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五十一期】新中国第一个超级杀人狂:85年陕西龙治民在家中杀48人(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讲)
军事

【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五十一期】新中国第一个超级杀人狂:85年陕西龙治民在家中杀48人(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讲)

2018年11月25日 20:16:26
来源:萨沙

原标题:【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五十一期】新中国第一个超级杀人狂:85年陕西龙治民在家中杀48人(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讲)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请订阅微信公众号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讲)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要看,切记!!!

这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起公开报道的杀人狂案件,时间是1985年。这个家伙在家里连杀48人,前后长达2年时间。他为什么杀这么多人,至今还是个谜。听萨沙说一说吧。

这篇文章是萨沙很久以前发的,当时没标注原创,完全是转载刘虎老师的文章。

这次萨沙再发一下,改为原创,大家重新看一遍。

从1983年开始,陕西省商洛市下属的商县,接连出现怪事。

一些在县城的打工者和进城买东西的农民,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这里,我们先聊聊商洛市和商县。

今天已经没有商县了,叫做商洛市商州区。

以前的商县是商洛市下属的一个县,而商洛市则是在陕西和河南交界处的一个市。

在陕西,商洛市也是有名的经济不发达地区,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最近几年才有所变化。

在2015年,陕西有50个贫困县,而商洛市所辖一区六县全属于贫困县。

商洛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地多,耕地少。境内有秦岭、蟒岭、流岭、鹘岭、新开岭和郧岭六大山脉,导致交通蔽塞,耕地较少。

由于落后和蔽塞,商洛在古代是一个流放的场所。

一旦皇帝厌恶哪个官员,又不想让他走的太远,就有可能将他流放到商洛去。

有意思的是,80年代商洛农民也比较保守。

可以耕种土地较少,大量农村劳动力闲职下来,只能进城找工作。

相比湖南、四川、安徽等地农民离家去南方大城市打工,保守的商洛人多不远离开家。

他们一般就在本地县城上活动,寻找打工的机会,连西安都很少有人去。

这样一来,商洛县城长期聚集着大量等待雇佣的民工。

这些民工的工作主要是苦力活,雇用时间长则几个月,短则1到2天。

当年农民家里也没有电话,一旦找到工作后往往不和家里联络,直接先去干活。

他们稍后找熟人带个口讯,或者自己抽空回家说一声,甚至干脆干完活才回去。

一旦民工失踪几天甚至十几天、几十天,他的家人多不惊讶,只是认为他们找到了工作。

从1983年开始,陆续有一些民工就不见了。

他们失踪头几十天,家人往往还不着急,认为只是在打长工。

可是,这些人一去就不回了,人间蒸发了。

失踪的民工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男性,身上有没有带着财物,不存在劫色劫财的可能性,开始家人也没往坏的地方想。

可是,人数却越来越多了。

到了1985年5月,仅仅2年时间,商洛市商县一地报案就高达37人之多。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已经遇害,当地警方定性为失踪案,没有关注。

为什么不关注?用后来一个当地老人的话来说:我们这里人命不值钱。

可是,失踪者家人却不是这么想。

上面不管,家人只能自行寻找失踪的亲人。

刘湾乡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年,从1985年5月开始就不断寻找失踪的弟弟杜长英。

5月16日,杜长年兄弟两人去县城买东西。

杜长英要去买猪吃的豆饼,兄弟两人在县城分手。

可是,杜长英就此失踪,再也没有回过家。

杜长英和其他民工不同,他自己还有十几头猪需要照顾。

杜长英顶多偶尔帮人做一二天零活,从没有连续三五天不回家的,肯定是出事了。

焦急的杜家,开始在县城寻找失踪的杜长英,毫无踪迹。

5月27日,杜长年路过县造纸厂,找到厂里的出纳,表弟候义亭。侯义亭在县城认识的人多,杜长年希望他帮忙找找人。

谁知道,杜长年刚刚说完弟弟失踪的事情,侯义亭的脸色就变了。

侯义亭很紧张的说:坏了!坏了!

杜长年急忙问:怎么回事?

