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药剂泡出“做旧产业”
资讯

化学药剂泡出“做旧产业”

2012年03月28日 08:55:31
来源:华商晨报

“红山古玉”调查(中篇)

红山文化玉器受到人们的追捧,目前是炙手可热的收藏门类之一。然而形态逼真的“红山古玉”泛滥古玩市场,很多收藏爱好者只能敬而远之。

实际上,不论是低仿还是高仿,红山玉“做旧”在辽宁境内已是一件公开的秘密。

一块普通的玉石,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后就会通过现代技术变成5000年前的“古玉”,这是记者进入红山玉“仿制”工厂看到的一幕。

现状:省内多地都在“做旧”

1984年,朝阳市建平县的牛梁河红山文化遗址被发现后,红山玉器的名气和价格扶摇而上,直逼商周、西汉时期的古玉。与此同时,仿红山古玉的行当也蔚然兴起。但在古玩业内,不论是专家学者还是商贩,都不认同“造假”的说法,而是一致称之为“做旧”。

3月20日,在朝阳市艺卓玉器雕刻厂,记者见到一位李姓雕刻工艺师。记者提出要将红山玉做旧,他说:“朝阳没有做旧的,都在锦州呢。”

聊了一会儿后,李师傅放松了警惕,拍着记者的肩膀笑着说:“我就能直接给做(旧),刚才是怕你整出事。”

“咋做?”

“沁!沁能做出(好)东西!”他表示,给玉沁色是很讲究的。

“用硫酸沁吗?”

“不,用别的方法。”他说,“你放心,沁出来的东西看都看不出来!”

在古玉做旧的行当里,锦州太和区杨兴屯和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的偏岭镇是全国最大的两处红山玉做旧基地。

3月21日,记者来到锦州杨兴屯。知情者介绍,该村数百户居民,曾经40%的人都在从事做旧的生意,近年小作坊大部分关门了,但规模大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在村南侧有一户规模较大工厂,院子里堆满了玉料。在一间屋内,老板拿起个“C”字龙说:“这个还没做旧。”他将记者领进东屋,打开一个锦盒,一件“C”字龙在锦缎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贵重。

记者发现“C”字龙上有蜡质的光泽,隐约可见蚀斑麻坑点。老板直言不讳:“这是刚做旧的。”

老板听说记者要订一批仿古“C”字龙时说:“想要便宜只能用理石料了,那就不是玉了。”“做旧后能看出来吗?”记者问。老板答:“一般人看不出来,南方人很少有懂行的。”

在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的偏岭镇五间房村,记者来到被当地人称为“最大”的红山玉仿古加工厂。该厂位于山脚下,一个四合院外还延伸出一排瓦房。暗访中,老板称全厂共60多人。

工厂生产加工流程很先进。将玉料切割后,由技术人员调出图案,由机器自动雕刻。之后工人将玉件拿到另一车间人工打磨,打磨好的玉件再放入一个大约长1.5米、宽1米、高1米的方型铁皮桶内浸泡。

记者注意到,桶内的液体泛红,冒着热气。记者询问老板这个箱子是否为做旧沁色用的,他只是说:“这是一道工艺。”最后,再给玉件上蜡。

知情者介绍,在偏岭镇和哈达碑镇红山玉做旧的加工作坊至少有几十家,最多的时候达到上百家,每家多则几十人少则两三人,以家庭为单位的作坊比比皆是,每年可向全国各大古玩市场提供数以万计的仿红山古玉。

工艺:用上酱油、大粪、死猫

红山人的墓葬基本都在山梁或山顶上,地势相对较高,平均在地表下1.5米。这种埋藏方式使随葬的玉器被腐蚀,致使一些玉器带有小孔洞和浅坑点状的斑点。

朝阳市从事古玩生意的孙先生向记者介绍了传统的做旧方法。

第一,酱油和陈醋腐蚀法。在阴凉潮湿的土地上挖一个深1米的坑,将玉件放置坑内,洒入大量酱油和盐后,再倒入陈醋回填。接下来,定期在土层上方浇入酱油和陈醋。

第二,大粪腐蚀法。在朝阳等地的仿古做旧的村屯,农户每家的厕所下方都是一个容量较大的水缸,将玉器置入缸内,经大粪和尿液沁蚀。

第三,铁锈浸染。用铁皮屑与热醋浸泡玉料,埋入地下数月后取出,其表面会带有铁屑腐蚀的深红色橘皮纹杂有土灰斑,或者浸泡于河流中,经过长期的河流磨蚀和冲刷作用,使红色铁锈浸入其中,然后再进行火烤、烧等沁色处理。

第四,血沁。将羊或牛等动物的腿割开一个口子,然后将玉件置入其中,再缝合,一年后取出;也有人将玉件放入死猫、死狗的腹腔内然后埋入地下。血沁的目的是为了使玉染红。这是一个最残忍,但效果最明显的办法。

以上几种方法均为传统的做旧方法。孙先生说传统方法虽说造出的效果逼真,但最大弊端是制作周期较长。如今很少有人再用传统方法仿古,最常见的是通过化学药品浸沁做旧。

在仿古做旧的内行人眼里,做旧无非是对玉件做假皮和染色,皮色逼真就会以假乱真,烧、烤、煮、炸是人工染色的主要方法。

酸蚀法:用强酸腐蚀玉料,把做好的仿品放在一定浓度氢氟酸溶液中浸泡,也会出现一种斑驳的古旧效果。强酸腐蚀过后,玉器表面出现高低不平现象。岫岩一位仿古商贩称,这种办法几个小时后就能仿制成古玉。

