草案。

在北约成立70周年之际,蓬佩奥发出警告,如果北约盟国在其网络中使用中国技术,美国可能限制情报分享。对于这一“迄今最为明确的警告”,英德等国表示拒绝。   

由于蓬佩奥访英在即,《卫报》近日的报道特意提及蓬佩奥的几个身份背景——前军官、基督教福音派教徒、前中情局局长,称这位国务卿借助武力搞外交,想推动伊朗政权更迭,说过特朗普是上帝派来拯救犹太人的……

该报还回忆了去年底蓬佩奥在布鲁塞尔发表建立美国领导的新世界秩序的讲话,当时蓬佩奥以英国脱欧为例,批评“欧盟是否真正确保将国家和公民的利益置于布鲁塞尔官僚的利益之上”。《卫报》称,蓬佩奥“在欧洲问题上的无知程度令人吃惊”,他的政策宣言不过是右翼和疑欧主义者钟爱的偏见、谎言和刻板说法的回流,先宣布一个新“自由国际秩序”,然后将欧盟、联合国和多边合作像垃圾一样丢弃。

据《纽约时报》总结,美洲国家组织、非盟、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贸组织都被蓬佩奥炮轰过。国际刑事法院因考虑调查美国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也遭蓬佩奥威胁制裁。

“他看起来仍然像一名中央情报局局长,而不是善于外交的国务卿。”德国新闻电视台近日称,上任超级大国美国国务卿已经一年,美国外交在蓬佩奥的主导下并没有大的改观。朝核问题本来是华盛顿最大的和平项目,但最近陷入僵局。在伊朗核协议上,更是使奥巴马时期的成绩化为灰烬。与欧洲关系上,蓬佩奥的言论令盟友不快。

美国学者:他比倒霉的前任“更糟糕”

蓬佩奥在美国政坛和共和党内都算“新生代”,早年从军,后当律师,2011年年近50岁才首次当选联邦众议员。从政以来,蓬佩奥一直没什么声望,直到获特朗普提名为中情局局长。

多位美国圈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蓬佩奥将这份工作视为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利用“每日情报简报”的机会,他成为每天都跟特朗普单独接触的高级政府官员,并得到后者信任,于去年4月接替蒂勒森成为国务卿。分析人士称,蓬佩奥希望以此为跳板,未来成为副总统,甚至角逐总统大位。

为此,蓬佩奥采取唯特朗普马首是瞻的策略。在朝核问题上,蓬佩奥收起个人立场,数次赴朝。被提名为中情局局长前,他曾称普京为“危险的领导人”,后来则紧跟“老板”的立场,降低调门。就在约一周前,蓬佩奥称,他“几乎每天”都跟特朗普有交谈。这在高层官员流动率高得已创下纪录的特朗普政府显得极为不寻常。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跟美国学者交流发现,很多人认为蓬佩奥是个政客。他做了国务卿后对中国放这么多狠话,是为了迎合上司,为今后的政治发展积累资本,“但这不应该是外交首长的行事方式”。吴心伯说,美国学者对于蓬佩奥一般是两种观点,自由派不太喜欢他,认为这样搞外交有损美国形象。但有保守派人士认为,面对伊朗、朝鲜这样的对手,这种风格说不定还真能够把事情办成。

吕祥表示,用“政治投机”来描述蓬佩奥的崛起并不过分,特朗普不是一个能够把一件事进行深入了解的人,而蓬佩奥知道怎样用最简洁的方式让总统听得高兴。同时,“无人可用”是特朗普面临的一个难题,特朗普就任总统两年多,其政府仍然残缺不全,在白宫幕僚长、国防部长等重要职位上,首席长官都是代理。特朗普曾出过一本书,名叫《残破的美国》,可以说,美国政府这种状态及蓬佩奥的“平步青云”,恰恰就是“残破美国”的一种具体表现。

《华盛顿邮报》近日称,对于外界批评他粗鲁莽撞和缺乏外交风度,蓬佩奥不以为然:“我是在执行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他同时称,“我认为我已经几乎影响到特朗普总统的所有外交政策。”不少分析认为,由于特朗普的注意力通常持续时间较短,而且要为2020年连任忙碌,蓬佩奥及博尔顿已成为美国外交事实上的主导者。

4月15日,蓬佩奥在得州农机大学的一番话语惊四座:“我曾担任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在这次活动上,他还提到自己是美国历史上唯一连续担任中情局局长和国务卿的人,“我们将来会知道这是一个好主意还是一个坏主意。历史会记录这一点”。

曾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任职的美国学者亚伦·米勒或许可以给他答案。米勒日前撰文称,如果说蒂勒森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地方的错误的人,蓬佩奥并没有证明他比倒霉的前任更胜任,在某些方面甚至表现得更糟糕。“在外交上发号施令且不做任何让步的做派,或许使他成为特朗普眼中的硬汉,但这并非开展有效外交的方式。美国需要一位强硬但务实的国务卿,即便在总统不同意时也要为其提供诚实的建议。但这些都不是蓬佩奥的强项。”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秘鲁特约记者肖岩青木孟可心环球时报记者范凌志丁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