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自称得主将起诉福彩 坦言难胜诉寄望实名制
资讯

律师自称得主将起诉福彩 坦言难胜诉寄望实名制

2009年12月18日 08:22:07

自称917万得主将起诉福彩 坦言难胜诉寄望实名制

荆楚网消息 武汉晨报17日报道 彩票一旦发生丢失、被盗、损毁、过期、不知情等各种意外,在如今“认票不认人”的兑奖规定面前,巨奖成了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数字,这样的不合理不合情的规定能改进吗?

神秘男子杨先生自称“中奖人”但将彩票遗失的事情后,饱受读者和网友同情和质疑的杨先生最终选择将在今日,向武昌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湖北省福彩中心。杨先生坦言难以胜诉,但是他希望这个官司能引起相关部门注意以及彩票实现实名制。不过,实行“彩票实名制”,便能够化解这样的遗憾吗?

最新动态:917万是否弃奖谜底今日揭晓

面对至今还未出现的双色球917万元巨奖幸运彩民,湖北省福彩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为最大限度挽救弃奖,省福彩中心不排除今日延长兑奖时间至晚上24时,全天候恭候大奖得主现身。

根据目前媒体报道的弃奖奖金数据显示,武汉这注917万元大奖如果最终弃奖,将成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以来最大的弃奖,同时也是中国彩票历史上第二大弃奖,仅次于今年2月四川都江堰第09008期超级大乐透的922万多元。

百万元级大奖弃奖 国内频现

省福利彩票中心相关人士介绍,在湖北省也有过百万大奖弃奖案例,早在2002年3月,我省福彩“数字7”开出一注130万元的大奖,也最终成为弃奖。

记者在网上搜索弃奖的新闻发现,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中,寻找中奖者的新闻频见诸报端,11月3日,广东茂名市615万元双色球巨奖得主弃奖;11月12日,浙江一注福彩东方“6+1”游戏的500万元一等奖逾期未兑;11月30日,四川体彩中心宣布七星彩463万多元大奖被弃。仅一个月时间全国就有三例奖金超过百万的弃奖。

仅媒体公开公布,截至目前的中国彩票史上十大弃奖中,排在第一位的是2009年2月,四川都江堰大乐透922万,在经过彩票发行方苦苦等待后,最终过了期。排在第四位的,2007年9月,北京市七星彩500万大奖弃奖。排在第五位的,1999年年底,江苏体彩“6+1”玩法开出1注500万元头奖,中奖彩票居然因为被洗衣机洗烂导致无法兑奖。

纵观各种大奖弃奖,无一不是因为彩票发生丢失、被盗、损毁、过期、不知情等各种意外,没有一注弃奖是中奖彩民有意不去兑奖,这深深刺痛了中奖彩民的心。

大奖嫌疑得主杨先生:起诉是权利 胜诉不容易

中奖了不知道,最后弃奖,对于中奖人来说,或许他的生活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若明明知道是自己中了奖,却不能领奖,给中奖人带来的可是终身遗憾。

据媒体报道,排在十大弃奖中第四位的是2007年9月,北京七星彩500万弃奖大奖得主,34岁的装修工汪亮解购买彩票后,回到安徽老家照顾病中的老丈人,当他回到北京,发现中奖后,却因为彩票过期,从北京体彩中心工作人员那里确定不能再兑奖后,无限遗憾地看着手中作废的彩票,说:“这是我6年来第一次中奖!”

中了奖却不能兑奖,从此汪亮解走上了与彩票较劲的道路,2008年年末他起诉北京体彩的官司以败诉告终。今年4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落槌,维持原判。拿到终审判决的汪亮解并不服气,他向媒体表示,要向最高人民法院进行申诉。

媒体连日来连续报道,神秘男子杨先生自称“中奖人”但将彩票遗失的事情后,饱受读者和网友同情和质疑的杨先生最终选择将在今日,向武昌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湖北省福彩中心。

“胜诉的希望非常小,可以说是渺茫!”杨先生坦言,目前自己仅能提供“中奖彩票”另一注未公开的号码这一唯一证据,还缺乏其他有力的证据。

杨先生表示,明知胜诉渺茫但要起诉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希望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关注,对于中奖彩民彩票出现遗失灭失等情况的,应该给予彩民一定的救济渠道,否则不公平。二是希望彩票能够实现实名制,根据目前彩票不记名的规定,很多规定其实就是一纸空文。比如,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彩票的规定,彩票点很难界定是否是未成年人。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湖北浩泽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黎栋律师认为,杨先生所能提供的唯一证据――另一注未公开的号码,如果真与“中奖彩票”上吻合,也有多种可能,是巧合?是偷记他人号码?还是伙同他人作弊?很难说清,取证非常困难。

“现行的《彩票管理条例》中,必须凭彩票兑奖的规定,也是胜诉中最大的障碍。”黎栋律师表示,杨先生有权利起诉,但是想要胜诉就很困难了。

彩票能否实行实名制? 武汉专家们纷纷建言

中国彩票能否实行实名制?记者在走访武汉法学专家时,他们的说法也不一样。

武汉市法学会会员、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温世扬教授个人认为,目前,对于彩票不记名,不挂失的做法,有利于保护中奖者的隐私,如果一旦实行实名制,不利于保护中奖者的隐私,这就对彩票的销售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完全实行实名制,意味着甚至可以将彩票实行无纸化,那必将带来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麻昌华教授则认为,彩票购买属于一种射幸行为,即类似于一种赌博行为,存在不确定性,本身也有很大的偶然性。彩票发行实质是国家通过某种方式募集资金的一种途径,对于中奖彩民回报率很高。

如果实行实名制就具有了确定性,与彩票本身的性质就有点不伦不类。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要增加登记、验证等多种社会成本,成本过高就不利于彩票的发展。

麻教授认为,整体来讲,彩票丢失的几率很小,这主要还是与彩民自身的责任有关,要让彩票实行实名制,估计可能性不大。

湖北省法学会会员、武昌区政协委员刘贻荪律师认为,若直接在彩票上实名制打印上购买人相关信息,则能最大限度地控制各种案件的发生,因为彩票的所有权属一目了然。现在彩票兑奖全靠一张单据,假如彩票找不到了,就失去了中大奖的机会。而采用实名制的话,即使彩票遗失也还可以通过挂失等途径来补救。而对于彩民担心的中奖后没有安全感的问题,管理部门完全可以借鉴银行的做法,为彩民做到最大限度的保密,以消除彩民的后顾之忧。

刘贻荪律师建议,可考虑在购买彩票的时候,同时输入身份证等有效证件的信息,这样,就算因为各种意外无人认领,也可以直接通知到中奖人。此外,还可以考虑在初次购买彩票时为彩民设立账户,一旦中奖,即可将奖金划入账户,也可避免兑奖时引起的风险和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