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黑龙江男子涉枪击命案后成干部 前县委书记等多人涉案


来源:新京报网

原标题:黑龙江男子涉枪击命案后成干部前县委书记等多人涉案

案发25年后,黑龙江省海林市人民检察院技术室原副主任陈志伟涉嫌杀人的往事,被省纪委、监委披露。2018年11月1日,黑龙江省纪委通报陈志伟涉恶腐败案的其中一条显示:与人发生口角,持枪射击造成他人死亡,涉嫌故意杀人。

枪案发生在1993年1月,海林市金座歌厅内,在检察院工作的陈志伟因与人争抢麦克风,发生口角。争执过程中,他拔出手枪,连开三枪,打中歌厅女歌手爱夫(音),致其死亡。

命案在当地引发轰动,但案发后,陈志伟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反而在4个月后,被海林市人民检察院录用,成为一名正式国家干部。

黑龙江省纪委通报及牡丹江当地媒体报道显示,涉嫌故意杀人的陈志伟未受任何处分,源于当时多名领导的包庇:海林市(县)委书记干预、阻挠案件办理;两任公安局长久拖不办;检察院检察长拖延处理;法制科科员遗失卷宗。

上述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称,该案件涉及的14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到处分。其中,丢失卷宗的韩国军,受到行政降级处分;拖案不办的海林市公安局原局长韩宝林,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低退休待遇,按科员确定基本退休费和补贴;违规录用陈志伟的海林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郭世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18年9月,海林市人民检察院技术室原副主任陈志伟,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1月16日,钱久海在海林开发的香山怡林小区。新京报记者赵凯迪摄

女歌手中枪死亡

“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海林,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地处长白山脉张广才岭东麓,是清代宁古塔的驻地。1992年7月28日,国务院批准,撤销海林县,设立海林市。海林成为由牡丹江市代管的县级市。

撤县设市的第二年,发生了一起当地广为人知的枪杀案——时年24岁的陈志伟涉嫌持枪射击,造成金座歌厅一名女歌手爱夫死亡。

事情过去25年,爱夫的好友刘唐(化名)仍能清晰地回忆事发前后的场景。她向新京报记者称,当时,爱夫中枪后,就倒在她怀里。

刘唐回忆,家住海林市二十二林场的爱夫面容姣好,身高1.7米左右,大眼睛、长头发,唱歌也好听。当时在金座歌厅当歌手。

事发当晚,刘唐去歌厅找爱夫玩。她记得,那天,爱夫穿了一件薄薄的高领毛衫,一双白色靴子,外面披着当年流行的军用大衣。时间是元旦过后,海林的天气异常寒冷,那时候,大家都裹着厚厚的毛衣、外套,如此打扮的爱夫,在人们中间显得特别时髦。

当晚,在海林检察院工作的陈志伟,和朋友来歌厅玩耍。恰巧,当地多名社会人士也在歌厅。由于歌厅内只有两个麦克风,两拨人因争抢麦克风发生不快。

刘唐向新京报记者描述,当地一名社会人士对陈志伟说,鸡西来朋友了,想要先用麦克风唱歌。但陈志伟没有同意,说他也有朋友在。于是两者发生口角,后演变为冲突。刘唐记得,当时陈志伟被人用香槟瓶砸到,脸上有血迹。

当时,爱夫正在前台后侧冲咖啡,刘唐则站在她旁边。“当时,爱夫弯腰,把头埋下去冲咖啡。”刘唐说,突然,陈志伟拔出枪开了两枪,第一枪打到歌厅上方的大棚,第二枪打到茶几的玻璃上。

爱夫并不知道是枪声,她还问刘唐,“怎么放炮了呢?”刘唐告诉爱夫,有人开枪了。爱夫直起身子往外看。这时,陈志伟开了第三枪,打到爱夫的心脏部位。

中枪后的爱夫头一歪,倒在刘唐怀里。随后,被送往海林医院,但不幸死亡。

多个信源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歌厅命案。2018年11月1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的通报也提到,1993年1月,陈志伟与人发生口角,持枪射击造成他人死亡,涉嫌故意杀人。

刘唐记得,遭枪击之前,爱夫唱了一首《我怎么哭了》。

她说,事后,陈志伟向死者家属赔偿八万元。爱夫的家人随后搬离海林市,定居山东日照。

涉嫌杀人者成检察院干部

命案在当地引发轰动,但案发后,涉嫌杀人的陈志伟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反而在4个月后,被海林市人民检察院录用,成为一名正式国家干部。落马前,陈担任海林市人民检察院技术室副主任。

