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撤离诱发战乱 以色列为何给自己挖坑?

2018-11-20 17:12:11 凤凰网历史 重光

近半月,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带局势持续紧张,11月11日,哈马斯向以色列南部发射了460多枚火箭弹,造成21名以色列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作为回应,以军先是在当天从陆上进入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汗·尤尼斯,打死一名哈马斯下属武装组织卡桑旅的高级军事指挥官,后又于次日出动战机对加沙地带发动空袭,摧毁了哈马斯的70多个目标,并重点打击了卡桑旅的指挥部。

11月12日,加沙地带哈马斯运营的阿克萨电视台被以军战机击中。

12日晚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召开了安全内阁紧急会议,宣布将对加沙地带开展更猛烈的军事打击行动。哈马斯对此表示将采取一切行动进行报复,要让以色列”付出沉重代价“。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则呼吁国际社会阻止事态升级。

加沙地带地图

自今年3月起,加沙地带就冲突不断,哈马斯不断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放飞燃烧风筝与气球,盘踞在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俨然成了以色列安全的最大威胁。可2005年以前,加沙地带一直处于以色列全权控制下,比起现在要太平不少。那以色列为什么要撤出加沙地带,给自己挖坑呢?

加沙地带与以色列边境上的隔离墙

1967年,以色列有感于阿拉伯国家国力日益强盛,对其国家安全的威胁与日俱增,因而决定先发制人,发动第三次中东战争,在短短六天之内便击败了阿拉伯国家联军,占领了原先由埃及控制的加沙地带与西奈半岛,拿下了约旦管辖的整个约旦河西岸,还攻占了叙利亚的戈兰高地。

肉色为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新占领的土地。

加沙地带自此便由以色列占领。加沙地带是以色列新占领土中自然条件较为优越的一块,相对宜居。以色列为了加强对加沙地带的控制,遂准备驱逐部分阿拉伯人,并在加沙地带建造定居点,导入犹太人口,以此逐步吞并。

加沙地带与以色列的隔离墙后的以军推土机

在1967年至2005年间,以色列在加沙地带陆续建设了21个犹太人定居点,其面积占到了加沙地带总面积的20%,8000多名以色列犹太人以此为家园,可这与加沙地带100多万的阿拉伯人口比起来微不足道,以色列未能像处理本土那般,扭转加沙地带的人口分布,使犹太人成为加沙地带人口的主体。

加沙伊斯兰大学

此外,在加沙地带建设定居点,虽然有效地缓解了以色列的土地紧张问题,但加沙地带是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以色列法理上无权管辖,建设定居点这一行为“鸠占鹊巢”的行为。这自然加剧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间的族群对立与摩擦。原先充当占领加沙地带急先锋的犹太定居者,成了易受攻击的靶子,需要以色列军警重点保护。而以色列军警与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乃至平民的冲突,间接引发了两次巴勒斯坦大起义,给以色列造成了不小的人员伤亡与经济损失。

以色列位于加沙地带的南村定居点,摄于2005年。

其中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始于2000年,期间加沙地带成了巴以冲突的战场,以色列空军于2002年炸毁了加沙唯一的机场,并摧毁了当地大量基础设施,却仍未能阻止巴方继续收到外来军火,并以加沙为基地向以色列发动袭击,这表明以色列以建设定居点“步步蚕食”加沙的计划收效甚微,既未能保障以色列的安全,也未能确立以色列对加沙的控制权。

加沙国际机场被以军摧毁后再也未能重建。

时任以色列总理沙龙遂决定改变其对加沙地带所采取的政策,既然无法对其进行全权控制,还要承担极大的安全风险维持稳定,防务开支耗费巨大,那就不如直接撤出加沙地带,交给巴勒斯坦人自己去收拾烂摊子。

