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河南“顶替上学”者丈夫:学籍顶替,成绩是自己的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河南被指“顶替上学”者丈夫:学籍是顶替的,成绩是自己的

近日,河南长葛市女子黄海霞称“被堂姐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引发网络热议。

11月26日,被指冒名的当事人的丈夫张宝成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妻子黄风玲(现名“黄海霞”)当年因没有考上大学,复读后使用了黄海霞的学籍参加1993年中招考试,但498分的成绩是妻子自己考的,被许昌师范学院录取,不存在“顶替上大学”的情况。

黄海霞

张宝还称,黄风玲当年就读的官亭乡职业初中(以下简称“官亭职中”)的任教老师和同学除了两份证明,称是黄风玲参加的1993年中招考试,同村亲戚也出了一份证明,证明黄海霞(原名“黄伟霞”)于1992年下半年辍学到郑州市岗河摆摊卖猪肉。

此外,张宝成还提供了黄风玲当年参加中招考试的“中专考生登记表”,以证明在填报中招志愿时,照片是黄风玲本人。

张宝成称,上述证明交给了当地教委,正等待调查结果。

关于网传“神秘中间人电话要求给钱和解”一事,张宝成也回应称,并非是自己的家人,也未曾委托任何人给黄海霞打过和解电话。

女子指被堂姐顶替上大学

11月24日,河南都市频道官微@都市频道报道称,河南许昌长葛市女子黄海霞1993年参加中招考试时,以498分的成绩考取许昌师范,却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数十年后,她得知自己被录取,而上师范的名额被大伯家的堂姐黄风玲顶替。目前,黄风玲任教于长葛市第一小学,仍在使用“黄海霞”这个名字。

报道称,黄海霞提供的“初中毕业生登记表”显示,其中登记的姓名为黄海霞,照片是黄海霞本人,而在“考生体格检查表”里,照片已经变为了黄风玲的照片,姓名仍为黄海霞。

对此,长葛市公安局于2010年回复称:黄风玲存在顶替黄伟霞在官亭职中的学籍档案的问题”。2018年,长葛市教体局一工作人员则向都市频道记者表示,黄风玲不存在顶替黄海霞学籍一事。以上两种结论,被网友认为是“两种调查结果”。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1月15日,记者将此事反映给了长葛市教体局,教体局党务办公室工作人员当时回应称,一个星期后才能出调查结果。一周后,记者再次联系了长葛市教体局,地方回应:“这个结果是完全一样的,是一致的,不存在截然相反,是你们的误解、误读。那个认定的是不存在顶替她师范生的学籍。”

被指顶替者丈夫:分数是妻子自己考的

关于以上争论,11月26日,当事人黄风玲丈夫张宝成告诉澎湃新闻:“都是一个结果,我妻子用了黄海霞的学籍,但498的分数是自己考的,志愿是自己填的,并没有顶替她的师范生录取资格,因为黄海霞根本没参加考试。”

张宝成说,黄风玲和黄海霞均曾就读于官亭职中,1992年,黄风玲参加中招考试未被录取,而进行复读,“当时复读学生不能参加第二次考试,所以要借别人的学籍。”他称,1992年黄海霞辍学前往郑州市卖猪肉,临近1993年考试时,黄风玲则在学校的安排下,使用了黄海霞的中专学籍参加了中招考试,并以498的分数考取许昌师范。

“黄海霞辍学卖猪肉这件事我们家的人都知道。”张宝成还出示了一份其称为同村亲戚出的证明,表示1992年下半年黄海霞的父亲曾带着大女儿和二女儿黄海霞,前往郑州做零售猪肉生意。

此外,张宝成提供了黄风玲在复读期间的“中专考生登记表”,主要用于填报志愿,表中写道毕业时间为1993年8月,志愿为“许昌师范”,并敲盖了“体检专用章”。“照片是黄风玲的,这个表格可以说明填志愿和体检都是我妻子本人。”

张宝成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两份黄风玲复读期间老师和同学的证人证明。老师在证明中称:我的学生黄风玲,现名黄海霞,92-93年在原官亭职中学,并参加93年中招考试,当年我也是带队老师之一,住在供销社宾馆。

