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谈| 发际线男孩小吴:每次看到表情包我心里都特别难过

七日谈| 发际线男孩小吴:每次看到表情包我心里都特别难过

2019年04月26日 12:03:12
来源:可燃冰工作室

访谈之前,我从未想到,眼前这个早早面对浮躁社会的18岁的少年,对于自我的认知有些清醒,有些矛盾,甚至,有些自卑了。

他,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个,表情包上的小吴。

2018年对于小吴来说,格外繁忙,从1818黄金眼节目里曝光四万元天价修眉,被网友做成“眉有办法”的表情包而一炮走红,到代言小米手机“邪魅一笑”的海报贴满地铁公交站,再到上《快乐大本营》等众多综艺节目,拍摄MV和时尚大片……用小吴的话来说,他经历了一个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东西。

对于小吴来说,这些也只是“经历”而已。面对过这么多的镜头,在我面前的他依然掩饰不住自己的紧张,双手来回握着。他说,自己和原来一样,没有一点变化,甚至连一点点自信也没有提升。每次有活动,他都在后台紧张到小腿打麻,不想上台。

小吴清楚地知道,与他合作的商家或者节目,想要的就是他的“综艺感”,而他要做的,就是配合出“效果”。一手交钱,一手交“表情包”,这个交易过程谈不上享受,只是为了糊口而已,“只要不违法,任何可以挣钱的工作我都不会排斥”。

每次商演小吴都会带上自己的哥哥,在台下“监视”自己,希望能像明星一样“正正确确快快速速地”拍完,这是他对自己的最高要求,而自己目前的完成度,大概是十分之一。

从小生活的家庭环境让小吴比别的孩子更加寡言,他知道自己家比别人家更困难一些,所以心理负担很重,“18岁之后,如果还想父母伸手要钱,在我看来就是不孝了吧。”所以,他早早走上社会,开始房产中介的生活,因为这个行业在他看来挣钱比别的多一些。

“我没想过……”是小吴回答我最多的话。在大多数孩子想当警察、医生、老师、售票员、科学家的年纪,他没想过自己长大后想当什么;在中学时代想自己要选择北大还是清华的时候,他没想过自己想上的学校;在18岁的我们想三年五年十年后的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

他只想,过好明天,一步一步看。

而小吴微信聊天记录被曝光之后,我便再也无法与他取得联系。据知情人介绍,他原来的微信号已不再使用。明天,还会好吗?

我从没想过,眼前这个看似“懂事”的孩子,小时候其实经常叛逆得“离家出走”。虽然每次只出走几个小时,但频率很高,原因无非是想买一些小东西而父母不给。最生气的一次,小吴想买一件蓝色的风衣,一百多块钱,父母当时没同意。而现在的他,虽然已经绝对有能力买,却不会再买了。他说他挣得钱基本上全用来补贴家用。

这条路走得通吗?这些表情包真的好笑吗?他想逃吗?他心里想得比谁都多。隔绝自己,变成一罐凤梨罐头。开心的时候,躺在床上看电视玩手机,一躺一整天;难过的时候,听悲伤的歌曲,不和任何人联系。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他才会打开自己,因为这样的自己是被别人需要的,而“被需要”的感觉,可以用来结束一切自己的不快乐、不情愿。

反过来想想,或许大家觉得开心, “我”也应该很开心吧?

不是吗?

撰稿:李文豪

本集编导:刘甜甜

本集摄像:微虫光影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