侯义亭:2天前,有个叫做龙治民的农民来出纳室取钱。他拿着一张卖草的条子,金额是1.85元,署名却是杜长英。我很奇怪,问他“杜长英是我表哥,怎么他的条子在你手上?”龙治民明显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说“你表哥欠我好几元钱,拿这个条子抵债的”。我说“我表哥家里挺宽裕的,没听说过向人借过钱”。我没把这1.85元给他,龙治民就悻悻的走了。你看,这是怪不怪?失踪会不会和龙治民有关?

杜长年觉得龙治民很可疑,赶快告诉了其他亲戚。

这一说,杜长英的媳妇说他们都认识龙治民,后者是杨峪河乡王墹村人,今年是44岁。

此人在村里属于垃圾。

他是1974年才搬到王墹村,之前是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

龙治民3岁丧母,是独子。

父亲对他爱如珍宝,特别娇惯。由此,龙治民养成了很多坏品质。

他矮小猥琐,游手好闲,厌恶劳动,偷奸耍滑,是村里的祸害。

龙治民非常懒,懒到不可想象。

家里从不收拾,距离几十米就能闻到有一股恶臭。

一个村民说:说我家乱,他家比我家乱十倍。有一次我去他家找他,一进屋差点被吓一个跟头。那股臭味,比粪坑还臭。他家里乱七八糟像个垃圾窝,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成年以后,龙治民长期装病不下地劳动,甚至连口粮都要别人送到家里去。生产队规定每个劳力全年要完成基本工400个,龙所做却不到100。

此人倒是颇为擅长言谈,思维敏锐,反应很快,是农村里面所谓的聪明人。

少年时期,龙治民相当好学,小学时成绩是班级第一。

可惜,聪明归聪明,在那个取消高考的年代,龙治民读书无用,只能老实做农民。

文革时期,二十多岁的龙治民曾经参加了当地的造反派组织,还参加了商县的武斗和打砸抢。

一种说法,在那个时候,龙治民曾经打死或者打伤过敌对派的人,可能开过杀戒。

时代特殊,最终没有追究龙治民的罪行。

怕仇家报复,龙治民在1974年搬到王墹村。

这是一个距离公路只有三四十米的大村子,人口有800多人。

文革光环没了,他的身体又弱,身高只有1米5左右,还有慢性病。

这家伙非常猥琐,曾经在1977年冬将一痴呆女子骗至家中奸宿数日,后被村中民兵发现解救。

由此,龙治民在村里名声极臭,连正经媳妇都没找到。

1978年,他娶了一个因脑膜炎导致下肢瘫痪的女人闫淑霞,婚后生有1女。

瘫痪的闫淑霞自然不能做农活,龙治民又体弱多病,婚后家里更是一贫如洗。

龙治民欠生产小队口粮款180余元,队里多次催要,他不理不睬。

总之,龙治民在农村也是一个混的很惨的人。

杜家人认为:杜长英和龙治民并没有深交,平时还颇为瞧不起龙治民,又怎么可能向他借钱?

5月28日,杜长年带着几个五大三粗的亲戚,在县城堵住了龙治民,追问弟弟的下落。

谁知道,口角油滑的龙治民推得一干二净:你弟弟这么大人了,他去哪儿我怎么知道?他欠了我不少钱,我还要找你们呢?正好,你帮他把钱还给我。

杜长年等人说不过他,只得扭住龙治民,准备送到派出所去。

龙治民赖着不走,大喊大叫,惹得大量群众围观看热闹。

就在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个叫做姜银山的汉子推开人群,一把抓住龙治民的衣领:你说,我弟弟到哪里去?

去年11月,姜银山的弟弟,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姜三合从西安打工回来后,在县城失踪。

姜银山同其他亲友找了半年时间,毫无踪迹。

直到今年5月,姜银山遇到一个知情农民,才知道怎么回事。

这个农民说:当时我蹲在西关车站抽烟,等着有人来雇我。后来我看到姜三合也在远处抽烟,就想过去打个招呼。我还没走到,就看到那个叫龙什么民的人和他攀谈起来。我就蹲在一边,抽着烟等他们说完。两人谈的是去龙家挖猪圈的事,龙答应一天给5元工资。我听了一会,见两人还在讨价还价,没耐心等了,自己走了。我后来远远的看到,姜三合和龙治民一起离开的。