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期间在西岸纳布鲁斯执行任务的以军士兵

2003年起,沙龙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单方面从加沙地带撤出的意愿,他宣称,“尽管我与很多人一样,都想永远控制加沙地带的犹太定居点,但是不断变化的现实不允许我们这么做。加沙地带有100多万阿拉伯人,而且每过一代人其人口就会翻个倍,我们在那里的犹太定居者与之相比则寥寥无几。我们决定撤出加沙地带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出于精力有限。”

时任以色列总理阿里埃勒·沙龙

在沙龙看来,以色列应着力于加强对犹太人占人口多数的西岸部分地区的控制,准备未来将其并入以色列领土,而非继续控制如加沙地带等阿拉伯人占多数,且生育率偏高的区域。因为以色列这些地区不仅需要更多的经费来维持治安,而且若吞并此类地区,那么犹太人占以色列人口的比例将大幅下降,继而威胁以色列“犹太民主”政权的稳定。

此外,撤出被占领的加沙地带还有助于改善以色列的国际形象,促进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乃至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和平进程。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实际控制区域示意图(红色)

经过一番政治博弈,以色列议会最终于2005年2月16日以59票赞成,40票反对,5票弃权,通过了单方面从加沙地带撤离的决议,加沙地带21处定居点内的8000多名犹太人会被重新安置,每人获得约20万美元的赔偿。撤离完毕后以色列将加沙地带交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治,但保留了以色列对加沙海域与空域的管制权。

加沙地带地图

按计划,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获得加沙地带边境关口的完整控制权,这是在1967年以来巴勒斯坦人第一次能掌控自己的边境;以方同意巴方在西岸与加沙地带之间开通定期客运与货运班线;巴方有权在加沙地带建造港口与机场,以改善加沙与外部的交通;由于加沙地带基础设施尚不完善,以方将继续为其提供水、电与通讯服务。

以色列把单方面撤出加沙地带的计划命名为“给兄弟一把手”行动,并将最终撤离期限定在了2005年8月16日。4月起,以色列国防军士兵挨家挨户上门传达撤离要求,并协助自愿搬离的犹太定居者,为其打包并搬运行李。以军护士与心理治疗师也赶赴加沙地带,为定居者提供服务。

犹太定居者从海之歌定居点撤离。

不过,并不是所有犹太定居者都愿意离开,不少人对最终期限熟视无睹,仍待在定居点里不肯离开。为此,以色列出动了14000多名军警,逐门逐户地勒令定居者撤离,若不从,则拆毁他们的房门,将定居者从屋内拖走。部分绝望的定居者在撤离时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家,不给巴勒斯坦人留下任何东西。不仅有定居者抗命,而且部分以色列军警也不忍心对平民使用强力,一些军警在执行命令时偷偷哭泣,还有一些则在驱逐定居者前与他们一同祷告。

水晶定居点中的犹太定居者挥舞以色列国旗,拒绝撤离。

而一些反对撤离的极端定居者则趁乱搞起了事,甚至还有其他地方的以色列公民赶来为他们助阵:一名西岸的女定居者在加沙边境上的检查站前自焚抗议;在棕榈绿洲定居点,15名极端正统派犹太人把自己封在地下室里,并威胁集体自焚;海之歌定居点的定居者利用高音喇叭煽动定居者反抗撤离命令,在高音喇叭被军警拆除后,他们又封锁道路,并点燃轮胎与垃圾堆以阻止军警靠近;南村定居点的定居者将整个定居点用铁丝网围了起来,逼得军警不得不一边剪铁丝网开路。眼看军警靠近,定居者又向军警投掷各类杂物,迫使军警动用武力驱逐他们。

南村定居点内抗议以色列议会撤出加沙决议的定居者,标语意为“南村绝不会陷落两次!”,因其在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被埃及军队攻占过。

8月14日,一名犹太定居者自行宣布其所在的海之歌定居点“独立”,成立“加沙海滩犹太独立权利机构”,并求联合国与国际红十字会承认其政权。4天后,当以色列军警赶来强行驱逐他时,他操起一支M-16步枪,爬上自家屋顶与军警对峙,捍卫自己的“独立国家”,同时他的妻子与其他几名右翼人士则抱着自己的婴儿,躺在家门口的地上拒绝离开。不过几小时后,该男子还是投降了,接受撤离。

