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重度烧伤后求安乐死 姐姐称弟弟不想太痛苦
资讯

研究生重度烧伤后求安乐死 姐姐称弟弟不想太痛苦

2017年08月16日 18:28:27
来源:每日人物

每日人物肖舒妍报道

8月11日下午两点左右,家住武汉的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张雄在家附近的河边钓鱼时,不慎将鱼线甩得太高,碰到水面上方的高压线,触电落入水中,造成全身大面积烧伤。

在被路过的放牛老人和同村村民救起后,张雄被迅速送往医院治疗。当他的姐姐张梨赶往医院时,发现弟弟“除了头部以外下面都烧伤了,他的右腿没有知觉,右手拼命地发抖,就像中风的人一样,然后眼皮不停地眨”。但是意识还清醒的张雄却向姐姐请求放弃治疗,进行安乐死,“他也不想太痛苦,他知道烧伤需要花很多钱”。

张梨称,她和弟弟家境贫困,父母都在家务农,她没有上学,一直打工供弟弟读书,家里好不容易才出一个研究生。“我父母看到弟弟全身烧伤时,母亲直接瘫倒在地,而父亲不停用头撞墙,悔恨自己让儿子去钓鱼,他们忙起来还好,一闲下来就蹲在重症室门口哭。”张梨告诉媒体。

送到医院后,张雄于8月15日进行了第一次手术,手术保住了他受伤严重的右臂,但他的4根手指被切掉了三分之一。之后张雄还需要进行2~3次手术,手术预计花费80-100万,目前已筹到30多万。

null

烧伤前的张雄。

​​每日人物: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消息的?

张梨:8月11号下午两点半左右,我们村里面打电话给我说我弟弟出事了,送到人民医院,人民医院不收,说烧得太严重了,后来转到武汉市第三医院,进了重症监护室,我就赶到了医院。

每日人物:到医院看到弟弟是什么样子?

张梨:除了头部以外下面都烧伤了,他的右腿没有知觉,右手拼命地发抖,就像中风的人一样,然后眼皮不停地眨。

每日人物:他和你说什么了吗?

张梨:讲了,就说如果没有社会人士的捐款的话,就让我们放弃治疗,让医生给他打一针安乐死,他也不想太痛苦,他知道烧伤需要花很多钱。

每日人物:你怎么想的?

张梨:我们就安慰他,让他不要着急,因为好心人还是很多的。我爸妈他们俩就是很伤心,天天哭。

null

张雄被送往医院。

每日人物:你弟弟平时和你关系怎么样?

张梨:我弟弟平时和我很好的,我弟弟上大学,读研,我一直打工赚钱给他用。因为我没有上学,我们家就让我弟弟上学了。

每日人物:弟弟平时什么样的人?

张梨:我弟弟不喜欢打游戏,也不喜欢打牌,只喜欢钓鱼。钓鱼是他的一种娱乐方式。

每日人物:预计手术费用大概是多少?

张梨:80到100万,现在筹到了有三十多万。昨天做了一次手术,明天还有一次,接下来应该还需要两三次。

每日人物:手术后估计能恢复到什么样?

张梨:医生没有预计,要看他恢复情况。现在做过手术,不需要截肢了,但现在他最危险的还不是手术,是有可能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