姜银山又询问他人,发现龙治民经常出没于西关汽车站等处,不时从市场上招走一些男女。

姜银山觉得弟弟失踪一定和龙治民有关系,曾数次向地县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均无回音。

这次姜银山又去有关部门反映,偶遇到龙治民被杜长年他们扭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听了姜银山的这番话,杜长年更是觉得龙治民有问题。

一个人和龙治民有关的人失踪,也许还是巧合。两个人就不是巧合了。

这几个大汉扭着龙治民的脖子,要送到派出所。

谁知道,龙治民直接撒泼,躺在地上不愿意走。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一边看住龙治民,一边去报案。

呵呵呵,结果如何呢?

摘录刘虎老师纪实文学的一段:

他们先是就近找城关派出所,值班公安不等他们把话说完,就问龙是哪里人。听说是乡下的,值班公安说:“你们找城郊派出所去,我们只管城里。”

于是,他们又跑到城郊派出所。

该派出所只有三名干警,那天一个在家照顾患病的家属,一个不知什么原因没在班上,在班上那个干警家就在所里,当时正在屋檐下做饭。 听了他们的的陈述,他说:“人是你们在城里抓住的,姜、杜二人也是在城里失踪的。对吧?那你们怎么寻到城郊所来了?”

他们一时语塞,支支吾吾的说:“我们……找过城关派出所,可……他们说让找你们……”

民警冷冷的说: “他们说的,那就找他们。”

二人无奈,从城郊派出所退出来,思谋再三,末了硬着头皮再度来到城关派出所。

“你们怎么又来了?”城关派出所说。

二人嗫嚅道:“城郊派出所说……人是在城里抓的……”

值班公安道“那人是啥地方人?”

“王墹的。”

“王墹呀,你们找杨峪河派出所吧。”

真踢得一脚好皮球。

就这种工作态度,县城里出事倒是完全正常。

好在,身为石油工人的姜银山颇见识,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难题。

姜银山询问杜长年:你认识不认识县公安局的人?不如拖一下关系。这比什么都有用。

杜长年也开了窍,他有个远房表叔是县公安局退休干部,曾经的二把手。

于是,下午6点多,杜家的表叔带着他们,直接找到县公安局副局长董启堂(!)。

董启堂认真听取了杜姜两家的陈述以后,当即把刑警队长王扣成叫来。

二人商量一下,觉得确实不对劲:如果仅一人的失踪与龙有关,倒也罢了,而两个互不相关的人失踪都与龙有关。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他们决定先将龙收审。

被拖到派出所以后,龙治民说话滴水不漏。

“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干了多长时间?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一个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

“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他欠我20块钱。以后他去哪儿?我咋知道。”

期间,龙治民自称为先进(他老婆生了一个孩子以后结扎,被授予计划生育先进。其实是龙治民无力养活更多的孩子),认为公安局乱抓人。

审问到凌晨4点,龙治民只字不吐,还故意胡言乱语,似乎是很愚笨又没见过世面的农民。

王扣成一时也被龙治民迷惑:这样一个矮小猥琐的蠢蛋,怎么看也不像是罪犯!杜长英和姜三合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就算和龙治民闹翻厮打,吃亏的也肯定是龙治民。

只是,县公安局退休干部的亲戚失踪,不便于将龙治民随便释放。

最起码,也要去龙治民的家里看看。

有意思的是,龙治民不断喊冤,连喊了几个小时:“你们咋随便关人哩,国民党嘛!我是先进,龙先进!”

