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兰台说史·“吃人的女德”缘何在今天死灰复燃?


来源:凤凰网历史

这些不过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出来的歪门邪道而已,万望女性朋友们擦亮眼睛,自珍自爱自强,千万不要上“女德”之流的大当,跪着的人永远不配有自尊和怜悯,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让这些“吃人”的“女德”全都见鬼去罢!

近日有媒体爆料,温州某单位举办的“亲子夏令营”,在课堂上给一些5-18岁少年儿童以及学生家长讲授女德内容,从视频内容看,倒车开得令人发指,比如“男人就是天,女人就是地。”“作为女子就不应该往上走,最应该就是在最底层。”等等,其言论简直不像是活在21世纪的人类。

这不禁让我们要问,为何在2018年的今天,“女德班”这些早就扔进垃圾桶的东西为何还能死灰复燃呢?

女德班

所谓的“女德”

规矩都是人定的,在古老的原始社会,当然不存在什么“女德”,原始人实行的是群婚制,“女德”是个什么东西,原始社会的人类根本闻所未闻,造出来的娃都不知道是谁播的种。

儒家祖师爷孔子就没把女性当回事

随着文明的发展,国家制度的完善,氏族社会逐渐解体,家庭成为社会的基本单元,规范社会生活的“礼”开始在历史上出现;同时,在农业生产中,男性作为壮劳力的作用更加明显——中国女性的地位从此开始急转直下,日渐趋于从属和微贱的地位,自然而然地产生了重男轻女的观念。

这早在《诗经》中就已能发现一些端倪:“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在《左传》里也同样说到“女德无极,妇怨无终”,加上孔子广为流传的名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早已体现了我国男尊女卑,两性关系的不平等。

随着中国古代社会的发展,儒家思想日益成为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代,董仲舒把孔孟学说进一步发扬光大,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构成的三纲加上“仁、义、礼、智、信”构成的五常灌输和约束着大众。三纲的纲,指的是网上的总绳,国君是所有臣子的纲,父亲和丈夫又是自己儿子、妻子的纲,也就是说,处于下级的臣子、儿子、妻子对于总绳只有单向的服从,严格遵守上尊下卑,上命下从。

贵贱有序、男尊女卑正是三纲五常里的观点

通过这人身依附关系构成的大网,把社会每一分子都囊括其中,作为下级的臣子、儿子、妻子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权利,它是一种单向的权利义务关系,正所谓“君可不敬,臣不可不忠;父可不慈,子不可不孝。” 这一道道枷锁落到我国古代地位更加低下的女性身上,使她们承受着更加难以名状的压迫。

女性的天职首先是按照尊卑等级,服从自己的丈夫。董仲舒说,“凡物必有合。阴者阳之合,妻者夫之合,子者父之合,……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为诸阴阳之道。……夫为阳,妻为阴。”夫与妻之间为阳与阴的关系,而“阴道无所独行……阴兼功于阳”,故“臣妾受命于君,妻受命于夫”。也就是说,阴顺从于阳,妻子要服从丈夫,在《白虎通·三纲六纪》里董仲舒还有一句更加直白的话,“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以道扶接也;妇者,服,以礼屈服也。”身份如此低下,只需要听话就好,所以“女子无才便是德”,读书识字对女性来说成为一种奢望,只有大户人家的女子才有些许机会学习读书,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的女性更不用谈什么继承权了。

当然,歧视女性的锅不能全给董仲舒背,其实儒家的祖师爷们早就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董仲舒把它发扬光大了而已。如《礼记》中就已明确提到“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孔子家语》也说道,“女子者,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礼者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有三从之道”。要是老公死了娃还小,那么“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礼记》)。

生不出儿子是古代女子的滔天大罪

光顺从丈夫和夫家长辈还不够,只要有那么一丁点不满意,丈夫可以随便挑一个理由提出休妻。这就是所谓的“七出”,它包括:无子、淫逸、不事舅姑、口、盗窃、妒忌、恶疾。我们在女德班看到的教条里绝大多数都引申自这七条:如“无论丈夫说啥,我都说是、好的、马上。”女人就是要做到少说话多干活,一定要闭上自己的嘴。”

跪是一种培养人顺从和等级意识的手段

生不出儿子,在古代是抛弃妻子最合理合法的理由,这还不算,更加令人发指的是,仅仅是因为多嘴多舌,嫉妒心这样诛心的理由,就足以抛弃妻子,至于生了重病的,更是丧失了存在的价值,连人都不算,只不过是夫家的物件而已,生杀予夺全任人宰割。只要丈夫一纸“休书”,妻子就会沦为“弃妇”,受到社会的歧视。

反之,丈夫风流好色,肆意家暴却都不能成为妇女要求离婚的理由,而妻子殴打丈夫在法律上形同叛逆,在道德与法律层面都不允许,正如《白虎通》里所云:“夫有恶行,妻不得去”。就算老公死了也不能改嫁,即便是官绅的妻子也不能例外,《大明律》、《大清律》中都有类似的规定,“七品以上官员之妻夫亡再嫁者,杖一百,并追夺诰封。若妻妾背夫在逃者杖一百,听凭丈夫愿将妻妾卖出去或嫁出去自便。如妻妾背夫出逃又改嫁者,处绞刑。”

男性对女性予取予求,对如何分配女性资源,儒家还做了一些制度性规定。《礼记·婚仪》篇说道:“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听天下之内治。”占有121个女人放在现在已经很多,对皇帝老儿来说不过是打个牙祭而已,像汉武帝的后宫据说多达万人以上,唐玄宗的后宫连宫女在内多达5万人以上。

