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来西亚忽然发难:新马领海问题纠纷再起


来源:防务指南

新加坡武装部队进行空军五个战斗机中队的动员演习,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与受训官兵交流。(新加坡国防部供图/图)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许振义

近几天,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官员打起了口水仗。新加坡认为,马来西亚正在侵犯新加坡海域,马来西亚回应,马来西亚官方舰艇是在所属领海进行巡逻。

12月9日,新加坡武装部队进行公开动员演习和民间资源征用演习。新加坡空军部队一共五支战斗机中队的现役与战备军人参与了这项公开动员演习。新加坡在此敏感时刻进行演习,媒体也高调报道,令人有“项庄舞剑”之感。

1

隔空互怼

“马来西亚今年10月25日刊登公报,扩大了柔佛的新山港界(Johor Bahru port limits),其划定的新范围已超出马来西亚1997年原先宣称的领海。”12月6日,在新加坡国会大厦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向媒体介绍,“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和海事局的船只从11月24日至12月5日共14次入侵新加坡西南的大士(Tuas)地区一带的领海,情况至12月6日记者会进行时仍持续,仍有三艘船只停在新加坡海域。”

新加坡显然是有备而来,多位政府官员随即接连发声。

12月7日,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通过社交媒体表示,马来西亚政府船只从11月开始,不断侵入新加坡海域,严重侵犯了新加坡主权。尽管面对不断的入侵和挑衅,新加坡安保单位仍保持克制态度。 “新加坡热爱和平,所以强烈劝请违例者离开新加坡水域。”

12月8日,新加坡贸易工业部长陈振声警告,目前的局势紧张,船只和军舰非常靠近,军舰带有武器,因此不能低估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同时,他表示欢迎会谈,但是,“如果我们无法达成和睦的解决方案,新加坡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的调解。”

12月9日,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敦促马来西亚停止入侵行为。他强调,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最亲密的邻居,两国享有密切民间往来,新加坡也寻求与马来西亚紧密合作,但是,对于“牵涉国家利益的严重问题,我们将毫不犹豫地采取坚决行动来捍卫主权和领土。”

马来西亚方面当然也有说法。

12月5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否定新山港界扩大后侵犯新加坡领海的说法,并强调马来西亚官方舰艇是在所属领海进行巡逻工作。陆兆福说:“新山港界的修改是在马来西亚领海内进行,马来西亚有权根据国内法令对任何领海范围内的港界做任何划定。”他也表示,“新加坡尝试以填海工程为手段,扩张海域范围”,“领海不能通过填海不断扩大。”

12月8日,马来西亚内政部长慕尤丁表示,马来西亚内阁最近都认真及严肃地商讨这些课题。他也重申,新马关系良好,偶尔出现分歧是正常的,最重要的是双方必须有意愿共同合作与处理。

12月9日,马来西亚执政党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莱士胡申提醒,如果不是马来西亚提供各种后勤支持,新加坡能否取得目前的成就“其实是个疑问”;新加坡必须“警醒”,因为马来西亚并不像新加坡那样凡事都公事公办。

2

港界与领海纠纷

本次港界问题引发的领海纠纷,可以朔源到1979年。

马来西亚曾在1979年出版地图,对新加坡东部和西部海域做出声索,包括白礁(Pedra Branca)。新加坡当时提出外交抗议,表明这个声索是不可接受的。新加坡至今持此立场。

1999年,马来西亚调整新山港界,但是所划出的领海界限没有超越自己1979年发布的地图。所谓“港界”,指由港口总体规划确定港口范围的边界线,根据地理环境、航道情况、港口设备、港内工业企业的需要进行规定。港界自然不能超越国界,就如你的地面停车场不能越过大楼的用地红线。

今年10月25日,马来西亚发布扩大柔佛港界的公报,之后又分别在11月11日和22日,发表了相关的港务通知和航海通告。在这些文件中,柔佛港界的新范围直接跨越了马来西亚1979年地图所标明的海上国界线,直接进入新加坡水域,压到新加坡港界上。

此后,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和海事局的船只从11月24日至12月5日共14次进入新加坡西南的大士(Tuas)地区一带的领海,其中一艘还是负责投放海上浮标以标明国界的船只。