第二天,王扣成带着几个民警赶赴龙治民在王墹村的家。

当时的报道这么写:龙家窗户全堵上了土坯,昏暗得像个地窖。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有几处好像被铲过;架在阁楼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呈乌紫颜色,像血迹。龙妻闫淑霞下肢瘫痪,行为古怪(她患过脑膜炎),一会儿说:"屋里没啥。"过了一会儿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动静,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说了。过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我洗衣服,水红红的。"龙家西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柴草、空酒瓶、破布片等,用脚拨拨才能看见一块地面;东厢更加黑暗,污浊,杂物充盈,一进门便碰一脸蛛网和尘絮。房间里有一种浓重的臭味,让人无法忍受。

有意思的是,王扣成隐约觉得这种臭味不对,似乎含有他很熟悉的味道:尸体的臭味。

于是,几个民警和村治保主任在龙家四处搜查。

还不到10分钟,东厢房内的村治保主任,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民警们急忙赶来,发现屋角一堆柴草下,赫然有2具拥抱在一起的裸体尸体。

其中之一,就是失踪的杜长英。

另一具却不是失踪半年多的姜三合,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

这两人都已经死去多时,尸体开始腐烂,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致死的原因很明确,是头部被钝器打击所致,其中杜长英的头几乎被砸扁。

众人被惊的目瞪口呆,但这还没完呢。

他们继续搜索,又发现屋门后一个化肥袋子鼓鼓囊囊,不对劲。

打开来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具全裸的女尸,年龄大概50多岁。

这个女人死亡时间不超过3天,还没有发出臭味。

仅仅龙家屋里就找到3具尸体,看来这是特大案件。

王扣成立即返回县城,向组织上紧急汇报。

龙治民迅速被戴上了重刑犯的手铐和脚镣,防止他逃走。

罪证确凿,自然对龙治民用刑了。

事到如此,龙治民说不说肯定都是一死了。

这家伙很聪明,为了避免吃眼前亏,交代了自己的杀死三人的经过。

龙治民介绍,他开始杀人完全是意外。

龙治民:你们也知道,我媳妇是个瘫子,我又有病,家里农活都没人做。大概2年多前,到了收庄稼的时候,我一人搞不了,只好去县城请了个民工。他说要给现钱,我哪有钱,只能先答应着。结果几天后干完活,我说我没钱,只能给他洋芋。他不同意,骂我“不是说好给钱的吗?现在怎么又给洋芋?我家有的是洋芋,自己还卖不掉呢。你不给我钱,我就不走了”我急忙说好话,他不依,当晚就赖在我家不走。

民警:你就把他杀了?

龙治民:是啊。晚上我想来想去,拿不出钱给他,借钱也借不到。他这么大块头,我打架也打不过他,干脆把他干掉算了。你也知道,我文革时候参加武斗,就打伤过人,也不是好惹的。晚上我趁他睡熟了,用锄头对准他头猛砸,当场就把他砸死了。杀完人以后我很怕,赶快把他埋在地窖里面。过了几个月,你们公安也没来找我,我就不怕了,又继续杀人。

民警:杀得什么人?

龙治民:1个收金银的胖女人。我把她骗到家来,想强奸她。结果这女人比我有力气多了,我根本对付不了她。我想,这算强奸未遂啊,也要坐牢的,干脆将她杀了。反正我已经杀过人了,杀一个是死,杀两个也是死。我就用锄头猛砸,将她砸死了又奸尸。下面我每隔一两个月,就骗一个人回来干活,然后杀掉。后来我就有瘾了,每个月不杀一个,就感到心里难受,就像抽大烟的犯瘾一样。

那么龙治民是怎么杀死杜长英的呢?

萨沙难得打字,还是借用刘虎老师的文章吧:16日那天龙治民在西关和西关长途汽车站一带转悠了几个来回,没有遇到一个适合的猎物,心想今天算球了。转回西关时遇上了杜长英。这可是熟人啊,还到他家去过呢。龙治民上前搭讪,问杜长英现在在屋里弄了点啥事。杜说看了十几口猪,也叫养殖专业户啦。

龙治民冷冷的说:“这二年都成专业户了!”同时心想, 熟人又咋?想起夜里的心慌劲儿,他跟上杜长英,问杜到集上买啥。杜长英说想给猪寻些豆饼,可是没寻见。龙心想,他身上装着买豆饼的钱哩!嘴里说:“现在人 都吃菜油,你去哪里寻豆饼哩。”杜说就是,到了集上才想起这茬儿。龙问他还有啥事,杜说在没有啥事了,转转就回去。龙说:“转啥?转也是白转,跟我回去, 帮忙把那点洋芋锄了。你知道地里的活儿我做不动,媳妇又是个瘫瘫。”杜长英说:“你拿啥付我工钱?我可是只要现钱。”“现钱就现钱,做一天三个元,咋样?”“你有钱?”杜长英疑惑的问道。龙治民说:“咋?只兴你有钱?前天我才揽了活——给人说了一门亲。我和你一样,只收现钱哩。”杜长英向街上张望了一 回,咕哝道:“得给我哥说一声哩。”

