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柔道冠军:县信访办曾威胁我,登记身份证就影响我出国打比赛
资讯

独家对话柔道冠军:县信访办曾威胁我,登记身份证就影响我出国打比赛

2019年03月30日 12:56:21
来源:凤凰网

独家对话全国柔道冠军马端斌:县信访办曾威胁我,登记身份证就影响我出国打比赛

撰稿|李文豪(可燃冰工作室)

3月29日晚6时许,国家柔道队现役运动员、全国柔道冠军马端斌在个人微博上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的相关微博全部删除,只留下一声叹息。

对此,凤凰网对话马端斌,了解事件始末。

凤凰网:为什么把微博全删了?

马端斌:我也希望都能理解一下我。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发这些东西不太好。因为我一直在训练,县政府这边在安慰我,说他们肯定会全力以赴解决的,我也相信他们一定会公平公正地去解决这个事情。

三亩半的地越划越大

凤凰网:您之前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举报过,或者说想要解决这个事情?

马端斌:我之前都属于协调吧。当时找得是镇长,家里出现这种情况,能不能帮着解决。他给找了镇人大的刘俊秀(音),然后又找了十八所的于洋(音),还有几个林业方面的,我这都有视频。我对他们很多人都不太认识,都不太熟。他们下去之后看了一下,刘俊秀就强制执行我们家的后山,‘就这么办’,他去给划,一次比一次划走得大。

凤凰网:他是把你们家的后山划给了谁?

马端斌:划给了刘忠军的叔叔。我当时肯定不愿意,你为什么来一次这样、来一次这样,为什么都向着人家?我就直接又到村里面找的刘忠军,他就跟我耍无赖。

凤凰网:他怎么说?

马端斌:我们俩聊了一个多小时,我视频什么都有,他耍无赖,不给解决。不给解决我又找了镇政府,我就连续找了三次镇政府,镇政府都是不给解决,一解决就是让给他们家三亩半,越划越大,三次一次比一次大。然后我就直接找了辽宁省新华社的记者过来了解这个事。之后我又找他们谈,刘俊秀就说,多找点媒体下来好,正好能帮咱们镇政府宣传宣传。

凤凰网:宣传什么啊?

马端斌:我不知道他让我宣传啥,就让媒体帮着宣传,他们不是都干实事吗?

解决 解决 解决 解决

凤凰网:您那会儿是想通过媒体来解决这个问题,是吧?

马端斌:说白了,像我一个运动员,我也没什么关系,咱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在农村就种点地,也没有上面这层关系,咱们也找不到上。所以当时我就想找媒体来解决这个事情。结果媒体曝完,他们就一直在拖,说解决、解决、解决、解决,解决了六七年。再之后我也没再找人,一直在等。从小我就在北京训练,每年我回老家就去办一次这个事,每次他们都在拖我。后来,就有村民找我,因为每家都有一些事情,这事那事就凑了很多事,我就拿着这些材料去了县信访办。他们说我知道这个事,我就问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给办呢?我就不断地找他们,找了好几次,反正也接了。

凤凰网:但是后来没有解决是吧?

马端斌:就没有动静了,然后我就去找了县纪委的,跟工作人员说这个事儿,他就在旁边一直看着,虽然材料也收了,收了也是就没动静了。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信访,信访收材料的时候看着我就问,‘国家运动员?你要是在我这登记身份证,以后会影响你出国打比赛。’当时我一听,他这是威胁我、吓唬我。父母被人打,打官司县里不给执行,家乡的老百姓都受欺负,这种情况下我来举报,你们不管,还要限制我出国,要是这么限制那就更好了,那就有人来查了,你马上限制我哪都不用去才好呢!然后他直接不说话了,不说话我就走了。

走了之后,镇政府的人给我打电话,说‘小马,马上给你办’。

凤凰网:镇政府的人什么时候说的马上给您办?

马端斌:其实不管你什么时候打电话,他们都是说马上给你办。我这六七年,每次打电话他们都是说给你办,甚至有时候还主动给你打电话,告诉你给你办。

前村支书焦忠远提供扶贫资金台账图目前台账已被镇政府收走

重新量山 书记不干

凤凰网:但最后结果是每一次划走的地反而更大了?