12月6日,作为反制,新加坡把新加坡部分港界从1997年港界向外推,推到马来西亚1979年所划之边界。

12月7日,马来西亚外长赛夫丁在个人推特上发表声明说,马来西亚当天通过新加坡驻马最高专员向新加坡建议,新马从今天起停止向争议海域派遣船只,并声称这将不影响两国对相关海域的声索。

新加坡外交部答复媒体询问时表示,新加坡愿意本着维护彼此间重要双边关系的精神,以具建设性的方式与马来西亚讨论这个课题,但不同意马来西亚对两国应停止派船到争议海域的建议。

在马来西亚一方,对柔佛新山港界的重新划定的唯一说法,出自首相马哈蒂尔之口,他11月4日说马来西亚在权利范围内扩大港界,并无侵犯新加坡领海,并指可以通过测量,以确定新加坡政府说法是否属实。他说:“我们可以测量,看看这我们是不是真的侵入(新加坡领土),还是我们还在自己的海域内。但我们没有越界。”

高铁延宕、水供价格与空域争端

马哈蒂尔出任首相之后,新马之间的摩擦逐渐增多。

5月28日,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突然宣布取消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的高铁计划(下称“新隆高铁”),理由是耗费甚巨,财政负担不起。不过,6月12日马哈迪改口指这个项目只是“展延”而非取消。根据协议,马方展延高铁项目,应赔给新方5亿马币(1.66亿新元)的违约罚金。

新马两国于2016年正式签署新隆高铁双边协定,原计划2017年招标,2018年左右动工,预计2026年建成,预计造价170亿美元。按照原定计划,新隆高铁全长350公里,其中335公里(七个站)是在马来西亚境内,另外15公里(一个站)在新加坡。新隆高铁是“泛亚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大大改善东南亚与中国南部的陆路衔接。

新隆高铁的停工,新加坡损失巨大,到2018年5月份为止,新加坡政府已在这个项目上投入2.5亿新币。两国在新隆高铁签有法律效力的双边协议中并无关于项目暂停的条款,出于合作精神,新加坡考虑了马来西亚提出的要求,最终签署了展延工程附加协议(side letter),双方同意将项目展延两年至2020日5月31日。

9月5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正式签署暂停高铁工程的附加协议。为体现友好精神,马方暂时无须支付5亿马币(1.66亿新元)违约罚金,而只须于2019年1月底之前支付1500万新元的误工补偿费,主要为付给公共设施如煤气管道、水管和电改建工程承包商的违约金。

在此协议下,如果马来西亚政府在2020年5月31日到期后仍未重启高铁项目的施工,将被视为毁约,到时就必须赔偿新加坡所有从项目施工第一天截至2018年9月5日所累计的费用。预计这笔费用很可能会增至2.7亿新元左右。

新马之间的水供价格,也是马哈蒂尔重新翻炒的老课题。

6月25日,马哈蒂尔接受《亚洲新闻台》专访时说,马来西亚将同新加坡政府交涉,重新协商水供协定。他认为,马来西亚1962年与新加坡签署的水供协定,马来西亚以每一千加仑0.03马币的价格把生水(即没处理过的河水)卖给新加坡,但今时今日,0.03马币什么也买不到。因此,他将与新加坡政府交涉,重新协商水供协定。

根据两国协议,马来西亚在1987年有权检讨水供协议条款,但当时在马哈蒂尔治下的马来西亚没有要求重新议价;在法律上,马来西亚现在已经没有权利要求议价。不久后,马哈迪却多次拿水价说事,两国于是在1998年开始进行一揽子配套谈判,包括水供价格课题。后来因马来西亚单方面终止配套谈判而不了了之。

新加坡政府解释,马来西亚当初之所以同意把生水(即没处理过的河水)以0.03马币的价格卖给新加坡,是因为所有处理生水的成本都由新加坡承担,包括水厂、水管、水泵的投资,花了10亿新元,还不算后期的运作和保养成本。新加坡处理的成本是2.40马币,马来西亚回购的价格是0.50马币,换言之,新加坡卖给马来西亚的水价是低于成本的。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把水转卖给自己的公民,价格是3.95马币,是新加坡供水价格的7倍。