怎么?和他哥一道出来的?龙治民犹豫起来。杜长英却说:“算了,咱走。”

到了龙家屋前,杜长英不肯进去,说:“我不进去了,你看你把屋子弄成啥了,臭得跟茅厕一样!”龙治民心想:你小子死到临头还嫌这嫌那哩,再过 几天,你会跟着一块儿臭哩。到了洋芋地,杜长英又嫌他:“你看你把地弄成啥了?草比洋芋秧子稠。依我说就甭锄了,绿绿的一块草地也好看,锄了草,洋芋就 没有几棵了。”龙说:“锄你的,恁多废话哩。我给你烧水去。”

那时午后的太阳正红,龙治民蹲在门前,眯眼看着养殖专业户在坡下的地里给他白干,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做地主的感觉。

夜里,龙治民等杜长英睡熟了,用锄头猛砸杜长英的头部。几下就将杜长英砸死,又从他身上搜得买豆饼的钱和麦草条。 当时龙治民考虑将区区1.85元麦草条扔掉,因这几天实在没钱用,就冒险去取钱。谁知道,出纳竟然是杜长英的表弟,龙治民急忙离开,知道犯了大错。

至于怎么杀死姜三合的,刘虎老师是这么写的:在西关车站,起初他相中的并不是姜三合。他老远就看出姜三合是那伙从山外卖工回来的人中的头儿。一问果然不差:村支部书记,复员军人。这样的人他哪敢要啊!但是姜三合却挤到了前头。那时龙就转了个念头:就弄个有身份的人试试!

到了王墹,当他要姜三合挖那个坑时,姜说:“你不是说要起猪圈吗?”龙说猪圈自己起算了,先挖萝卜窖。姜三合果然是见过世面的,说:“你屋里咋是这样哩! ”怀疑屋里穷的不像个家的龙,是否出得起工钱。干活的时候,姜三合东张西望,也许自觉给这样的穷户干活,有失身价,自尊心受伤。他干得懒洋洋的,不时吩咐龙治民递烟倒水。有一阵姜三合突然说:“我咋觉得这地里阴气很重哩!”吓了龙治民一跳:“啥阴气 ?嘿嘿,共产党员咋还迷信哩……”

姜三合是个有身份的雇工,龙还得小心伺候,心里却在念叨:复员军人给我做活哩,支部书记给我挖坑哩!

杀死姜三合,也是同一个套路。

当姜三合刚攀上梯子准备上楼睡觉时,龙治民用锄头对他后脑猛砸。也不知龙在那一瞬间心怯手软,还是姜三合命硬,一撅没有将姜击倒,只见姜趴在梯子上浑身颤抖,抖了好一阵子才倒下。目睹着一切,龙治民也抖了起来,喃喃地说:“到底是个有身份的人哩……”

至于被杀害的无名小伙,只是个来收酒瓶的人。

这里就要提到瘫痪且半疯的闫淑霞。

之前龙治民杀人的时候,闫淑霞是看到的,但她不敢管,也没法管。

龙治民对她说:我有病,你又不能下地,只能这样搞,不然女儿吃什么?我让人来做活,然后把他们收拾了。你要跟我一起干,不然我也砸死你。

闫淑霞就跟着龙治民一起行动。

但一个瘫痪显然是不能杀人,只是帮忙打着灯,事后负责洗衣服和整理财物。

这次龙治民准备杀死只有十六岁的小伙时,闫淑霞突然当着小伙面说:“他还是个娃哩!”

