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找斯里兰卡下手?
资讯

谁要找斯里兰卡下手?

2019年04月22日 09:46:33
来源:千里岩

1555867706353816.jpg

(法新社图)

昨天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发生了连环爆炸案,截止目前已经发生了8起爆炸,造成了215人丧生、450人受伤的袭击事件。遇难的三十多名外国游客中,已确认有两名中国人。其中首都科伦坡发生的六起爆炸地点从首都科伦坡天主教教堂开始到著名的宾馆酒店不一而足,甚至还有两起发生在该国其他地区的天主教教堂。

考虑到目前正值基督教的复活节期间,教堂内显然会是许多信徒聚集举行宗教仪式的时间,而那些成为目标的高档酒店里更是西方游客聚集地,很显然袭击者就是把一切西方元素当做了目标。根据目前的公开媒体报道,斯里兰卡执法部门已经确认香格里拉酒店袭击是由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扎赫兰⋅哈希姆(Zahran Hashim)实施,而名为阿布⋅穆罕默德(Abu Mohammad)的男子对拜蒂克洛教堂进行了炸弹袭击。斯里兰卡国防部长宣布此事系某宗教的极端分子所为。从两名已经毙命的袭击者姓名来看,国防部长阁下所言应当不虚。

其实从十年前,斯里兰卡结束了内战剿灭“猛虎”组织之后,基本上处于平静状态,似乎各种自杀袭击成为了历史。根据媒体的报道看来,斯里兰卡国内的各项公共安全措施比较松懈,即便是执法部门对于本国公民参加了ISIS组织甚至成了“明星”这种事也反应迟缓。这一次袭击事件中,这种戒备松懈的恶果就立即显露无疑了。

如果从袭击的组织严密性角度来看,很显然能在短时间内分布全国的三个城市发动袭击,并且使用了总计高达25千克的C4军用级别炸药,这必然是一个精密筹备的组织性行为而不是某几个临时凑合的个人极端行为所能达到的效果。但是从袭击的具体细节来看,对比巴黎和布鲁塞尔等地发生的袭击时间,该组织成员应当不是足够老练而且行凶的手段显然也无法与之相比。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一般情况下恐怖组织为了“扬名立万”,在制造袭击事件后都会立即宣称对此负责,一则作为恐吓社会公众屈从其意志的手段,二则是吸引逐臭之徒前来投靠。可是此事发生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此负责。很显然,制造事件的行凶者尽管有着以西方文化元素为目标的犯罪动力,但是他们似乎也在考虑自己所属的群体处于社会绝对少数地位,如果贸然宣布对此负责很可能招致社会主流群体的强烈报复,或者认为自己羽翼未满,不想吸引过多的外界注意力,阻碍自己日后的发展。因此可以认为这个事件更像是某几个从ISIS等国际恐怖组织回流的骨干分子作为核心,通过一段时间的预谋和发动,蛊惑了当地一些同宗教的信徒参与制造的。

考虑到南亚各国的人口宗教信仰问题和历史形势,很显然长期遭受恐怖主义之苦的印巴孟等国国内的安全防范措施要严格的多,而尼泊尔和不丹等国又不会有类似的总是自以为受到压制的宗教群体存在。既有的宗教矛盾便于回流或者外来的恐怖分子找到落地生根的温床,加之安全防范措施的松懈有极大的便利,因此来自斯里兰卡的邻国恐怖分子认为斯里兰卡是一个容易下手的目标也不足为奇。

今天发生在斯里兰卡的悲剧从反恐战术的层面来看,尽管在中东的ISIS组织已经基本被从实体上消灭,基地组织下属的叙利亚武装组织也被压缩在伊德利卜省一隅之地,但是他们化整为零向世界范围内扩散的趋势不再是一个预测,而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了。如果说去年菲律宾“毛特”组织攻城略地的行为还不足以说明形势的严峻,那么今天在一个70%以上是佛教徒的国家里,他们仍然有能力发动袭击,应当足以说明问题了。

但是如果我们后退一步观察就会发现,其实今年以来世界范围内,尤其是法国国内大量的教堂遭到纵火袭击,如果未来调查能够证明这一连串事件都与“化整为零”转入地下或者通过网络宣传教唆的“独狼”式袭击有关联,那么西方世界的价值观和产生于中东的价值观剧烈碰撞的形势还是不容否认的。

自从美国的911事件以来,反恐战争进行了18年,但似乎这个世界却出现了“越反越恐”的怪现象。这其中确实存在西方国家操弄双重标准,想利用反恐实现自己政治目的的因素,同样自“大中东民主计划”推行以来,中东原有的政治格局被打破,宗教极端势力少了曾经掌握强权的世俗主义者的压制,也正好像野火一样遍地蔓延。

但是我们更要看到,随着西方社会进入新的一次衰退期,他们本国国内民众中保守和封闭的倾向必然伴随民粹主义泛起。而原本在上升期采取开放心态的一些政策,如今在这种心态之下很可能助长了原本已经产生碰撞更加剧烈。新西兰发生的一个欧洲裔极端主义者袭击其他宗教的宗教设施情况,其实已经发出了警告。

除了扎严自己的篱笆,未来的世界需要反恐,但是怎么反,答案显然不在西方国家那里。这是一个需要全世界从新思考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