油炸法:将玉件放入油锅中炸,随油炸时间的长短不同,玉器表面就出现深浅不一的枣皮红、橘皮红等色。

褪光法:现代加工出来的玉器光彩四溢,而古玉有着特有的温润柔和的光泽,自然柔和。将玉件放入糠麸中磨擦,在磨擦中利用糠麸的油脂,均匀褪光,使新玉产生古玉般柔和滋润的光泽。

利润:真正赚钱的是把高仿玉经包装炒作卖掉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每家的做旧方法各不相同。大部分采用化学试剂做旧,尽管低质的仿古玉泛滥,但却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流入市场。

锦州古玩市场上的仿古玉销量较大,尤其在周日大集时,来自福建、浙江等地的小贩成箱批发,这些小贩批发的古玉大部分来自杨兴屯,还有一部分来自岫岩偏岭镇的小作坊。

但在岫岩境内的中国玉器会展中心内,千余商家中,卖仿古玉的却寥寥无几。偏岭镇一位王姓仿古玉器加工厂老板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仿古玉器大部分是南方商贩订制的,先接单,后做活。南方商贩将预付款打过来,厂家按照要求生产,之后发货。

王老板介绍,订单生产只赚不赔,“镇里的厂子都是这种模式。”

此外,规模较大的加工厂除了接受订单业务外,还生产一些高仿古玉,记者发现这些生产厂家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附近都设有门市或者直销店。

王老板说,这样不通过经济人直接面对终端客户,买者实惠卖者利丰,“所以,岫岩当地市场很少见人卖仿古玉。”

辽宁省工艺美术大师杨德民介绍,仿红山古玉的生产厂家并不是靠玉本身的价值赚取利润,而靠量取胜。一块仿古玉从加工厂到大批发商,再转手到小批发商,再到古玩市场,最后到个人手中,除掉各种环节发生的费用,实际上生产厂家赚取的利润是很薄的。

真正赚钱的是那些把高仿玉经过包装和炒作后卖掉的,有时一块玉身价可翻数十倍,甚至百倍、千倍。

杨德民说,人们对古玉的认识不够,一块完美的玉料在通过强酸浸蚀做旧过后,实际上失去了原有玉的价值。换句话说,就不值钱了。而人们给出高价是被以假乱真,或者认同的是古玉的历史价值。正因为如此,许多生产厂家利用低档玉料做旧。

据记者了解,岫岩满族自治县拥有52万人口,其中10万人口从事玉器的生产、加工、销售以及相关行业。玉器行业已成为该县的一项产业。这其中,仿古玉占据着一定的市场份额。

危害:酸碱一旦浸入玉器,十年八年不会消散

锦州红山玉器鉴定专家陶松林把通过化学试剂做旧的玉称之为“化学垃圾玉”。

他告诉记者,首先做旧者选料就是垃圾料。仿制者会利用岫岩产的低等河磨玉,甚至说是垃圾下料、浆料、老岫玉、花玉、西瓜皮玉、化石、宽甸玉、山皮石头等低档的玉石料仿制、臆造各种红山器形的玉器。

“一般情况下没人会用好料做旧,做旧也用不着好料。”陶松林说。

然后再用各种化学药品、酸碱有毒的物质给仿制古玉器做旧。一般仿制者用大量的氢氟酸对玉进行浸泡,来达到玉的表面有白色水浸的效果,直至把玉表面浸蚀成麻坑斑点,这样就可以代替古玉橘皮表感觉,然后再加热浸蜡上光,用铁锈PP粉染色变成土浸。

“氢氟酸里的氟是对人最有害的化学物质,氟离子腐蚀人的骨头,硝酸和盐酸对人的上呼吸道产生刺激性伤害。”陶松林说,酸碱一旦浸入玉器,十年八年都不会消散。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氢氟酸是危险的化学试剂,受公安部门管制,一旦接触皮肤,应立即用大量流动清水冲洗至少15分钟然后就医,如果是含氟的酸,需用六氟灵冲洗,立即就医。

“这样的仿古玉谁还敢戴?”陶松林说。他在锦州古玩城内找到一块用酸浸泡做旧的玉蚕递给记者。这块玉呈白色,记者用指甲轻轻刮,玉蚕开始掉渣,用拳头握过,手上会残留一层白色的灰渍,而且还有一股刺鼻的酸味。

陶松林说,这是典型的化学垃圾玉。现在还有人认为玉上的白色浸点,一层白霜是玉的次生物、伴生物,认为酸碱浸蚀的麻坑是古玉的橘皮釉,认为被酸碱腐蚀玉上面的绺裂是开裂纹等等,这些都是谬论。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中国各地古玩市场的红山古玉,低等玉的仿品占95%,用上等河磨玉的高仿品仅占4%,馆藏真品占0.5%,民藏真品0.5%。而据知情者透露,市场上销售的仿红山古玉有98%都是“化学垃圾玉”。

假的就是假的,专家指出,没有人可以真正复原古代的抛光法。最重要的是,目前市场上很难见到真品,建议收藏者在不懂红山古玉的情况下,不要怀着侥幸的心理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