龙治民一惊,立即瞪了她一眼,让她闭嘴。

至于那个50岁的女尸叫李莉,50余岁,商县居民,丈夫在西安某服装店任经理。李莉因不习惯大城市生活,还是回到县城居住。李莉在5月26曰出门买小鸡,一去不回。

龙治民交代,他对李莉说自家有便宜的小鸡,将她骗到家里。因李莉自认为已经年过半百,不会有人打她主意,就跟着龙治民回去。刚到家,李莉就被龙治民从背后偷袭,钝器砸中后脑而死。

一般认为李莉死后还被龙治民奸尸。

交代了4起杀人案,但只发现3具尸体,姜三合的尸体去了哪儿呢?

村治保主任回忆,龙治民多次请人挖过地窖,会不会埋在地下了呢?

于是,民警们开始在龙家院子里面挖掘。

这一挖,挖出来3个坑,共挖出44具尸体,姜三合的尸体就在其中。其中一些尸体已经白骨化,至少死去2年以上。

保守估计,龙治民杀死了48个人。

知道这件大事后,看热闹的群众如潮水一般向王墹村涌来。

从5月30日开始,用王墹村一位村民的话说,"就跟赶庙会一样!"一周时间来了不下10万人。

无奈之下,当地调动武警封锁了村子,不让闲杂人等进入。

2年内报案失踪的是37人,知道龙治民案件后,又有60多家赶来报案,说家人失踪。

这样失踪总数增加到上百人。现场发现48具尸体,有100多人失踪,那么剩下的人去啦哪儿呢?没人知道。

即便是这48具尸体,也只有30多具被人认走,另外还有10多人不知身份。

"5·28案件"被商洛地委、商洛地区行署急速上报。这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大案,引起了中央高层领导的强烈震惊。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胡启立,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丕显,公安部部长刘复之等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省、地、县对这一骇人听闻的特大凶案狠抓不放,查个水落石出。

同时要通过此案,深入检查党政工作中的问题和漏洞。

这个案件杀了48人,很惊人。但更让人吃惊的是,至今不能搞清楚龙治民究竟为什么杀人。

案发后,警方发现龙治民杀了48人,只搞到573元、6块手表和一些不值钱的衣服。

那么,平均杀1个人才搞到10多元钱。

80年代商洛人虽穷,也不可能为了区区10多元去杀一个人。

龙治民也说,自己杀人不是为钱。

那么,是不是为色呢?

被杀死的48人中,确实有17名女性。

警方认为,龙治民杀人确实也有强奸的因素。

他会引诱女人回家,杀害后奸尸。

警方还认为,龙治民是个有着性变态思想的人,还比较严重。

根据调查,龙治民杀人前就曾经强奸过女性,一个是痴呆妇女,另一个竟然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为保住脸面,并没有报警。

更让人无语的是,龙治民在杀死其中3人之前,甚至让他们和自己的妻子闫淑霞发生过性关系。

看来,龙治民有很强烈的偷窥欲。

然而,被害女性只有17人,另外31人都是男人。

对于为什么杀人,龙治民有自己的观点。

龙治民:别问了,我就搞到这573元。我杀人也不只是图钱,我是为国家除害哩!

警方:你说什么?

龙治民:我有三不杀,一不杀科技人员,二不杀国家干部,三不杀职工、工 人。我只杀残废人,只杀愚昧无知憨憨傻傻!!

实际上,龙治民杀死的人中,只有几人是智力低下者,其余都是身体健康、智力正常的健壮农民。

别的不说,姜三合是村支部书记,哪里是什么憨憨傻傻。

其实,龙治民杀人主要是变态思想,说白了这家伙就是1个杀人狂。后来龙治民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强烈的杀人欲望,不杀人连觉都睡不着。

警方还不知道有这种事,以为龙治民有精神病。

经过鉴定,龙治民并没有精神病,甚至发现他的思维颇为敏锐,智商颇高,属于人群中的聪明人。

1985年8月30日,陕西省检察院商洛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将龙治民夫妇提起公诉。9月20日,商洛地区中级法院判处二人极刑。二人提出上诉,陕西省高院来人提审后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9月27日,龙、闫二犯被处决。

知道被判处死刑后,龙治民毫无悔意,当庭表示:我想不通!

法官吃惊:为什么想不通?你杀了那么多人!

龙治民:人家黄巢杀人八百万,都没判死刑,为何给我判死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