海林当地长期举报陈志伟的庞敬敏,在2017年6月25日的举报材料中提到,陈志伟面对歌厅里那么多人,胆大妄为,连开三枪,明显是故意杀人。“这么大的一起杀人案件为什么能压下来?就是当时海林市公安局的领导韩宝林亲自运作保护,才使其化险为夷。”

庞敬敏提到,案发后,“海林市公安局非但没有公正办案,反而找各种理由压案、拖案,千方百计为陈志伟解脱,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接近此案的吴东春(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案发后,海林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侦查员迅速赶到现场,但蹊跷的是,这起刑事案件后续的侦办,并未交给刑警队,而是交由治安大队办理,“领导这么安排,是出于什么考虑,我并不知情。”

案发当年,海林的市委书记是孙登学。据牡丹江当地媒体11月3日报道,孙登学为使陈志伟免予刑事处罚,不仅说情、打招呼,还直接干预和阻挠案件的依法办理。时任公安局局长吴连成、法制科科长周元龙,不依法履职,包庇陈志伟,还充当其“保护伞”。

同年8月,韩宝林升任海林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对陈志伟涉嫌刑事犯罪案件,他同样采取“有案不办”的态度,久拖未决,使陈志伟未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此后,命案卷宗的丢失,直接影响和阻碍了案件的侦办。据省纪委通报,1993年,陈志伟涉嫌故意杀人案调查卷宗,存放于海林市公安局法制科。时任法制科科员的韩国军未认真履行保管职责,导致卷宗遗失。

不愿具名的消息源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韩宝林和韩国军系父子关系。2018年11月1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韩国军,问及此事及相关案情时,其未予以否认,也未做任何回应。

庞敬敏提到,韩宝林如此卖力地平息此案,主要目的是与陈志伟的父亲陈富清达到互惠互利。

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陈富清本是海林旧街乡的农民,早些年,家境贫寒,靠拉大车为生。后来,陈富清来到牡丹江接壤的鸡西市。在这个号称黑龙江“四大煤城”之首的城市,他通过煤矿生意发家致富。

据海林当地人士介绍,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陈富清已经被冠以“陈百万”、“暴发户”的名号。当时,当地一名公务员的月工资不过90余元。

庞敬敏告诉新京报记者,案发后,陈富清给海林市公安局十余名警察各买了一件2000多元的高级皮夹克,还出资在山东烟台牟平养马岛建了一个疗养院,“疗养院建成后,公安干警轮流休养,陈富清出资全程接待公安局中层以上的干部。”

对此,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予以佐证。通报提到,1994年初,韩宝林要求陈志伟父亲陈富清出资在山东烟台购买两栋别墅,供公安干警疗养休假使用,并纵容、放任陈富清在海林市公安局“吃空饷”。

此外,时任海林市检察院检察长郭世昌,拖延处理、蓄意包庇,使陈志伟未受到任何处分,1993年5月,在陈志伟不具备吸收录用为国家干部条件的情况下,郭世昌同意将其列入录用范围,使正处于被刑事侦查期间的陈志伟,违规被吸收录用为国家干部。

曾任海林市政协副主席的一名退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海林部分领导干部信仰丧失,因此,出现了一些用金钱摆平案件的情况。此外,一些领导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紧密交织,也为案件的不了了之,提供了可能。

陈志伟的亲属刘兆龙(化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1993年发生的事属意外事件,案发后,(官方)也侦查过若干次。既然能被认定为“意外事件”,肯定有佐证,除了官方,还有另一方当事人。“如果没有定论,存在所谓的官官相护、官商勾结,双方当事人为何能这么多年相安无事?”