对民间虽有约束,但也不过是流于形式而已,如《明会典·刑部律例四》中规定,“民年四十以无子者,方听娶妾,违者笞四十”,实际上并不严格遵守,明清两代对民间纳妾没有太多限制,只要能娶得起,养得起,娶多少个妾根本不成问题。

帝王的后宫在那个时代起到了“表率”作用,把女性作为“资源”意义无限放大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对已婚女性而言最重要的准则却是“守节”,已婚女性须遵从“三从四德”,“三从”即“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即“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女性要从一而终,所以要做到“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女论语》里有言,“第一贞节,神鬼皆钦。有女在室,莫出闲庭。有客在户,莫露声音。不谈私语,不听淫音。黄昏来往,秉烛掌灯。暗中出入,非女之经。一行有失,百行无成。夫妻结发,义重千金。若有不幸,中路先倾。三年重服,守志坚心。保持家业,整顿坟茔。殷勤训子,存殁光荣。”也就是说,男女授受不亲,贞节胜于性命,给丈夫以外的男子随意触碰或端详都是不守贞节的行为。

为了表彰守节的妇女树立的贞节牌坊

在这万马齐喑的环境里,朝廷还以官方的名义进一步推波助澜。明太祖朱元璋曾规定,“凡民间寡妇,三十以前,夫亡守志,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除免本家差役。”

明清两朝对礼教的重视程度,从《明史》、《清史稿》里的烈女传里就可见一斑,这些烈女为了守节有的不得不自杀殉节,或受“男女授受不亲”的教条毒害,白白断送了卿卿性命,如《清史稿》中记载,“郭氏女,凤阳人。顺治十一年,女年十四。楼居,邻火,女披衣下楼,见救火者众,不欲前,跃入火中死。”“何氏女,汜水人。侍祖母同寝,夜火,其兄援祖母出,复入救女,女以衣履不具,终不出,与妹二、表妹一同死。”如果再加上那些没有记载的“烈女”、“节妇”事迹,可以想见当时的妇女承受着怎样的压迫和摧残。

不能穿着暴露这正是古代贞节观念的一部分

古代女性作为男人的奴隶和财产的一部分,可以被男人随意支配,她们的生命既不属于她们自己,也不得不为她们不爱的人做完全不必要的牺牲。今天许多不谙历史,三观不够成熟的女孩子,由于喜欢古代装饰和风尚,形成了一股盲目崇古的风气,殊不知那是女性的18层地狱。鲁迅先生早就说过,“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妇女能顶半边天

到了清末民国之初,清朝被西方列强打开了国门,随之而来的不仅有琳琅满目的新技术,还包括来自欧美的新思想、新观念,男女平等的观念也开始“西学东渐”,顽固的封建礼教逐渐动摇。中国女性逐渐开始得到启蒙和觉醒,秋瑾等一批女性革命者由此登上了舞台。民国五年,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上呼吁,青年女性要从被压迫的地位奋起,打破三纲五常的桎梏,掀起一场女性革命。到了五四运动时期,声势浩大的新文化运动进一步推波助澜,在全国掀起了女性解放运动的高潮,废缠足兴女学倡女权,女性的社会地位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独自闯荡上海创下一番事业的民国奇女子-董竹君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早就明确中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教育的,家庭的,社会的生活各个方面,均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口号从此在我国大江南北四处传唱,在社会发展的各条战线上,到处都留下了巾帼英雄们纤细曼妙的身影。

1980年代的女性穿上的是封建卫道士们无法接受的奇装异服

文革年代,她们是最富于斗争性的群体,反抗压迫和礼教的《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是她们耳熟能详的小曲。到了1980年代她们也是最新潮,最开放的群体,戴着蛤蟆镜,留着波浪头,穿着腐儒根本看不下去的喇叭裤,唱着邓丽君,跳着迪斯科。她们拥有了独立人格,有了自己的工作走上了社会,大胆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女德”这些早该扔进垃圾桶的玩意,想来她们是根本不屑一顾的。

荒谬的“女德”复苏

就在人们以为女德已经被压在现代社会的“五指山”下永远无法翻身的时候,我们却发现“女德班”正渐渐地卷土重来,大肆宣扬所谓“四项基本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

看到这些脱胎自一两千年前的糟粕仍然被用来给未成年少女们洗脑,着实令人唏嘘不已,这哪是什么“女德”?这明明是“缺德”!没有任何不满,没有任何抗争,永远懦弱可欺,这是新时代女性应该学习的榜样吗?这样的婚姻和爱情能美满幸福吗?

只有“顺”而没有自己的意志婚姻能幸福吗?

显然,这些封建余孽之所以死灰复燃是同当下社会现实是息息相关的。近年来,我国的生育率直线下降,已提前步入了老龄化,加上女性的权利意识越来越强,这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新问题、新矛盾。

为了提高生育率,一些人不去想方设法进行解决,不是着力提高女性生育福利,比如增加生育假期、增设生育基金、改善产假制度等等,而是选择从老祖宗那找办法,让女性牺牲自己的时间和收入,使她们从工作岗位回到家庭,便于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借“女德”之类的“优良传统”打压诸如“一个人的收入怎么养活全家”、“不想生就不生”等种种不愿生育的诉求,至于生育之后怎么养他们可不管,你们生多了就自求多福吧。

说到底,这些不过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出来的歪门邪道而已,万望女性朋友们擦亮眼睛,自珍自爱自强,千万不要上“女德”之流的大当,跪着的人永远不配有自尊和怜悯,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让这些“吃人”的“女德”全都见鬼去罢!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