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市民接英雄“回家”

江城市民接英雄“回家”

2012年08月10日 00:07:04
来源:城市晚报

  送别耿博现场

  送别耿博现场

新闻

背景

2012年8月4日凌晨5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83分队修理班的战士们正在辽宁省辽阳县河栏镇附近进行野外作训,正在站哨岗的耿博发现,洪水突袭,上游有3名百姓被困家中,耿博主动请缨,带领6名战士去救援,当把百姓转移到安全地点后,突然山洪暴发,水流倾泻,卷走了耿博,耿博牺牲后,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他是吉林市人,年仅22岁,8月8日,耿博的追悼会在辽阳市举行,昨日,他的骨灰被带回吉林市,安葬于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

《江城90后他乡抗洪牺牲》接续报道

城市晚报吉林市讯 从8月8日夜间开始,吉林市一直在下雨,苍天呜咽,它也在为这位英年早逝的抗洪英雄悲泣。接耿博“回家”的灵车于8月9日早6时30分从辽阳市抵达吉林市长吉北线路口,此时,有300多台出租车和私家车自发聚集到这里,接英雄回家。上午8时许,耿博的骨灰被安葬于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上千名群众打着条幅、胸系白花,含泪赶来送耿博最后一程,青山有幸埋忠骨,松柏多情伴英魂,耿博,一路走好,江城人民不会忘记,历史将永远铭记……

接英雄>>

300多台出租车、私家车

接英雄“回家”

一场强雨突袭后,昨日清晨,江城笼罩在一片阴霾中,正如人们灰暗的心情。“我想做你的英雄,想做你们的大英雄,抓住梦想有一天地跟天会感动……” 电台里,反复地放着这首《英雄》。

6时30分,载有耿博骨灰的灵车从辽阳市缓缓驶至吉林市长吉北线路口,耿博的照片紧贴在前风挡玻璃正中央,草绿色的军装将他年轻的脸庞映衬得格外俊朗。面包车车身两侧悬挂着“魂魄托日月、肝胆映山河”的条幅,黑白肃穆。“耿博,咱回家了。”父亲目光呆滞,喃喃地说。

此时,长吉北线两侧早已被自发赶来的出租车和私家车围挤得水泄不通,吉林市雷锋车队的王队长说,“我是昨天听说吉林市的好儿子耿博在抗洪抢险中牺牲在辽阳,非常感动,组织我们车队队员放弃营运来接好儿子‘回家’。”

7时,约有300辆车组成的车队排着整齐的长龙,一路打着双闪,护送耿博的骨灰往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驶去。

沿途,很多人驻足停留行注目礼,还有很多可能是曾经当过兵的人向灵车敬军礼。

送英雄>>

上千名江城市民

自发送他最后一程

7时30分,灵车驶入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此时,早有上千名群众自发聚集到这里要送英雄最后一程。

送行队伍中,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有十几岁的孩子,他们有的是耿博的亲朋好友,更多的是与耿博素不相识的人,他们打着条幅、身着素衣、胸系白花,条幅上的挽联写着,“洪水无情、战士无畏”,“热血满腔为人民,青香一缕慰英魂”……

葬英雄>>

军旗陪伴耿博

长眠于烈士陵园

耿博的父亲抱着他的骨灰,母亲捧着他的遗像,老两口把头埋得很低,强忍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任泪水肆虐。

8时许,安葬仪式开始,耿博的父母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亲朋好友跟在后面,自发送行的人有序地站在道路两侧,送行队伍中不时地传来抽泣声,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级台阶,但大家的脚步都显得很沉重。

在耿博的墓地前,随着哀乐响起,耿博的父亲小心地把儿子的骨灰盒放进墓地,他调整了半天,直到认为是他满意的位置,上面覆盖的军旗他也摩挲半天,接着,母亲把儿子的遗像摆进去,她不舍地反复摸着儿子的“脸庞”,深情而无助的眼神表达着一位母亲不舍的情感。

随着刻有耿博烈士碑盖的盖下,老两口仿佛突然意识到,已经与儿子永别了,他们的声声呼唤让在场人肝肠寸断,现场也哭声一片。

接着,沈阳军区领导、吉林市相关部门领导以及亲朋好友、自发前来送行的人们向英雄三鞠躬告别。烈士陵园两侧是郁郁葱葱的松柏,大家把白花解下来系在松柏上。

忆英雄>>

耿博和另6名战士

为救百姓被洪水冲走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卫生处邢海龙处长介绍了耿博救人的过程 ,8月4日凌晨5时许,耿博所在的部队在辽阳县河栏镇驻训。“当天是耿博站哨岗,他发现有求救的百姓,是上游一个养鸡场传来的,立即请缨去救人,他带领6个战士去了,同时,我们其余30多名战士疏散下游百姓。”邢处长说着哽咽了,耿博他们趟河逆流而上,很快,上游有个坝决堤了,7个战士瞬间被洪水卷走,耿博和另一位战士的遗体找到,另有5名失踪的战士仍在搜寻中。

据了解,洪水来袭时,疏散下游群众的一名战士被洪水冲到了树上,他正往上爬时,感觉到有人托了他屁股一下,他回头一看,是和耿博一起救上游百姓的战士,那名战士姓罗,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好活着”,然后就被洪水冲走了。

赞英雄>>

喜欢篮球、会做西餐

正直善良的90后

耿博的初中同学说,耿博上学时是班长,学习成绩优异,大家都很喜欢他,这么多年一直有联系,直到前几天,耿博的女友上他的QQ上发布消息,称耿博已经走了,让大家别打扰他的父母,有事可以联系她。“我当时正上夜班,看到消息都蒙了,打了10多个电话才确定是真的。”他同学说。

耿博曾经的战友麻意博回忆,耿博是个很有才气的人,他身高1.86米,篮球打得很好,他给自己封为麦迪。另外,耿博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为人正直、善良、上进,他业余时间自修了本科的法律,还想考军校。“他特别会做西餐,炸薯条、做汉堡,烤鸡翅,他都做得有模有样。”麻意博说,他们是2008年转业的,本来耿博也可以转业,但他很留恋部队,又留下了。

耿博的姑姑一直很悲痛,“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特别优秀的孩子,他写的日记都很上进。”

耿博的妈妈说,耿博出事前一天,他们还通电话了,但只是常规的问候电话,没想到这一次竟是诀别。

英雄已逝,英魂长存。

(记者 赵羽 报道/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