对此,海林市公安局政工科相关负责人称,由于案件正在侦办当中,涉及案情的内容不方便透露。

11月12日,庞敬敏家承包的耕地,已经被破坏。新京报记者赵凯迪摄

毁地采砂纠纷招来持续举报

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显示,除涉嫌故意杀人外,陈志伟还涉嫌参与并实际经营典当公司;违法高息放贷,借机强取豪夺,非法获利数额巨大;非法拘禁,纠集社会人员,限制未偿还借贷利息人员的人身自由;寻衅滋事,殴打他人致轻伤害;非法采矿,占用毁坏耕地;弄虚作假,骗取干部和党员身份。

今年49岁的王月颖和她的儿子庞敬敏,坚持举报陈志伟已有三年。他们是海林市石河镇卢家村人。起先,二人举报陈志伟等人非法采砂,破坏其承包的耕地。

庞敬敏告诉新京报记者,1996年2月14日,他的大伯庞忠省,和卢家村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书》,承包了该村鞭炮厂以东以北的土地。面积共106.80亩,承包期限三十年。合同签订后,庞忠省将地块转包给他们经营、耕种。

承包地临近海浪河,有采砂的便利。庞敬敏说,2011年,陈志伟找到他,说想要在此开办一家采砂场。陈志伟之所以联系他,是因为他曾干过砂场,另外,他和陈志伟的儿子当时是朋友。

庞敬敏说,当时,双方有口头协议,陈志伟等人占用庞家的部分地块,做运输通道。条件是,给庞敬敏不低于10%的股份,并帮助办理土地使用证及一处库房的房产证。“之后,陈志伟完全违背约定,不仅把河里采的沙子、机器设备堆放到耕地上。为了采砂,还将800多棵树砍伐,将土地挖成大坑,现在被破坏的耕地,已经没有办法再耕种。”

庞敬敏称,当年,采砂场开始经营前夕,他被陈志伟踢出局,并未参与其中的经营。他还告诉新京报记者说,他并不知道陈志伟等人会破坏耕地,直到2015年才发现,所以那时才开始举报。

但与陈志伟关系亲近的人士对此提出不同的说法。他说,当时,庞敬敏主动找到陈志伟的儿子,提出合伙开砂场的想法。庞敬敏不仅知道采砂场会破坏耕地,还深度参与了采砂场的经营。对于庞敬敏母子的举报,该名人士解释称,由于陈志伟是公职人员,他们掌握了这些“黑料”后,想以此讹钱。

据庞敬敏介绍,2015年5月,他们家属向海林市公安局、国土资源局举报此事后,陈志伟让其儿子与手下董兵签订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将砂场转包给董兵,日期提前签在2012年4月13日,意在让董兵做“替罪羊”。但是,卢家村村支书胡克清对此予以否认,他说,并不存在虚构日期的情况。

2015年10月9日,海林市国土资源局书面答复王月颖称,董兵并未办理采矿许可证,属非法占用土地、无证采矿,涉嫌违法。

王月颖称,此案移交到公安机关后,国土资源局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一份说明,称无法确定非法采矿的具体数量。对于砍伐树木的问题,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称,现场已成为水坑,无直接证据证明树木被毁坏。

2015年10月13日,董兵向海林市公安局投案。2016年8月16日,海林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董兵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未经法定程序审批,非法占用农用地堆放砂石,造成49.36亩基本农田种植条件严重损坏,构成非法占用农地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一年。

先将砂场转给董兵,让董兵顶罪,再通过运作,使董兵的重罪变轻罪。在王月颖看来,这均是陈志伟的把戏。

她曾举报时任海林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局长石晓波,称其策划、故意出伪证为陈志伟、董兵脱罪。此次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中也提到,2012年至2014年,石晓波发现陈志伟的砂场从事非法采砂活动,但未依法对其非法采砂行为及时制止和立案查处,致使陈志伟非法采砂、破坏耕地行为持续发生,获取巨额利益。

除了石晓波外,陈志伟还得到时任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庇护。上述通报称,2014年,经卫星图片核查后,海林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王晔明知陈志伟经营的砂场存在非法采砂行为,但未责成国土执法监察局立案查处,并为逃避追责认定该砂场不存在违法行为,导致陈志伟非法采砂获利700余万元。

此外,记者通过交叉信源核实,陈志伟被抓后,董兵接受警方讯问时翻供称,上述事件均为陈志伟指使。

11月12日,庞敬敏家承包的耕地,已经被破坏,上面堆放着沙子和挖沙设备。新京报记者赵凯迪摄

陈家的商业版图

成为国家正式干部后,陈志伟在海林市铺开了家族的商业版图。庞敬敏提到,陈志伟的多名亲属在司法机关任职,其实际控制、经营的产业,遍布海林市。

庞敬敏称,董兵是陈志伟的“大管家”,是陈志伟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具体执行者。亲近陈志伟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陈志伟和董兵私交确实不错,但两者是否有利益方面的交换,他并不清楚。

