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忙时节 农村遭遇“农民荒”
资讯

农忙时节 农村遭遇“农民荒”

2012年04月20日 09:24:00
来源:中国甘肃网

核心提示

日前,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联谊会理事会会长师昌绪为首的15位两院院士,联名向中央决策层提交的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三点建议中指出,若不从战略上研究并解决新生代农民“弃农”的问题,人口大国将面临无人愿意种地的境地。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我省农村地区年轻人多数外出打工,农业生产由所谓“386199(妇女、儿童、老人)部队”来承担的现象日趋突出,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

“386199部队”成农业生产主力军

春耕季节,正宁县长口子村村民张永民和老伴在田地里仍用传统的方式播种玉米。张永民的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在上海打工,一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7亩多地全靠两位老人劳作,种不了的土地只有荒着。“三亩山地已经三年没种过了,荒草长了一人高。”

前几年,张永民的儿子农忙时节还常回家帮忙,近两年只是寄些钱回来。“现在村上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只有老人、妇女和儿童留守,有钱也难找到劳动力。”张说。

今年59岁的长口子村村民黄建军和其他留守老人一样,领着小孙女在田间种洋芋。“不种咋办?总不能让地全荒着!”黄的老伴去年去世后,全部农活现在都靠他一人。“春耕还算好点,大不了少种些,发愁的是秋收。”去年黄建军种了3亩小麦、1亩萝卜和西红柿,收割时由于劳力少,熟透的麦子和西红柿洒落了一地。

长口子村村支书张更高告诉记者,村里有560多户2043人,8年前每到这时田间地头随处都能看到红男绿女忙碌的身影。近几年全村几乎三分之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即使不出去的宁愿闲着也不愿从事农业生产,因为种地无钱可赚。现在,农业生产劳动力短缺问题越来越严重,许多地被荒草侵占,让人十分痛心。

随后记者走访了正宁县彭家川、姚家川、邓家川等地,所见所闻与长口子村如出一辙。而实际上,这种现象在我省乃至其他省份农村地区,尤其是偏远山区十分常见。

2006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有关课题组就新农村建设现状在全国17个省(市、区)、20个地级市、57个县(市)、166个乡镇、2749个村庄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74%的农村已无可以进城打工的“剩余劳动力”,仅有25%的农村还有四十岁以下的劳动力。目前,农村劳动力大量转移到非农产业,新生代农民“弃农”现象日趋突出。农业生产劳动力短缺,使得雇佣费也水涨船高,请个劳动力一天至少需要100元左右,还得好吃好喝伺候着。

种一年地收入没孩子一月薪水多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第一产业从业人员占社会从业人员比重已下降到38.1%,占乡村就业人员比重下降到63.4%,农业从业人员数量锐减、老龄化趋势严重,农业生产后继乏人的格局正在加剧。在中西部一些农村地区,80%的农民是50—70岁的老人,他们既不懂现代农业技术,又因年龄过大而无力耕作,使得更多的土地被荒废。

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实属无奈。庆阳市宁县的李石斌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他就没上学,因为家境不宽裕。4亩多地是全家6口人主要的经济来源,辛苦一年除去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成本,一亩地最多收入350元左右,遇到自然灾害有时连本钱都收不回来。“在外打工虽然不容易,但比种地收入高而且有保障。”

正因如此,一些农民认为“种地不如打工”,从而使土地撂荒的面积有增无减。“我现在体力不行了,不然的话也全出去打工。”庆阳市西峰区董志镇董志村南门组组长彭兴社说,如今种地赚不了几个钱,一年的收入还没有孩子打工一个月的薪水多。

省社会科学院朱智文教授认为,如今的青壮年,特别是受了一定程度教育的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离土地越来越远,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城市化带来的必然结果。一方面他们觉得种地收入太低,另一方面认为城市资源丰富,走出去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机会。他们已经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并在城市中工作,回去种地已不现实。

正宁县统计局的魏永民说,正宁县农村人均耕地不足2亩,农耕经济的现状促使大量农民流向经济发达地区,从事务工、经商等二三产业。加之正宁为切实增加农民收入,着力发展“打工经济”,使流向外地的人口规模逐年扩大、常住人口逐年减少。

化解“种地无利可图”是关键

近年来,劳务输出和人口迁移为改善人民物质文化生活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同时也给农业农村的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目前解决“农民荒”、“土地撂荒”问题刻不容缓。

今年的中央1号文件强调,农业科技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支撑,要改善农业科技创新条件。当前,继续加大力度推广现代农业技术,鼓励规模化农业生产、完善农村金融信贷政策、完善农机具补贴政策、加强与农业生产有关的交通和气象等设施、完善农村物流条件,稳定化肥、种子等农资价格,降低农业生产成本,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有助于应对农业人口后继无人的困境。

朱智文认为,大部分农民之所以离开家园出外打工,主要是当地经济发展不是很景气,更加上交通不便,信息封闭,增产难增收,加剧了农民流动。解决农民种地人员缺乏问题的关键,是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提高农民待遇和粮食价格,改善农民住房、医疗、教育、环境等生存条件。同时,要借政策之力,根据每个村庄的具体情况引进一些项目,把当地的特产利用起来、发展起来,让出外打工者在家门口同样可以发家致富,从而带动当地的发展。

事实上,农民不愿种地也是经济问题。西北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的杨立勋教授认为,农民不愿种地症结在于种地不挣钱。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农民荒”问题,关键在于调节粮食生产的“利润率”这个农业和农村的支撑点,让农民获得更大收益。如此,才能留住青年劳动力,留住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