同时,根据协议,马来西亚有权向新加坡购买每天1700万加仑处理水。但马来西亚实际上每天购买3700万加仑。

马哈蒂尔2003年卸任首相之后,历经两任首相,新马两国在水供课题上已基本达成一致,直到今年五月马哈蒂尔上台之后又重新起波澜。

另一个新生问题,是柔佛南部空域管理问题。

12月4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会议上表示,为了确保自身领空主权和国家利益,马来西亚探讨收回“获授权的”柔南空域。马来西亚外交部也发布文告,抗议新加坡“违反国际法”。

此事缘起于新加坡启用实里达机场新的搭客大厦,并公布机场相关航线及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ILS)。ILS是现代机场的导航辅助设施,在飞机下降和着陆时,为飞行员提供引导。陆兆福说,在实里达机场起降的一些航班,会飞越柔佛南部的巴西古当上空,由于当地建筑高度会受到限制,可能影响当地的未来发展,包括航运业。他也表示,新方未获得马方的批准就发布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

新加坡交通部12月4日晚上发布相关文件加以反驳。文件显示新加坡民航局早在2014年就通知马方有关航班运作调整,并于2017年向马方交代实里达机场的起降程序,此程序是按照国际民航组织的标准而制定的。

2017年12月5日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新加坡民航局在吉隆坡举行的一场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会议上,呈现了在实里达机场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的施行计划。在会议中,新加坡民航局表示将在实里达机场兴建新的搭客大厦,为马航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飞萤,来回梳邦再也机场的航班做准备。

2017年12月6日,新加坡民航局发送电邮给马来西亚民航局,提供新程序的详细资料,包括仪器进近图草稿以及总览图,在公布新程序前让马来西亚当局进行评估。

从2018年8月7日至11月底,新方民航局多次征求马方反馈。一直到11月29日,新马当局在新加坡会面,马方首次就新程序提出技术上的疑问。新方民航局表示已经对这些问题进行回应,并再次传达了在12月1日发布新程序的意愿。11月30日,两国在吉隆坡会面,商讨前一天会面的会议记录。

到了12月4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忽然在国会提出打算收回空域权,并由外交部抗议新加坡违反国际法。

3

马来西亚为何忽然发难?

2018年11月12日,出席亚太峰会并正式访问新加坡的马哈蒂尔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就像一对双胞跑,只是年长的双胞哥哥比弟弟更大更老一些。”

言犹在耳,两国关系一个月后却突然紧绷起来。

有媒体分析认为,出现上述举动,有多方面的因素。

首先,转移马来西亚民众注意力。希盟政府五月大选胜出上台至今,尚未交出显著政绩,近来频频发生以印度庙骚乱事件为例的种族摩擦,国内政治压力不断加大。执政党需要凝聚国民,同时转移视线,因此选择新加坡是个方便的目标。

其次,制造谈判机会。上世纪90年代,新马关系曾因一系列悬而未决的双边问题陷入冰点。1998年,两国开始以扩大合作框架为方向,展开配套谈判,最终因马来西亚单方面终止谈判,没了下文。政治观察家推断,马来西亚在新隆高铁计划延期的赔偿费用将在一个多月内到期,在这个时候制造问题不外是增加谈判筹码,以减少马方的财务负担。无论从新隆高铁项目的延期、还是沙巴和马六甲两项天然气管道计划的暂停,马来西亚的策略都是先暂停,再谈判,谈判时不是根据协议条款,而是“尽力将赔偿减到最低”。

在本次港界引起的海域纠纷,马来西亚至今未说明为何把自己1979年地图所不涵盖的海域,忽然认为是自身领海。

12月11日,事件似乎有了缓和的迹象。

尽管不肯把船只从“争议水域”中撤走,但是,马来西亚12月11日承诺愿在现阶段采取一切有效措施缓和局势,冷静平和地处理当前情况。同时,新马官员将在明年一月的第二周会面,就解决柔佛新山港界问题交换观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