马端斌:对,越划越大。因为当时地是全村统一量的,我们村里上山去跑(量)出26亩半。(村里说)如果你能拿出一万九,这个山就给你,你要是拿不出来,这个山就拍卖。我爸当时就拿出一万九,结果办山照的时候他们就不承认了,说你家这个山大,得分给刘忠军亲叔叔家三亩半。我爸就不同意,所以那个山证我们家就一直没办。

后来(村里说)你同不同意也得这么办,说我们家的山大,又要重新跑。村里统一跑的地怎么后来非得要重新量我们家的?我就说书记不说要量我们家的吗?量没有问题,全村咱们都不用量,就把我们家和书记家的同时量,一起量,这样可以吧?我没过分吧?咱们都是统一这些人量,跑完我们家山,就去量量他们家山。最后书记不干。

凤凰网:他们家地更大是吗?

马端斌:肯定的。我们家前面那个山全是他们家的,180块钱买的。

凤凰网:什么意思?180块钱买了什么?

马端斌:一颗树也不止180块钱吧。刘忠军180块钱人民币买一片山。

凤凰网:这钱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马端斌:这个钱我们村里随便问几个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刘忠军上我们队长家,直接给了180块钱,就说‘那片山我要了’。全村没有不知道的人。

三分之二的村民对他不满

凤凰网:刘忠军的回应说,他没有贪污一分钱。

马端斌:如果我贪污了,我会告诉你我贪了很多钱吗?

凤凰网:看到您之前发了他六条罪状,这些是从哪来的?

马端斌:这些是村民给我提供的,如果你要是让我查证据,我不是纪委的我也查不了证据。村民找我,我只是帮村民去申这个冤,所以你要找证据,找村民要。

凤凰网:很多人都对他不满是吗?

马端斌:最起码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对他不满。

凤凰网:咱们这村子里有多少户?

马端斌:之前我听说是2500人吧。

凤凰网:那三分之二得有1600、1700这么多人。

马端斌:对。

凤凰网:那这个事情后来就这么一直拖着?

马端斌:他们一直让我往纪委的信箱里面去投,我一直也没投,我没有时间,因为我常年在国外打国际比赛,打比赛特别辛苦。我之前还有一份材料,也都是老百姓的一些琐事的材料,全是告他的,这帮老百姓把这个材料交给我之后,留了身份证号、电话号,签了名,按了手印,让我把这份材料在北京交上去,我一直没交,因为我真的很忙。

其实我想等打完奥运会再去弄这些事情。因为运动员都有一个梦想,想为奥运会再拼一下,不想奥运会路上弄这么多坎坷的事。

我真的不相信 谁敢这么做?

凤凰网:您有担心过这件事情之后,自己跟家人的一些安危吗?

马端斌:现在这不是我一个人担心的事,现在全(村)都在担心这个事。我不怕任何的黑恶势力,我也不会向任何的黑恶势力低头。

凤凰网:刘忠军的势力真像大家说的那么大吗?

马端斌:是不是,您一下去(村里)就知道了。他的一些行为,(黑社会)打压老百姓,有的都有视频,我也都看了。最开始我也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现在的这个社会查的这么严,谁敢这么做?我真的不相信!但等我看到了这些,我不得不相信。

凤凰网:您的家人有被打过吗?

马端斌:我的父亲被他的叔叔打过,他叔叔想要我们家前面那块地,说他要哪就得给哪,刘忠军是书记,他想要哪就得给哪?我爸怎么可能给他?就因为这个,他跟我父亲发生冲突,然后把我父亲打了,但这是他叔叔打的。

凤凰网:跟刘忠军没有关系是吧?

马端斌:有没有关系不好说,他不支持,我不相信这帮人敢这么胡作非为。

凤凰网:现在是希望有高层政府来解决这个事情?

马端斌:对,当时我希望能有个高层政府。现在政府已经说介入解决,我也不想参与了,因为我是运动员,我不想处于这种舆论当中,我还要训练备战奥运,我还是相信政府的,所以等结果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