庞敬敏称,陈志伟转移到董兵名下的财产有:海林市一处约5000平方米的“九龙婚纱影楼”;约3000平方米的“金太阳洗浴中心”;还有通过放高利贷获取巨额利润的“九龙典当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海林市九龙典当有限公司注册日期是2005年8月23日,注册资金为1000万。

2015年10月19日以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过多次变更,陈志伟的父亲陈富清、妻子陈珊珊陆续退出,如今的法定代表人为于良杰。但是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的最终受益人,仍为认缴400万元的陈富清和认缴200万元的陈珊珊二人。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九龙典当公司外,陈富清担任高管的公司共5家。其中,两家位于海林,一家是九龙婚纱摄影有限公司,另一家是天福采石有限公司。

天福采石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建筑装饰用石开采、销售,法定代表人是与陈志伟关系密切的董兵,但最终受益人为陈富清。此外,董兵还担任海林金太阳洗浴中心的法人代表。

陈志伟的儿子参与经营的公司有四家。除了担任九龙餐饮的法人代表外,他还以51%的出资比例成为海林市九龙鹿业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另外,他认缴220万元的资金,成为牡丹江市泓信典当公司的股东,占股比例22%。陈志伟的妻子则涉足拍卖业、批发业和畜牧业等多个行业。

陈志伟被纪委通报后,11月12日,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九龙典当公司目前已被拆除,九龙婚纱及金太阳洗浴也已停业。

11月12日,陈志伟父亲作为高管的九龙婚纱摄影公司因“装修翻新”停业。新京报记者赵凯迪摄

被拘禁的房产商

除了庞的举报外,另外还有多名举报人举报陈志伟和陈福广,称他们常年放高利贷,利息为5分,借100万元,每月需要还5万元,如果无法还款,便会遭到非法拘禁。

黑龙江纪委的通报中也提到,陈志伟涉嫌非法拘禁,纠集社会人员,限制未偿还借贷利息人员的人身自由。

在海林做房地产生意的钱久海就是其中的举报者之一。他称,这些年,他一直在为陈志伟、陈福广等放贷者“打工”。“陈志伟和陈福广关系密切,一个在幕后,一个在台前。”钱久海说。

钱久海是吉林省榆树人,今年56岁。2010年,钱久海在海林市购买10万平方米土地,并在3年后开发建设,项目名称为“香山怡林”。此后,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通过中间人介绍,他向陈志伟的九龙典当行借了100万元的高利贷,并将面积约300平方米的两个商业楼及500平米的住宅,抵押给陈志伟。同时,他还向陈福广借款460万,并抵押给陈福广一栋楼,面积4600平方米左右。

利息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钱久海说,到2014年末,他所还的利息已经超过本金。当时,公司的资金再次出现问题,“(他们)管我要钱,我就躲着走。”

钱久海说,2015年7月12日晚上8点,陈福广带着60余人,手持刀具、棍棒,将其售楼处包围,并把他拘禁在办公室内。“不让我睡觉,每天只允许我在食堂吃饭,上厕所有专人监控,有病不能去医院,把医护人员找到售楼处进行医治。”

直到2015年8月11日,钱久海与司机联系,并借机跑出售楼处,乘车逃离。“自此之后,我公司所有人员不敢再进入小区工地,工地瘫痪无法施工。”钱久海说,如今,房产、工地也均因欠款抵押出去。

庞敬敏告诉新京报记者,陈志伟等人以放高利贷的手法,蚕食过当地多家企业。其大伯庞忠省的广龙供热公司也出现过同样的情况,庞忠省也曾遭遇非法拘禁。

对于上述说法,亲近陈志伟的人士透露,上述两起非法拘禁与陈志伟毫无关系。记者就此致电陈福广,但其未接听电话,随后关机。

对于陈志伟涉案的细节,海林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由于案件正在办理,不方便透露。

2018年9月,海林市人民检察院技术室原副主任陈志伟,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陈志伟涉恶腐败案通报发出不久,王月颖将通报文章转发到朋友圈,配文称“人间正道是沧桑。”海林市政协一名退休干部也转发了相关文章,并评论称“终于得见天日”。

新京报记者赵凯迪实习生王瑞琪

[责任编辑:李明1 PX038]

责任编辑:李明1 PX038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