而另一份黄风玲同期参加考试的同学在证明中写道:1992年8月至1993年7月,我与黄风玲(现黄海霞)是同班同学,一同参加中招考试,当时居住在汽车南站供销社宾馆。

张宝成表示,目前所有证明和材料均已上交教委,在等待调查。

对此,长葛市教育体育局官方微信11月26日通报称,近日,网传“长葛女子十年寒窗疑被堂姐顶了学籍上师范”。长葛市对此高度重视,市纪委监察委先期介入调查,并成立了由市纪委监察委、公安、教育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处理。调查处理结果将公开发布。

【对话张宝成】

“‘神秘电话’不是我们打的,也没委托人打”

澎湃新闻:当年的情况能否和我们介绍一下?

张宝成:首先黄海霞的真实名字叫黄伟霞,她和我妻子都是一个爷爷奶奶的,他父亲是我岳父的三弟。1992年黄伟霞就已经辍学回家了,后来他父亲带着她到郑州岗河卖猪肉去了,这个我们家里人都知道的。

我妻子和她是一个学校的,但1992年没有考上,当年的政策是,第一年没有考上就没有考试资格了,很多人为了再试一次,都会找辍学的学生借学籍,再参加一次。当时我妻子才十五六岁,学校让她去考试,她就去考试了,用黄海霞的学籍也不是她决定的,是学校安排的,这种事也不是说我们想用谁的学籍就用谁的学籍,都是快到考试的时候,学校再统一安排。这在那个年代也很常见,我后来在走访搜寻证据的时候得知,当年还有一些学校开设复读班,但整个班的学生都没有考试资格,都是后来再借的。

但成绩是我妻子自己考的,这个是肯定的,她的老师、同学这些都可以做证,我自己也搜集了一部分证明,此外,我把她老师、同学的身份证号、联系方式、工作地点都交给了教体局,到底是谁考了498分,一调查就清楚了。

澎湃新闻:你现在怎么看这件事?

张宝成: 因为这件事干扰我们家十几年了,她(黄海霞)如果有真凭实据,不要无理取闹,可以直接去法院告我们,也可以去纪委告我们。这件事干扰了我家十几年,我老岳父是家里的老大哥,他好意思让他的弟兄们受苦受累吗?但这件事现在让我们落得个什么骂名?

澎湃新闻:网络上报道的“神秘中间人和解电话”,是你们这边打的吗?

张宝成:不是,我们家人没有打过,更没有委托任何一个人给她打电话,而且我们肯定不会给她钱的。她纠缠了十几年,如果要给她钱解决,早就解决了。

“目前搜集了很多证人证明,都交给教委处理”

澎湃新闻:就此事黄海霞之前有没有找过你或者黄风玲?

张宝成:一直都没有联系过我们,也没有到学校或者家里找过我们,之前她一直都是和我二叔或者岳父纠缠这件事。因为我岳父身体不好,我们家很早就搬到了县城,家族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交给二叔来负责,所以黄海霞经常去找我二叔,也在村子里说过要我们赔她钱,要赔100万之类的。但我二叔是个知识人,也不能和她在大街上对骂,他也说“我们能怎么办?两边对着一个父母,不都是骂自家人嘛。” 

澎湃新闻:对于2010年和2011年公安局和教体局的结果,你怎么看?

张宝成:无论是公安局还是教体局,都说了是顶替学籍,没有说是我妻子顶替了她的录取结果去上学了,因为考试是我爱人自己考的。所以两个部门的结果都是一致的,不存在什么“两份调查结果”、“完全不一致”。

现在我又走访我爱人的老师、同学,搜集了一边证据,一部分写成了证明,签名盖了指纹,一部分我把他们的身份证号、工作地点、手机号都提供给了教委,只要一调查,到底是谁考的试就清楚了。现在我们就在等教委的调查。

澎湃新闻:目前这件事是否对你们的生活和工作产生了影响?

张宝成:现在学校的小学生看到后,都会问我爱人是不是有两个名字。但现在我爱人还在学校正常教学,校领导也表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该怎么教书就怎么教书。

[责任编辑:刘冬 PN220]

责任编辑:刘冬 PN220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