以色列军警剪断南村定居点一处房屋上的铁丝网,准备驱逐犹太定居者。

至8月22日,强制撤离终于在最后期限后6天完成了,以色列军警摧毁了2800多幢房屋,防止巴勒斯坦人再次利用,并拆除了26座犹太会堂,以防其被巴勒斯坦人亵渎。9月7日,负责撤离定居者的以色列军警也全部撤出了加沙地带,标志着以色列对加沙地带长达38年的占领正式结束,加沙地带由此完全转由巴勒斯坦方面控制。

正从水晶定居点撤离的犹太定居者。

以色列本以为此举便可一劳永逸地摆脱加沙地带这一烫手山芋,却未曾想到翌年的巴勒斯坦议会选举突生变局,主张武力复国的哈马斯获胜,取代了较为温和的法塔赫(由阿拉法特创建,是巴解组织的最大派别)成为巴勒斯坦的执政党。新上台的哈马斯拒绝承认先前的协议,使得巴勒斯坦内部龃龉不断,最终爆发内战。2007年,哈马斯击败了法塔赫,将其逐出加沙地带,由是获得了对加沙地带的绝对控制权。

哈马斯成员闯入法塔赫主席阿巴斯在加沙的办公室。

自此,哈马斯大量走私武器进入加沙地带以武装自身,并频繁地向以色列发动袭击,试图以武力收复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不堪其扰的以色列遂于2008年发动加沙战争,从陆海空三方攻击哈马斯,使其伤亡6000余人。作为主战场的加沙地带基础设施大量被毁,食物短缺、水源缺乏、电力紧张、土地污染与医疗条件恶化等各类社会问题日益突出。

以军士兵在加沙地带一清真寺内发现了哈马斯藏匿的机枪,摄于2009年1月。

战后,以色列决定对加沙地带实施陆全方位的封锁:陆上,以色列联合埃及,陆续关闭了加沙地带的所有七处口岸,禁止人员与物资进出,重建并加固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之间的隔离墙,加以重兵把守,并在加沙一侧画出300米宽的缓冲区,禁止任何人进入;海上,以色列海军在加沙—以色列与加沙—埃及边界处画出宽1.5海里与1海里的禁渔区,并将加沙毗邻水域的活动范围限定在6海里内,违者将被击沉;空中,以色列空军派出载有精确制导导弹的无人机在加沙地带上空二十四小时巡航,一旦发现有可疑目标即会开火。

加沙地带内一所已成废墟的联合国援建学校

可这样一来,以色列违背了自己撤离加沙地带的本意,其2005年撤离加沙地带,就是为了节省防务开支,将主要精力放在本土与西岸,同时降低原加沙地带犹太定居者所面临的人身与财产威胁,并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

哈马斯的支持者

而今单方面撤离行动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巴勒斯坦无力治理加沙地带这一烂摊子,被哈马斯占据的加沙地带社会与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反而成了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的温床,冲突频发,需要以色列花更多的财力与人力维持封锁,打击恐怖分子,确保安全。可就算这样,以色列仍无法阻止哈马斯以加沙地带为基地发动袭击,连原先较为安全的以色列本土都时刻面临火箭弹袭击的威胁,还要承受国际社会对其全面封锁加沙地带的指责,真是挖坑给自己跳。

加沙地带周边的以色列城镇遭到哈马斯火箭弹袭击所需预警时间示意图

13年前被以色列放弃的加沙地带,目前已成了其家门口的火药桶,是其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以色列单方面撤离加沙行动虽初衷美好,可长远来看,反而是将原先可控的安全威胁,变成了彻底失控的定时炸弹,可谓得不偿失。

责编:马钟鸰 PN018

凤凰历史精品栏目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兰台说史
  • 重读
  • 观世变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